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致富经:钢琴老师为何要养牛


吉林省梅河口市中和镇二八石村
  
这个人叫刘海川,他曾是北京一家钢琴城的钢琴教师。然而,2007年以后,刘海川却把心爱的钢琴搬到了吉林省梅河口市二八石村的这个养牛场里。
  
刘海川:“到现在还有人说傻子又来了。”
  
赵金艳:“觉得他挺奇怪的,就是扎个小辫,就是跟我们这边的人就是不一样。”
  
每到天气晴朗的时候,刘海川都要把钢琴搬到养殖场,别人弹琴给人听,刘海川弹琴却是给牛听。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呢?
  
刘海川是辽宁省葫芦岛市人,从小酷爱音乐,1998年他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在北京一家大型的钢琴城里做起了钢琴教师。
  
田庶:“他在北京的收入并不少。而且为人师表吗,肯定是受人尊重。”
  
作为钢琴师,刘海川每月有1万多元的收入,很是让人羡慕,然而,他却有了另外的一个梦想。
  
刘海川:“我从小就梦想着有自己一份产业,很简单,无论这个产业大还是小,那都是我自己的产业。”
  
2005年的一天,一个电视专题片引起了刘海川的极大兴致,也就是这个节目,给刘海川打开了创业路上的第一扇门。
  
刘海川:“那么之所以有今天这一步呢,是源于哪儿呢,是源于咱们中央七套的这个《致富经》,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2005年5月6日播出的节目。在那儿看电视。”
  
付鹃:“就是牛粪里抠出一千万。”
  
节目讲了一个养牛的人,利用不起眼的牛粪种植双孢菇,使传统的养牛项目形成了一个立体的循环经济,从中获得了更大的效益,这让刘海川大开眼界。
  
刘海川:“因为在我的概念里,牛粪就是废物,它不能产生价值,那为什么人家那一头牛,一年这个牛粪可以产生2300到2500元钱的利润。”
  
这一算,刘海川觉得很是震惊,同时他也感到,一份他梦寐以求的事业正向他走来,从那以后,刘海川在工作之余又多了一个爱好。
  
付娟:“我们家一开始的书全都是关于艺术呀,音乐方面的这样的书,到后来就变得全都是这个农业方面的,什么养牛的呀,养蚯蚓的呀,养双孢菇的呀,光盘,然后书,特别特别多。”
 
字幕:吉林省梅河口市 2008年7月30日
  
吉林省梅河口市是全国秸秆养殖示范县,也是付娟的老家。2006年5月的一天晚上,刘海川第一次和付鹃谈了自己想回梅河口创业养牛的事儿,这让付娟颇感意外,她原以为丈夫只是心血来潮或者开玩笑而已。
  

付娟:“因为我觉得到北京是我一个梦想,我已经实现了,在那儿过的那么稳定,那么安逸,我觉得很好。尤其一说是要回来养牛,就特别接受不了。”
  
北京的繁华和大都市的生活让付娟难以割舍,在北京,她也有着一份令人艳羡的工作,她不想离开,可刘海川心意已决。

刘海川:“我这个人很有信心我觉得没有困难可以难倒我。”
  
对丈夫的不舍最终让付鹃放弃了北京的一切。
  
付娟:“当时我特别想哭,但是我不敢发泄出来,我只是就是默默的,然后那个滋味特别难受,有泪又不能流出来。”
  
刘海川:“非常有意义的一个日子,对于我来说,可能是个转折。”
  
2007年3月17日,对于刘海川夫妇来说是永生难忘的一天。
  
这一天,他们怀着纷繁复杂的心情离开了生活了九年的北京城。在刘海川的眼里,梅河口比北京更具有吸引力。在这里,他开始打造属于他自己的事业。可对养牛一窍不通的他,究竟该从何做起?
  
刘海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当地的养牛业和市场行情。
  
这一天,梅河口下了一天的雨,刚回乡的刘海川冒雨来到梅河口市畜牧局了解情况。也就是这次看似漫不经心地举动,给他的养牛业助了一臂之力。
  
刘海川:“到了畜牧局以后,比较茫然。不知道找谁呀,这时候那边出来一个老同志,就比较和蔼。看我在那儿东张西望的,问我,同志你有事吗?”
  
