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不赚钱的网站是可耻的!


                    
  当常人眼中的"80后"还代表着浮躁和幼稚时,这个词却悄悄地与财富结了缘。事实上,一批二十岁出头的互联网精英正在"批量制造"着传奇,同时创造着一个新的财富群体---"80后"。"80后"这一财富新生代的崛起,正在颠覆传统;"80后"们独特的人生经历和创富模式也慢慢浮出水面,并为人们热切关注。今天,我们就把目光投向成都的几个"80后",看看他们有着怎样不同于其他群体的创业故事和真实生活。
  马跃刚:不赚钱的网站是可耻的
  "浙江人做网络,有一句话很流行:不赚钱的网站是可耻的。"在骡马市一幢写字楼里,1981年出生的马跃刚手下也有近20位年轻员工,他的网站也让同行瞩目。
  马跃刚已是做了5年网站的"老人"。他是杭州商学院工程经济管理专业的优等生。2001年,马跃刚毕业由学校统筹推荐到杭州一大型建筑集团后,被派到重庆分部做工程预算。但是马跃刚的兴趣在互联网。他辞了这份金饭碗,回杭州进入一家在中国化工业很知名的垂直网站。没有技术背景,他就从市场推广做起,很快成为最年轻的中层干部。网站要在西南筹建分公司了,2003年,马跃刚到成都担当起筹建重任,租了间房子就做了长达1年的市场考察,2004年正式拉起团队开张,吸引化工行业发布供求信息,如滚雪球一般,成都分公司1年收入几千万元。
  马跃刚一边做,一边留心其他的商机。"成都培训行业空间大,有3000多家机构,光管理咨询市场就有150亿元,而语言、电脑等针对个人的技能培训市场也有100亿元规模。"主意打定,马跃刚再次辞职,以7人团队、10万元资金开始创建成都培训网。"辞职对我来说损失很大,因为原来效力的那家网站很快就要上市,期权加收入,1年要损失上百万元。但我更看重自己创业的前景。"
  马跃刚并不避讳盈利来源:培训机构成为网站会员交纳信息服务费,一家每年付1800元,60多家会员算来就是10多万/年的收入;此外网站上划出广告位给培训机构做短期招生,这一项每年也是10多万元。接下来,网站还要凭借培训机构会员给的最低报价,在网上争取招生代理,进而拿到15-20%的佣金返还。"综合算来,在成都未来可有600万到1000万的年收入,我们还将开拓四川的二级城市。"
  马跃刚透露,精品学习网等全国性网站,都看中了成都培训网在当地的优势,曾提出收购作为成都分站。而他始终坚持独立发展,"最近在成都,我们已经吸引了近百万的融资。"
  网络"西南王"今年25
  25岁的邵晨早已尝到了淘金的甜头并在互联网圈子里获得一个雅号:"西南王"。过去4年,邵晨做过13个网络项目,有一半成功,且在西南市场占有率居高。
  邵晨在红瓦寺某商住楼买了一个写字间。"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有30多个年轻人在为其创建的"成都都市网"和"密密麻麻圈网"效力。坐在跟员工没区别的CEO座位上,邵晨能够望见对面的母校四川大学。中途辍学的他至今没拿到毕业证,但这并没妨碍他最近被母校奉为"十大创业之星"回校演讲。
  1999年,邵晨进入川大。出身于浙江宁波一商业世家的他对做生意兴趣浓厚。进校不久就到三星中央空调去打工做销售了。打工阶段,邵晨就起了触网创业的念头。"当时,我在一家全国性的空调制冷网站上做信息发布,看到申请会员还要交费,我想与其向别人交钱,不如自己也来赚钱。"就这样,自学了8个月如何建网的邵晨筹了4000元钱,和5个朋友搞出了"中国制冷在线",把川大学生宿舍弄成了办公室,在床边架起笔记本电脑就开干。创业1年,邵晨笑称"只赚了点工资"。尽管项目一度在行业网站中排前,可由于对资金把握不当,2003年网站告"破产"。邵晨遂转向做旅游业网站,帮旅行社在网上代理散客招商。"最火时,一天就收入5000元。"然而邵晨还是认为这种小打小闹赚钱太慢。更重要的是,这种项目的门槛太低,很快就会有实力雄厚的替代者出现。于是,邵晨回到互联网创业氛围更浓的浙江。当时,浙江都市网让他眼前一亮---他决定利用网站易于聚集人气的优势,吸引网民成为收费会员到合作商户处进行折扣消费,网站从中提取佣金赢利。
  就这样,克隆浙江都市网的成都都市网于去年初建立,很快吸引了3000商户和数万网民加入折扣服务体系,其中最多的是娱乐夜场和美食两大领域。操办着"成都粉子"每月网上评选的邵晨认为,成都与美女、生活质量、时尚的紧密联系,正是都市网的沃土。"浙江都市网投资了800多万元,而我们只花了20多万元,就在全国都市网中排名第4。"邵晨透露,本地一家大型集团收购成都都市网的谈判已到最后阶段,估值可上百万元。
