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我不感到意外


         那是一片特别香甜的白兰瓜,兰州特产。清清凉凉地入口,甜润细腻,蜜汁在唇齿间留下的香味久久不散。我的胃已经提抗议了,对面的两个人还在不断地把新切开的瓜往我这边推。夏初的衣物有微风掠过,让人精神爽朗,何况刚结束的晚会非常成功,我们倍感轻松又有些自鸣得意,聊得投机,话也就多了。
  我说:“朱军,你刚才在现场即兴发挥得恰到好处!说实话,中央电视台的男主持能做到这样的,也没几位。”
  “真的吗?你不是拿我开心吧?”他爽朗地笑了。
  “我一直觉得中央电视台高不可攀呢。”他的新婚妻子也笑出了声,温柔地看着他。
  “你们恋爱多久了?”我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
  “四年了吧。我们同在兰州军区歌舞团,是战友加爱人的关系。”朱军一脸幸福。他有理由感到骄傲。作为甘肃电视台的主持人,他已经是当地的知名人士,工作起来得心应手。人缘好,朋友多,再加上美丽乖巧的妻子,生活已经安定下来,人生还复何求?
  偏偏我那天多嘴,口无遮拦地说:“兰州好是好,但你就打算一辈子呆在这儿啦?我觉得你的天地可以大很多!上天给了你才华,不充分发挥多可惜!”
  他们俩盯着我,好像过去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你的意思是,把这儿的一切丢掉,从头再来?”
  “你们都还这么年轻,为什么不行?想想看,你现在就能预测二十年后自己在做什么,多没劲呀!”我说到了兴头上,全没留意到,朱军开始有了心事。
  回到北京后,我又与他联系过几次。记得还向广东电视台推荐过他,但后来没了下文。
  半年之后,当我已几乎肯定朱军在兰州享受事业和生活之时,我突然在中央电视台的大堂听见了他熟悉的声音。当时正是下班时间,人们脚步匆匆。我循声看去,哎,那不是朱军是谁?只见他,一个人站在墙边,脚下放着两件行李,身形有些疲惫。“你怎么在这儿?”我惊讶地问。
  “文艺部的高立民导演叫我来录节目,我这不就来了。如果中央台要我,”他顿了顿,“我就不回去了。”
  “你太太支持你吗?”
  “她一直都支持我,记得我们吃白兰瓜的那天晚上吗,你走了之后她就跟我说,杨澜说的对。”
  “那你们台里能放你吗?”别忘了那是1993年,人事关系在传媒界还是很要紧的事。
  “慢慢说服吧。我想过了,哪怕先当临时工,我也想过来了。这样的机会不是每天能遇上的。”他说得很坚决。
  “那你现在?”
  “我等等高导。对了,你知道附近有什么旅馆吗?”
  “什么?你连住的地方都没订就来北京了?”
  “在哪儿凑合一下都行。”他大大咧咧地说。
  那以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朱军在央视开辟了一片新天地。而我对此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一个有才华,肯吃苦,又敢于放弃,抓住机会的人,是应该得到回报的。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