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罗瑞锋:面包在哪里?


                    
  1982年夏,刚转业的罗瑞锋怀揣着在部队6次立功的证书,茫然失措地在县城四处奔走,但换来的却是一身冰凉:工作在哪里?面包在哪里? 
  而今,身为湖南省长沙矿业集团董事长的罗瑞锋,先后获得了“全国煤炭工业优秀企业家”,第三届“湖南青年企业经营者鲲鹏奖”,第十四、十六届“湖南优秀企业家”等荣誉。 
  这个当年的军人已成长为煤炭行业中专收拾“烂摊子”的扭亏能手,改变了数万人的命运。 
  从小县城里崛起的新星 
  罗瑞锋的命运改变是由于父亲的眼泪。 
  为了帮助儿子找到“铁饭碗”,没有任何背景的父亲含着泪水找到当时的湖南省永兴县常务副县长张树体。 
  张县长考虑县煤炭局办公室正好要个写材料的人员,让罗瑞锋写个《自传》试试。罗瑞锋一挥而就,随即被推荐到县煤炭局当了秘书兼调度员。 
  1985年5月,罗瑞锋参加全国成人高考,在湘潭大学哲学系行政管理专业学习。两年后毕业,仍然回到县煤炭局。 
  地处湘南五岭北麓的永兴,被称为“煤炭之乡”,有大小煤矿100多个,年产煤300万吨。然而煤炭公司直属县煤炭局,一直靠着收管理费过日子。 
  在罗瑞锋的眼里,这无异于守着金山讨米。1987年10月,机遇终于到来。煤炭公司实行内部公开招标承包。罗瑞锋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当上了经理,成了当年县城里人们热议的话题。 
  罗瑞锋开始显示出自己的才能。3年下来,他把一个几乎一无所有、被人遗忘的“寄生”企业,发展成拥有固定资产820多万元、新增15个货位的铁路专用煤场企业,在全省煤炭系统引起了震动。 
  但由于改革触及了少数人的利益,罗瑞锋被认为“狂妄、自负,不听话”。1990年夏秋之交,罗瑞锋被调任县煤炭开发基金办任副主任这样一个闲职。 
  “那段时间是我的转折点。”罗瑞锋对记者说,那一境地逼出了自己强烈的忧患意识。 
  这一年,罗瑞锋满腹忧心,他最担心的是“会把家底亏光”。 
  事实证明了他的忧虑:由于政企合一,内部管理陷入混乱,虽然煤价上扬,公司却由盈利大户变成亏损企业。 
  两年内,公司仅有的办公大楼被卖了,主要煤坪也送给了竞争对手,后备资金用空了,日常只得负债经营…… 
  1992年7月,新来的县委书记重新任命罗瑞锋任经理。 
  仅3个月,罗瑞锋便将公司扭亏为盈,实现利润80万元。直到1995年7月,企业利润一直保持在200万元左右。他也被破格提拔为县经委主任、党委书记、县委工交政治部部长,并被评为“湖南省劳动模范”。 
  再次起死回生挽回危局 
  改革是人才的试金石。 
  1998年2月22日,湖南省煤炭厅公开招考省煤炭公司经理、煤炭坝公司经理等8个正处级以上干部。 
  罗瑞锋悄悄打起了省煤炭公司总经理位置的算盘。 
  参加了笔试面试后,他的兴致更高。但在和省厅负责人谈话后,热情遭遇了冷水。该负责人告知:省煤炭公司是个综合管理部门,像他这样的人才更应该到一线的生产企业锻炼。 
  而潜藏的理由是:省煤炭公司是“副厅级”,要求报考者具有县副处级条件,但罗瑞锋当时只是个科级干部。 
  随后,罗被安排到湖南省煤炭坝能源有限公司主持工作。 
  尽管有心理准备,刚来到煤炭坝时罗瑞锋还是被吓了一跳,差点就萌生了走人的想法。 
  迎接他的除了3万职工家属期待而疑惑的目光外,更多的是一大堆吓人的债务和包袱:厂里已经3个月没有开工资,工人技术人员大量流失,企业亏损1200多万元,欠职工集资款1500多万元。更让人绝望的是,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煤炭坝只能存活两三年了。 
  “我觉得国有企业掌门人最重要的是责任感,要对得起身后的那些人。”罗瑞锋独自一人卷起铺盖来到了矿里开工。 