有人主动上前搭讪,刘海川很高兴,他急忙把自己要在梅河口养牛的想法和这个人聊了聊,可意想不到的是,令他激动的事儿还在后面呢。
  
刘海川:“他说那你到我这儿来吧,他就回办公室,我就跟他进去了。进去那一刹那真的是,偶尔抬头一看局长办公室,哎呀,我说太好了,我说这一下能遇到局长,这算找到头了。”
  
于立业:“梳长头发,当时寻思搞艺术的呢,张局就找我过去,我们都进了张局长的屋,就给他介绍了一些梅河口市的畜牧业发展情况,尤其是养牛这方面的情况。从这个养牛的品种,主要是以这个西门塔尔为主。”
  
就在这个雨天,刘海川还从畜牧局得到了一些大型屠宰场的相关需求信息,这让他喜出望外。出了畜牧局的门,刘海川就迫不及待地给这个集团打了电话,电话的回复让刘海川更加兴奋。
  
赵波:“收牛标准这一块,一个是品种这一块,就是我们要求都是改良牛,你比如像西门塔尔,夏洛莱,利木赞,这些优良品种的杂交改良牛,体重这一块呢,收购标准是800斤以上,就是达到这个重量,我们可以进行收购。”
  
回到家里,刘海川马上开始选地儿建牛场。可原本看似简单的事儿,现在做起来却变得不那么容易。
  
刘海川:“当时可选的大概有七八个地方。首先要离开交通要道800米,离开居民区要500米,然后不允许在居民区的上风头,因为涉及到一个空气污染的问题。”
  
种种因素综合考虑后,刘海川最终看中了位于二八石村荒山上的一处荒地,可怎样才能承包下来呢?刘海川动起了脑筋。
  
刘海川:“去年3月31日吧,村里边正好赶上党员支部开大会。我去了到那我一看这个情况,我说给大家上一节课吧。”
  
孙广武:“他给我们全体党员代表上了一堂课,这堂课上的给我印象很深。”
  
为了得到党员代表和村民们的支持,刘海川给大家上了一堂生动的绿色循环经济课。
  
刘海川:“首先讲我这个肉牛下边的循环链是什么,从牛粪到双孢菇,到沼气,到蚯蚓。第二个讲我这个产业本身对当地的环境是一个保护性的,不是破坏性的。”
  
孙广武:“课讲完之后,老百姓一致赞成,大家都拍手鼓掌,都挺叫好。
  
李润芬:“我们听了以后非常高兴,说是大学生跑农村来致富来了。所以我们挺支持他的。”
  
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和支持,刘海川最终以18万元30年的价格承包了那片荒地。
  
字幕:吉林伊通营城子黄牛交易市场
  
吉林伊通营城子黄牛交易市场位于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是东北地区较大的黄牛交易市场。2007年8月23日,刘海川从这里买进了他养牛场的第一批20头西门塔尔肉牛。但提起那第一批牛,刘海川至今还唏嘘不已。
  
刘海川:“自己什么都不懂,当时想着这个牛呀,没什么奇怪的,过来就买呗,拿钱就买,就跟我们平常买电视呀,买洗衣机一样。到那儿就买呗。”
  
这买牛却不是件容易事儿,得有会估重的本事才行。估重是当地一种不成文的习俗,就是买牛的时候不用秤称而是用眼睛来估,买牛的人一般都请行家帮忙,但颇具自信的刘海川却自己抓了20头牛拉回了梅河口。

刘海川:“觉得这个牛抓的还不错,还在那儿美呢,家里有秤呀,上秤一称,傻眼了,360斤,整差了40斤。”
  
按当时8元一斤的价格计算,差了40斤的分量,那么这一头牛刘海川就多花了320元钱,这让刘海川颇感不妙,他又相继称了其余的19头牛,结果发现牛或多或少都不够重。
  
这次遭遇让刘海川倍受打击,原来买牛也有这么多门道儿。牛买回来后,搞音乐的刘海川开始全力以赴地养牛了。善于学习的刘海川又从书本上学到了一种养法。
  
刘海川:“我在给它挠痒痒,我现在在给它挠痒痒。”
  
记者:“你手里是什么东西呀?”
  
