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冯玉才:“背”着数据库闯天下


                    
  一位年逾花甲的教授,一位每天凌晨4点钟起床、长跑、读书的学者,一位将毕生心血投入国产数据库基础开发的研究员——记者很难把这些与一年365天都在奔忙的企业老总联系起来。 
  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这位兼科学家与企业家于一身的长者接了个电话,便立马决定订机票去北京谈项目。他,就是武汉华工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董事长冯玉才。凭着一个信念——中国人必须依靠自主研发去掌握数据库领域的核心技术,他自主开发国产数据库并成功将其应用于社会。 
  1 目睹日本人技术封锁 痛下决心自主研发 
  30年前,国际上数据库研究技术刚刚起步,而当时的中国在这方面基本上处于空白。触动冯玉才决心自主研发数据库的,是发生在1978年的一件事。 
  冯是江苏靖江人,1978年定居武汉,在华中工学院(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做讲师。他到武钢参加技术学习。当时武钢热轧车间花费巨资,从日本引进了一套无人职守轧钢系统。为防止技术泄密,在整个系统的安装与调试过程中,对现场出现的所有技术问题,哪怕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焊接,日本人也从不当着中国人的面解决。当日本人调试安装完设备后,足足三卡车的技术文字资料被当场销毁。 
  此情此景深深刺痛了冯玉才。从那时起,他就暗下决心:中国人一定要做出自己的核心技术,改变这种受制于人的状况。 
  1982年,数据库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美籍华人陈品山教授到中国科学院讲学。经过考察交流,他给冯玉才寄来近300篇数据库研究技术方面的论文和一些相关的书籍。冯玉才如获至宝,半年时间里,学俄语出身的他硬是凭借一本英文字典,将300篇论文和一尺厚的英文资料“啃”完。 
  “当时就是想通过这300篇论文,看看美国人是怎么做的”,冯玉才说,“虽然这些文献资料只介绍了一些技术性的研究方向,但却让我熟悉了数据库系统各子部件的工作原理及使用方法。” 
  接下来,冯玉才开始着手准备数据库管理系统的研发。 
  2 三次研发终获成功“数据库一定要姓‘中’” 
  1984年,在华中理工大学(现为华中科技大学)南一楼内,一台内存仅为256K的老式计算机,开始24小时不停歇地被冯玉才和他带领的12名学生轮班使用。在轮不到计算机时,冯玉才便背着书包、拿着软盘到各个研究室去“打游击”。半年过后,数据库管理系统研究仍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而他带领的12名研究生也因毕业而先后退出。第一次实战性的研究宣告失败。 
  正在一筹莫展之际,一次教学交流机会,冯玉才偶然得到一笔来自广西科委的3万元项目资助,更令人高兴的是,对方还提供了一台电脑和两名上海交大的高材生。于是,冯玉才再次向数据库研究发起进攻。然而,一年不到,项目又宣布失败。广西那边派过来的研究人员也认为系统太难,做不出来,要求回去。院里的领导和同事开始对他不理解,领导也找他谈话,认为他的研究方向有问题。“当时院里的课题组共有十几人,除了2个人支持以外,其他的人都反对,都说我是个疯子。” 
  两年的艰辛研发,以失败而告终,冯玉才陷入巨大的压力和困境之中。 
  没有做出来,并不表明不能再做。此时,国家基金意外地伸出援助之手。 
  1986年元旦前夕,以《智能数据库》为题申请的国家自然科学资金获得批准。“当时,一个项目的研究资金通常只是两三千元而已,而我的数据库项目却获得了3万元的研究经费,这在学校成了‘放卫星式’的新闻。”借着雪中送炭的资金,冯玉才又在他的数据库上投入了一年时间。 
  1987年年初,数据库的研究开始有些眉目。这时,一名来自美国CST公司的美籍华人知道了冯玉才的数据库项目。通过交流与沟通,这名美籍华人力邀他将所有的研究项目及人员搬到美国去。对方提出:提供研究所需的全部经费,可以率全体研发人员及家属移居美国,将来研究成的数据库系统署名权可以归属中国冯玉才。只是所有权归属美国CST公司。 
  面对数据库的“国籍”问题,冯玉才不假思索地答复:“我用七八年时间坚持做这项研究,就是为了实现中国拥有数据库核心技术的梦想。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国家资助了我。因此,这个系统必须在中国做出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8年,用Pascal语言开发出的数据库管理系统终于成功。“我们做出来的数据库,比当时国际上流行的DBASE产品还要好。”冯玉才告诉记者。 
  此后,冯玉才又以8个月时间提前完成了第4代产品,而同类的产品美国人做了两年,这又一次在业内引起轰动。 
