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陈天桥:财富榜不过是场网络游戏


                      在2003年百富榜的前十位中,陈天桥即使不是崛起速度最快的富豪,也是最年轻的富豪。1973年出生的陈天桥凭借《传奇》开创了网络游戏最辉煌的案例。几年来,他的成功伴随着中国网络游戏业的成功,他的困顿也伴随着中国网络游戏业的困顿。

  “外面的世界非常热闹”

  南方都市报:1999年11月份盛大开始创业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网络娱乐作为发展方向?

  陈天桥:当时我们一共是5个创业者,我从证券公司辞职,带上大学的一帮朋友,我们在思考什么样的产业是未来有前途的产业。那时充斥整个互联网的是旅游、是电子商务、是PORTAL(门户网站)、甚至是拍卖,是所有在美国最时髦的MODEL。

  而我们认为网络娱乐有这样几个特点,第一是没有物流问题,电话线不能把冰箱传到你家里,却可以把图像、游戏、互动的音乐传到你家里。第二,网络一定会给这个产业带来真正的附加价值。比如说,我把报纸的内容搬上网站,同样通过报纸可以浏览到新闻,我为什么要额外地付费呢?而内容通过网络会真正给你带来互动,一起体会两个人、三个人甚至上万个人的快乐。第三,要有清晰的侧重点,我一直认为盛大是娱乐企业、文化企业,而不是IT企业。第四,文化产业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同一个内容可以通过不同的形式获得不同的附加值。比如说迪斯尼的米老鼠可以通过动画展示,可以有音乐,有主题公园,它可以通过品牌提供内容,最大程度挖掘品牌效果。我当时提出“一鱼四吃”,而在网络文化产业,存在着“一鱼四吃”的可能性。

  但在最早的一年半时间里,盛大也经历了寒冬期,我当时告诫我的员工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当时很多网站在做自己的广告,说自己的浏览量有多少,当时我说中国人每个人个子有一米七到一米八,你在那边跳啊跳,说自己有一米九,跳的时候就会伤自己的精力。何不坐下来等待时机的成熟。所以我特别感谢陪伴我们的团队,因为那段时间里,外面的世界非常热闹。

  南方都市报:软银亚洲今年为盛大投了4000万美元,并称看中的不是《传奇》,而是这个运营团队。一个企业在创业阶段,是如何达到相互信任的?

  陈天桥:大企业有完善的制度,而在企业很小的时候,因为制度不完善,需要相互信任,领导要相信员工、员工也要相信领导是信任他的。对企业来讲,信任是成本最低的途径。无数次的信任累积、最后会当作企业文化固定下来。这是一种博弈,就像两个罪犯分别关起来,都知道交代后一定会被枪毙,但是两个人都信任对方,谁也不肯说,结果最后就撑了过来。

  “敌进我退,敌退我进”

  南方都市报:2001年前,盛大经历了一年半的寒冬期,是不是因为当时对形势的错误估计?

  2001年我们开始醒悟,那时候不瞒你说我特别喜欢看的是毛主席军事理论观点,感受最深的是,要想获得解放、获得成功,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寻找敌人最薄弱的环节突破。当时正好韩国的游戏协会进入中国,首先找的是中国动画协会,动画协会说盛大喜欢做网络与动画结合的内容,于是就推荐了他们到盛大来访问。说实在的,尽管我们和韩国人之间发生了一些纠纷,但我们很钦佩韩国企业,他们在特定时候集中优势兵力,尤其金融危机后,他们把宽带领域和内容领域作为未来发展的突破口,这也是盛大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

  南方都市报:你刚才提到毛主席军事理论观点,这是不是对你的判断、决策起到很大的作用?

  陈天桥:我上复旦的时候要军训一年。当时我们去井冈山上拉练,到过宁冈和三湾。看到毛主席在失去个人权力的时候,写下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些文章。实际上,毛主席的胸襟、军事思想、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和企业是完全一样的。比如说“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动画在国外已经发展了二三十年,我们不会去和对手正面交锋。但我们又拥有最大的网络游戏市场,这是我们进攻的机会。

  “盛大要做规则制定者”

  南方都市报:在经营游戏之后,你曾经说过盛大两年之内不准有人谈研发,因为需要专注,“谁跟我谈研发就把他开除”。但现在盛大又做研发又做销售,你担不担心用户不喜欢三心二意的运营商?

