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不担忧行情的张国庆


                    
  2006年8月1日,离张国庆的兔子餐馆开张的日子还有一天,经过了三个多月的筹备,交了租金,请了师傅,做好了产品,他却突然宣布关门不开了。 
  张国庆:“怕这个顾客是第一次又是最后一次,所以说宁可不开,晚开几天。” 
  张国庆在内邱县城繁华地段租下这间门市,特意选在了小吃店的旁边,据他保守估计,如果开张,每天至少可以销售掉上百只的兔子。为了做好兔肉,他还特地从四川请了一个师傅。 
  张国庆:“闻着挺香的。结果一尝,太咸。 ” 
  师傅做的川味兔肉过于咸辣,张国庆担心当地人无法接受。关门只是一时的损失,如果坚持开门,张国庆整个的兔肉开发计划就可能功亏一篑。几经权衡,张国庆确定暂缓开门,重新调制适合当地人口味的兔肉。张国庆如此小心也得益于养兔子十几年来经历的坎坷。直到现在,想起四年前獭兔皮市场的滑坡,他仍然心有余悸。 
  张国庆:“贵的时候是软黄金,多的时候连草都不如,就是说沤粪都没人要,皮子行是鬼行。” 
  张国庆养了十几年兔子,以前一直将整兔卖给前来收兔的兔贩,价钱完全是别人说了算。2002年,獭兔皮市场遭遇了最大规模的一次滑坡,每斤獭兔从七八元一斤降到一元多,张国庆的兔场里养了五千只獭兔,苦撑了一年多,只剩下不到一百只。 
  妻子 刘凤花:“还不如坐着,坐着不赔钱。” 
  2003年,张国庆关了大门,外出各地考察市场。他要出去看看养了十几年的兔子在外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行情。一个多月后,张国庆回来了,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磨刀将几只新出栏的商品兔宰了,家里人都以为他这次是铁了心不再养兔子了,面对家人的猜疑,张国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张国庆:“它这个兔贩,它收购兔子也给不了好的价格,他杀了以后肉又能卖钱,皮子还能多卖几块钱,他能这样做,自己也能这样做吗?” 
  这一个多月,张国庆分别去山东、河南、河北等地考察兔皮市场,他发现,以往更多的利润被兔贩子赚走,他决定打破以往只出售整兔的方式,自己做兔皮加工,绕开兔贩,直接交给皮毛收购商。直到今天,它也时常用当初学来的技术在家亲自宰杀兔皮。 
  张国庆:“这是往兔皮上搓盐。做什么用呢?主要保证皮子不坏。存放的时候毛对毛,皮对皮。” 
  记者:“这种搓了盐的皮大概能放多长时间?” 
  张国庆:“半年以上。” 
  记者:“这张皮能买到多少钱?” 
  张国庆:“四十多元。” 
  自己宰割兔皮,把皮肉分开来卖,这样仅一张皮便可以卖出比原来一整只兔子还高的价钱。同时延长了兔皮保存期,规避了市场价格波动大的风险。2003年底,刚做皮毛生意不久的张国庆便接下了一个大订单。一个深圳的皮毛收购商来到张国庆的兔场,转了一圈后,张口便要订一千多张獭兔皮,当时张国庆手里只有几十张皮子。 
  记者:“二三十只你不收是吧?” 
  深圳皮毛收购商 黄长方:“没那个精力,只收大户的,要3000张的,5000张的。” 
  量少了根本留不住大客户,为了建立长期联系,张国庆咬牙接下了订单。但是兔子从哪里找呢?仅从周边农户手中收购远远不够,为了拉住这个大客户,张国庆打听到江苏有个兔场,便过去拉了一车一千只兔子,没想到第一次便出师不利。 
  张国庆:“一下子他兔子翻到沟里面,车也给翻了,兔子的笼子砸扁了。” 
  虽然人无大碍,兔子却死了一百多只,最终货顺利交上,张国庆算算账,不仅没赚反而赔了很多。但是这件事却让黄长方印象深刻,并与张国庆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深圳收购商 黄长方:“这个人比较实在,就是比较实在,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就给人就是说,从感觉上,从一说话的期间,就感觉到他特别的诚实,可靠。” 
  从外地购兔子存在风险,并且运输费用高。要想有大量的货源,张国庆决定还是自己提供种兔,就近发展养殖户。在发动农户的过程中,他的一些收购措施让周边的农户们更喜欢把自己的兔子卖给他。 
  张国庆:“次兔子,那皮都不能要那个兔子,一般的贩子他是不要的。但我能光把肉算一个肉价,养殖户也很乐意卖,因为这个兔子是一个病兔子或者是残兔子,它多少能挣钱,养殖户就心里高兴,都愿意跟我打交道。” 
  郭宝君是吕家镇村的村支书,2004年在报纸上看到张国庆提供种兔并负责回收,就从张国庆这里引进了兔种,还带动全村三十多户养殖獭兔。 
  临城县吕家镇村村支书 郭宝君:“现在我们村一共有五千多只,都是交给他。其他也有人过来收,过来收不像他价格这么高。2240每斤能高出五毛。” 
  短短几个月时间,张国庆的獭兔养殖户便在周边几个县发展到上百户。 
  张国庆:“一天一天的屠宰量增加了,后来这段时间每天都能宰到200只左右,有几天能在1000张左右皮子。” 
  2004年初,张国庆的养殖场迎来了一个石家庄的养殖户,这个人声称要进种兔,但是他说了一个让张国庆从没想到过的数字。 
  石家庄养殖户 李志俭:“当时我打算投资20万,当时60块钱一只吧,进个四五百只。兔舍就200多平方米。” 
  以往农户购种兔饲养多是几百块上千块,面对这笔20万的生意,张国庆却不做了。 
  张国庆:“他没搞过,他原先一直没养过兔子,看着是一个大老板,财大气粗的,当时我就说,我说你没养过兔子,尽量先少养一部分。” 
  张国庆更看重的是李某獭兔养大后的兔皮,为了以后能让他们也把兔子交给自己。张国庆决定与这个养殖大户建立好关系,为此他特意跑了趟石家庄,根据李志俭的场地帮他规划,最终建议他只购买一百只种兔就足够了。 
  石家庄养殖户 李志俭:“谁不愿自己的货多买点啊,但国庆他就不这样,他就劝我少点。从这我们来往就比较密切。当时他劝你少买兔你怎么想?我就想这个人挺实在的,可以长期交往。” 
  这次事情让李志俭与张国庆成了朋友,从此石家庄那边的獭兔也都交给张国庆。 
  张国庆:“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吗,一般跟我打交道,他们也知道,都实实在在的。” 
  张国庆靠诚信赢得不少货源,解决了兔皮供应不足的问题。现在,张国庆兔场里每天都会有过来买卖兔子的人。 
  记者:“你从哪来?” 
