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小投入让我创造唐人街伴娘传奇


                    
  我叫周馨,是一个活泼、大方的北京女孩。2003年7月考入美国纽约大学,9月,我带着美好的憧憬,来到纽约。

  在唐人街我认识了多米多餐馆老板的女儿吴倩,她27岁,出生在广州,10年前随着父母移居纽约。2004年元旦,吴倩要结婚了,她的先生也是华人,所以他们的婚礼要按照国内的风俗进行。但伴娘找谁呢?她最后想到了我。

  当听说吴倩让我给她做伴娘时,我惊得闭不上嘴,在国内我都没有当过伴娘,现在却跑到美国当起伴娘来了,再说自己也不会呀!但从交情上说我又不好意思拒绝,只好硬着头皮“亮相”。

  元旦那天,新郎出动了20辆轿车浩浩荡荡地来接新娘,我穿着白色礼服一直陪在新娘的右侧,心里慌慌的。轿车在市区转了一圈后停在一家大酒店门前,我搀着新娘走下轿车,这时,酒店门口的乐队猛地吹奏起喜庆的乐曲,鞭炮在噼里啪啦炸响,镁光灯闪个不停。当时我心里特别紧张,不过幸亏在国内的时候,我经常参加一些晚会节目做礼仪小姐,所以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场面,并且调整了心态,在整个婚礼中表现得游刃有余。

  婚礼结束后,我的礼服都被汗水浸透了。我离开时,主持人给我发了一个红包,回来的路上,我打开红包一看,天,竟然是500美元!

  这次做伴娘的经历,在我的心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随后,我经过多方面的调查和咨询得知,在纽约有五十多万华人,占全美二百七十多万华人的18%。而这些华人大多居住在唐人街,平均每年都有两千多对新人结婚,由于没有专职“伴娘”这一行,所以他们不得不临时找熟人充数,而这些人根本不懂婚礼上的礼仪知识,结果常常在婚礼上闹出一些笑话,把喜庆的婚礼涂上了一层尴尬的色彩。我想:如果自己干这一行,即使每年能拿到1%的份额,那也是10000美金,不但吃喝玩乐,还能分享他们的新婚幸福。于是,我决定做兼职伴娘!

  唐人街上的“伴娘”闪亮登场

  为了使自己迅速进入角色,我打电话让北京一位同学给我寄来一本《婚俗礼仪大全》。每天早上5点钟我就起床,长跑1个小时,然后开始做“功课”。我的“功课”科目共有两种:一是研读《婚俗礼仪大全》。掌握全国各地或不同民族的婚俗习惯,因为唐人街上的华人来自全国各地;二是练习表情和走路的姿势。表情既要热情洋溢又不能过分流露,走路的步伐既要轻盈舒缓,又不能像模特在T台上那样夸张。

  我这一忙乎,立即引起了本国留学生的注意,他们纷纷议论:这个周馨怎么了?面对同学们的质疑,我毫不隐瞒,大大方方地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大家。谁知,大家听完我的话后都忍不住笑,问我是不是想结婚想疯了。我一笑了之,仍然我行我素。

  通过对自己一个多月的艰苦训练,我觉得已经掌握作为伴娘所要具备的知识,于是我用电脑为自己打印出了200份材料,其中包括身高、体重、照片和联系电话。然后,我在唐人街挨家挨户地散发,并走访了多家婚纱摄影店。正所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我散发出广告的第5天,就有一家影楼打来电话,说有人请我去做伴娘,对方出价是400美元,但影楼要收50元的中介费,问我同不同意。我当然同意了!于是,我又有了第二次做伴娘的经历……在此后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竟接到了3笔生意!初战告捷,我信心大增。 
  2004年8月8日,我为一对陕西籍华人做伴娘,整个婚礼全部按着大西北的风俗进行的。大西北的婚俗是我国婚俗礼仪中最讲究、最繁杂、也是最豪放的。其中有颠轿、驱邪、兜福、过马鞍、迈火盆、赐福和拜堂等。

