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人生片断:拿小额贷款的人


  编辑手记:小额贷款是国家为下岗失业人员提供的一种再就业援助方式之一,下岗失业人员拿到一笔钱数不多的贷款,利用这笔钱做启动资金,再次就业。

 由于政府资金有限,能拿这笔贷款的幸运者不多。这里,记者专门采访了6位拿到小额贷款的下岗职工,记录下他们创业的经历。因为以前长期在“大锅饭”单位里工作,一下子抛进社会,面对自救式的再次创业,他们面临的最大考验是经商的经验几乎是零;管理和商业运作的能力不足;对市场缺乏足够的判断力……等等,这使他们即使拿到小额贷款仍面临巨大的挑战。因此,他们的再就业除了一点点小本钱,剩下的就只有勇气和坚持力了。

 这里采访到的6位靠国家有限贷款资助的再就业职工,有的坚持下来重新找到生活依靠;有的无力承受贷款复杂的办理手续和偿贷压力而放弃;有的在自己不熟悉的商海里拼命挣扎努力找寻方向……□□社会变革带给每个人的冲击不同,承受的压力也各有不同,但从这6位勇敢自救、努力承受生活压力的普通职工身上,我们看到了人性中最宝贵的部分。

 相信他们的勇气、耐力和坚持能让他们闯过难关,战胜困难。   

 李胜宝:贷款虽难生意可观

 在北京市建国门外一座居民楼的一层,一个9平方米的理发店经营20几项理发业务,但没有顾客。

 “今天数伏,来理发的人少。”46岁的店主李胜宝像是怕笑话他经营不善,忙不迭地先向我介绍。

 李胜宝1993年从三里屯饮食公司下岗,靠做临时工维持生活。

 “去年上半年以房子作抵押有了贷款资格。”

  说到贷款,李胜宝扭头从里屋搬了两趟资料出来,2尺高的各种表格顿时摞在我的面前。

  “这都是我填过的,办了5个月贷款,中间我犹豫了几次不想贷了,可老婆说,不贷款靠跟私人借都张不开口了。办这2万元贷款难死了!但凡有辙都不贷了。”

  李胜宝5个月里先是把《北京市下岗人员小额贷款政策须知》按社保所的要求背得滚瓜烂熟,然后是每个礼拜都往社保所跑,每次去社保所都给个表,回来就连夜填写,第二天赶在社保所上班前等在门口交上。社保所每次都说,回去等电话吧。“电话只要一响,我心里就一亮,以为有信儿了”,李胜宝的爱人说:“5个月却没有一个电话是通知办贷款的事。”

  “逼得哑巴说话,我冲进社保所大喊,上市委王歧山那儿告你们去!”也许李胜宝的这一嗓子管事儿了,过了没几天,也就是今年大年三十下午5点,银行通知领款。

  在现实生活中,更多的还是来自各方面的挫折和烦恼。乐观、坚定的创业态度,才是成功的根基。

  李胜宝有一个信念,再难也得把贷款拿到手!

  “幸亏坚持住了,才有今天的好生意。”李胜宝说这话的声音不大,但每一个字都显得有分量,因为坚持拿到贷款,是他一生的转机。

  今年2月6日,大年初九理发店开始营业。

  李胜宝捧着孩子用的田字格本让我看,里面记的是从2月6日到昨天的账:5加3等于8。第一天开张一个人剪发、一个人吹发,挣了8元钱。1个月下来,挣了2244元。4个月,1万元贷款就挣回来了。

  “每天除去本钱纯利200多元,赚75%,25%的成本费。”李胜宝一点不瞒着,把经营的“内幕”全盘说出,是因为他实在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这贷款对我太重要了,有了2万元才有今天。”他大声嚷着,满脸带笑,泪水却顺着黑黑的脸,不断地往下流。

  别看只有9平方米的小店,李胜宝经常是工作通宵。前几天,有3个人从内蒙古来美发,一个是烫发,两个是染发,从头一天晚上9点一直做到凌晨4点,他们满意地走了。“像这种情况经常有,有时女同志理发后回家太晚了,我就让胜宝主动送她们回去。”李胜宝的爱人催金芝站在一旁不停地插话。

