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白手起家从做销售一直到公司老板


                    
  白手起家,几经沉浮,从做销售,搞养殖一直做到建筑公司 
  老总,43岁的王发清谈到他的经历时,常会听到他爽朗的笑声。这个从新洲大埠镇陈路村走出来的汉子,依然保持着农家人的质朴与真诚。
  初中肄业
  “撮虾子”学会赚钱
  王发清即将初中毕业时,父亲突然患玻大哥在当兵,姐姐已出嫁,排行老三的他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他离开学校,靠给人做小工、干苦力,帮助父母抚养两个弟妹。
  “王总年轻时很“跳赞”(当地方言,指头脑灵活),十几岁给人当小工时,就晓得从湾里捉鱼虾到工地换钱”,陈路村一村民回忆说。
  “工地生活很苦,我就利用回家的时候撮虾子,搞过来开开荤,工友高兴,我也顺便收点零花钱”。王发清对此记忆犹新,“谈不上什么收入,是养成了找门路赚钱的思维方式,这对我后来的影响蛮大”。 独闯武汉卖甲鱼成万元户
  1983年,他带上七拼八凑来的280元钱,独闯武汉。当时,汉口江边交通路的水产市场刚刚向个体户开放,王发清认为自己老家周边塘多池深,货源不愁,因此打算一心一意贩鱼卖虾。
  “刚开始行情不熟,一直在亏”。王发清说,“第一次投了100块钱,从团风收一批鳝鱼挑到交通路,路上没招呼好,鳝鱼死了一半多,结果亏了60块”。此后屡贩屡亏,不仅把280元亏个精光,还欠了几个朋友近千元。
  转折出现在第二年。当时甲鱼正处在由上不了正席的野味向高档菜过渡的阶段,而甲鱼在乡下既没人专门捕捉,也无人肯收购。看准这点后,王发清免费向乡间捕鱼者提供猪肝,要他们帮着捉甲鱼,再卖给自己。
  第一次收到十几只甲鱼,王发清全部卖给了武昌大东门水产市场一老板,一下就赚了600元。随着倒手的差价越来越大,他一举翻身,年底就成了当时为数不多的万元户之一。那一年,他22岁。
  有了一定资本后,王发清在交通路盘下了独立的摊位,后一步一步发展成门店、批发部,乃至成为销售公司,鱼虾蟹蚌样样都做,每年的纯利从3万、5万直线攀升到8万、10万。
  这期间,王发清成为新洲县(今新洲区)政协委员,结识了一大帮政界、商界风云人物,“他们对我的帮助很大”。
  围网养殖 60万元打了水漂
  1991年,在有关人士建议下,王发清决定到新洲涨渡湖某国有养殖场搞围网养殖。“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一来水产公司需要稳定的供货渠道,二来也确实想给新洲办点实事”。
  把交通路的水产公司交给朋友打理后,王发清带上60万元回到新洲,这是他当时全部身家的四分之三。
  修路、筑堤、牵线、架杆,基础设施建设投下去30万元。他又自带干粮挤火车到南京等地考察、学习,其后再投入30万元,购鱼苗、买饲料,准备大干一常但由于种种原因,围网养殖在1992年宣告失败,王发清的60万元打了水漂。“幸亏交通路那块还稳住了,那两年的生活倒没受大的影响”。
  亲朋好友都劝他收手,“守住水产销售公司算了”,他却作出一项出人意料的决定。 不做销售回乡养鱼
  1994年,王发清放弃交通路生意红火的水产销售公司,回家乡大埠镇创办养殖常这次,他拿出全部积蓄———50万元,注册了“金龙王子水产开发公司”,在大埠镇建起280亩的养殖基地。
  放着赚钱生意不做,反而孤注一掷做曾经亏本的生意,这个近似豪赌的行为令人费解。王发清却胸有成竹:“其实当年涨渡湖的养殖本来可以成功,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他分析,涨渡湖的失败并不在于技术,也不在于经营,而在于管理混乱。当时,场里很多职工都抱着
  过去那种吃大锅饭的老习惯,工作拖沓,甚至还有人往外拿鱼。王发清认为,如果是自己做,这些弊端就不会存在,“最起码一条,我的职工不敢瞎来。再说,大埠的环境我很熟,在交通路的客户也很多,产品不怕没销路。”
  养殖基地建成后,王发清经常凌晨两点钟就起床,和几名职工到养殖场旁边的水塘捞鱼虫(一种水生小动物,可喂鱼),这样不仅可以节省开支,还可以给鱼儿增强营养。白天,他就围着鱼塘转,一看到死鱼,就得马上捞出来,以免发生传染病;发现鱼儿有发病迹象,又得立即采取措施。“这些苦,不是说说这么容易,你不经过是体会不到的”。后来,王发清请来专业技术员,采用当时少见的微生物制剂养殖法等方法,在养殖水面中混养鲢、鳙等滤食性鱼类,起到了净化水质的作用。随后,又在成鱼养殖池中混养少量鳜鱼,不但清除了池中野杂鱼,还实现了不投饵却增加了鳜鱼的产出量。
  其后,王发清以“无公害健康养殖水产品”的概念抢占市常其先期开发的180亩精养鱼池,第二年就销售了60万元。
  据水产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王发清公司的销售在当时已不再局限于武汉,无论是种苗还是成鱼,附近的河南、安徽客商,甚至河北、北京、天津的客商都来采购。如今,这个养殖基地每年为王发清创造十多万的利润。
  办砖瓦厂外行领导内行
  1998年,王发清老家的陈路砖厂濒临倒闭,村委会请他“帮帮忙”。当时,砖瓦行业正处于不景气的阶段,而王发清多年来一直从事水产业,对砖瓦业还较陌生,但他毫不犹豫地决定接手。
  “我不懂行,但我可以请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王发清笑言,“这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的办法。”
  经多方寻觅、考察,他从某建筑公司重金挖来一位叫童红泳的技术员,然后交给他40万资金,更换设备,添置机器,负责安排生产。而他自己则利用多年来积累的人脉关系到处推销产品。当年,砖厂出红砖1700万块,销售230万元。其后基本保持这个规模。砖厂100多名职工,也从此稳定地拥有了600元以上的月收入。
  不当老板去给别人打工
  尽管有养殖场,有砖瓦厂,王发清还是觉得“不过瘾”。2000年,他拉起一支队伍,先后挂靠到新洲八建公司等单位,干起了建筑。“老板不当,却给别人打工,有人说我活转去了”,但王发清似乎并不在意,“自己不熟悉的行业,就得一步步来。”
  当年,长江水利委员会有一项总投资约3000万元的长江干堤护坡工程,王发清中了大埠镇境内400万工程量的标。一个成立不久的建筑队就能中这大的标,是因为“在大埠境内,我可以绝对保证施工秩序,可以提供一切方便,业主强调的也正是这一点。”
  这个工程,王发清干了4个月,获毛利20万。承接的工程越来越多,王发清掌控的建筑队也增加到三个。
  翅膀变硬后,王发清终于以三个建筑队为基础,于2004年6月成立了“武汉昌仁建筑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他出任董事长。公司财务负责人秦细根告诉记者,昌仁已投资200多万元,在阳逻征地40余亩,准备上马一个新型墙体材料厂,以适应红砖逐步取消后建材市场的需求。“我们在这方面又先行了一步”,秦细根说,“王总的眼光总是看得很远”。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