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后奥运”是陷阱还是机遇


  距离2008奥运会开幕还有100多天,北京奥运会是否会成为中国经济的拐点,正日趋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奥运经济效应一般可分为三个阶段:前奥运阶段、奥运阶段和后奥运阶段。对投资者而言,随着奥运经济效应即将进入奥运阶段及后奥运阶段,关注后奥运阶段中国经济表现更具有现实意义。


  很多人认为,提到“后奥运”就是指奥运场馆闲置、房产价格跌落,甚至引发国民经济倒退的“后奥运陷阱”。事实上所谓的“后奥运”,有可能出现东京奥运会后东京湾土地价格崩盘的悲剧,也有可能出现汉城奥运会后韩国彻底跃上国际政治经济舞台的喜剧。


  “奥运效应”对主办国的不同影响


  自1964年以来的11届奥运会中,有8届经历了“奥运效应”。一般而言,在举办奥运会之前的几年里,奥运主办国往往需要进行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及场馆设施投资,因此,会带动经济的增长。奥运会当年,居民消费和旅游都会有明显上升,因此也会拉动经济增长。但这些暂时性的益处应该会在奥运会之后消失(除了旅游收入可能会因奥运会的品牌效应而在奥运会后继续存在外),因此,主办国的经济增长往往会在奥运会后有所放缓。


  旅游酒店行业


  历届奥运会都会不同程度地带来举办国游客入境人数的提升,使旅游酒店板块成为奥运经济效益的最大来源。如汉城奥运会结束前后,韩国旅游入境人口达到阶段性高点,旅游收入也相应大幅提升。


  零售批发行业


  悉尼奥运会期间,澳大利亚全国和举办城市所在地新南威尔士州的零售额增长都达到阶段最高点。其中,家居用品、百货商店、服装以及其他商品(包括药品及化妆品零售、花园用品零售、鲜花零售、手表及珠宝零售等)表现得更为突出。


  广告传媒行业


  自从洛杉矶奥运会引入商业化运作以来,广告商加入全球合作伙伴计划(TOP)等赞助活动,曾强有力地带动媒体产业走强。为大幅提升公众对奥运会的关注,举办国在奥运会当年广告支出都会出现突增,从而使媒体板块在奥运当年表现突出,其中与奥运相关度大的媒体上市公司受益尤其明显。


  建筑工程行业


  建筑业是奥运会首当其冲受益的行业。如在奥运会建设期间,韩国和澳大利亚的建筑指数在奥运前1~2年即开始启动。但奥运会结束、失去奥运项目需求后,基建板块的走势将取决于是否有新项目来维持业务量。日本在东京奥运会期间的建筑投资过度集中,造成奥运会结束后缺乏新的投资热点项目,就直接影响了其建筑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而韩国则把与奥运相关的建筑投资分散到7年中完成,且奥运会结束后还有西海岸开发这一重要的利润增长点,从而并未出现建筑行业业绩大幅下滑的局面。


  “后奥运”影响持久


  自1984年洛杉矶以来的历届奥运会中,除了汉城奥运会以外,奥运会结束后,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因投资下降导致的经济增长“低谷效应”的出现。此外,一些行业在奥运会筹备期间得到快速发展,奥运会后由于需求迅速下降,这些行业的发展会受到市场突然缩小的制约。例如,建筑业、建材业、体育产业、交通运输业、房地产业、环保产业、科技产业、文化产业等领域,如果不加以调控,受奥运“低谷效应”的影响,这些行业在一定时期也有可能出现衰退现象,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奥运低谷”的困扰。奥运低谷主要表现为经济增长率下降、就业率下降、劳动力供给远远大于需求。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08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社会蓝皮书指出,2007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在扣除价格因素后增长约13%,超过GDP增长速度。筹办奥运会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是持久的。


  蓝皮书指出,中国总体上将会把连续5年经济增长10%以上的态势在2008年继续保持下去,中国庞大的经济体将会使2008年北京奥运会对中国经济起落的影响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大。即使在2008年以后,北京奥运会的带动作用仍会持续。奥运会结束后,一些与奥运相关的行业可能会出现衰退,但由奥运机遇引发的信息增值服务和体育、旅游、文化、会展等产业将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同时,要警惕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可能出现的经济增长大幅度回落,警惕国际热钱的退出对中国经济宏观稳定形势的影响。