  我扒着外屋的窗户往里看,10平方米的小屋是他们的卧室,光床就占了半间,连通风的窗口都没有。再环视理发店,一个小电风扇吃力地摆着头。墙上有个空调,但关着。“来客人才开空调,为了节约成本。”李胜宝开玩笑说:“今天你要是理发的客人,就能享受空调的待遇。”

  笑容总是挂在李胜宝的脸上。他有理由这样高兴,因为他用自己的双手撑起一片属于自己的蓝天。   [Page]

  张勇芳:为还款苦恼

  “按国家规定今年6月就得还一期贷款1万元,可我根本还不上呀!”

  7月20日,在北京市东城区旧鼓楼大街大石桥胡同一间15平方米的小平房儿里,42岁的张勇芳拽过把椅子,凑在我跟前愁眉苦脸地小声嘀咕,接着便滔滔不绝讲自己贷款后经营的窘况。

  张勇芳2003年下岗,去年6月顺利拿到西城区社保所发放的2万元小额贷款,办起个体家政公司,经营家政服务业。一年下来,生意清淡。她说:“原本想硬扛,但实在扛不住,只好停业了。”那间15平方米的小平房儿在我采访她的第二天就退租了,房里对着门口的墙上,“诚信服务,勤劳致富”的红纸横幅,颜色还没有褪荆□□“这间房一年租金7300元,去年10月租的,就是退点儿租金也凑不上1万元。”

  “做家政太难了,原来我觉得肯定会有困难,但没想到困难会这么多。”脸色憔悴的张勇芳眼圈儿红了。

  张勇芳的家政公司去年7月成立,她先走进西城妇联问:能不能把外地来京做家政服务员的介绍给我几个?西城妇联答复她:你自己去外地招吧。再说,我们也把这项业务以妇联的名义承包给个人了。

  外地来京的家政服务员是通过全国各级妇联组织系统统一招上来的,个体经营者去招根本没信誉,当地政府也不会把人交给你。据说,这是家政服务市场的规矩。

  张勇芳又走进北京市妇联说;加入你们的“家政协会”当会员,能得到一些家政服务员行吗?市妇联对她说:我们有上百名会员,你是个体,加入进来也分不了你几个,不仅会员手续麻烦,而且一年两次会,一次交300元,别的费用也得两三千。“这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得多少服务员才能挣回这成本来呀!”张勇芳觉得没戏。

  “登广告吧!”张勇芳一咬牙在北京晚报找了个熟人,优惠价1300元登了一小条广告。人家都是连续登3次,张勇芳舍不得,就登了一次。这条广告登出去后等了3个礼拜,来了几位服务员,进门一看是个体,扭头就要走。张勇芳说了一堆好话让她们留一两天,保准有活儿。可人家说,组织我们来的当地政府说了,要是投奔了个体家政服务公司,出了啥事当地概不负责。

  去年10月,张勇芳的公司终于陆续来了5个服务员,等待用人的客户。一天,昌平的一个女士早上打电话来说下午5点来挑服务员,这让她激动了一天,她给服务员炒了两个菜,买烙饼让她们吃,还不断教他们一会儿怎么面对客户的挑眩5点到了,那女士在电话里说,明天来。第二天,那位女士又说,明天一定来选人,千万给她留住这几个服务员。就这样张勇芳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到第4天,电话铃响了:不到你这儿选了。“介绍一个服务员收50元介绍费,就这点儿都没赚着。”张勇芳站起身失望地指着墙上贴的中介价格表。

  “一个服务员都介绍不出去,开不了张,没再想点儿别的法子?”

  “想了。听说协和医院有位大夫需要男服务员照顾她父亲,我便主动找来两个男青年,主动向这位客户介绍。”

  张勇芳把其中的一个服务员送到这位客户家里,3天后,客户打电话给这位服务员告状:光看电视不干活儿。张勇芳立刻到客户家里了解情况,征求意见。客户当场提出辞退,并拒付工资。张勇芳又给这位客户换了一个服务员,一周内她主动去了两趟,现场指导服务员的工作。但这位服务员还是被辞退,并拒付工资。从鼓楼到劲松客户家要倒两次公交车,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为这位客户,张勇芳去了4次,最终,她不仅把中介费退给人家,还得继续管饭。

  “我照这样下去不仅一分钱收入都没有,还得赔本儿。”前几天,张勇芳揣着2万元贷款剩下的8000多元,去找朋友,想跟她合作,可她的朋友也有困难。“朋友让我分担她的房租,我哪能把这钱全花了,二期还要还款1万呢,到时候哪儿找去!”

