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与孤独作战的超前创业者


  王维嘉和他1994年在硅谷创立的美通公司拥有一个世界第一:第一个提出并开创了无线互联产业,将个人移动信息服务的革命性技术和产品带给了全世界。这个由华人开创的产业,可能让中国几百年来第一次在一个主流文明上领先,每想到此,王维嘉就激动得睡不着觉。

  1977年冬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时,就是堂堂五尺的男儿也会亢奋地啜泣起来。我义无反顾地报考了中国科技大学这所几乎是全国最难考的大学。回想起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幕,比今天我拿到风险投资还要兴奋,那是我这一生最兴奋的时刻。

  我能够考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比较敢冒险。当时很多优秀的人没有上最好的学校,不是因为不行,是因为很多人在经历十年浩劫之后已经没有感觉了。从个人性格上来讲,我一直就比较喜欢富有刺激性的工作,这也许就是我的一种宿命。

  1984年夏,我当时在科大无线电系读硕士。《人民日报》连载了一本书,叫《硅谷热》,里面有惠普、苹果等公司的创业故事,我看完之后激动得夜不能寐,想象着自己也要做这样的事情。第二年,我来到硅谷最重要的源泉——斯坦福大学读博士学位。

  如果说在科大我认识了中国的人尖子,斯坦福大学则让我认识了世界的人尖子。斯坦福大学是美国诺贝尔奖获得者最多的地方,有27个人。在食堂吃饭时,也许你旁边坐着的一个干巴老头就是一位获得过诺奖的大师,教我的每一位教授都是某个领域里的世界权威。

  然而,令我感触最深的是斯坦福大学的创业精神。校园里风行的是各种各样的创业故事:sun的创始人是我们系的硕士生,网景公司的创始人是我们系的教授,yahoo也是我们系的学生创办的,cisco创始人,那对夫妻是我们系管计算机的。

  在1993年底一次风险投资演讲会上,我认识了著名的风险投资商、美籍华人陈健文,并跟他谈了一些创业思路。陈健文听了我的“故事”后,给我留下一个电话号码。

  之后我连续三天给陈健文打电话,都没人接听。但我每次都留下留言。终于有一天,陈健文打电话约我会面。他后来告诉我,“知道我为什么不接电话吗?这实际上是对你的一个测试。如果你连打电话的困难都不能克服,我肯定不会找你。因为一个创业者必须有不怕困难的基本素质。”

  1994年7月,我得到了第一笔风险投资,并创立了美国通用无线通信有限公司。美通公司创立伊始,internet已经如在弦之箭。而我想的是,internet之后是什么?答案是将internet放到掌上,随时随地的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趋势告诉我们:电脑可以小到掌上使用,无线通信可以便宜到人人用得起,internet上积聚了海量信息,这三者的结合就是无线互联网——这是十几年来我吃饭、睡觉、喝水时都一直在想的一件事。

  在1994年,全世界没有一个可以支持无线互联的基础网络,移动电话刚刚从模拟转向数字。1996年我回国来给大家讲无线互联网的时候,我说将来无线的终端可以炒股票,人们说这是科学幻想。

  作为很超前的创业者,我们很孤独。就像爱迪生当年发明了灯泡,却发现屋里没有可以装灯泡的装置一样。于是爱迪生要发明发电机,甚至连电线杆埋哪、如何拉到屋里也要管。我们也一样。自己设计芯片,开发软件,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白手起家,从头做起。

  到1999年,通过前后四次融资,我们终于从7家风险投资公司共融入资金3000万美元。同时上海国脉公司用美通技术实现了“掌上炒股”,年交易额超过20亿元人民币。当年底,美通公司又开通了掌门网,第一次将移动通信、互联网内容服务及无线连接结合到一起。[Page]

  但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我们的梦想是,15年后,人们只要穿上特制的衣服,戴上特制的眼镜,便100%的时间都连在了互联网上。而这一切,都将在中国大地上兴起,预告着中国人近百年来将第一次领导人类主流文明。

  西方文艺复兴以后,中国其实一直在走下坡路,到了今天,中国在很多领域终于又成为世界第一。但不幸的是,这些世界第一还都是附加值比较低的领域,比如说电视机、球鞋,但移动通讯就是一个例外,中国移动信息和互联网已经走到世界的前列。我们这些移动信息服务商以及中国移动现在做的事情,在全世界能够借鉴的东西很少,完全要自己去开发出新的产品、新的商务模式和新的消费文化出来,而一旦有规模效应以后,是可以向全世界扩张的。我觉得这可能是文艺复兴以来中国第一次在一个主流文明里领先于全世界。移动互联网很有可能在2010年发展成为全世界第一大产业,这里面包括内容服务、终端和服务的网络。

  2001年中国移动启动移动梦网,当时的产业基本上是零,现在已经差不多是100亿元人民币了,而且中国现在只有40%的人发过短信息,15%的人用过移动梦网。这个产业将来在全世界应该是第一大产业,而如果中国在第一大产业变成第一的话,那么就是在主流文明领先。这是让我每天晚上激动得睡不着觉的一件事情。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正好我个人的兴趣和这样的时代结合起来了。

  我体会,创业不同于搞科研。创业者首先要相信自己及自己所做的事,然后要不断听从自己心灵的呼唤而不能靠所谓理性的指引。这有点像掷硬币,你要一直掷下去直到自己想要的那一面出现为止。对创业没有五年十年的思考和执著追求,往往很难生存。(来源:商务周刊)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