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那一场改头换面的战争


  雅典奥林匹亚竞技场遗址,每一块古老的大理石块都在向你讲述古老文明史。西方学者认为,在西方文化中,除机械外,几乎没有一样现世事物不是自古希腊流传下来的:教育、算术、几何、医疗术、音乐、戏剧、哲学、神学……但是在体育上,情形似乎有点奇特。奥林匹克的愿望本是以文明收编人类的野蛮本性,但看运动场上,却仍是你死我活的厮杀。

  人类有野蛮的本性,这使得人类社会战争不断。据资料显示:人类历史上战争时期要比和平时期多得多。人类文明史,某种意义上就是人类战争史。但是人类毕竟要文明,于是就要收拾起獠牙。但人的好战本性还在,强行把野兽关在笼子里,困兽一旦冲破牢笼,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于是就需要疏导,最有效的疏导就是体育。让人在体育框架内发泄。事实证明,热衷于体育运动的地方,往往是战争发生较少的地方。这是奥林匹克为人类做出的最大贡献,但它仍然是一场被转换了形态的战争,一种改头换面的战争。

  把体育当作战争,在弱小族类那里暴露得尤为明显。大江健三郎的《万延元年的足球队》里就表现得很鲜明。《丑陋的日本人》里说,日本人曾把奥运会上的成败看作国家荣誉存亡的象征,拳击选手森冈说:“如果在这里失败,那就是日本的耻辱。”月谷甚至在出场前自杀,因为“我已经失掉了满足国人期待的信心。”而日本民众则对游泳选手全体落选极为愤慨:“这种表现他们应切腹自杀,玷污了日本的名声。”但现在他们不这样了,因为日本强大了。

  在近代中国,也曾把打败西方列强的希望寄托在武术上。瞧着中国人在武术竞技场上把洋人打败,就像打了一场民族解放的战争。1959年,容国团在第25届世乒赛上战胜美国等国名将,为中国夺得了第一个乒乓球世界冠军,给经济困难的中国打了一剂强心针,更不要说女排“五连冠”了,这些冠军早已跨越体育领域,成了国家强大的象征。但是我们并不强大。2008年,中国打出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口号,不再把奥林匹克视为国际战争,这说明我们的进步,希望这是中国走向强大的开始。

  但是要体育脱离战争形态也难。竞技,虽然“竞”的是“技”,但是仍然以身体为资本,以“胜者为王”为价值取向。所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并不具可操作性。要胜,就要真刀真枪,就要拼杀,体育与战争的界限还真是难以划分,体育与文明还真容易冲突。

  我一个当教师的朋友说,校运动会上,往往是“坏学生”大显身手的时候,他们成了全班同学羡慕的英雄,好学生只能靠边站,只有“坏学生”才能胜利,就连作为老师的他,也将他们视为宝贝。每次运动会后,班级纪律总要乱一阵子。他采取的办法是对学生说:“运动会已经结束!现在,STOP!回到学习上来。”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