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爱情不回头


  再见到云的时候,已是心如止水。我知道,我的爱情一去不回头,她在我心中已不可能再掀起波澜了。
  刚进大学时,心中还充满着对大西北的挚爱和对光明前程的美好憧憬,根本感觉不到生活的单调与寂寞,于是整天快乐地生活着。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直到有一天发现新疆对于我不在新鲜,我才猛然发觉全班九十个人中我是唯一形影相吊的。像乍发春情的阿q一样,我也开始盘算给自己找一个女朋友了。
  第一次见到云是在学校旁的福利院,那里有七八个孤儿和三十多位无依无靠的老人。像许多心眼儿不坏的年轻人一样,我随大学“青年志愿者”服务队去过一次后就觉得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了。于是我常去那里,陪老人聊天,给孩子们辅导功课、跟他们玩儿。
  一个偶然的下午,我遇到了云。当时我正挖空心思地给黄小娇解一道数学题,鬼才知道为什么小学六年级的题竟会这么刁。束手无策的时候,云走进来。
  “云姐姐,快来帮忙,冲哥哥不行了!” 黄小娇冲她直嚷嚷。
  她走过来,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不好意思的把椅子让给她:“你看,我们学中文的就是缺少数学细胞,还是你来吧。你……不会也是中文系的吧?”
  云没言语,只轻蔑地看了我一眼便坐下来做题。我这才开始在一旁端详她:她皮肤略黑,是一种健康红润的颜色,鼻子有点儿翘,侧面看上去很有点儿费雯丽的味道,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两条乌黑整齐的辫子。这年头儿很少有女孩子肯留这样的辫子了,我这样想着,不觉就入了神。所有的故事都是从这两条辫子开始的,现在我还这样想。
  接下来她好像不太友好地问我为什么总盯着她的辫子,我赶忙说没什么因为我觉得很少见。后来就随便聊了一些,知道她和我同届,信息工程系的。然后她又开始和孩子们玩儿。云很会玩儿,唱歌、跳舞、做游戏样样都行。我则像个老土帽一样呆一旁傻看,不过居然没有像以往作风那样不客气地走开。我知道这全是为了那两条辫子,我也知道我的爱情就要来了。
  心眼儿不坏的年轻人有很多,可像我们这样坚持不懈的却不多,于是以后的日子里我和云常常在福利院见面。我们一块儿陪老人聊天,给孩子们辅导功课、做游戏。闲暇时我们就聊天,后来几乎是无所不谈,除了爱情。因为我还不敢也不愿亵渎了她,我想在准备成熟后会认真告诉她的。谈话中我惊喜地发现她是蒙古族,而且来自东乌珠穆泌——我最喜爱的作家张承志无数次讲到的,他的白发额吉的故乡。这样我们就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我还发现虽然性格迥异,可我们在许多方面都是心有灵犀的。后来的日子里,云在我心里的位置顺理成章的越来越重。我风雨无阻的赶往福利院,几乎已不再是为老人和孩子们,而是为了云。那怕不说一句话,只为看她一眼,只为那相视的一笑。
  我不是很懂浪漫的人,尤其拙于对心爱的女孩子表白情感。我又是很随便的人,天大的事不到火烧眉毛便不会动手去管,即使是已在心中埋藏好久的。这就注定了故事悲剧的结尾。
  随着到云宿舍次数的增多,我越来越感觉到气氛不对。我一进去,她的舍友们就会阴阳怪气的把我推给她们的另一个舍友——阿眉,而阿眉居然也做出很羞涩的样子。我想她们在开玩笑,就任由她们摆弄。可我慢慢从阿眉羞涩的眼神中觉察到了异样的东西。可我依然继续去她们宿舍,为了云。不过从没告诉过云什么,因为我想她早已知道一切。我也仍然任她的舍友们摆布,不过总对阿眉的眼神视而不见,还和她大开一些无聊的玩笑。我不愿伤害一个女孩子的自尊,只想让她自己明白一切。
  日子就在真实和玩笑中度过,我像先前一样快乐。直到我和云她们宿舍一块儿参加元旦舞会的那个晚上。
  我不想先邀请云跳舞,因为怕阿眉难过。在她们怂恿下先和阿眉跳过一支后,我回来找云,却发现她正与别人跳得高兴,我就坐下来等她。阿眉在旁边小声说个不停,我什么也没听到,眼光只在舞池中找我的云。可云还在跳。隔了一会儿阿眉又请我跳舞,我真烦了,告诉她自己去玩儿我晚上不想跳舞了。“你不跳,我也不去跳了。”阿眉在我身边坐下,幽幽的说。我吃了一惊,马上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靠在沙发上养神。舞会一结束,我就向云走去。
  “你和阿眉慢慢走吧,拜拜。”云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在舍友们簇拥下一阵风般消失了。撇下幸福的阿眉和尴尬窝火的我。
  以后很久我没有再去过云的宿舍,也没有再去过福利院。两星期后,黄小娇她们跑到我的宿舍,问我为什么这么久不去看他们。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云的一些情况后,不知怎么就又说起了喜欢云可惜人家并不喜欢我的话。小家伙们似懂非懂的回去了,我忽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毕竟说出来了,不管她知不知道。
  后来的几天,碰上云宿舍的人时,觉得她们更加不对劲儿了。尤其是阿眉,一见到我就远远地避开。只是没见过云,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也没有去问过。
  就要放寒假了,眼看同学们即将作鸟兽散,我心里更加沉闷。一个寻常的晚上,我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嘈杂的宿舍看兄弟们打点行装。我的呼机响了,一看留言“我在楼下等你,云”,我没穿外衣就冲了下去。
  云正站在我们楼下,白帽,紫袄,两条记录着我编织了许久的爱情的辫子在肩旁眩目地清晰。
  沿着中区覆盖着齐膝积雪的操场,我们谈了好多。
  “如果我爱上一个人,就会勇敢地向她表白,而绝不会顾忌外界的影响,否则我就不认为那是真正的爱。爱一个人又不肯对她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可阿眉……”我近乎嗫嚅。
  “你还在提阿眉!你觉得你处理得很好吗?你自己不说出来,又不做什么反应,我们谁不以为你喜欢的是阿眉?如果不是小娇,我…… 我们谁又能相信会是这样的?”
  “难道……”
  “难道什么?如果你真的爱我,难道那次我们滑冰时我摔破了腿,你就不该过去安慰我一下吗?可你只看了一下就滑过去了。你这样让我凭什么相信你!冲,你不要讲了,你是个各方面都挺优秀的男孩,可惜……可惜你对什么都太随便了。我们就做好朋友行了。”她放低声调,也叹了一口气。
  操场上已留下了我们好几圈深深的脚印,我忽然感到全身冰凉,我能够感觉到云正在一点一点地消逝,我几乎失控地抓住了她的胳膊:“我不想做你的好朋友,不想!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对不起,我不能。”云轻轻抽出胳膊,“我们可能就是有缘无份吧。我也有男朋友了。”
  我再也没有说话,她低下了头。许久,我才发现她已走远,一串脚印刺眼地排开去…… ……
  我的爱情就这样走了,在那晚,没有回头。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