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天生一个面包师


         一次事故夺走了父母的生命,年仅19岁的她勇敢地挑起了波廉面包店的担子,显示出非凡的冷静与自信。一边在哈佛大学读书一边操纵面包店经营的她说:“我天生就是一个面包师。”
  
  接掌面包帝国
  2002年10月31日改变了阿波罗尼亚·波廉的一生。
  那一天,阿波罗尼亚的父亲开着一架8人座的小型直升机飞往私家小岛,飞机上还有她的妈妈。飞机失事,警方在离小岛200米处发现了飞机残骸。那时,阿波罗尼亚和妹妹正在巴黎的家中。
  听到这一噩耗,阿波罗尼亚立即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烤面包。这不是一款普通的面包,而是每个重4磅,外表裹着一层硬壳的“车轮”式面包,伦敦的食客们争先恐后花10英镑,为的就是能抱一个“车轮”面包回家。作为著名的波廉面包公司的继承人,阿波罗尼亚首先要确保面包的烤制一天都不能停下。毕竟,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汤姆·克鲁斯等好莱坞明星顾客都在等着波廉面包上桌,还有一位纽约客人提前支付了63000英镑,为他的儿孙们购买了一生的面包,每周送一个。
  失去父母后不到24小时,阿波罗尼亚就继承了一家年营业额近700万英镑的公司,一夜之间,这个兼职推销的女孩成为法国最有影响力的烹饪帝国的CEO,这种转变对任何人来讲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阿波罗尼亚做到了。“因为她就是波廉,她的血液里流淌的是面粉。”阿波罗尼亚的一名员工说道。
  波廉面包店由阿波罗尼亚的爷爷在1932年成立,她的父亲于1972年接任。在以后的30年中,他把一个小店打造成为一个面包帝国,每天销售15000个面包。从美国洛杉矶到日本东京的知名顾客在网上下订单,花上24英镑,波廉在24小时之内便会把面包送到顾客的家门口,为了及时交货,波廉公司专门租用了从巴黎到世界24个地区的空中航线。
  阿波罗尼亚继承了法国的两家店铺、伦敦伊丽莎白大街的1个店面和一个24小时烤制面包的面包店。她负责让23辆货车把面包运到法国的各个零售店和首都Roissy机场,飞机把面包及时送到世界各地。除了经营波廉面包,阿波罗尼亚还要监督公司其他产品的生产,如胡桃黑麦面包、馅饼。
  提到她父亲的名字,阿波罗尼亚有点伤感。当被问及波廉公司的明星客户时,阿波罗尼亚拒绝罗列名字。但几分钟后,她淘气地承认:“当时我19岁,还是个孩子。我也很好奇,会去翻记账簿看都写着哪些名人的名字。”
  
  与面包一起长大
  阿波罗尼亚对面包充满着热情,用她自己的话说:“I have as wee theart for bread.”
  小时候,她就在父亲的带领下,捏着面团玩,看着面团在烤箱中慢慢“长大”。14岁那年,她亲手做出了第一个面包。但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波廉面包师,必须接受连续9个月的闭关训练。高中毕业后,阿波罗尼亚推迟了一年前往哈佛大学,在面包店当起了学徒。
  从最基本的开始,所有的工序都要学会。要了解面包的成分,各种成分的用量,如何使面团成形,对烤面包之前的各个准备阶段的面团状况要了如指掌。制作波廉面包只用面粉、盐、水和一种发酵剂。这种发酵成分不是靠发酵粉,而是特地从上一次的面团中留下一部分作为酵母,这样才能保证面包味的纯正。但如何掌握发酵过程便是个大问题,这全凭感觉与悟性,稍不留心的话,就会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阿波罗尼亚还要学习烤炉的每个部件,这就好比研究计算机的各个硬件。比如开关,除了那种用木头当燃料的烤炉外,如何点火可不像按计算机的Power键,有点复杂。
  把准备好的面团有序地排在烤箱中令阿波罗尼亚感到头痛,在摆放面团时,左右或上下两个容易粘在一起;有时摆得好好的,出炉时却三三两两在一起。“这个比较抽象,要有空间意识,全凭感觉。”阿波罗尼亚说。
  除了做面包,阿波罗尼亚也常常与朋友们聚会,那时,她的朋友还都在上学,无法理解她的责任。他们常取笑她:“你成天吃新月形面包和巧克力面包,你却管这叫工作。”
  早在她高中在美国参加夏令营活动时,由于忍受不了美国的劣质面包,她曾苦苦哀求父母空运几个给她。接手波廉面包后,阿波罗尼亚给罗马教皇写过一封信,列出了波廉面包的美味之处,请求教皇把“贪食”从7大罪恶中删去。
  
  困难只是一个机会
  阿波罗尼亚在哈佛学习经济学和心理学。当有人请她用两组三个词分别描述她和她的哈佛生活时,阿波罗尼亚潇洒地列出6个词:22岁、面包师、大学生;刻苦学习、有趣、着迷。
  “我今年22岁,面包师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挚爱,此外我还是哈佛大学的学生。”阿波罗尼亚轻松地解释第一组词,“在哈佛我的学业很重,但我所学的东西都令我着迷。哈佛要求学生大量选修本专业之外的课程,我选修了哲学、工科、历史和艺术课程,扩展了视野。我也很荣幸遇到许多有趣的人,有的是我的室友,有的成了我的朋友。”
  在哈佛,阿波罗尼亚与人合住一个双人套间,除了一台碎纸机她没有让公司的业务打扰她的大学生活。在处理学业与经营公司方面阿波罗尼亚反复强调“组织性”的重要,“在有课的时候,我通常提前几个小时起床,打电话处理工作,挂了电话就去上课,写作业。”除了打电话、发e-mail处理公务,每隔4~6周,阿波罗尼亚都要飞回巴黎,出席公司的会议,每年的暑假都是在法国度过的。
  平时,阿波罗尼亚尽量保持低调,以便与其他人一样过正常的大学生活。“我没有必要在自己的额头上贴上纸条,向全世界人喊着:‘喂,我经营一家公司’。但是,我也不会撒谎,因为我热爱我的工作。”阿波罗尼亚在向同学、朋友介绍自己的公司时,不会极度渲染,以致很少有人知道波廉的影响力。对于阿波罗尼亚的一贯低调,她的亲密朋友能够理解,“任何人都不希望因为卖面包给汤姆·克鲁斯而受到不同的对待。”
  在边学边经营的四年中,波廉的年营业额增长至1820万美元,雇员150人,有人说,她给term-time employment(受时间限制的职业)带来了全新的解释。有人还说,在经营波廉时,阿波罗尼亚的表现胜过一个成年人;而走进教室、宿舍,她能自如地退一步,融入同学当中。这正是她的不凡之处。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