  邵晨今年初还在成都推出新型网络社交平台"密密麻麻圈网",短短数月即吸引了1万多成都网民,建立了"成都粉子"、"同城约会♀"、"食字军"、"夜成都派对"等100多个圈子,定期聚会,消费指向性强,活动完了网站又开专区让会员进行聚会服务点评,扩大了商家的口碑效应,这种模式让很多成都商家兴趣大增。
  邵晨算了一笔账:"圈网"在一个城市的活跃会员若达到1万人,每人的吃喝玩乐若有3000元/年,按10%的返还佣金计算,网站就有300万元/年的进账,十个城市就是3000万元/年。"目前已有几家风险投资公司对此颇感兴趣,眼前最重要的是尽快把现金流规模做起来,我们不能只守在成都。"邵晨透露,他不久将进军广州。
  三"玩家"玩出手机游戏超市
  昨天中午,21岁的马黎顶着烈日来到位于成都数字娱乐软件园的办公室,坐在"总经理"位置上,一身运动打扮的他稚气未脱,可说起话来却老练得很。
  两个月前,他和两个成都朋友一起合股创建了美恒科技。这两人年龄也不大:负责行政的易敏21岁,今年刚从四川教育学院法律专业毕业;负责商务拓展的徐佳25岁,几年前从西南财大辍学创业,他就是11人团队中最"老"的一个了。这拨人当中,真正学计算机的科班只有1个,其他都是半路出家的游戏高手。"我不看重学历,关键看学习能力。"马黎坦言。
  马黎爱打游戏,读了高中后就摸上了半职业化的CS(反恐精英)电子竞技,并靠比赛奖金生活。他最早效力成都著名的"PK战队",后来索性跑到英国和法国去打了两年。高强度的比赛,使他的右手腕打起了血茧。
  去年初回国后,马黎对手机游戏开发产生兴趣。"开发网络游戏投入太大,从手机游戏着手可以积累资本。"三人创立了手机游戏开发工作室后,招聘了30多人,靠游戏外包开发卖给其他公司赚钱,多的时候,一个人每月可以分上三四千元。做了一年多,工作室的性质让马黎很不爽,毕竟不是公司,和人谈合作都没保障。于是靠一点私房钱和家里的资助,今年5月,美恒科技以10万元注册资金成立。马黎等三人成为同学圈中最早创业的人。公司氛围很好,不倡导加班,有时候大家还一起去泡吧。
  马黎说,在彭州经商的父亲很支持他创业,还指导他写商业计划书,并热心介绍投资机构。"有些投资者一看到我们觉得太嫩,但深入一谈才发现我们对行业了解得很透。"徐佳笑称。三位年轻人不甘心只做CP(游戏内容开发商):"这两年竞争加剧,游戏卖价降得很快。一个多月做一款游戏出来,有时只能卖1万多元,降到了原来的1/2-1/4。CP发展比较困难。"为此,他们打算一边做CP,一边做手机游戏。下个月,他们就将和成都几大通信卖场联合推出可用手机下载的游戏,这为CP游戏提供了一条崭新的销售渠道。据称,全国有上百家CP都表示了合作意愿。马黎透露,未来还打算做一个面向3G的手机游戏对战平台,目前盛大收购的北京数位红公司已做出了雏形。
  记者的话
  破网新一代
  三个"80后"创业的故事,仅仅是财富新生代的缩影。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去年底四川总网站数为14769个,占全国网站数量的2.1%。"成都互联网中实在有太多高手。"邵晨估计,成都至少有20家以上的网络公司达到20万/年的利润,不需风险投资或上市就能活得很滋润。成都数字娱乐软件园负责发掘团队的李静女士透露,在最近软件园推出的"创业团队"计划中,许多报名者都是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后起之秀。
  在调查中,记者深刻感受到,这批"80后"财富新贵有许多共同点:尽管年轻,但他们方向明确、很有主见,敢于破除成规,不怕失败;他们在业内一线至少摸索了2年以上,有成熟的商业赢利模式,善于利用风险投资壮大自己;他们善于创造充满活力的工作环境,有着远大的发展目标,能激励发挥员工才能,不靠高薪就能吸引高手为其打拼;他们的学历不一定很高,但他们善于学习。
  上述三个团队都承认一点:和90年代末涌现的第一代四川互联网商人相比,"80后"实在幸运,他们没有经历网络泡沫带来的那种阵痛,恰好借鉴了前辈们留下的经验教训,目前互联网正处于第2轮热潮,市场环境好了很多---他们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一代。"80后"的出现,让本来互联网产业不是很发达的成都,有机会在许多方面和北京等一线城市一较高下。
  在一个名为"捌零年后聚集地"的成都网络圈子里,有一句"开圈语"让人印象深刻---"这里是80年代人聚集地,我们最活跃,我们夹在困难与幸福之间。我们是怎样的一群人,让世界去说吧,走我们自己的路。"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