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骗子的“生意”诱饵


着急揽活,被骗2万
    



  
    



  
      几年的摸爬滚打,刘先生由一个木匠成为一家装饰公司的小老板。公司刚成立,刘先生就四处找关系,寻门路揽活。一天,他在一长小报上看到一家公司的旧办公大楼要装修的招标广告,便按照广告上提供的地址来到那家公司。只见公司经理的办公室里巳坐了七八个人,看样子都是来竞标,个个都在跟经理套近乎。经理让人拿出工程招标说明书、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土地使用证等让这些人看过后,又领着他们到各楼层看了看,然后让他门回去做一个工程资金预算书来竞标。
    



  
    



  说完经理称有急事,锁上办公室的门,坐上门口的奥迪
    A6就走了。刘先生从那家公司回来后,连夜与预算员做完了投标书。心想,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必须给那个经理“意思”一下,才能确保工程竞标成功。第二天,刘先生起了个大早,拿着投标书,带着2万元钱现金又去了那家公司。他将投标书给经理后;见屋里没有其它人,拿出那2万元钱放到了经理的老板桌上,经理只是客气地拒绝了一下就收下了,然后告诉刘先生让他先回去,等看完标书再与他联系,还说应该没什么问题。
      



  
    



  下午,经理通知刘先生,他的方案中标了,让他去公司签合同。刘先生喜滋滋地与经理签了合同后,经理告诉他,这几天公司比较忙,如果马上装修会影响公司的业务。刘先生想,反正合同也签了,工程是跑不掉了,早一天晚一天没关系。
    
      



  
    



  
      一周过去了,没有等来对方要求施工的消息,刘先生打电话给那个经理,经理的手机关机了。刘先生想到了那2万元钱,急忙赶到那家公司,发现整幢大楼人去楼空。刘先生这才意识到可能被骗了,向公安局报了案。受理案件的人告诉他,这家公司办了假执照、假房产证。那楼原是一家国有服装厂,后来倒闭了,房产权是当地轻工局的,骗子只是交了百元钱租几间房子用来行骗,这几天已有17人受骗报案,受骗金额共计20余万……
    



  
    



    
        易得的馅饼是陷阱
      



  
    



  
      李女士下岗了,家里3口人的生活靠丈夫那微薄的工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于是她将家里的一间偏房收拾一下,租了出去。租房的是个姓胡的小伙子,说是以外地来这里专门收购头发的,小胡印了一些传单:“收头发,根据长短不同,每两50至90元。”
    



  
    



  
      一天晚上,小胡找到了李女士,说明天要去别处收头发,让李帮忙接待来家卖头发的人,并留给李500元钱,告诉李按每两50至90元收,能少付的尽量少付,他回来—律按每两90元与李结账,剩下的就是李赚的。
    



  
    



  
      第二天,李女士收了5斤8两的头发,都是按每两50元收的,小胡回来见李收这么多,高兴地说:“我说到做到,这些头发我一律按每两90元钱结帐,剩下的都是你的。”李女士也高兴这真是个容易发财的道儿!
    



  
    



  
      又过了一天,早晨小胡又给李女士送来5000元钱,说他去云市郊,让李用这钱给他收头头发,并嘱咐说还是老规矩,不管李多少钱收的,他都按每两90元算账。
    



  
    



  
      当天就有两个人来卖头发,共80斤。李女士觉得小胡留的钱不够,急忙给丈夫打电话让他去银行取钱,丈夫也没多想,取回钱付给了卖头发的人。卖头发的人走后,李女士高兴地搂着丈夫的脖子说:“这下我们赚大了!”
    



  
    



  
      可是,晚上不见小胡回来,第二天早晨仍不见他的踪影,李女士急了,于是打110报警。一位民警来了解情况后说:“两个月前也有人报警,跟你的情况一样,你是被那姓胡的一伙骗了一“说罢,几位民警拉出袋子里的一根头发,用打火机一点,一股塑料味散发出来:“这头发是假的。”
    



  
    
    



    骗子的“长线”防不胜防
      
        



  
    



  
      已经做了多年建材买卖的唐先生是通过朋友与李先生认识的,李向唐自我介绍说是北某名牌大学毕业的,分配到国家经贸委所属的一家公司工作,因不安于现状,下海办了个软件公司,他对唐说建材业他是外行,可他有个舅舅在一钢铁公司当副总,如果唐需要,他可以找舅舅帮忙。唐先生一听有这层关系,心想,一定要拉住他,说不定件么时候能用上他。后来,两人经常在一起吃喝,并论上了哥们。
    



  
    



  
      一天,两人酒足饭饱后正在歌厅唱歌,唐先生的用料单位——某国际大厦来电话,称其建筑工地上的钢筋用完了,让唐先生送货。唐想,库里的钢筋不多了,能否让李通过其舅舅的关系直接从厂家进一些钢材。李听罢说:“明天我领你去见见我舅舅。”
    



  
    



  
      第二天,李领着唐来到钢铁公司,一位50多岁的男子从楼上走下来,李向唐介绍说这就是舅舅,几个人正寒喧着,一个年轻人走到那男子身边说:“冯总,会议马上开治了,请您上去……”李于是对唐说:“舅舅现在有会要开,改天再约个时间跟他说。”唐先生确信李先生有这么个“有用的舅舅”,因为他亲眼在那钢铁公司看到了。
    



  
    



  
      过了几天,李先生接到电话,说舅舅答应帮这个忙,他批的钢材价格比市场同类钢材价格低30%,但必须是现金支付。唐连称李够朋友,可他还是多了个心眼,让李跟舅舅说说因为现在手头比较紧,能否等货到两天后再付款,李先生又与舅舅联糸后告诉唐说舅舅同意了,明天7万元的钢材就到。
    



  
    



  
      第二天,7万元的钢材运到了唐先生的库房,如果拿到市场上去,唐先生转手就可以挣2万元,他马上让出纳员到银行取来7万元,按照李先生给他的账号把钱寄过去,然后又拿了l万元给李先生送去。可李说什么也不要,说这次就算帮忙,下回挣钱再分。李的举动让唐感动之余,真正相信李的人品和能力了。
    



  
    



  
      在后来的半年时间内,唐先后几次往李指定的账号汇款,而每次款到不过两天,钢材就被送到唐的车房,唐将钢材通过关系卖掉,期间总计挣了近20万元。他将一部分钱给了李,李真的收下了,用唐的话说是两人共同做买卖,唐对李是彻底相信了。
    



  
    



  
      一天,李说他舅舅要退二线了,让唐多筹些钱,舅舅再给批一回钢材,最后大赚一回,唐一听也对,他舅舅退休后,再做这样的买卖就没机会了。唐凑了100万元,全部汇了过去,还找了买主签了合同。可钢材却一直不到,他给李打电话,李的手机一直关着。唐着急了,到公安机关报了案。公安人员与他一起来到那家钢铁公司一了解,根本没有什么“冯总”。又来到银行查账号,银行的人告诉他,钱已经被取走了,这时唐才恍然大悟,原来之前的低价钢材是诱饵,他却一步步地被钓上了钩……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