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消失在时光里的爱情故事


  【周家年】军训的时候,林小白站在我的左边。每当教官喊向左看齐时,我扭头便能看见她。林小白是那种典型的南方女孩。白皙的皮肤,清秀的面容,长发束了个马尾,给人一种清新、雅然的感觉。
  教官喊向右看齐时,我心神一恍,结果把头扭向了左边。然后,我一下子看见了几乎贴到眼前的林小白,林小白的脸一下子红了,我慌忙把头转过去。心里犹如有一面鼓在擂个不停。
  中场休息时,我和陈良去买冷饮。在回来的路上,遇见了林小白。林小白拿了一瓶可乐,看见我,笑了笑。我一下子呆在那儿,心里有些东西像水一样迅速化开,然后,荡漾在整个心房里。
  九月的盛夏,每个人都在抱怨军训的苦累,我却精神抖擞。我想要是天天军训多好啊!那样我就可以天天和林小白站在一起了。
  青春的第一个路口,林小白是我渴望同行的人。
  【林小白】下晚自习时,陈良在回宿舍的路上拦住我说:林小白,我有话要对你说。我一愣,刚想说什么。周家年忽然从后面跑过来,拉住了陈良,他笑着对我说:没事,没事。然后,拉着陈良走了。隐隐约约,我听见陈良向周家年喊道:喜欢她,为什么不告诉她。我低着头,快步走了回去。
  我知道周家年喜欢我。第一次见到周家年,是在刚来学校报到时,他排在我的前面。周家年不像其他男孩一样,大声地谈论着刚到大学的新奇。他安静地站在我的前面。签完名,他转过身看着我笑了笑,笑容安和,像一池静谧的湖水,没有一丝波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周家年我总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解决。周家年的安和,让我不忍说任何伤害的话。是不是每一个故事开始的前奏都是这样让人辗转反侧呢?
  我和周家年会有故事吗?
  【周家年】我想林小白应该知道我喜欢她了。陈良对我说喜欢她,就告诉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林小白,我所有的勇气都不知所终,只是傻傻地对着她笑。林小白每次看见我都是不温不火的,没有一丝冷淡,也没有一丝热情。
  学校在礼堂举行迎新生联欢会。礼堂里到处都是人。
  我占了两个人的位子,不时有人走到我跟前问,然后我礼貌地说:对不起,这个位子有人了。
  林小白进来时,联欢会已经快开始了。我向她招招手,她顿了顿,然后走了过来。我的心里一片欣喜。林小白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连衣裙,头发用一根白色的丝带束着,清秀脱俗,像一个美丽的仙子。
  苏穆出来时,周边的女生有的在尖叫。刚到学校,便听大二的师哥说过苏穆是全校男生的劲敌。苏穆不但人长得帅,并且是校乐队的主唱,全校很多女孩子喜欢他。
  我忽然想林小白会不会喜欢苏穆呢?舞台上的苏穆,我不得不承认他的优秀。干净的眼风,细薄的嘴唇如同水墨画中的清秀男子,让人忍不住欢喜。
  苏穆开始唱歌时,我看见林小白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台上,右手紧紧地握着,身体随着苏穆的声线起伏波动。我的心里忽然像被什么敲了一下,嗡嗡沉沉的,一下子找不到方向。
  联欢会结束了,我和林小白依然没有动。台上一帮女生围着苏穆在签名。礼堂里已经快没有人了。我看了看林小白,然后站起来走到台上喊道:苏穆。
  苏穆抬头看了看我。
  我咬着字说:我叫周家年,我不喜欢你,可是,我的朋友林小白喜欢你,你能给她签个名吗?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到了台下坐着的林小白身上。苏穆笑笑说:可以啊!