  “当时用贷款买的办公用品传真机、电脑什么的都变卖了,可都不值什么钱。”

  “熬着吧,兴许能熬出来。”张勇芳举着我递过去的饮料扬头喝了一大口,充满希望地说:“我找了家餐饮公司去打工,钱虽不多,但挣点儿是点儿,先凑上1万把一期贷款还上。借款的时候国家对我们照顾,咱也不能干对不起国家的事呀。”   [Page]

  张蓉:无力承受最终放弃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的张蓉想申请一笔小额贷款,把餐馆儿的设备换换,但她在经过3个多月的奔波,大部分手续均已办完的情况下,却最终选择了放弃。

  7月20日,张蓉向我讲述了自己从满怀希望到心力交瘁,以致最终放弃贷款的原因。

  “申请程序太复杂。”今年33岁的张蓉去年8月份向有关部门递交了小额贷款申请。她原有一家餐馆,想贷7万元补充流动资金。

  张蓉是第一次办理申贷手续,所以对程序并不了解,劳动部门把她介绍给担保公司后就几乎不再过问,而担保公司要求她送的相关材料数量太多,所需手续繁琐。

  由于交待不清,每次不是缺这就是少那,一次次地送材料,牵扯了她太多的精力。

  “申请表、计划书、保证书……我都数不清自己填了多少份材料,到相关部门盖了多少个戳!那些日子每天只要传呼机一响,我就知道多半是担保公司的人找我。一天到晚被人支使得团团转,我越跑越生气。”

  在2003年8月到11月的3个多月里,张蓉几乎每隔一天就要去担保公司或银行等部门办理手续,从她家到担保公司,开车去一次来回路上最少3小时。

  办房产评估、房产抵押,张蓉都要自己开车接送有关人员,这3个月她几乎没时间过问餐馆的事。

  “餐馆开了6年了,帮助十几个人实现了再就业,但是我们的餐馆却只有十几平方米,根本不够用。而且我这里缺少设备,仅有的一台炉灶也坏了。想改善环境,只能靠贷款解决,但是这3个月跑下来,我想贷款的念头是一天不如一天,到后来就干脆放弃了。”

  张蓉很直率。

  相关成本太高,是让张蓉最为苦恼的。

  虽然小额贷款本身的利率不高,但想拿到这项贷款,相关的成本却很高。

  她给我算了一笔账:她想申请7万元贷款,要缴纳包括担保费、资产评估费、房产抵押费、预付利息等总计7000多元费用。“担保公司要收取3%的担保费,房地产大厦要收好几百元的房产证明费,房子要资产评估公司评估,但评估公司的工作人员开口就是5000元,后来讲价才降到500元,再加上要预交贷款利息,这样我一分钱没拿到,就要先付出7000多元。”

  经过再三考虑,张蓉怀着矛盾的心情最终放弃了这笔即将到手的贷款。她说,现在小型餐饮市场不错,而餐馆的进一步发展受资金困扰。

  听说前几天当地劳动部门的人又跟她联系,打算帮助她重新申请小额贷款。

  “我期待着申请小额贷款的程序简化、成本降低,使这项政策真正能落实到位,从而能帮助更多的下岗职工创业。我现在选择放弃,不会再申请了!”张蓉坦率地表示。   

  韩广文:尝到自己创业的艰难

  7月,在北京市密云县长城环岛东处一个200多平方米的露天广场里,30辆“巨力”牌三轮车无奈地趴在时值中午的烈日下。一位中年人蹲在广场里的房檐底下吸烟,见我走过来,他无精打采地站起来,勉强打了个招呼。

  他就是51岁的韩广文,去年3月从北京农用机械公司下岗后,以小型企业的资格贷款10万元,经营农业机械。眼前,他被两个困难压得打不起精神:一是这30辆车卖不出去;二是惹不起当地税务局。

  “个人干不过企业,明显身单力保”韩师傅深有体会。

  他以前在单位当过经理,手里有熟悉的客户,认为单干后继续经营农机没问题,但事与愿违,第一次进货就被原来所在的企业涮了!

