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晨龙丁泽林:从鞋匠到锯床行业老大


  成功启示

  鞋匠鼓捣出来的锯床能卖出去了吗?当然卖出去了,不但卖出去了,还因此就打开了晨龙专机锯床的口碑。连航天部都主动上门成了晨龙的客户。丁泽林一个铁匠出身,一个做了15年鞋的机械外行,5年之中成了锯床行业的老大,靠的是什么?一个好汉三个帮,说到底他就是懂得人尽其才,有诚意肯让利。这精神上一认同,物质上有激励,只要遇上好马怎么能不纵横驰骋呢?看来企业的用人之道还是大有名堂啊。

  财富演义

  鞋厂转行做锯床,员工炸开锅

  20年前,管理大师赫尔曼·西蒙在哈佛商学院被一个人给难住了,那人问他:“哪些企业对德国出口贡献最大?”这位大师一时没了主意,只好回到德国找答案,直到十年之后他才发现,德国真正的出口引擎不是西门子、奔驰这些巨头,而是一些默默无闻的中小企业。它们名不见经传,全球市场占有率却高达70%~90%,它们才是市场真正的王者,这些企业从此就有了一个名字:隐形冠军。

  像这样的隐形冠军咱国内也有。2000年盛夏的一个中午,浙江丽水壶镇是烈日当头,知了扯破了嗓子叫唤,这天就像下了火。在当地一个年产值上亿的大型制鞋厂的会议室所有人都攥紧了拳头,紧张地直冒汗,就因为经理丁泽林的一句话:要转行,所有人瞬间分成两派,剑拔弩张吵成了一团。

  会议一开始,丁泽林就语出惊人,晨龙鞋厂要转行,从此以后不再做鞋改做锯床。锯床两个字一出口,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

  丁泽林很有激情:“我们一定要把这个锯床行业做大!在几年内要走向市场!”

  丁泽林的豪言壮语一出口,从工人到干部眼睛都大了。看着老板说起锯床就像着魔一样的两眼放光,大家交头接耳一合计,这锯床是什么,除了丁泽林没有一个人见过,现在突然要转行做一个员工想像都想像不出来的东西,还夸口要把他迅速做大。这不是脑袋进水了吗? www.16314.com

  很多人都说:“从橡胶化工行业转到机械行业是跨行业啊,我们不要好高骛远,搞的这么大,现在已经很艰难了,万一不行的话,那我们企业就差不多要倒闭了。”

  可不是吗?晨龙鞋厂从1985年就开始做鞋,到了2000年,做了15年,年产值已经上了亿,在当地也算是响当当的大企业了。放着眼前的光明大道你不走,突发奇想要做什么锯床。

  说了那么半天,这锯床到底长什么样? www.16314.com

  别说我们不知道,就是丁泽林他自己也是懵懵懂懂,只见过锯床一面。他对这个行当连门还没摸着呢。

  2000年5月的一天,丁泽林听说一个朋友新开了一家锯床厂,就赶去参观看看新鲜,一进厂房,丁泽林就惊呆了。

  他回忆说:“我以前印象当中的锯床我两个手就能摸到了,一个头、一个尾就可以摸到了,后来我看到左边一个人,右边一个人,还有这么大的,看起来像小牛一样放在那里,原来这个东西跟我原来想象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眼看着手腕那么粗的钢管像被锯木一样锯了下来,丁泽林心里吃了一惊。心想这个玩意儿真是太厉害了。

  丁泽林16岁就开始打铁,那个时候他要想截一段铁那得用手来锯,从早上锯到中午汗水都流满了全身才锯这么一点点。可眼前这锯床几分钟就把一天的功夫搞定了。丁泽林心里暗叫:“天下还有这么好的东西”。

  正在丁泽林对着锯床啧啧称奇的时候,突然朋友不经意的一句话又让他心头一惊。

  朋友说:“国外要卖七八万的,我们国内卖一万七八,成本说是七八千,能卖一万七八,无形中就百分之百的利润了。”丁泽林说:“哪儿有这么好的利润,我们做鞋子的,做到头一毛两毛的赚。”

  成本七八千,国内一万七八,国外七八万,丁泽林一拍脑袋,这一算可不得了。

  这七七八八几个数字一下来,丁泽林就瞧明白了:国内利润100%,国际市场是500%,朝阳产业啊。锯床这玩意儿现在看上去不起眼,可从汽车到航天飞机只要机器制造都离不了。俗话说要随行就市,水涨船高,现在咱中国经济正是巨龙腾飞,这制造业的前景不可限量。就算做鞋做到上亿,跟这锯床比,那是小巫见大巫。丁泽林一番思量,干脆抓住时机,趁现在转行做锯床。

  转行的话一出,员工大会就炸开了锅,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站到了丁泽林的对立面上。可吵来吵去,眼看着老板的决心像石头一样硬,不服气的员工有意见也只好往肚子里咽,可最终还是有人忍不住叫出了声:“就算非做锯床不可,但全厂上下没一个人懂技术,你就是有再大的决心不也是空吗”? www.16314.com

  相中一个“诸葛亮”

  丁泽林是一厢情愿斗志昂扬要做锯床,但锯床是高技术含量的精密机械,从设计图纸到模具加工一整套技术,国外的锯床行业将近一百年才发展到今天这个局面。可不是你说做就能做的。这边任凭员工吵翻了天,丁泽林还是面不改色,因为人家心里早就有了谱:“我自己不会做还不能请个诸葛亮来帮忙?”

  自从有心转行做锯床,他就四处打听一天前他刚刚从一个朋友那里打探到就在湖镇当地有一个大名鼎鼎的朱师傅。

  朋友说,这个朱师傅挺厉害的,机器、摩托车、汽车都能捣鼓。机械方面有一种天赋,而且知道他现在在那个厂里面出来,做了第一台锯床以后,可能由于种种原因在家里面呆着了。

  丁泽林心里相中的这个诸葛亮,不说出来还好,一说出来,员工就更疑惑了。一个会捣鼓摩托的人来做锯床不是牛头不对马嘴吗?就算他做出来了一台,要是做得成功又怎么会赋闲在家呢?这个人不会是个江湖骗子吧?是不是个冒牌货,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这边员工是等着看好戏,另一边呢,丁泽林是散了会就钻进了一条小胡同。别看他当众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宣扬这个诸葛亮,其实他连这个朱师傅的面都没见过。

  当天傍晚,丁泽林就打听了朱师傅的住处,穿过一条破败的小巷子,上了家门拜访。谁知刚踏进家门,丁泽林就倒吸一口冷气。

  一种审视的眼光,这个人能做出来吗?锯床?就住这么一个小床,连一个蚊帐都没有,小桌放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油漆,看起来说难听点儿简直就是一个贫民窟。

  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工程师居然这样落魄,丁泽林觉得奇怪。可转    

记住我们的网址:www.163164.cnwww.163164.com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