  那一瞬间,我清楚地听见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它们一字一字地在我眼前渲染,然后再一字一字地沉沦。
  【林小白】苏穆出现在舞台上的那一瞬间,我像一个跌进深渊的人一样,忘记了一切。只是随着苏穆的每一个动作下坠。一直到联欢会结束,眼前还是苏穆轻言浅笑的样子。
  我不知道该对周家年说些什么。回去的路上,我们都没说话。快到女生宿舍时,周家年把那个签着苏穆名字的笔记本递给我说:苏穆唱歌很好听。我没有说话,转身走了。上楼拐弯时,我看见周家年还站在那里。我的心里忽然像有一团乱麻,怎么理也理不清。
  再次见到苏穆,是在等级考试临近时。那天,在操场上我看见苏穆在打球。操场上人很少,苏穆和两个男生一起打球。夕阳淡淡地铺在整个操场上,金黄金黄的。
  苏穆经过我身旁时,忽然说:我记得你,你叫林小白。
  我慌乱无措地站起身,苏穆又说:我能请你喝杯东西吗?我看见苏穆漂亮的眼睛里,有些东西柔软得让我心碎。
  苏穆带我来到了学校外面的一家冷饮店。苏穆坐在对面,看着我说:那天,那个男孩是你同学吧!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啜饮着橙汁。
  走出冷饮店时,天已经黑了,街上灯火通明。苏穆把衣服披到我身上,然后把我拥进了怀里,像一道阳光一下子铺了进来,把我整个淹没。苏穆说:小白,那天以后,我一直记得你,有些东西瞬间就来了,我无法抵挡。
  是不是每一个故事里都会有一些伤害和欢喜在一起并结呢?
  【周家年】在操场上我看见林小白和苏穆在一起,他们牵着手,亲密无间。我心里忽然一阵辛酸,也许,像林小白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也只有苏穆那样的男生才配得上吧!他们在一起是那样的般配,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那天下午踢足球,我拼命地踢,脚都踢肿了,可是一点都不觉得疼。回到宿舍我一个人蜷缩在床上。陈良进来说:天下又不是就只有一个林小白是女人,何必非要让自己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我没有说话,眼泪沾湿了被子。我第一次知道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是什么样的滋味,那是一种疼,生生地抽离身体的疼。
  也许,有些故事注定无法开始,所以一切停了下来。
  日子依然继续,除了有时候对林小白过分的思念,我的世界水波不兴。
  2003年,我升入大三,宿舍的人也都开始恋爱。陈良也谈了个朋友,是经济系的一个女孩。清清秀秀的,我想他们一定会很幸福的。两个相爱的人能走在一起是多不容易啊!
  九月,海报上写,校乐队在礼堂举行告别演唱会。我定定地看着海报,忽然想起刚入学时那一次迎新生联欢会。林小白就是在那一次爱上苏穆的。
  【林小白】和苏穆恋爱已经两年了。两年来,听他唱歌,不管是在台上还是在台下。我总会想起第一次苏穆出现在我眼里的情景。偌大的礼堂里,精致的琉璃吊灯金碧辉煌,他就像一个耀眼的明星,享受着台下众人瞩目的目光。我相信我就是在那一瞬间被他感动的。
  两年来,在校园里很少再见到周家年。有时候见了,他却躲开我。我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有一次,我问他们班的陈良。陈良瞪了我一眼说:你还觉得伤他不够重吗。我听后,心里很难过。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罪人。
  已经是九月了,苏穆马上就要毕业了。我知道苏穆想去南方的一个城市,因为那里有一家唱片公司很欣赏他。
  我害怕苏穆离开我,我只想平平淡淡的。大红大紫的人生,我觉得太累。苏穆抱着我说我不会离开你的。
  在校乐队的告别演唱会上,我见到了周家年。他眼神忧郁,脸庞比以前稍显清瘦。看见我,他笑了笑。我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所幸,演唱会开始了。
  苏穆在台上说:我们要面对很多选择,可是每一个选择都有它的理由。我忽然就很想对周家年说声对不起。
  散场时,周家年走得很快。一晃身,已经融进了人群中。我的眼泪掉了下来。为什么,周家年连对他说抱歉的机会都不给我。
  【周家年】我想林小白当初的选择是对的。谁不希望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啊!两年来,我的日子泛白如水,看似平淡无奇,其实每天我都陷在对林小白的思念中。林小白不知道,两年来我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的原因是因为我害怕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我更害怕她为难。于是,我选择远远躲开。
  在校乐队的告别会上,我还是见到了林小白。一样的地方,一样的人,只是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真的是一别经年。
   
  从林小白眼里,我看到很多东西。我知道我们会面对很多选择,有时候,我们能成全别人却无法成全自己。
  整个告别会我一直在想着以前。苏穆说他们在这里经历了大半个青春。我忽然就想起刚来学校报到时,林小白排在我的后面。那个时候,多像一个美丽故事的开始啊!
