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竞标


   一个极具吸引力的项目,竞标者众多,强手如林,一路淘汰,到末了只剩势均力敌的两强。
   两方代表一男一女。最后一轮较量还是女士优先。她没再重复已讲过多遍的己方优势,她只陈述了一个故事———
   很多年前,南方小城有个极普通的女工。眼看车间的小姐妹都做了人妻人母,她却年近三十而不着急,她说没看到一个想嫁的人。
   一日去隔壁串门,见邻家姑娘与一男子坐着闲聊。那男子大高个,一口标准的国语,是京城某艺术高校的教师。她当下决定要嫁这个人。
   第二日她过去与邻家姑娘讲:“你可以把那人介绍给我吗?”邻家姑娘说:“你疯啦,他是我的男朋友啊。”她说:“你不给我介绍,我只好自己去认识他。”她开始给他写信,长长的,一封又一封。当然,不会有回音。
   她向厂里请了事假,用整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张去京城的火车票。
   当她站在他面前时他根本认不出她,他在女友家从来也没有注意过长相平凡的她。
   她自我介绍说:“我就是给你写信的那个人。我是第一次来北京。我在北京举目无亲。你可以拒绝我的感情,但我既然来了,无论如何你得陪我玩三天。三天后我原路回去,从此不再打扰你。”他想不出理由来拒绝她。三天以后,他决定娶她。
   “那故事发生在70年代,那故事中的女主角,就是我。”参加竞标的女工程师最后说。她的对手当场宣布退出。
   她竞标成功。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