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一棵蘑菇卖四十元


                    
  从每年的6月份开始,云南省香格里拉县格咱乡的齐林央青和她的姐妹们每天就要往深山里跑。 她们拿着竹竿或木棍等简易工具,寻找和挖掘一种很值钱的宝贝。 
  云南省香格里拉县格咱乡村民 齐林央青:“一般就长在这样的地方,这个树根前,树旁边,还有这样的草地上。”
 
  这种寻找,从每年的6月份一直延续到10 月份,短短4个月的时间有人最高能找出6、7万元钱。 他们在山上是在找什么?这大山里究竟藏着什么东西这么值钱? 
  云南省香格里拉县格咱乡村民 思那卓玛:“山里有松茸,我们的生活来源就是靠松茸。 ” 
  松茸是一种共生菌,一般生长在海拔2000—4000米的高山上。 在我国松茸只在四川、云南交界的横断山脉以及东北一带才有生长。 
  香格里拉松茸办负责人 杨东:“松茸一般长在,这是栎树林或者松树林,要相交的地方,还有那个土质要求非常高,就是地要有潮气,一定要 肥沃的,像这样的地方,才能长松茸。” 
  记者来这里采访时已是9月中旬,接近松茸收获的尾声,山上的松茸一天比一天少,记者今天要跟着思那卓玛她们碰碰运气。 
  在这座山里生长着各种菌类,以前卓玛她们只是把松茸当作和普通的菌一样来吃。 
  思那卓玛:“以前吃,一筐一筐背着,晒干了以后冬天吃。” 
  但是几年前的一天,这种被卓玛等村民看做不起眼的松茸,他们却再也舍不得吃了。 
  齐林央宗:“一袋菌子50元,怎么舍得吃,舍不得吃。” 
  这种突然发生的变化源于一个日本商人,他在这里发现松茸后,就以每公斤十多元的价格收购当时只有几毛钱的松茸。 
  在日本松茸是一种珍贵的食用菌,曾经是皇室的贡品。松茸在日本还被赋予了很多传奇色彩。 
  迪庆藏族自治州松茸办负责人 杨东:“二战的时候,美国人在日本投放了原子炸弹,第二年啥都不长,松茸长出来了,所以他们觉得这个松茸更稀奇,它里面有些抗辐射能力。” 
  近几年日本松茸资源逐渐困乏,年产量从1千多吨减少到四、五十吨,价格也就越来越贵,现在最高时每公斤要达1000元人民币。 
  伙伴中好像有人发现了松茸,向央青发出了信号。 
  记者:“他们喊什么,怎么了?” 
  齐林央青:“他们在喊它的朋友,有没有找到松茸,他们在喊。” 
  记者:“就这样喊就发信号,找着了吗?” 
  齐林央青:“找着了它就喊。” 
  原来是央青的姐姐央宗发现了一个松茸。 
  记者:“这有了。” 
  齐林央宗:“这有一朵。 ” 
  记者:“挖吗? ” 
  齐林央宗:“挖的。” 
  记者:“这个估计能卖多少钱? ” 
  齐林央青:“30元,三四十可以卖,这几天价格很高的,这样的可以卖到三四十。 ” 
  香格里拉县有14万人口,70%的人从松茸产业中受益,从1995年至今群众收入超过10亿元。 过去10年松茸的出口量越来越大,松茸的产量却急剧下降,无限制的乱挖乱采造成了严重后果。 
  迪庆藏族自治州松茸办负责人 杨东:“以前就是说挖的,什么都有,有些金属器的,有些木棍撬的,有竹棍撬的,这很多的,到后面我们发现以后,就是金属器对它有破坏性。” 
 
  香格里拉高山植物园 方震东主任:“它的生活史当中有一个环节被人为采集阻断以后,影响了松茸单孢子的散发,那么就形成了松茸在数量方面,产量方面的下降。” 
  松茸的生长周期需要5到8年,加上松茸只有依靠松树和栎树才能长出,人工无法繁殖 。 针对这种情况,2003年迪庆州政府紧急开展对松茸的挽救工作。 
  迪庆藏族自治州松茸办负责人 杨东:“不能用金属器,这是一方面,就是采集的有要求,5公分以下的同茸不能采集,就像这个是低于5厘米的,这不能采集,就像这个就是说,高于5厘米的,这以上的才能采集。” 
  张叔平-格咱乡普上村村民,以前做松茸收购,2003年11月他花2、5万元承包了村里几个山头,主动提出要做个松茸保护的试点,动员村里部分村民帮他一起管理,2004年6月,新的松茸长出来了,张叔平显得胸有成竹。 
  张叔平:“我们就想了一些办法,就是这样的童茸,就是去街上买这种箩筐,然后把它盖住。 ” 
  张叔平卖了100多个箩筐,罩在发现童茸的地方。三天之后,当他兴冲冲带人去山上收松茸时,眼前的情景让他惊呆了。 
  张叔平:“本来这样盖着的,后来山上看到的是这样,把它掀了,然后松茸也撬完了。” 
  这种此地无银300两的做法,让张叔平不但没有保护好松茸,反而亏损了8万元,成了大家的笑柄。 
  张叔平:“他就能知道我这底下要不就是50元,要不就是10元钱,所以他们都说我是傻子,肯定是吗,我50元钱我把它罩住了,你来拿吧。” 
  第二年,张叔平改变了方法,用深土掩盖童茸,等长大一点再用土盖,这个土办法虽然费时费工,但暴露目标较小,2005年张叔平承包的山头松茸总产量4、5吨,终于赚回了7万元钱。 
  当地村民已经意识到,大山就是老百姓共同的金库,现在他们会主动保护属于自己的财富。 
  记者:“为什么还要盖起来?” 
  齐林央宗:“要盖起来,明年还会出的,不盖它要干掉的,明年不会出。” 
  农民采摘的松茸一般都会交到赵久恩的加工厂里,由他进行分级,包装再发往日本。 
  松茸加工企业经理 赵久恩:“这一颗最好的,我们收,这一颗不会低于300元人民币,因为它比较好,这我们卖出去,我们是亏本的,不会赚钱,因为它比较好。” 
  在松茸最多的8月份,赵久恩还会把囤积的松茸做成深加工产品,这也是为了缓解松茸保鲜的问题。 
  松茸加工企业经理 赵久恩:“就在最低价格的时候,就是收起来腌制起来,现在来做加工品,做成罐头,做成罐头它还是原料,到日本它再次加工,然后在超市销售。 ” 
  在香格里拉做松茸出口的企业有三家,从2003年起,迪庆州政府经与航空公司及昆明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等部门的多次协调,终于开通了香格里拉直飞日本的航班,进一步保证了松茸的鲜度问题。 
  2006年9月10日 下午2点,赵久恩一批100多公斤的松茸已经通过检疫,明天中午就可以到达日本的超市了。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