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圈内人”自揭商业贿赂内幕


                    

  记者近日深入部分商业贿赂较为严重的领域采访,听“圈内人”揭商业贿赂内幕,此类交易后面那些难为外人所知的事实令人触目惊心。

  开发建设领域:好处费占楼盘总成本2%-3%

  讲到开发建设领域商业贿赂的种种招数,近年来在房地产业干得风生水起的西南某城市房地产商人李南可谓个中高手。他告诉记者:“春节、中秋、国庆等传统节日,是与有关部门负责人联络感情的最佳时机。根据各个城市的经济情况、官员所处位置以及帮助自己的程度,我心里都有一个好处费的价目表。用来疏通关系的好处费几年算下来,大概占到楼盘总成本的2%-3%。”

  “那些人都懂,我们把钱用报纸一包,放到档案袋里,电话里说有个急件报批,对方就明白了,见面把文件袋给对方就完事。有时遇到‘嫩’一点的干部,还会友情提示他不要把钱的事透露给老婆孩子,也不要马上存银行,因为纪检监察部门往往是从这些环节入手的。”

  “有的开发商送钱很大方,有的则比较小气。如果送少了,不但达不到公关效果,可能还会起反作用。有的干部收到一两千元的红包,直接交给纪检部门换政绩了。”

  政府采购领域:千万别把收受回扣者的推辞当真

  在政府采购领域,圈内人口中的“攻关策略”也是触目惊心。“只要搞好关系,政府招标采购只是一种形式。”“圈内人”刘新平告诉记者,他从事清障拖车营销工作多年,所销车辆主要被交警、城管和高速公路管理等政府部门采购。“一次西南地区某高速公路公司要招标购买4台拖车。我利用公司多年的关系,接近这家公司的董事长,一来二去,彼此就熟了。当时我们公司的报价是每辆19.8万元,在开标前一天晚上,高速公路公司的知情人在其授意下私下打电话告诉我,招标底价是每辆19万元,有一家公司报了19.6万元。在他的协助下,我们半夜把重做的标书偷换进去。第二天一开标,我们公司如愿以偿。”刘新平说。

  “跑销售,回扣是必不可少的,送多少,送什么,因人因车而定。一辆价位在20万元的车,‘攻关’成本最多不超过2万元。”刘新平滔滔不绝地给记者讲述着他的商业贿赂“经”:“河南某地城管部门的负责人答应购买一辆车,但迟迟不肯下单。后来我得知他有一个18岁的儿子,就表示要给他儿子买手机。他含糊其辞地说:‘再说吧!’我心里有数了,立即托人把一部价值5千多元的手机送了过去,销售车单很快签了下来。”

  “收受回扣一般不会爽快答应,但千万不要把他们的推辞当真。回扣是赤裸裸的权钱交易,但它绝不是简单的送与收的问题,如果对方信不过你,你有再多的钱也送不出去!”刘新平说。

  产权交易领域:送一套房换“一点”优惠

  产权交易领域商业贿赂也不少。重庆某房地产开发公司项目开发经理王小苏告诉记者:“2000年我们启动一个房地产建设项目,需要把重庆市酿造调味品公司(国有企业)在五里店的那块地买过来。谈判过程中,该公司总经理汪其伟提出,我们的商品房修好后,‘给他优惠一点’。我们当即提出可以送他一套小户型房子,汪其伟没有表示反对。随后,我们理所当然买下了嘉陵酿造厂的那块地,而且价格之低超过我们的预期。” “那块地是公家的,卖多卖少对汪其伟并不重要,他关心的是我们的房子。后来他找到我,说他想要一套130多平方米的房子,我算了一下,汪其伟购买的房子总价要32万多,我们最后只收了他10万多。为了遮人耳目,他要求开发票和签合同都要按我们对外公布的市价,我们也觉得这样比较安全,就按该房总价开出了全额发票。为了在账上做平,公司领导叫工程部的人到一家涂料厂开了一张空白工程发票,假装买进21.42万元的涂料,然后财务部用工程款的名义冲抵了汪其伟的房款。同时,财务部为了平衡出纳账,还开出了21.42万元的收据做进账里。”王小苏说。

  毒害干部:滋生腐败,官商勾结侵蚀吏治

  据介绍,土地出让、政府采购、资源开发、产权交易、医药销售等领域为职务犯罪高发地带,部分省区商业贿赂案件在全部贿赂案件中的比例达九成。现已查处的高级干部腐败案和重大经济案件,许多与商业贿赂有关。河北省原省委书记程维高、贵州省原省委书记刘方仁、湖北省原省长张国光、黑龙江省原省长田凤山,以及王怀忠、马德、李真等高官近年来纷纷落马,翻阅他们的腐败“档案”,随处可见商业贿赂的魅影。

  2005年开始,中央着力清理领导干部和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问题,一年中有4878人申报,登记入股金额7.37亿元。“煤炭系统的干部面对的诱惑很多,小煤矿主们想着法子给他们送钱、让他们入股,有时躲都躲不过。”一位基层反贪局局长坦言。

  一位下派到中部某省当市长助理的挂职博士曾拒绝一房地产商500万元的贿赂。熟悉“潜规则”的基层干部如此点拨他:“制度管的都是看得见的权力,‘聪明’的领导应该学会利用隐性的权力。凭自己的位子,递个眼神、打个招呼或者抽空陪人吃顿饭,不仅会给老板们带来‘生产力’,也会为自己产生‘效益’。”

  毒害经济:不正当竞争腐蚀市场经济“肌体”

  商业贿赂肆虐医药购销领域,人为增加药品成本,直接导致了药价虚高;商业贿赂使国家应得税利大量流失。市场经济本应通过竞争机制实现优胜劣汰,商业贿赂介入却使“次品”驱逐了“良品”。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中,企业挤占市场不是通过技术进步与提高产品质量,而是想方设法“找关系”,走歪门邪道。经济学家告诫,如此“逆向选择”将造成市场的扭曲,市场合理配置资源的机制失灵。名牌优质竟然敌不过假冒伪劣!久而久之,技术进步停滞,产品质量下降,社会经济将陷入泥沼。

  遗毒社会:使腐败之风呈发展态势

  “以前说起行贿,那是人人喊打,现在谈贿赂,大家的态度似乎暧昧了。”一位颇有“门道”的商业人士回想起自己的“成功之路”,对记者坦言:“我其实是贿赂的受益者。现在很多商人并不以行贿为耻,而是以能找到‘关系’、办成事、赚到钱为荣。”商业贿赂的流行在一些地方甚至演化为“笑廉不笑贪”。

  重庆市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孙元明研究员表示,社会心理对腐败问题的认识从“一边倒”逐步发展为“二元结构”,这是泛化的商业贿赂带给社会的重大创伤。此外,行贿者对贿赂的普遍认同反过来又“惯坏”了受贿者,以致在一些地方和部门,没有钱办不成事。行贿与受贿互相推动,使腐败滋生的社会大环境生成,腐败之风呈发展态势。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