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海归创业需要秉承的“双栖法则”


  2005年4月,朱一明回国创业成立了芯技佳易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短短一年多之后,这个名字有些拗口的公司便凭借自主研发的0.18微米工艺上的中国第一颗静态存储器,也是世界上速度最快、功耗最低的存储器芯片,成为低功耗存储芯片设计领域国内原创技术成就最高的企业。其产品在中芯国际大规模量产,并打开市场,下一步芯技佳易的产品将进入欧洲市场。

  “创业对我来讲就是无知者无畏,如果工程师很清楚创业对整个生活带来的冲击,他可能不敢创业。”工程师出身的朱一明今天已经具有敏锐而务实的商业思维,“工程师创业,成功的往往是从客户需求的层面来思考、判断、出手的人。”

  在这位成功者看来,海归创业需要秉承一条“双栖法则”:把握海外的优势,抓紧国内的资源。

  回国去

  朱一明为芯技佳易确立的长远目标是“中国的三星电子”。他坦言,是存储芯片行业的天时地利,加上挫折换来的经验,才成就了今天“小有成绩”的芯技佳易。

  现代信息处理的体系结构是以“一个处理器加无限扩充的存储器”的冯·诺依曼结构发展而来,存储器行业占半导体产业销售额的35%,超过CPU所占比重,是半导体行业最重要的分支。朱一明早年在硅谷Monolithic系统公司从事存储器芯片开发工作,那是一家只有60多人,市值却达到8亿美金的上市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存储器公司之一。朱一明作为项目主管和主要的设计者,完成了多种静态储存器和基于逻辑工艺的存储器。

  2003年底,由于自己一些关于如何提高生产率和改进设计的想法得不到老板的认可,感到职业生涯的规划受到局限的朱一明选择了辞职创业。但同很多掌握高端技术后走上创业路的工程师一样,朱一明创业伊始完全没想到创业是如此艰难。

  他要付的第一笔学费原因很简单:缺乏对市场的基本判断和认识。在说服硅谷一位著名的天使投资人给自己投资之后,朱一明决定做针对通讯行业的高速存储芯片产品。高速存储芯片的买家是思科和华为这类大企业,其行业进入门槛相当高,对于初创公司来说,至少要两年时间以上才可能打入市场,而初始资金根本不可能支持这家公司在成本高昂的美国撑两年。

  当时,国际上存储器在整个集成电路行业里占22%的份额,而在中国存储器占的比例是零,国内还没有一家存储器设计公司。国内围绕手机、MP3、DVD、电视和机顶盒的产业链日渐形成,在这些产业中,存储器都是核心器件,这意味着国内对能够提供本地技术支持的芯片产品有相当大的需求。朱一明预感到存储器行业从美国转移到日本,再转移到韩国、中国台湾,下一步很可能转移到中国大陆。“还是回国吧。”朱一明决定,“存储器在美国已经很成熟,是下午四点的太阳,但在中国却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发展机会很多。”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朱一明事业的转折点。

  以点带面

  2005年春节过后,朱一明带着最先进的静态存储器技术回国,在盈富泰克投资公司和清华科技园的帮助下创立芯技佳易,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总部设在清华科技园。

  朱一明这样的海归,在这个技术和资本壁垒“双高”的行业有着天然的优势。对于集成电路设计企业来说,最宝贵的是用多次的“试错”换来的技术积累,其次这个行业因为一定要有昂贵的流片等实践环节,投入大、周期长,对产业链的依赖度非常高。而朱一明在回国前已经在这个行业里的著名公司工作多年,在硅谷的平台上直接接触和学习了最尖端的技术。“我们原来做的已经是先进水平,在这个基础上想出一些点子来,再往前进一步就是No.1了。”朱一明说,他所说的点子,比如传统的静态存储器是六个晶体管,而朱一明则简化成两个晶体管,这使得他们的芯片比传统产品缩小了1/2。

