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合伙创业,我那支离破碎的老板梦


                    
  2000年7月,我和小申,小何从同一所大学毕业,为各自的工作奔忙。由于平时在一起关系不错,经常通过BP机联系。那段时间,一同毕业的数百个人大都经历着从幻想拿到铁饭碗到梦幻破碎的痛苦过程。小何由于早早投身于市里一座落成招商羽翼渐丰的家电批发市场做起了业务员,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挣下了令还为前程盲目奔波的我和小申谗到流口水的每月2000元薪金。要知道,我们这些垃圾专业毕业的学生靠打工每个月能挣来四百元,已经算是不错的情形了。
www.163164.cn
  经小何的介绍,我和小申陆续投入了对其一无所知的家电行业的洪流。那个时候,家电批发行业在市里有着相当的利润可图,而针对县城批发的家电供应大户---邯郸市供销社家电城已经因为管理上的巨大漏洞和市场经济的指引,接近解体。所以仿佛一夜之间,腾达家电市场建成了,仿佛一夜之间,又驻满了大起炉灶的家电批发商,甚至外地的一些家电批发大户也搬迁至此,当真一副繁荣景象。
www.163164.cn
  在各自的努力下,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我和小申的工资就从开始的四百元涨到了每月1500以上,尽管这些令我们曾经艳羡不已的薪金水平是我们用辛勤的汗水和劳动换来的,不能不说的是,这个规模集中的市场所带来的巨大商机和财富也助了我们一臂之力。2002年春节过后,我们三人相约初七上班,那天夜里,在市场已早早开张的唯一一家饭店,我们喝了个大醉。席间小何的一番提议令我久久不能入睡,尽管酒意朦胧,我仍能清晰的分析到他话中所含的道理,为什么老板挣的是大钱,而我们只能拿到有限的一点提成?为什么我们不能做老板?我们手里有的是铁客户!后来各自心怀鬼胎的干了三个月,到了家电业淡季的时候,因为提成减少薪金下降的原因,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坐到了一起,不越而同的又谈到了这个话题——为什么我们不能做老板?
www.163164.cn
  一番痛苦的挣扎和争论过后,三个人一致决定筹集资金,尽快上马。小何仿佛早有预备,搬出了市里经营着一家裕兴电脑VCD的老板小夏做我们的合伙人,因为他有着颇为丰厚的资金,尽管他对市场什么都不懂,然而我们需要的是钱,一个占用资金相当厉害的门面不是我们三个人所能支撑起来的,靠他的资金靠我们的市场,难道不能成就一个成功的家电批发大户吗?与预料的没有任何相左,小夏一口同意,还开着他那辆黑色的蓝鸟请我们到饭店好好搓了一顿。
www.163164.cn
  说干就干,于是各自拿出钱来入股创业。由小夏出总额52%的资金,其余48%由我们三人均摊。然后四处联系厂家,做起了VCD,音响系列的批发门市。靠着娴熟的业务本领和良好的人脉关系,我们"腾达三剑客"(别人送的美称)在四个月内捷报连连,一举拿下了邯郸市16个县市的市场。按照家电行业的潜在规则,第一年搞门面挣钱的可能性很小,能保不赔就已经相当的不错了。而从三月份的运做到10月份接近旺季的时候,门市一盘帐,竟然小挣了两万多元,这是个令我们雀跃的消息。四个人都对未来的四个多月的旺季充满了必胜的信心。然而谁也不知道的是,一场支离破碎的分裂也悄然而来。
www.163164.cn
  建门市之初,因为资金的分配问题,说好了由小夏负责联系厂家,接见客户,负责管理门市流动资金等等大面上的领导工作,我们三个人全权负责市场销售。因为我们三个都有不同的业务风格,小何脑筋活,善于开发大客户,但是除了常常爱在大户面前退让使得欠款不断之外,个人的领导主义也常常做怪,因为彼此性格的了解,我和小申平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加理会。而小夏这个人不同,尽管他是小何介绍来的,似乎他们之间也没有多少本性的了解。时不时的我们还会到饭店开个会,一来二往的就见他和小夏多了些争执,我和小申都是老实人,挨得住批,也尽量的与客户协商少欠款子,以维持门市的正常资金流动。小何却不服那套,他认为客户欠点款子没什么,几天的事就能拿回,在他看来缓解客户的燃眉之急比自己的流动资金不足还重要。这令小夏十分恼火,更惨的是在某次决定性的“会议”之后,小何又一次从客户手里拿到一张七千元的“欠条”。为此小夏与小何进行了一次为期三天的争吵,激烈程度不亚于美苏争霸。
www.163164.cn
  刚好十一月份的中旬,是我的婚期。结婚的第三天,当我还沉浸在喜庆中不胜欢欣的时候,小申小何突然打来电话要求我回去,口气中似乎还有丝丝的不祥。我请了一周的婚假,难道门市发生了什么大事?
www.163164.cn
  没等我决定是否收拾行装,第二天下午他们俩就赶了过来。那夜他们没有回门市,我们三个并排躺在我的新床上,半夜的长叹。小何说小夏已经放出话来,要把小何赶走,因为他绝不能容许一而再再而三的违反门市的规定。其实我们何尝不知道,我们挪用小夏的投资外资金已经多次了,不都是资金惹的祸吗?尽管他们两个绝口不提小何的霸道个性和自做主张的一贯作风,我又何尝不知呢?黑暗中,小何问了我一句:如果我走了,你们俩跟谁?我们都没有吭声,那一刻我甚至感到可笑,这个创业的始作俑者竟然成了分裂的杀手。
www.163164.cn
  次日清晨,我们收拾完毕,直奔门市。在我们新租不到三个月的办公室(毗邻门市,二楼),我们开了最后一场四人会议,小夏当时也问了我和小申同样的问题,你们两个跟谁?尽管我知道他缺的不是资金而是我们这样有能力的业务来维护和继续开拓市场,考虑到小申已经决定跟小何一起离开,我又能如何呢?最后揣着我们应得和本不应如此得到的本金加几千元的赢利分成,离开了我们曾经立下豪言壮志要做市场第一的创业初恋,离开了我们曾经为之奋斗了八个月的爱屋,离开了我们用创业做老板梦支撑起来的一片天。小何似乎毫无眷顾,更想重新创业一展抱负,而可怜的小申和我,还在为未卜的前程茫然着,更无所适从……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