  去年5月,韩师傅先给山东聊城一厂家打过50万进货款后,随后就稳操胜券地带人去办提货手续,进50台“时风”牌三轮车。没料到,他原来所在的那家企业一个电话打到聊城:别给他货!我们高价进你们的三轮车。

  这批货的下家都找好了,眼看到手的钱要泡汤,韩师傅当时哭的心都有。央求了5天,还给这家厂里的业务员塞了红包,最后,拿到的货是市场最不好销售的“巨力”牌三轮车。“都一年多了,几乎没人买。”韩师傅指着眼前的车唉声叹气。

  这真是越渴越吃盐,繁琐的免税手续还缠得韩师傅急不得恼不得的。按国家规定,经营农业机械可以勉增值税,但韩师傅的企业没及时办。他从去年8月起,开始申请补办手续,到今天还没批。税务所说:你的申请报到税务局了;税务局答复:没见着你的申请。[Page]

  前些日子,韩师傅又到税务局去问免税申请批下来没有?办事员说:申请见到了,但得考察,回去等着吧。“税务局的办事员都是半熟脸儿,我也不好说什么。”

  “4%的销售税每月必须交,一个月最多要交17000元。这些钱能进多少货呀!”韩师傅在地上来回走着,从兜里拿了根烟点上才镇静些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据说,韩师傅是出于自信,径直选择了下岗后靠贷款独自经营的,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能不能坚持得住,我为他担心。

 王会娥:广交朋友做生意

  42岁的王会娥是去年6月因为北京市城市建设工程公司改制下岗的,11月很顺利申请到了2万元小额贷款,经营人力车修理,不锈钢加工等。今年7月初她把贷款全部还清了。

  也许做生意的人脸上“挂相”,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眼神厉害,专门能看出客户的心思,勾住生意。

  7月下旬,当我走进北京市密云县河南寨宁村路口的一个200多平米的厂房院子时,王会娥热情地把我让进了她的办公室兼卧室,但她并没进来,在院子里不停地张罗。大约10几分钟后,她走进来却在屋门口坐下。

  “生意好吗?”我问王会娥。她眼睛盯着院子没理我,接着起身出去了。

  原来是有个买零件的客户。“他转了半天,一看就知道在犹豫买不买螺钉。”卖了螺钉,王会娥攥着40元钱坐下来显得神情专注地说。

  不到1小时,来了四五个客户,王会娥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我说话,一趟一趟地往院子里跑,跑回来就往裤兜里装钱。

  办公室和卧室都是石棉瓦盖的,大约有90平方米。办公室巨大的弧型黑色老板台上的玻璃板底下,密密麻麻压着100来张名片,“这都是固定客户。”王会娥话里带着沉稳和自信。

  她向我讲到生意时,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感觉自己特顺利。

  王会娥在国企干了10多年电焊工,还当过会计。拿到贷款先还了1万多元债,剩下的钱进了电焊机、小裁板机、五金配件等。

  她有个特点,广交朋友。特别是朋友中有做生意的人,她就更是跟人走得近。

  王会娥的第一笔钱是干白铁加工活儿赚的,半个月3000多元纯利到手了,这生意是一句话成交的。

  一个东北的客户自己找上门来说,听朋友介绍你干过白铁活儿,王会娥谦虚地回答:“给您加工一次先试试,不满意不给钱。”从此,这个不相识的东北人成了王会娥的朋友。

  第二笔钱是修人力车赚了2000多元。

  说起修人力车,王会娥讲了个故事:一天,有个过路的行人找到王会娥要给人力车换胎。换胎本来就赚不了多少,但这位行人还要求修理人力车的其它部件,王会娥看出了对方的心思,爽快地说:“没问题,往后您的车坏了,路过这里进门就修,不要钱。今天,您就给个车胎成本钱的一半儿吧。”