  【林小白】我跑到站台上时,看见苏穆转身告别月台的背影。
  苏穆从来没有告诉我他已经和那家唱片公司签约的事情。我一直都相信苏穆对我的爱是真诚的。我和苏穆会一直走下去的。一直到校乐队里的顾年告诉我苏穆今天准备离去,然后,我拼命地跑向车站。
  2003年7月,一些阳光刺眼。我对苏穆说:苏穆,你可不可以不去,你答应过我的,你说过不离开我的。
  【周家年】陈良说:周家年,苏穆离开了林小白。
  他们分手了。
  我一下子呆住了,我忽然很想知道林小白现在在哪儿。她一定很伤心,因为喜欢的人离开自己的那种苦,我知道。
  窗外下着夏末的最后一场雨。我在阶梯教室找到了林小白,她蜷缩在那里,像一只迷路的小猫。她抬眼看着我,我们就那样静静地对立着。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雨珠旁若无人地打在窗棂上。林小白忽然抱着我哭了起来。
  那一晚,是我和林小白唯一在一起的一个晚上。林小白哭了很长时间,最后睡着了。我不知道雨是什么时候停的,等我醒来后,林小白已经走了。
  以后,我没有再见到过林小白。也许,我和林小白的缘分只有这些。
  2004年7月,我毕业离校。青春散场。离开的那一瞬间,我忽然就想起刚来学校军训时,林小白站在我的左边,每当教官喊向左看齐时,我扭头便能看见她。那个时候,林小白是我心里最大的秘密。
  【林小白】我终于成全了别人。
  那个夏雨滂沱的晚上,我看见周家年在我面前安和地睡着,像个孩子一样。我静静地看着这个整整爱了我三年的男子,心里感慨万千。
  我离开了学校,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想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理由的。如同苏穆那天说的话,我们要面对很多选择,可是每一个选择都有它的理由。
  我去了一家电台做DJ,每天晚上在星星发光的时候和听众交流。听着很多人的爱情故事,然后说自己的感受,大声地笑,小声地哭。每天行色匆匆地奔波在陌生的街头,没有人问我过得好不好。
  2006年,我和同事去参加一个新片发布会。新人是一家知名唱片公司极力推荐的。镁光灯下,歌手笑容灿烂。
  是的,他本来就应该属于镁光灯下,耀眼舞台上的。
  我一个人走了出去,跟过来的同事问我怎么了,我摇头不语。
  2003年7月,一些阳光刺眼。
  我对苏穆说:苏穆,你可不可以不去,你答应过我的,你说过不离开我的。
  苏穆坚定地说:对不起,小白,唱歌是我的梦想。我找不到放弃的理由。然后,他决绝地走进拥挤的车厢。
  我一个人蹲在地上,失声痛哭。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拥有的东西是自己的,可是有一天失去了,才知道失去是那样的铭心刻骨。
  那晚,我讲了一个爱情故事,里面有苏穆的名字,还有周家年的名字。虽然他们都已经渐行渐远在各自的生活中。可我在星光灿烂的夜里,用最真实的感情将它讲了出来,纪念我的青春。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