  这场婚礼吸引了上万人驻足观看,纽约多家报纸做了报道。先是新娘蒙着红盖头,由娘家哥哥背着送上花轿,花轿里有一个童男压轿。迎亲花轿起程后,在欢快的唢呐声中,四个轿夫甩开了波浪步,轿子左歪一下右歪一下,一会儿升高一会儿下沉,把新娘颠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为了减轻对新娘的颠簸,我用左手使劲搂住新娘,右手还要抱着4岁的童男,因此,两个人的重心几乎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感到全身的骨架都要散了,但我还是咬着牙坚持着。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颠簸,轿子终于停落在酒店门前。新娘该下轿了,这时主持人递过一件毛朝外的羊皮袄,披在了新娘身上,这叫“百病不染”;接着,媒婆又递过来一把斧头让新娘用礼服兜着,这叫兜福;还要跨过一个马鞍和一个火盆,意思是平平安安、红红火火过日子;最后一关是新郎新娘接受五谷杂粮的洗礼:人们捧着混在一起的杂粮,掺合着五彩纸粉,扬向天空然后再缓缓落在新郎新娘的头上。本来是图个吉祥,可现在的年轻人都把这当成玩笑,出手很重,那些粮食就像一颗颗子弹射向新郎新娘。保护新娘是伴娘的职责,我急中生智,一把扯住新娘身上的羊皮袄,把新娘的头盖得严严实实,而我自己的手和脸完全暴露在“子弹”下,顿时,我感到手和脸一阵针刺般的疼痛,使我几乎掉下泪来,但值得庆幸的是,新娘毫发无损……

  这场婚礼终于圆满地结束了!我虽然拿了600美元的红包,可回来后却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一宿,这场伴娘当下来,比新娘还累!

  伴你快乐伴我开心

  这场别开生面的婚礼一经报道后,立即在纽约市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中国婚俗引起了美国人的浓厚兴趣和好奇。紧接着,一些写人物专访的记者也纷纷找到了我,我的照片出现在街头多家报纸上,这无疑给我做了一次潜力巨大的广告,从此我的名气不局限于唐人街上的华人,我每日的手机铃声不断,很多都是美国人和侨居在纽约的加拿大人、巴西人打来的,他们在电话中除了询问我一些中国各地的婚俗外,还表示他们结婚时,希望能按照中国的婚俗坐一回花轿,让我帮助安排。我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商机,急忙到网上查找其他国家的婚俗礼仪,对自己进行恶补,我希望能当一回外国人的“洋伴娘”;同时,我在唐人街上找了三家婚纱摄影店,让他们多做几台样式各异的中国花轿,以备急需。

  2005年1月1日,是我第一次为外国人当伴娘。那是一对美国人,整个婚礼是按照中西合璧的形式进行的:先按照他们本国的婚俗进行,然后再坐上中国的花轿。美国人的婚礼通常需要20至40分钟:参加婚礼的人伴着结婚进行曲首先进入教堂,接着,新郎要从侧门进入教堂,新娘手持一束鲜花和她的父亲最后进来,父亲要把女儿亲手交给新郎。然后,新娘和新郎站在教堂的祭坛前,互相表达誓言。

  按照美国的婚俗,仪式就该到此为止了,接下来便是“喜宴”,而现在,这场婚礼到此便改为中国京式婚礼:新娘重新梳妆,用丝线绞去脸上的绒毛,谓之“开脸”,然后戴上凤冠霞帔,蒙上红布盖头,在我的搀扶下坐进了花轿。上轿时,新娘要哭几声,以示对父母及家人的思念。起轿后,鸣礼炮三响,乐队在前一路吹吹打打,乐队后是新郎,骑着高头大马,接着是花轿,后面是其他送亲的人员。京式婚礼拜堂才是高潮:新郎用一根红绸带牵着新娘,在我和伴郎的陪伴下来到香案前。香案上,香烟缭绕,红烛高照。然后是“三拜”:拜天地,拜双亲,夫妻对拜;最后进入洞房……

  到此,我做伴娘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这次我得了800美元的。但这还不算最多,我接到的酬金最多的一次是在给一对美籍加拿大人做伴娘,得到的酬金是2000美元。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伴娘越做越好,平均每月都能接到五六笔生意,有时几家同时找上我,我分身乏术,只好婉言推辞。做伴娘,可以说是一个吃喝玩乐就赚到了大把美金的职业,我用这些钱不但交足了学费,还能存很多钱。到目前为止,我的信用卡上存了4.5万美金,折合成人民币就是36万元,而这仅仅是我一年零三个月赚的!

  只有22岁的我在纽约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里创出如此佳绩,令所有留学生羡慕不已,他们不仅不再嘲笑我,还纷纷找到我,要求加入我的队伍。我考虑再三,在他们中间挑选了2名女同学和2名男同学,培养他们做伴娘和伴郎,如今他们已经能独立接单了……

  主人公感悟:

  作为伴娘,我看到的都是人世间最甜蜜最幸福的时刻,我在真心地为他们祝福、分享他们幸福和快乐的同时,也让自己的生活过的很优裕,我坚信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今后的人生会更精彩。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