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门外汉养蛇一年独赚百万


 2007年7月24日,湖南常德。






  

    

      

        

        

          

            

              

                

                  

                  
                

                  

                  
              
            
          
        

      
    
  
  
    潘仁华:“注意点,防止它咬住,它攻击我。” <433-->www.16314.com







    潘仁华手里夹着的这种蛇叫五步蛇,它排毒量大,毒性强,是我国十大毒蛇之一。被咬的人如果没有及时救治,两小时内就会死亡。
  



    潘仁华:“千万不要被它咬住,咬住以后很快的,很短的时间,大概几十秒钟,手就发黑了,细胞组织坏死。”
  



    潘仁华的蛇有五个品种、两万多条,光是这种剧毒蛇就占2/3。七月底是五步蛇的产卵期,也是蛇最狂躁、最容易攻击人的时候。这时,根本没人敢靠近蛇房,但潘仁华却每天在里面忙活。一提这事,他妻子龙占元就强烈反对。
  



    潘仁华的妻子 龙占元:“我说不要搞不要搞,那个东西危及生命的。”
  



    潘仁华:“我就想去做,我不做好,我睡觉睡不着。”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养蛇十年,被咬了不下百次。到底,这些蛇给潘仁华带来了什么诱惑,让他付出全部的时间,甚至不顾生命?
  



    潘仁华:“我一年能够养殖两三万斤吧,赚个一两百万,可能也就差不多。”
  



    潘仁华之所以对养蛇这么痴迷,还得从1996年他下岗后和朋友的一次聊天说起。
  



    潘仁华:“那个时候行情才30多元,人家跟我分析,可能可以到七八十元,后来我到广州去了,一看,它反正不愁销。”
  



    朋友告诉他,春天是蛇的交易旺季,像这种无毒蛇,在常德当地能卖到每公斤三十元左右。可如果把蛇养到冬天蛇少的时候再卖,价钱就成倍增长。
  



    看到有钱赚的潘仁华一下子对蛇有了兴趣。他了解后发现,养蛇可以卖蛇衣蛇毒、蛇皮蛇干等加工品。潘仁华这才知道,蛇虽然看起来又丑又凶,却隐藏着巨大的商机。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可潘仁华一算,建个中等规模的蛇场至少需要四十万,这笔钱从哪来?这时候,他想到了自己那帮有钱的哥们。
  



    潘仁华:“七八个兄弟,都是比较志同道合的,就是结拜兄弟。我是第七个。”
  



    潘仁华生性豪爽,特别爱交朋友。一伙人三天两头聚在一起吃饭聊天,有了难处也会相互帮忙。这次,他把朋友请来喝酒,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人愿意凑钱一起养蛇。
  



    杨汉武:“他就讲,没有事搞就跟我去搞蛇。”
  



    杨汉武靠集邮赚了点钱,他听了潘仁华的分析很动心,就拉着同做邮票生意的刘勇一起入股。
  



    刘勇:“照顾人的这个不敢讲,就是说,自己可以赚一点钱。”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刘勇想到,潘仁华下岗在家,肯定不富裕。而自己手头虽然有家饭店,却也赚少赔多。他早就想改行,于是一口答应下来。就这样,三人各出十几万,潘仁华终于开始养蛇了。但没想到,从此,三兄弟磕磕绊绊,原本很铁的哥们关系也渐渐微妙起来。
  



    潘仁华:“一天死个几十条,几天就差不多了。9000多斤全部损失,那要达到四五十万。”
  



    而这一切都是潘仁华一手造成的。当初,为了省钱,他说服兄弟租下一个废弃的温室甲鱼养殖基地做蛇场。潘仁华想得很周全:一般蛇房没有顶棚,下雨下雪都照单全收,而且,蛇逃走或被偷是常有的事。温室甲鱼基地或许能改善这些问题。但没想到,没熬过夏天,蛇窝就传出异样的声音。
  



    工人:“它有声音,吹气时跟人吹气一样的。”
  



    潘仁华:“很凄惨的,张着嘴,吹气不停,挣扎嘛,要死之前那种挣扎状态。”
  



