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洛杉矶:开启奥运私营元年


  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开启了奥运会商业运作的新纪元,一个叫做彼得·尤伯罗斯(Peter Ueberroth)的美国商人,彻底改变了人们对奥运会的看法。

  洛杉矶奥运会没有拿到政府一分钱的支持,尤伯罗斯算是一手承包了这一届奥运会,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次由非政府的商业性组织来承办的奥运会。尤伯罗斯的商业天才在这届奥运会上光芒四射,一扫前几届奥运会连续亏损的颓势,最终实现了很高的盈利。

  洛杉矶奥运会也成为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一个转折点,奥运会不再是无人问津的“鸡肋”,而变成是各国千方百计争夺的一棵“摇钱树”。

  一波三折的申奥之路

  在20世纪70年代,现代奥运会开始出现衰退的痕迹。

  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11名以色列运动员被恐怖分子杀害,这一惨案直接引发了人们对于奥林匹克运动的悲观情绪。

  在1972年交出象征国际奥委会主席权利的钥匙时,美国人艾弗里·布伦戴奇(Avery Brundage)甚至悲观地向他的继任者迈克尔·莫里斯·基拉宁(Lord Killanin)预言:“我相信奥林匹克运动撑不了几年了。”

  而当萨马兰奇在1980年从基拉宁手中接过国际奥委会领导权的时候,国际奥委会已经到了濒临破产的地步。国际奥委会市场开发委员会首任主席麦克尔·佩恩回忆,萨马兰奇上任之初,国际奥委会的流动资金不足20万美元,其他资产也不过只有200万美元。

  而前几届奥运会在财务方面都出现了很大的问题,1976年的蒙特利尔奥运会大大超出了预算,遗留下巨额债务。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由于美国发起的抵制,购买了电视转播权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损失了巨额的广告收入,这也使得1984年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权销售工作前景黯淡。

  一时之间,1984年的第23届奥运会似乎成为了危险的鸡肋,很多城市都害怕陷入财务危机,从而对申奥工作敬而远之。

  1978年5月19日在雅典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80届会议上,当时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基拉宁宣布,由洛杉矶承办1984年的第23届夏季奥运会。伊朗的德黑兰在最后一刻退出了申奥角逐,洛杉矶就成为唯一的申办城市,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国际奥委会也宣布:这项决定还不是最终的定论。

  1978年6月15日,洛杉矶奥组委正式成立,其性质是非盈利的私营商业机构。

  有史以来第一次,奥运会不是由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的政府来组织和运作,而是由一些个人组成的私人商业组织来运作。

  1978年11月7日举行的投票之中,83%的洛杉矶市民反对为奥运会提供任何经济支持,并以压倒性的优势通过了一项不准动用公共资金举办奥运会的法律修正案,所以实际上洛杉矶奥组委并没有一个坚实的财务基础。

  在这种情况下,洛杉矶甚至拒绝为国际奥委会成员举办传统的展览。当时的21个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中,有17个联合会的领导人宣布,洛杉矶提出的运动员的住宿条件和比赛场地条件他们完全无法接受。

  到了1979年1月底,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不得不又回到关于1984年奥运会命运的问题上来。按照既定的时间表,国际奥委会、美国奥委会和第23届奥运会组委会这个时候应该签订三方协议。

  但是在国际奥委会执委会上,美国奥委会与洛杉矶奥组委在未来奥运会的收入分配问题上产生了争执。愤怒的执委会委员们通过决议:暂不签署合同,建议争执双方在1个月内达成协议。否则,洛杉矶将失去主办奥运会的资格,国际奥委会将重新举行申办城市的选举。[next]

  实际上,从洛杉矶获得1984年奥运会举办权的第一天起直到奥运会闭幕期间,各种争议就层出不断。

  奥运会举办前两年,国际奥委会在罗马举行的第85届会议上,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维塔利·斯米尔诺夫尖锐地批评了洛杉矶奥组委:首先,组委会把运动员在奥运村的居住费用定得太高;其次,组委会不经请示就挑衅性地决定不进行奥运会前的测试比赛。这明显违反历届的奥运会举办传统,明显使得美国运动员具有更加有利的条件。

  不过洛杉矶奥组委最终还是解决了这些层出不穷的争议,在1979年3月26日,尤伯罗斯被指定为洛杉矶奥组委总裁,正式开始实施他的商业计划。当时尤伯罗斯已经是美国第二大旅游公司的掌门人,这家旅游公司由他一手创建,并通过20年的经营发展壮大,在当时已经拥有超过1500名员工。

  前苏联的反击

  除了经济上面临的各种问题之外,洛杉矶奥运会还面临冷战后期的政治风险——前苏联率领当时社会主义阵营的很多国家抵制洛杉矶奥运会,以报4年前美国抵制莫斯科奥运会的一箭之仇。

  在1980年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83次全体会议上,萨马兰奇当选为新任主席,接替基拉宁的工作。而他上任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洛杉矶奥运会的筹办工作。

  鉴于1980年在前苏联举行的莫斯科奥运会受到了以美国为首的65个国家的抵制,萨马兰奇很是担心洛杉矶奥运会上前苏联会以牙还牙,发起抵制。

  1982年12月末,萨马兰奇就飞到莫斯科,在克林姆林宫受到了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盖达尔·阿利耶夫的接见,阿利耶夫是当时前苏联体育运动发展事务的最高领导者。

  萨马兰奇向阿利耶夫保证:国际奥委会将尽力解决安全问题、入境问题(主要是指签证)以及运送运动员、奥运村等四个问题。

  而在会议结束时,阿利耶夫也表示:“我们正在积极备战洛杉矶奥运会,其实我们也听到有关议论,说我方可能会抵制第23届奥运会。我们不会愚蠢到像卡特那样抵制奥运会。”