  陈天桥:截至去年,《传奇》同时在线的用户已经超过了60万。我们深信光靠运营这个环节,光靠我们对用户的理解和把握,就能够成为“中国在线”。但产业的发展,有时会超过个人的预计。网络文化这个产业,销售、研发、运营三个环节的紧密度实际上超过任何传统产业,它不像电影一样,看一场就结束了,网络游戏是持续发展的虚拟社会,在这样一个产业里面,如果你只是服务者而不是规则制定者,实际上会处于非常尴尬的位置。如果有人不愿意成为你的用户,这种痛苦可能还是短暂的。但如果他愿意成为你的用户,而你却无法提供他所需要的内容,那种痛苦才更为深刻。

  “花花世界原来别有洞天”

  南方都市报:现在盛大要转型做迪斯尼这样的娱乐公司,而多元化是很多企业的滑铁卢,也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觉得盛大又回到自己的老路上,而且摊子铺得太大。

  陈天桥:我觉得一个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专注和多元化的矛盾一定会摆在企业的面前。我常说“比尔·盖茨最聪明的地方不是他做了什么,而是他没做什么”。以比尔·盖茨的实力,他可以买下纽约,可以去做房地产,但他专注在自己的操作系统、软件研发,而不被市场中别的诱惑所吸引。对于刚起步的企业来说,他没有什么可失去的,起步之后,到了一定的阶段,就需要适度多元化来分散风险。所以这是我说的一个企业发展所要经历的五个阶段,一是战略上寻找突破点,二是要专注,三是要进行整个产业链的整合,四是适度多元化,五是变成社会企业,承担适度的社会责任。

  南方都市报:你曾经说过做运营是一种病态的执着,但大家都认为,你正是靠着执着才把盛大做起来的,这种说法是不是反映了你的一种矛盾心情?

  陈天桥:之所以说病态是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们当时犯过多元化的错误,但现在大规模地进入研发,就像1949年解放战争的时候,是坚守阵地不敢出击,还是“宜将胜勇追穷寇?”我们也打了三大战役:《传奇》、《传奇世界》、与韩国人的官司和解。盛大已经形成了兵团的规模,我们不仅要运营的盛大,还要打到长江以南去,做研发的盛大。所以我们强调适度的多元化,我们没有回过头去做其它业务,例如经营房地产或保健品,但现在已经到了过江的时候,应该勇猛出击了。

  南方都市报:这和你以前“盛大要过独木桥”的说法相比,态度好像更积极了?

  陈天桥:任何做法从被动到主动都是有过程的。盛大开始运营游戏的时候不做研发,只是帮用户处理服务中的一些问题。但在《传奇世界》成功以后,我们发现长江以南才是“花花世界”,开始的时候只是粮草不够了,偷偷到长江以南运点回来,后来才发现长江以南别有洞天。不过我们一直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如果可以不摸石头“噔噔噔”就过河的话,那就是圣人,我们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财富榜不过是网络游戏”

  南方都市报:像盛大这种情形,很短时间里迅速积累起财富,会不会对企业员工心态有所影响?

  陈天桥:对,我们自己也认为这个时间很短。但我认为我们受财富的影响是很小的。盛大从开始到现在,一定是有变化的,但不是财富带来的变化,而是企业思考问题的方式、作风、眼界发生了改变。比如说两年前,当有一台服务器死机,遇到黑客进攻的时候,我们会十分紧张。但是经历了技术上、经营上、政策上的种种风险之后,我们改变的是胸襟、魄力、处理问题的态度和能力。财富带给人的变化很少,我们不会在这上面沾沾自喜。

  南方都市报:最近胡润、福布斯两个富豪排行榜出来以后,为什么盛大采取不作评价的态度?

  陈天桥:理论上我们对此不作评价,因为这和我们企业的风格不符。我们不是特别在意财富,而是在意我们的团队、我们的事业。财富榜对我们来讲不过是网络游戏,大家玩一场下来看看,我打了15级、他打了21级、丁磊的级别最高,仅此而已。或者在游戏中你是大侠、他是强盗、我是普通老百姓,但在现实生活中可能正好相反。我们只是按照胡润或福布斯的游戏规划扮演了财富榜上的角色而已。实际上这个东西出来第一天我们看了一下,说“哦,是这样。”从第二天起大家就再也不谈这件事了。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