  同时,芯技佳易与清华大学微电子学研究所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此时也正赶上清华科技园搞ICC(集成电路设计园)分园,办公地就在芯技佳易的隔壁房间,芯技佳易得以低价享用IC专用软件、光纤等资源。很快,利用世界领先的dySRAMTM 和 gFlashTM专利技术开发的一款低功耗SRAM芯片完成,前期产品也在中芯国际流片成功并顺利完成测试。

  但一个新品牌要被市场认同也需要时间,再加上销售队伍不成熟,朱一明深刻体会到“财务压力下的创新许可度”,逐渐从一名沉迷于技术的工程师,变成有着强烈市场意识的创业者。

  因此,面对国内达到140亿美元的巨大存储器市场,朱一明决定分步走,一步一步做不同的产品系列,逐次开拓市场,最后到2009年拿到1%的份额,也就是1.4亿美元。“这就很了不得了,靠我们的技术撼动这么大的产业是不可能的。”朱一明说,“我们先选择一些点来突破,从单点突破带动面的突破,最终有可能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大公司。” <433-->www.16314.com

  存储器主要有动态存储、数据存储、代码存储和静态存储四大领域,芯技佳易第一步只做占整个市场7%—8%的静态存储器,并且只做低功耗静态存储器,避开与三星等国际大公司的正面竞争。静态存储器应用在包括加油机、游戏卡等相当广泛的领域,这对打开销售渠道、锻炼队伍、树立中国第一个存储器品牌非常有效;第二个台阶是代码存储,也就是手机中用的存储器,这也跟国际大公司的业务不冲突。

  “基本上是国际大公司不做的我们才做,他们要西瓜我们就拣芝麻。”朱一明说,“当然,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做中国的三星。”

  皇冠上的宝石

  务实和可操作的目标,建立在对自己能力的清醒认识基础之上。朱一明深知,芯技佳易还像一颗种子,要长成大树,除了需要清华科技园这样的土壤,还需要借助大树的搀扶。芯技佳易在快速与本土产业链融合方面表现出了把握机会的能力。“创业需要机缘,需要帮助。”朱一明说。

  全球第三大晶圆厂中芯国际在规模上无法与业内老大台积电相比,又不会效仿全球第二大晶圆厂联电投资多家自己的芯片设计企业,因此,当朱一明展示了自己的嵌入式存储器技术后,中芯国际意识到芯技佳易能够帮助其客户提高毛利率,双方一拍即合。

  2005年5月,芯技佳易与中芯国际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芯国际向芯技佳易提供低成本流片和销售渠道等支持,芯技佳易授权中芯国际为自己的低功耗存储芯片制造商,双方互为客户。

  “晶圆厂是皇冠,芯片设计公司就是皇冠上边的宝石。”朱一明说,通过与中芯国际的结盟,芯技佳易不仅迅速实现了产品量产,获得了自己的客户和市场,其技术的先进性也随之蜚声海内外,找上门的客户往往让只有30多人的芯技佳易应付不过来,“每周都有人来,我们却没有相应的支撑资源,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我们还需要培养服务客户的意识。”朱一明说。

  芯技佳易把下一个切入点瞄准了显示领域的驱动IC(集成电路)。“平板显示技术高速发展,其背后的驱动IC是核心技术,而存储器又是驱动IC的核心部件之一。”朱一明说,“未来手机电视、流媒体的发展都要求嵌入式存储器的支持。”

  一次,清华科技园发展中心主任梅萌邀请朱一明等在园企业老总吃饭,朱一明旁边正好坐着园内唯一一家显示屏生产商的老总,两人一席聊天,当即就达成了合作意向,双方准备联手推动LED技术的产业化。“进入LED驱动IC需要很好的切入点,如果我们自己进入LED屏领域,各方面的压力会非常大,而且不能犯错误。”朱一明说,“跟下游企业直接合作,使我们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