  阿利耶夫的这个宣告表明,前苏联起初并不打算抵制洛杉矶奥运会,而日后解密的一些保密文件也表明:前苏联关于抵制洛杉矶奥运会的正式文件,是在奥运会开始前3个月才正式形成的。

  1984年4月29日,前苏联体育运动委员会主席马拉特·格拉莫夫给苏共中央发去了一封密信,要求抵制洛杉矶奥运会。

  1984年5月10日,苏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讨论洛杉矶奥运会的相关问题,苏共中央总书记契尔年科最终签署了抵制洛杉矶奥运会的决议:鉴于美方粗暴违反奥林匹克宪章,缺乏保证苏联代表团应有的安全措施及在美国开展的反苏运动,我们认为苏联运动员参加洛杉矶奥运会是不合时宜的。

  1984年7月28日,洛杉矶奥运会正式开幕,来自140个国家和地区的6802名运动员参加了此届奥运会。

  前苏联、民主德国、保加利亚、波兰、匈牙利、古巴、捷克斯洛伐克、蒙古、越南、朝鲜、老挝、阿富汗和埃塞俄比亚等国都未参加洛杉矶奥运会。

  由于以前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国家的缺席,美国在洛杉矶奥运会上的奖牌数得到了突破,一共获得了174枚奖牌,其中金牌83枚、银牌61枚、铜牌30枚。

  在8月13日的闭幕式现场,播音员幽默的调侃也响彻洛杉矶奥林匹克体育场上空:“谢谢您,契尔年科同志,您为美国夺得的金牌比任何一个运动员一生获得的奖牌还要多。”

  商业化尺度之争

  围绕洛杉矶奥运会的火炬接力,也爆发了一场不小的争执。

  洛杉矶奥组委决定,把美国境内举行的火炬接力以每公里3000美元的价格进行销售,也就是说付钱才能成为火炬手。尽管洛杉矶奥组委声称,这样获得的一半收入将捐献给慈善组织,但这种行为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反感。

  1984年2月6日,在萨拉热窝举行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上,希腊委员尼科拉奥斯·尼西奥蒂斯坚决表示抗议,反对把奥运火炬接力用于商业目的。“美国如果不放弃用传递圣火的权利来赢取美元的这种行为,奥林匹克的圣火就不会被点燃。”

  希腊人明确表示,他们不会允许尤伯罗斯和洛杉矶奥组委的人到奥林匹亚采集圣火火种。

[next]

  萨马兰奇帮助尤伯罗斯摆脱了这个窘境,2个瑞士学生被派到奥林匹亚采集圣火火种,随后把火种带回瑞士洛桑。整个过程被摄影师和摄像师拍摄下来,以证明过程的真实性。

  萨马兰奇给希腊奥委会两个选择:要么允许尤伯罗斯到奥林匹亚采集圣火火种,要么等着国际奥委会把已经采集好的火种送到美国去。希腊奥委会最终作出了让步,将奥林匹亚向洛杉矶奥组委开放。

  类似的冲突在洛杉矶奥运会上还有很多,令当时的国际业余游泳联合会难以接受的是,洛杉矶奥组委决定:游泳决赛的时间不是像以往那样在18点举行,而是在“电视的黄金(199.70,-1.09,-0.54%,吧)时间”16:30举行。这个决定完全没有考虑到,运动员在上午预赛结束后需要更多的休息时间,况且那个时候正是洛杉矶一天中最热的时刻,而比赛又是在露天游泳池举行的。

  洛杉矶奥运会之所以出现如此浓厚的商业化气息,主要也是因为奥组委没有拿到一分钱的政府财政支持。尤伯罗斯必须完全按照商业社会的逻辑,来经营这场奥运盛会。

  实际上洛杉矶奥组委在成立之初,也仔细研究了莫斯科、蒙特利尔、慕尼黑等几届奥运会的收入模式,以求在不依赖政府财政支持的情况下找出一条生财之道。

  根据洛杉矶奥组委的调查,前3届奥运会90%以上的资金来源于政府,包括政府直接拨款,以及国家发行彩票、纪念币、邮票筹集的资金。

  相比之下,非政府项目筹集的资金非常有限。前三届奥运会中,尽管电视转播权的销售金额每一届都有所提高,但这一收入平均仅占总收入的4%,而门票销售平均仅占总收入的2%,而通过奥运赞助商/供应商筹集的资金仅占总收入的8%。

  仔细分析之后,洛杉矶奥组委认为应该加大这三方面财源的开发力度。

  1979年6月,也就是在尤伯罗斯成为洛杉矶奥组委总裁的三个月之后,组委会制定了五年财务计划。洛杉矶奥组委经过调研后预测,举办奥运会至少需要花费3.47亿美元,而他们自信可以获得3.68亿美元的收入,其中源于赞助商的收入最多,为1.16亿美元;而电视转播权销售在总收入中排名第二,为1.05亿美元。

  依照这个财务计划,洛杉矶奥组委决定重点加强在商业赞助、电视转播权销售和门票销售方面的开发力度。不过他们还必须解决一个当务之急——他们没有任何启动资金。

  尤伯罗斯和他的伙伴们通过两个途径来解决这个难题,一方面,尽早与赞助商达成赞助协议,争取让部分赞助资金到位。另一方面,要求有意参与电视转播权竞标的机构提前缴纳一笔保证金。

  事实证明,让竞标者交纳保证金的方法,是在国际奥委会规定范围内最为有效的筹款方式。因为国际奥委会要求洛杉矶奥组委在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结束之后,才能正式公开与赞助商签订赞助合同。

  通过这两个途径筹集到的“第一桶金”,就成为了尤伯罗斯开展后续商业运作的启动资金。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