  3 怀揣软盘闯市场“全员举债”渡过难关 
  借着学术界的认可和舆论界的好评,研发成型的数据库技术开始走市场化道路。为了让自己研发的产品被市场所接受,1989年,已经是教授的冯玉才下了海,担任华工数据库与多媒体技术研究所所长,开始向市场进军。 
  从未涉足商海的冯玉才,此时不得不怀揣自己科研成果的软盘,带着对自己的研究给予报道的报纸,只身来到北京,登门拜访所有可能的潜在客户。 
  当时,因信息安全问题,国家某机构正在寻找由国内机构开发的数据应用库。经过冯玉才悉心而诚恳的介绍,国产数据库对信息安全的重要性立刻引起了该机构的注意。两个月后,他带着该机构特拨的60万元研究经费回到武汉。 
  一年后,图形数据库、标准数据库、地图数据库等6个应用性产品,接二连三地通过了科技部鉴定。与此同时,各类单位20万元、30万元的订单也雪片般飞来,研究所一步步壮大起来。 
  2000年,冯玉才凭着研究所十几年来挣下的部分家当,与研究所的一批骨干组建了武汉华工达梦数据库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000万元。“‘达梦’就是达到梦想的意思。因为我立志研发数据库,就是起源于一个自主研发的梦想。” 
  凭借冯玉才在业内的名气,达梦承接了不少项目。然而,科技研发是个烧钱的事,很快,公司账面上的流动资金就开始告急。冯玉才一边找哥哥借来3万元,用于发放员工工资,另一方面着手寻找战略投资方。 
  然而,事情却不如人意。找到的战略投资方答应的资金迟迟不能全部到位,而客户要求的开发项目却是火烧眉毛。危机关头,一向以书生本色示人的冯玉才大胆地提出一个“上不封顶、下不限底”的内部总动员政策:不论金额多少,达梦每位员工为公司集资。“当时,我向所有能够找到的亲戚朋友借了钱,一共借债200多万元。”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员工们纷纷解囊参股。10天不到,包括司机、前台在内的100多名员工,共筹集到400万元现金,使开发项目如期完成,公司上下士气大振。在成功注册的庆功宴上,员工们纷纷表示:从现在开始,达梦人花自己的钱,做自己的事。 
  4 用服务拼市场 达梦产品出击海外 
  目前,除去专门负责数据库前沿技术研究的武汉华中研究所之外,达梦公司已先后在北京和上海设立了分公司。北京公司主要负责市场和品牌推广;上海分公司利用人才优势,负责产品的核心研发。通过资源整合、布局和调整,达梦公司已经形成集合“研究、开发、生产、销售、市场”的完整商业布局。在这个过程中,冯玉才倾注了极大心血,马不停蹄地奔走于全国各地,连公司里的年轻人都不得不佩服他的闯劲。 
  前不久,冯玉才在广州谈完一笔业务,刚回武汉,北京一位客户就慕名致电,咨询达梦的基本情况,提出定制产品的意向。冯玉才立马订了张第二天飞北京的机票,并提前让助手发了一份达梦的详细介绍给对方。 
  冯玉才的秘书魏娜说,虽然冯总年事已高,但只要是关系到市场拓展的事务,他都会事必躬亲。 
  而客户面对这位年长的学者型老总,往往被其渊博的知识、诚恳的态度所折服,更为其兢兢业业的精神所感动,愿意和达梦打交道。这样,冯玉才的年纪非但没有成为其开拓市场的阻碍,反而成为一大优势。 
  在武汉总部参观时,记者发现除数据库技术书籍外,达梦员工办公桌上最常见的就是《执行》与《细节决定成败》这两本管理类的书。“这两本书是冯教授为我们选定的必读课本。”负责达梦数据库市场推广的刘小平告诉记者,达梦的数据库在技术层面上与国外的产品已无差别,“我们现在做的就是用优质的售后服务去与美国人拼市场。一直以来,IBM、Oracle、Microsoft等国际化公司的售后服务费都相当高,他们按照小时计费,而我们这些年来为客户提供的所有售后服务均为免费。随着服务工程不断增多,我们的市场越做越好。” 
  经过几年的努力,达梦数据库已经成功地应用在银行、消防、电子政务、制造业、税务、教育等12个行业。2005年,公司销售额已经突破5000万元,产品遍及全国。 
  此外,刘小平还透露,达梦数据库已走向海外市场。日本BASIC公司即将与其签订国际合作协议,将达梦产品推向日本、加拿大等海外市场。科技部国际合作司已批准一项达梦与澳大利亚的合作项目,达梦数据库也将进入澳大利亚市场。 
  在冯玉才心中,“达梦”之期或许已经不远了。 
  [旁人眼中的冯玉才] 
  王元珍(与冯玉才共事23年的教授):多年来,在世人眼里,数据库管理系统都是美国耗资数十亿美金、投入上千人力攻克的难题,根本不是一名中国大学助教能够触及的“天方夜谭”。而在冯玉才眼中,数据库管理系统则始终是一项中国人必须掌握的核心技术。 
  周淳(冯玉才带过的研究生):在别人都不看好达梦时,在别人都不认为冯玉才可以做中国人自主研发的数据库时,冯老师可以用他所散发出的人格魅力,让周围的工作人员相信他最终能够实现自主创新的梦想。 
  面对困难时,冯老师不曾畏惧,他告诉我们:“在数据库领域,我们是渴望并正在长大的小孩子。面对国际市场竞争中的强大对手,我们所承担的风险或许就仅仅只是一份价值500元的标书。”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