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南存辉:正泰集团董事长


                       人的一生,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自己,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企业。   南存辉,从昔日温州城内辛苦操劳的小小修鞋匠,几经奋斗终成资产超过亿万美元的年轻富豪,连续三度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其中的跨度之大,变迁之巨,其实就是一部传奇。在这民营企业家群雄纷起的年代,外表儒雅的南存辉,骨子里流淌着古代将士的骁勇和不屈,正如他最爱唱的一首歌———《爱拼才会赢》。他始终认为:人的一生,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自己。“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企业,最难的是自我否定和自我超越!”   35元的第一桶金   南存辉13岁初中刚毕业,父亲因伤卧床不起。作为长子,南存辉辍学子承父业。从此,校园里少了一个学子,人们的视野里却多了一个走街串巷的小鞋匠。13岁至16岁,他每天挑着工具箱早出晚归,修了3年皮鞋。生活的苦难塑造了他坚强不屈的性格,更坚定了他的生活信心。天质聪颖的他,没有放弃对社会的观察和思索。   上个世纪80年代初,温州掀起一阵低压电器创业潮。1984年南存辉找了几个朋友,四处借钱,在一个破屋子里建起了一个作坊式的“求精”开关厂。4个人没日没夜地干了1个月,做的是最简单的低压电器开关。可谁知赚来的第一笔钱只有35元钱。3个合作伙伴都沮丧极了,而南存辉却兴奋异常,因为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财富的路子。就从这35元的第一桶金中,他仿佛看到了创业的曙光。   1984年7月,他与朋友一起投资5万元,在喧闹的温州柳市镇上因陋就简办起了一个“乐清县求精开关厂”,开始了他在电气事业里的艰难跋涉。   “分享其实是一种明智”   与温州老板们普遍的家族经营相比,南存辉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自正泰成立之日起,他就矢志不渝地推行股份制,以“股权释兵权”。当他的股权从100%退到目前的不到20%,正泰却在他的“减法”中发展得越来越大。   1991年,在与朋友合作创办的“求精开关厂”解体后,南存辉吸收弟弟、妹夫等家族成员入股,组建了典型的家族企业———温州正泰电器有限公司,南存辉个人占股60%以上。到1993年,正泰的年销售收入达到5000多万元。锋芒初露的南存辉意识到,正泰要想继续做大,必须进行一次脱胎换骨的变革。于是,南存辉充分利用正泰这张牌,走联合的资本扩张之路。他先后将当地38家企业纳入正泰麾下,于1994年2月组建了低压电器行业第一家企业集团。正泰股东一下子增加到数十个,而南存辉个人股权则被稀释至40%左右。   然而他在摸索中渐渐发现,家族企业的一个致命弱点就是无法更多更好地吸纳和利用优秀外来人才,而人才又是企业发展的第一资源。到1998年,几经思考的南存辉突破阻力,毅然决定弱化南氏家族的股权绝对数,对家族控制的集团公司核心层(即低压电器主业)进行股份制改造,把家族核心利益让出来,并在集团内推行股权配送制度,将最优良的资本配送给企业最为优秀的人才。就这样,正泰的股东由原来的10个增加到现在的100多个,南存辉的股份下降至20%多。数十位百万“知本”富翁诞生了。家族色彩逐步在淡化,企业却在不断壮大,正泰目前已成为拥有资产30亿元、年销售额超过100亿元、年上缴税金逾5亿元的大型企业集团。对此,南存辉坦陈:“分享不是慷慨,对创业者来说,分享是一种明智。”
  “烧自己那壶水”  专业化和多元化的道路到底孰优孰劣的问题在业界已经讨论了很多年。对此,南存辉始终坚持:不熟悉的不做;行业跨度太大,没有优势的不做;要多元化也是同心多元化。他告诉记者:“在企业快速发展阶段,有非常多的行业让你选择,找上门来的各行业合作伙伴踏破了门槛。这样很容易导致决策的随意性,好比烧开水,你把这壶水烧到99度只差1度就开了,突然你心血来潮觉得那壶水更好,把这边搁下不烧了而跑到那边重新另起炉灶,新的一壶还没烧开,原来那壶也凉了。”  南存辉始终认为,一个人首先必须“烧好自己的一壶水”。在许多民营企业纷纷朝着多元化发展的今天,正泰的执著和淡定如此难得。从低压电器、高低压电器到工业仪表,正泰一直在做专业的电器制造企业。南存辉说:“国际上对正泰最有力的一个竞争对手去年年销售达90亿欧元,是我们的10倍。正泰在自己的领域里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质量、诚信是发展之本  靠着一次次的创新与求变,正泰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今年1到5月整体销售收增长达到40%,速度依旧惊人。“正泰神话”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媒体和经济学家前往正泰寻找奥秘。南存辉对此的解释是,企业发展的根本就是质量和诚信,这也是从他创业之初就认定要坚守的原则。  南存辉对质量追求到了令人叹服的程度。他有一句有名的话:宁可少做亿元产值,也不可让一件不合格品出厂。