  打那儿以后,王会娥和那位行人交了朋友,加工铁门等几笔大钱都是通过他介绍才赚到手的。有句俗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王会娥交的朋友还真为她着想,一有活儿先通知她,甚至有的专门为她打听着。最近,维修搅拌站的一个大活又是朋友推荐给她的,另外,给农用车换底盘、修车等小活儿不断,也是靠广交朋友得来的。

  在王会娥看来,有朋友的信任,有广大顾客的支持,她的创业之路就没有什么不能逾越的障碍。

  

  赵长春:关键是要挺住

  密云县密云镇社保所的王副所长特别向我介绍了35岁的下岗工人赵长春拿到小额贷款后经营服装的情况,我几次要求赵师傅带我到他的服装店去看看,可都被客气地拒绝了。

  “其实,他现在根本没地方经营,打游击呢。原来,在一家大商场租的摊位,现在人家装修后,租金从以前一个月1000元,可现在2000元也打不住,他租不起了。”王副所长替赵长春解释。

  “有什么办法吗?”在密云镇社保所办公室,我边记,边抬头看赵长春。他没立刻说话,只默默地看着窗外吸烟。

  “这都不是主要的,关键是刚起步就被人在暗地里狠很‘踹’了一脚,现在是必须挺住的问题。”赵长春把烟掐掉大声说。[Page]

  赵长春从北京造艺家具有限公司下岗后,2003年11月领到2万元小额贷款。第二天,他就进了1万元的运动衫和羽绒服,剩下的1万元租摊位、付两位员工的工资,还留了点儿周转资金。

  运动衫和羽绒服一个月就赚了3600元,给员工工资1000元,赵长春剩2600元。

  今年1月份,赵长春又以670元成本价从额尔多斯羊绒衫厂进了一批羊绒衫,他毫不避讳地把底细告诉了当地工商局的熟人,并向他们推销。没料想,那位熟人表面答应买他的货,随后便以工商局的名义从厂家直接买了羊绒衫,把赵长春的货给顶了!

  赵长春平时话不多,说起这事话更少:“忍吧!”

  暴露了商业秘密,是赵长春经营中的一个教训。

  “你现在还有多少资金?够租摊位的吗?”

  “所有的钱都进了货,货出不去,钱就回不来。我的房子要是能出租还行,可谁有毛病大老远到这儿住来?”

  山穷水尽了。他不好意思,脸陡然红了:“人,就得走哪儿说哪儿。”

  赵长春对营销行业个中的门道略知一二,心中有数。“先‘借鸡生蛋’,从当地赊点土特产代销,估计能挺过去。”赵长春胸有成竹。

  赵长春经过市场考察,发现代销山货回钱比较快,1个多月来,他赊了核桃等山货立刻卖,赚回钱来就再进货,慢慢滚动,并把原来雇的员工暂时辞掉。

  说起辞员工,赵长春还有点用人之道,他给员工每人买了两只鸡,一盘带鱼,并说:“现在是服装经营的淡季,等有了活儿,我一准儿叫你们俩回来。”这两位员工说,到时候不发工资,管顿饭也跟着你干。

  赵长春的手机响了,他兴奋地站起身要往外冲......“有客户要买一批山货。”说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从心底祝福他:赵师傅,你一定能挺住!   

  小额贷款资讯:

  2002年12月,经国务院同意,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原国家经贸委、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下岗失业人员小额担保贷款管理办法》。

  其中规定,凡具备条件的下岗失业人员,自谋职业、自主创业或合伙经营与组织起来就业的,其自筹资金不足部分,在贷款担保机构承诺担保的前提下,可以持《再就业优惠证》向商业银行申请小额担保贷款。金额一般在两万元左右,小型企业可贷10万元。贷款期限一般不超过两年,微利项目贷款享受国家财政贴息。

  据了解,小额贷款政策出台以来,北京市有40名下岗职工享受了小额贷款。

  中国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表明,至2003年12月底,全国各大银行一共对下岗失业人员贷出41750笔款,金额8亿多元。

   (工人日报 )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