  了解了生产经营情况后他发现:尽管有20多万吨的煤炭积压,但企业却不敢降价出售,换回流动资金解决生产和工资问题,原因是原来的负责人担心压价出现更大的亏损。 [Page]
  治理的办法是什么呢?罗瑞锋认为必须要按照市场价格将积压煤炭卖出,同时从管理上入手,降低生产成本,以防止降价后的巨额亏损。而在治理好周边的非法小煤窑后,资源还可以开采8~10年,破除“煤炭坝只能存活两三年”的观念。 
  罗瑞锋半年解决了销售问题,但与小煤窑的斗争则贯穿了8年工作始终,并被他称为“一生最艰难的时刻”。 
  “看到别人在吸我们的血,自己却没有办法,急得直掉头发。”他说,有的小煤窑居然把矿开到了自己的矿里。 
  所幸,许多领导对此非常重视,加上众多新闻单位的舆论支持,当地关了17个小煤窑。 
  赢得了喘息之机,罗瑞锋开始了煤炭坝煤矿建矿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改革:精简管理人员55%以上,精简机关处室机构50%以上,中层干部公开招聘,择优录取,竞争上岗。 
  与此同时,为了处理大量积压的煤炭,灵活销售,盘活资金,他亲自带队到其他企业学习成本管理经验,推行成本一票否决机制,依靠低成本、低价位赢得了市场竞争。 
  通过这些改革,1998年底,公司当年减亏700多万元,职工工资也按时足额发放。 
  1999年以来,该公司连续6年整体增盈,资产负债率下降了40多个百分点,银行信誉由B级升到了AA级。 
  上缴的利税也不断攀升,1998年公司上缴税收657万元,而2005年实现利税已近3000万元。职工收入由1997年的4700多元,上升到2004年的11623元,年递增22%。 
  资源依赖性企业如何做百年老店 
  “每到日子过得舒服的时候,总是会想是否会有新的麻烦。”罗瑞锋说,煤炭资源终究是要枯竭的,调整产业结构、发展非煤产业势在必行。 
  罗瑞锋瞄准了外地的煤炭资源,决心拓展公司的发展空间。1998年,攸县县委、县政府同意与公司合作开发,共同组建湘东矿业公司,拥有了1块两亿多吨储量的煤田,标志着煤炭坝向外发展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1998年底,他在资金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作出了上马电厂二期改造工程的决定。1999年电厂二期正式上马,当年就收到了效益。 
  2000年,在他的主持下,公司机械厂与清华大学合作开发了新型材料―――高硅耐磨钢,填补了中南五省在这一领域的空白。 
  这些骄人业绩的背后,是罗瑞锋独特的个人气质和管理手段的自如挥洒。 
  2001年,公司与中美合资湖南麓山天然植物制药有限公司达成了由煤炭坝控股50%的协议,开创了煤炭企业跨行业对外合资合作的新模式,构建起企业未来发展新的支撑点。 
  随后,罗瑞锋组建湖南省长沙矿业集团成功,并出任董事长。2005年元月,公司与其他几家公司合股组建湖南省华源矿业有限公司,共同开发攸县黄兰矿区。 
  通过7年的发展,公司总资产共增值1.17亿元。 
  “很多人都说应该将国有企业卖掉,说是僵化和有体制缺陷,我觉得荒谬!”罗瑞锋认为,所有制不同并不一定会限制企业的发展,关键是面对同样的市场环境如何在变中求生存求发展。 
  为此,他专门撰写《国有企业“一卖当先”值得慎思》一文,呼吁对国企发展给予理性思考。 
  他还据此提出了公司远景目标:在5至8年内使集团公司原煤产量达到300万吨以上,成为湖南煤炭能源最重要的生产企业,至2010年实现企业总产值10亿元目标。 
  “当时在渡难关时,我们说‘做百年老店’,别人认为是笑话,如今还有人会怀疑我们的雄心吗?”罗瑞锋挥动有力的手,一脸的从容、自信。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