    刘勇:“每天都捡死蛇,真想哭,捡死蛇的时候。”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三个人慌了神。按道理,蛇房里应该是鸦雀无声,可现在所有的蛇都喘着粗气。刚养蛇没多久,还没赚钱就天天死蛇,到底怎么回事。最后刘勇提到,是不是蛇房太热了。
  



    刘勇:“那温度人进去就热得不得了,那个蛇的粪便氨气又重,熏了想倒。”
  



    于是,三人一查,蛇的生长温度应该在15-30℃,而潘仁华是拿温室做蛇房,夏天室内温度已经是三十七八度,蛇是冷血动物,当然受不了。
  



    潘仁华:“七八月份我们通风各方面效果跟不上,这个蛇想生长,生活在那里面都很困难,就得病了。”
  



    吸取教训,三个人赶快改建蛇房,在室外喷水降温,还在屋顶上种了南瓜遮荫。因为用温室作蛇房是大伙都点了头的,两个合伙人也就没多说什么。这下子,倒让重[FS:PAGE]义气的潘仁华心里更不好受了。
  



    潘仁华:“他们对我,反正都还比较包容。因为犯了错误了,给他们造成损失了。”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为了挽回损失,潘仁华又想了主意,去卖龙衣。
  



    他从网上了解到,龙衣是蛇蜕的皮,具有祛风明目、解毒杀虫的功效。完整的龙衣在药市的报价超过250元一公斤。会不会蛇长得越快,脱下的龙衣就越多越完整呢。翻本心切的潘仁华决定,每次给蛇喂超出平时两倍的食物,刺激蛇的生长。
  



    潘仁华:“生长速度越快,他脱的那个龙衣产出量就越大。”
  



    但两个合伙人觉得太荒唐了。
  



    刘勇:“它有的吃的少一点,有的吃得多一点的,多一点的就撑死了。”
  



    刘勇认为太冒险,可潘仁华不管,还决定背着刘勇和杨汉武把试验做下去。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为了节约成本,潘仁华又有新打算。他听说当地养殖户会淘汰掉弱小的鹌鹑,收购过来每只也就几分钱。把它养大了喂蛇,比原先四五元一斤的鸡蛋饲料便宜了两三块。可乌梢蛇专吃青蛙,五步蛇爱吃老鼠,蛇又通常在夜里吃东西。每天早上,潘仁华都发现,自己喂的食物蛇根本就不吃。于是他发挥学机械制造的特长, 发明了一台填食机,强制性给蛇喂食。
  



    潘仁华:“自己做了一个专门自动填的,人工把蛇放在这个口子上,你机器一踩,增压机一开,罐子里面有压力,压力再通过减压阀,减压阀了以后均匀的把饲料送到蛇胃里面。”
  



    现在的蛇场里,已经看不到六年前那台填食机了。潘仁华说,它主要的原理就是借助高压,用管子把食物灌进蛇的嘴里。灌成功后,潘仁华倒是心满意足了,可过一会,这些蛇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症状。
  



    潘仁华:“大概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它就吐出来了,甚至一点到里面的都没有。”
  



    潘仁华慌了手脚,因为机器填食是瞒着刘勇和杨汉武做的,他没处找人商量。就偷偷喂了止吐药给蛇吃,可是没效果。最后他冒出个异想天开的主意,也就是这个主意,让刘勇和杨汉武听说后哭笑不得。
  



    刘勇:“他完全是不让它吐出来,我说那只怕不行。”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潘仁华:“在他的胃的上部用绳子把它卡住。”
  



    原来,潘仁华想到的方法,是拿绳子扎紧蛇的胃,让蛇想吐吐不出。他这样做,就是想千万别让刘勇和杨汉武知道,蛇被他搞出了问题。
  



    可是两天过去,蛇还是没有把食物消化掉,而且开始大量死亡。潘仁华知道这下子瞒不住了。
  



    刘勇:“后来才晓得的,之前怎么晓得呢。我们后来伤心得不得了。”
  



    杨汉武:“对蛇他一点都不懂。”
  



    这一次,潘仁华好心办坏事彻底让朋友死了心,2002年,刘勇和杨汉武决定撤出蛇场。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刘勇:“那几年做试验的话蛮狠的,一年拿几十万元钱玩的话,那不是玩了,他这个实验赚不到钱,我们是做生意的人,赚不到钱我们就不想搞。”
  