  客户:“邢台,过来进兔子。” 
  2005年,张国庆每年卖出的兔子已经达到五六万只,仅靠皮张的利润便达到十几万元。随着獭兔皮越卖越多,张国庆又有了新的烦恼:那就是剥过皮的兔子肉怎么处理。2003年有少量兔肉时,他就已经着手兔肉的开发,最初将目光瞄准了当地的餐馆,但是本地人根本就没有吃兔肉的习惯。 
  临城县吕家镇村村民 吕小菊:“不敢吃,不仅是不愿意吃,活物件是吧。” 
  怎样让从不吃兔子肉的人接受兔肉呢?张国庆苦思冥想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先后请了几拨以前经常在一起喝酒的朋友,酒桌上,他请大家吃了自己烹饪的兔肉,并让大家以后出去到餐馆里吃饭一定要点这道菜。 
  朋友 郝贵申:“吃了几次,后来出去吃饭,去饭店也要这个兔子,饭店没有。” 
  朋友 隋建忠:“涮锅的时候要这个兔子肉,老板说没有,没有俺不在这吃了。” 
  几拨人过去后,开始有餐馆老板主动找上门来,订购他的兔肉。有人卖了,怎样再让人买呢?张国庆通过一个朋友的介绍去四川进购了一种专门烹饪兔肉的调料。 
  张国庆:“做出来,太辣。这怎么办,就想一个办法,他不是说一包佐料炖2.5斤肉吗,后来我们就回来就是按一包料炖到10斤,15斤,20斤。” 
  张国庆根据自己的喜好添置其他佐料,降低比例终于研制出本地人爱吃的口味,从此对每位上门购兔肉的客户,都免费赠送相应的调料,靠这种方式,张国庆打破了当地从不吃兔肉的传统。 
  但是随着生意越来越大,宰杀的兔子越来越多。每年有几万只的兔子肉需要出售,仅靠当地餐馆,已经远远无法消化。这时,张国庆想到了一个人——刘英梅。 
  刘英梅以前在湖南养兔子,从张国庆这里进过饲料。从2004年开始,刘英梅在湖南怀化开了一家兔子餐馆,同时还做酱板兔。 
  张国庆:“它那边的货源也不很充足,价格也高,我这边有充足的货源,有适当的价位。” 
  在四川湖南一带,人们爱吃兔肉,但由于气候等原因,本地养兔子的特别少,兔肉价位高,刘英梅需求量大,急缺货源。而张国庆的兔肉也正愁卖不出去,两人一拍即合。张国庆便把自己宰杀过后的肉兔冷冻后送到湖南去。但是这个方法很快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刘英梅:“宰杀的活兔宰杀了以后,速冻了运过来,就是路途上也怕有遇到炎热的夏天的时候,也怕有损坏,腐烂变质的情况,所以这样就造成了多方面的损失。” 
  2006年四月,经过双方协商,刘英梅千里迢迢从湖南来到河北,并在张国庆家中住了下来,在张国庆的兔场中做了一个小型加工车间,一方面大量做成半成品发往湖南,一方面合作开发适合本地口味的酱板兔。 
  记者:“这就是酱板好的兔子是吗?” 
  刘英梅:“酱板好了的兔子。这就属于适合南方人,南方人就喜欢黑,喜欢黑红色,那种就适合于北方人,北方人就喜欢要红色。三斤重的兔子,两斤七八两的兔子出来就只有一斤二两。” 
  眼看着自己的兔子一批批做成半成品大量发往湖南,张国庆犯了嘀咕,怎么湖南用量这么大,难道湖南人真就那么爱吃兔肉吗?张国庆决定亲自去湖南看看。 
  刘英梅:“他看到我们那个餐馆的生意非常火爆,排着队,而且我们带他去的时候,我们都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有一张空桌,自己的餐馆还自己等了一个多小时,才有一个空桌。” 
  从湖南回来后,张国庆动了心思。他看到刘英梅之所以资金雄厚,主要得益于兔肉餐馆的火爆。他决定,像刘英梅那样开一家兔肉餐馆,开发利润较高的熟制品,多元化经营。截至节目播出时,四川师傅重新调制了兔头、兔腿、兔排的辣味,张国庆停了半个多月的兔肉餐馆重新开张了。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