  

  


  雅典悲剧不会在北京重演


  希腊为雅典奥运会投入了30多亿欧元,建设了30多个奥运会场馆,在奥运会期间赢得了世人的好评。但雅典奥运会结束后,绝大多数奥运会场馆处于闲置状态。每年高达1亿欧元的巨额养护成本,也成为雅典人的最大心病。雅典市市长说:“雅典奥运会的债务需要希腊未来几代人去偿还。” <433-->www.16314.com


  和前几届举办过奥运会的国家相比,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进程还远未完成,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化建设仍将持续,奥运投资占我国投资总额的比例很小。而且,北京的奥运投资也是分布在7年中完成的。除非出现大的调控,后奥运时期我国基建行业将不会缺乏业务增长点。


  仅以体育文化产业所占比重这个指标为例来说明。美国国民收入体系中,体育产业对GDP的贡献排名第11位,远远超过钢铁、金融、化工、制造等产业。但我国包括体育产业在内的文化创意产业对GDP的贡献微不足道。倘若能[FS:PAGE]借助此次奥运承办之机,形成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的产业化运作机制,完善会展、演出、大型活动等文化产业的创意水平和盈利能力,将有利于增加第三产业的贡献,改进我国过度依赖重工业的产业格局,成为“后奥运”中的可喜现象。


  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会长魏纪中说,中国的奥运投资是在政府的主导和调控之下,这一点与出现了后奥运经济衰退现象的其他国家不同。例如场馆利用问题,在场馆规划设计之初就考虑到赛后的综合开发利用问题;又如因筹备奥运而投资的行业也不存在投资过热需要调整的情况,相反正是目前行业结构中紧缺的、在奥运后能够大展宏图的行业。


  当前所推行的“行政市场双结合”的奥运开发模式中,要更兼顾普通民众对奥运投资建设成果的分享。只要乘着奥运投资的东风,北京的城市现代化水平能够得到提升,就业机会不断增加,现代服务业和消费得到共同发展,就一定能换来后奥运的繁荣。


  “后奥运”的喜与悲


  1988年首尔奥运会的经验至今值得回味和借鉴。从1983年到1988年,首尔奥运会的筹备对韩国的经济贡献率大概是2%;首尔奥运会结束之后经历一个短期的经济下滑,但是影响不大。可以看到,首尔奥运会对韩国国家产生的品牌形象所作出的贡献以及提升的无形价值。首尔奥运会使大韩航空、三星等公司成为全球性的品牌,1988年奥运会成为很多韩国公司走向世界市场的一个起点。


  根据现代奥运会场馆的运营经验和规律,后奥运时代场馆的运营主要以组织大型体育、文化、商贸、政治、宗教活动为主,成功的例子有首尔和悉尼的奥林匹克公园。成为多功能的大型活动中心,是奥运会场馆运营管理成功的关键环节。


  蒙特利尔———纳税人的噩梦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实际投资完全失去控制,花费了24亿美元,超出预算近20倍。体育中心的建设投资超出预算6倍。这届奥运会被称为“一场旷日持久的蒙特利尔纳税人的噩梦”,亏损达10亿美元以上。奥运会后,蒙特利尔公民承担了一个新的税种———奥运特别税,直到2006年11月才还完1976年欠下的债务。


  巴塞罗那———地产泡沫


  奥运低谷效应曾在巴塞罗那奥运会和悉尼奥运会后出现,对当地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如巴塞罗那由于房地产的过度发展,1986―1993年,巴塞罗那住宅价值增长250%―300%,在奥运会后一路下跌,用了6年才扭转跌势。


  长野———经济明显减速


  1998年的长野冬奥会后,这座被称为“日本屋脊”的城市患上了“后奥运综合征”,经济发展明显减速。1999年,长野的制造业下滑了30%,创下了211家企业破产的纪录,其衰退程度甚至超过了二战后日本大衰退时的全国平均水平。


  雅典———巨额资源耗费


  雅典奥运会在安全费用方面的支出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近6倍,是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50倍。巨额开支直接导致希腊政府在2004年的预算赤字高达6.1%。希腊政府承认,举办奥运会的成本“短期内”不可能收回。据最保守的估计,每个雅典居民至少要为这15天的狂欢承担10年以上的债务。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