有一次,企业一批货物出口时,在运输过程中一只货箱出现了破损,重新装配时,偶然发现有一件产品不合格。南存辉得知后,毅然要求全部开箱检查。为了不影响交货,这批货物由海运改为空运。仅此一项,企业的运费就多花了80万元。  靠拢纳税榜、退出富豪榜  当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的消息传来,南存辉只是一笑置之。生活,该怎样继续还怎样继续。20年如一日,他一直以来的俭朴习惯,都不曾因他跻身富豪排行榜而改变,正如他自己形容他向往的“就是一种普通、平常的生活”。  他说:“钱是身外之物,多一个零少一个零何必紧张,最要紧的是做人。生命的质量不等于钱的重量,往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早在十年前,南存辉挣的钱就够他几辈子花了,财富对于他的意义早已超脱个人的需求,这些年来驱使他不断在事业上打拼的原动力,是他深刻认识到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帮助更多的人富裕起来。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不断超越自己、实现人生最大价值的质朴愿望,在他身上显露无遗。  “我们拼命挤进纳税排行榜,我们拼命退出富豪榜。”南存辉说。2003年,正泰上缴国家税收是5亿多,其中在温州区域缴税就在3个亿。这个数字清晰地标志着南存辉对于社会的价值体现。2002年,他因为上缴国家个人所得税276万而成为人们心目中依法纳税的企业家楷模。  “做企业跟爬山很像,开始做的时候认为很简单,结果当你越爬越高的时候,就是企业越做越大的时候,碰到困难的时候,越爬越觉得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不能回头。所以当你上了这个舞台,就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了,要不断去攀登、去跨越”。 他从来不是一个享受奢华的人,工作安排极为紧张,一年有多半的时间在路上奔波,日历上排满了各种会议、接待、商务的安排,吃饭常常简单到几块面包、一袋方便面。而一切付出都有回报,从创业之初到现在,正泰的员工增涨了1000倍,资产增长了2万倍,产值增长了10万倍,利税增长了15万倍。  也有儿女情长,面对缺少时间陪伴女儿和家人的矛盾,他同样感觉惆怅和失落。可是企业的发展让他无法回头。他说:“只有抓紧努力,朝着既定的目标快速飞奔,没有理由让自己停下来歇一歇。”他笑称这大概就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谈到对于未来,最大的理想是什么,他的回答是:“写一本回忆录。做一些环球旅游,享受大自然。当然那时也可能还在做顾问工作。”而现在,他的弦还是绷的很紧,正泰眼下大动作连连:在温州已征地1000亩建设正泰工业园,预计在2010年前投资160个亿,打造国际性的电器制造业基地。“我们打算在2010年前在企业的重大项目上投入160亿人民币。目前,正泰集团在温州设立了中低压输变电产品制造基地,在上海发展光纤通信项目,杭州设立了IT工业园区,生产自动化、信息化结合的智能产品。”  采访结束,当记者最后问到南存辉是如何评价自己的时候,他的回答是:“中学毕业,修鞋匠出身,当过农民,开过个体电器店,现仍在正在慢慢做的当中。”  敢与跨国公司叫板  作为全国最大低压电器企业的老板,南存辉是敢与跨国公司叫板的中国人。当许多人还在谈论、分析WTO的影响时,南存辉已经走出了国门。  2002年3月,在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的年度招标大会上,来自欧盟15个国家和全球各地的近30家电气公司展开激烈竞争,5轮过后,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战胜了通用、西门子、施耐得等大型跨国电器集团脱颖而出,夺得6000万欧元的标的。这家震惊世界的中国民营企业就是正泰集团。南存辉告诉记者:“我们的成本领先战略是取胜的法宝,正泰的产品比那些跨国公司的报价都要低,质量却不比他们差。”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企业尚在发展初期的南存辉就已有了不输于外国巨头的自信和豪情。那是在1992年,正泰以其良好的企业信誉引起了外国电器巨头的注意。那年秋末的一天,法国梅兰日兰电器集团中国总代理和随同人员一起来到温州柳市低压电器市场考察、寻找具有竞争力的子公司。  “成为集团子公司有什么优惠条件?”南存辉慢条斯理地问。对方总代理的回答很明确:“技术、资金和梅兰日兰的国际品牌。”南氏兄弟相视一笑。这三项是当时正泰正急需的东西。“但是,谢谢。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更愿意创中国人的品牌。”  现在正泰的海外建厂,是“先有市场,再建工厂”。南存辉定了三道关。首先,通过先在海外建立销售机构,使当地市场达到一定的成熟度。其次,选择行业关联度紧、技术含量高、需求空间大、市场竞争力强的国外科研机构合作。最后,通过产品出口进行产品定位和市场定位,并达到在当地设厂的盈亏平衡点。  南存辉最大的梦想就是:让全世界的同行都知道在输变电行业里面有一个品牌叫正泰,它来自中国。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