刘海川:“这个是我自己做的一个工具,就专门用来给牛挠毛的,不能够太锋利,因为会伤到它,但是呢也不能太迟钝,因为牛的皮肤相对要粗糙点儿。”
  
像这样给牛挠痒痒是刘海川和工人们每天必做的事情。而且每天每头牛要挠两次,每次五到八分钟。

刘海川:“它一般的勤清理的话它牛皮张好。皮张松驰,弹性很好,就是将来在销售的时候,咱们的皮张比别人的皮张也要销售的要好,然后它没有寄生虫。”
  
2007年9月的一天,刘海川突发奇想地把心爱的钢琴搬到了养牛场,开始对牛弹琴,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儿却发生了。
  
刘海川:“它们听见这种交响乐,进行曲,脾气就变得很暴躁。”
  
牛对音乐的反应让刘海川大吃一惊。从那天起,刘海川就尽量每天都给他的牛弹钢琴。
  
刘海川:“弹的最多的就是一些浪漫派的呀,流行的呀,就是听起来不是那么激烈的曲目,弹的会比较多。”
  
听了音乐的牛脾气温顺了,情绪也好了,刘海川弹得也越来越起劲儿了。
  
在繁育第一批牛的同时,刘海川又先后买进了几批牛。汲取上一批买牛的教训,他开始潜心钻研和实践看牛,最终掌握了抓牛估重的诀窍。
  
刘海川:“它是这样的,首先身长,身高,然后前胸,后座,综合分析。这个牛本身它的体型是比较符合肉牛的体型的,那么肉牛的体型它有一个体长,就是它的胸围,胸围的平方乘以它的体长,有一个数值,大概在心里边,或者拿计算器可以算一下。就估一下体长是多少。然后再估一下它的胸围是多少,这样的话有一个公式可以算出来,用眼睛估呢,有大概是这么一个范围。”
  
这样就可以估出这头牛的重量了,现在,刘海川已俨然成为了估牛的行家,做得游刃有余。几个月后,刘海川养殖的第一批牛逐渐长到了6、7百斤。这个时候,刘海川按照从畜牧局得到的信息与长春市的一家大型肉牛加工企业取得了联系。
  
刘海川:“等到我的牛过了700斤以后,我们签的他的育肥牛的合同。”
  
记者:“当时给你的价钱是多少?”
  
刘海川:“比现在稍微低一点,5.8元当时的价钱。”
  
记者:“你每头大概赚了多少钱?”
  
刘海川:“1800元钱左右吧。”
  
这家集团是亚洲一家大型肉牛加工企业,梅河口市的养牛户大都是把养大的牛送到这里。
  
马洪彬:“因为皓月能给点保障,它就是能给你签个,就是保底价这个,有点保证,卖给个人的也随时都要,但是没有这个保障。”
  
赵经理:“就是跟你签合同之后,始终价格是不变的,就是市场掉价了,我们企业的合同价格它也不会掉,企业就是涨了,我们这个价格根据市场变化的情况,而且要往上提。”
  
按照合同的规定,养殖户的牛出栏标准是800斤,饲养到800斤以上的牛,养殖户就可以直接拉去屠宰。现在,搞音乐出身的刘海川牛倌做得得心应手,靠养牛一年就赚了30多万元,但养牛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2008年6月,刘海川从外地引进了100斤蚯蚓,他开始用牛粪养蚯蚓,用蚯蚓喂鹅,搞生态养殖。
  
刘海川:“这些蚯蚓,它们生活在牛粪里,牛粪呢是这样的,是经过发酵了以后呢,放掉了氨气,然后呢里边产生了很多的腐蚀质,这样的话它是蚯蚓生活的最佳的环境。它繁殖速度非常快,非常好。牛粪产生的这个蚯蚓以后,蚯蚓的粪便是直接可以做成绿色有机肥拿去销售的,或者是用在双孢菇种植上都可以。”
  
现在,妻子付娟也在梅河口市艺术学校当上了一名舞蹈老师,而且,她理解了当初丈夫的选择。刘海川除了用牛粪养殖蚯蚓喂鹅外,又在规划建沼气池,用养完蚯蚓后的牛粪发酵沼气。他当初构想的绿色循环农业梦想,正在逐步实现。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