    两人的离去让潘仁华对逝去的友情感到深深的无奈。但另一方面,他始终认为这些是通往成功必经的挫折,没用勇气面对的人也不必挽留。
  



    妻子:“他跟我这样讲的,他说他没有胆量做的话,我们也不勉强了。”
  



    潘仁华:“朋友之间的关系达不到以前那种默契了。这件事我倒是看的很淡,因为总有一天我会成功,我会找回我的面子。”
  



    拼搏五年后,到了2007年7月,潘仁华的蛇场规模已经扩大到七亩,整个人也精神抖擞。
  



    记者:“上次咬到你的鼻子。”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潘仁华:“没关系的,也不上药的。”
  



    吃亏长教训,当时和朋友分手后,潘仁华不再一味地蛮干。他还是坚持用自己养的鹌鹑作饲料,但也混合了蛇爱吃的青蛙白鼠等食物一起喂养,蛇再没吐过,生长速率也比以前提高一倍。
  



    一切走上正轨,潘仁华更是发现了个赚钱的好方法。但也正是这个方法,让当地经销商和他关系恶化。一提起他,这些人都露出不耐烦的样子。
  



    经销商:“生意各做各的,不合作的,不合作的。”
  



    经销商:“我们都是各做各的。”
  



    经销商:“他老板大一些,哪敢和他合作啊。”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经销商:“关系[FS:PAGE]同他不好啦,就做不好啦。”
  



    到底为什么同行这么反感他呢,这还要从潘仁华把蛇给烤了说起。
  



    烤蛇,是指用95℃的慢火将去了内脏的蛇烤得干而不焦。烤干后的蛇干,和龙衣一样,都是传统的中药材之一。
  



    老中医:“蛇的本性就是祛风凉血,也用来治皮肤病,中药范围内,蛇的用处相当大。”
  



    潘仁华从当地中医那里了解到,并不是所有蛇的蛇干都可入药,只有银环蛇、蝮蛇,和自己饲养的五步蛇、乌梢蛇等是中药里制作蛇干的原料。知道烤蛇干可以赚钱后,潘仁华的试验精神又来了,不过这次,他的精神头儿用对了地方。
  



    潘仁华:“这烘箱是我当时自己考虑的。以前老是烤糊,现在我们把炉子上加了块很厚的铁板,铁板烧红以后,散热很均匀。我现在这四个箱一次可以烤四百斤。”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准备充分后,潘仁华算了笔帐。当地的乌梢蛇干是每公斤100元左右,按照这个价格,潘仁华把蛇烤成干后,除去成本,每公斤能赚十几块钱。但是他并不满足。
  



    潘仁华:“他要卖100块,我就卖98元,我赚的钱远远比他多。”
  



    潘仁华想,当地经销商进货比较贵,按每公斤100元卖蛇干只能赚到几块钱。自己搞养殖,成本低,就算卖价便宜几块,利润也比当地经销商多出许多。何不把价钱压低,直接卖给药材商,以薄利换多销呢。
  



    2003年,他通过朋友,把邵阳的药材商张丕洪请到了家。
  



    张丕洪:“他说,我是做蛇干生意的,行情是110元左右,他调到了八十多,也有利可图,能赚到钱。”
  



    这是潘仁华第一次跳过当地经销商,单独和药材商接洽,就是这笔买卖让他红遍了常德,很多外地药商知道后纷纷指名和他定蛇干。很快的,潘仁华用低价的乌梢蛇干和稀有的五步蛇干打响名头,而当地经销商却因为蛇干越卖越便宜,利润降低了。也就是这样,他们和潘仁华的关系越来越疏远。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经销商:“不好同他做。同行生嫉妒啊,是不是?”
  



    潘仁华:“你说我好,我也是这样,你说我不好,我就是不好,反正踢球各种方式都有,你只要把球能够搞进去。能够进球就是好的。”
  



    潘仁华觉得卖蛇就像踢球,得分是最终目的。正是自己坚持以不拘一格的手段不断摸索,才把每年卖到两百万的生意紧紧握在手中。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