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农业新模式”竟是惊天骗局


                    

  1998年、1999年中央三令五申清理利用庄园开发进行非法集资,但就在中央禁令下发后的两三年时间内,茂名化州三大庄园却加大力度,非法集资逾3亿元,投资者涉及北京、天津、太原、广州、深圳等国内30多个大城市,以及新加坡、印尼等地。2004年初至今,三大庄园涉嫌非法集资,被列为国务院和广东省委督办的要案。 

  三大庄园案处理未结,又一非法集资案在茂名高州爆出。一个被赞誉为“未来农业发展的希望”的“新农业发展模式”——“君临模式”,最终竟也是一个庄园骗局。而创造了这一模式、“富有创意”并“值得农业界研究”的君临公司则完完全全是个骗子公司。这一次,广东广西和江西三省数百投资者上千万元血本无归。 

  针对三大庄园非法集资问题,去年10月,化州市政府出台处理办法。据《南方农村报》报道,在一份内部总结中,化州有关部门承认“政府发函和官员出面参与,客观上强化了公众对企业的信心,使企业的招商更容易得手。某些官员对企业经营活动介入过深,尤其是中央发文后还参与招商,的确应该反省。” 

  和三大庄园案一样,君临一案中的很多投资者并非完全盲目、毫无防备,他们的投资信心相当程度是来自企业之外的一些因素。这些骗局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的公信力。 

  2005年12月8日,在村子里两进两出后,63岁的黄建团才找到一条掩映在竹林中的小路,沿着这条小路蜿蜓而上连拐十来个弯,老黄第一次找到他手中林权证上的果园所在。 

  这片果园位于广东省高州市曹江镇满坑村,林权证的颁发单位是高州市林业局,据这本编号为高州林证字(2003)第000738号的林权证上登记,林地所有权属于满坑村下辖的自然村冷水铺村和赖壹村,使用权人及森林或林木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均为黄建团。林权证上记载,这片果园中的60亩荔枝和龙眼属于他,使用期为5年,至2008年3月止。

  老黄的这60亩果园于2003年3月18日承包自广东茂名君临果业公司,但林权证上的这些词汇对黄建团只是一个概念,直至两年多后,他站在林权证上所标自己的果园中,仍没能找到自己的60亩到底在哪里。去年11月8日,老黄从网络上获悉,君临果业公司董事长黄杏建被江西南昌警方从青岛抓获,其8名同伙也先后落网,原因是非法吸收像他一样的城市投资者的资金。 

  从2003年3月至今,老黄未从18万投资中收获分文,而黄杏建在他签下投资合同时的承诺是每个月返回3360元。 

  像老黄这样落入这个骗局的投资者有数百人,从2003年至2005年之间,来自广东、广西、江西三省投资者投入的资金累计达千万之巨。 

  高回报引人入套 

  实地看了君临公司“显赫”成就后,一份国家级报纸的广告让老两口最终打消了怀疑 

  老黄是福建人,在家乡当过工厂厂长,从工厂退休后来到深圳,继续发挥余热在一家公司做老总,2002年因胃部手术休养了一年。如果没有2002年底的那场际遇,老黄这辈子不太可能与茂名这个地方发生实质性联系。

  老黄说,2002年底,君临深圳分公司一个业务员通过熟人找到他和老伴,推荐一个“非常赚钱的项目”:承包君临公司的果园,5年期每亩投资3000元,投资后可自主管理也可委托给君临公司管理,自主管理5年每亩可获利26240元,委托管理的收入为14600元/亩/年。按此推算,投资60亩,一次性投入18万元,委托给君临果业,5年后坐收876000元,回报总额是投资额的4.87倍。 

  “我当时在家里已经休息了一年了,也想找点门路做点投资,股票和房地产市场都不景气,如此高的回报率不能不让人动心。”老黄说。但在商界打拼多年的他也因此产生疑心:不会是个骗局吧?业务员的一番游说说动了老黄:可以到公司实地考察,看公司的果园,有当地林业局签发的林权证作为保障。听说有盖国家公章的林权证,老两口决定还是去探个究竟。 

  2003年初,君临公司派出几辆旅游大巴,将和老黄夫妇一样的几十个考察者带至茂名,首先参观了位于该市新福五路158号的君临果业公司。

  君临果业公司位于一栋大厦的一、二层,面积近两千平方米,当老黄他们到达时,现场的业务员有一两百人。在一楼墙壁的宣传栏上,老黄看到了公司董事长黄杏建与茂名市领导的合影,文字介绍中,黄杏建也是人大代表、先进企业家。在君临公司大事记中,也列举了君临公司“显赫”的成就:1996年6月,茂名市领导到君临公司水果基地召开水果生产现场会;1996年9月,公司被化州市政府评为种果模范专业企业,次年被化州市政府评为优质水果示范基地;2002年12月,公司“五位一体”整合经营、互动发展的经营新思路,被经济学家和国家有关部门定为“君临模式”,在全国推广;2003年1月,公司董事长黄杏建被深圳市茂名经济促进会推荐为常务理事。宣传栏中,还张贴着自2002年12月至2003年多家国家级报纸和电视台对君临公司的报道。 

  老黄也在这里第一次见到黄杏建,“他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八,操一口广东普通话,面相比较诚实憨厚。”提及对黄杏建的第一印象,老黄如是说。 

  随后,这些投资者又被带至高州前文所提到的那片果园,看着满山遍野荔枝树与资料所宣传属实,看到绿色的林权证样本,投资者们都颇为兴奋,不少投资者也当即签下投资合同。 
  老黄还是留了个心眼,在茂名期间,他留心了一下当地水果的价格,也做了一番评估:一亩5年以上的荔枝亩产最少按2000斤算,按时价2元至4元一斤,亩收入至少4000至8000元,回报3360元这笔账也算得过去。按君临公司业务员的介绍,在获得投资后,公司还准备引进国外先进设备,进行荔枝和龙眼的深加工,提炼做荔枝酒或荔枝干,这样果子的价值还会上涨。 

  但老黄夫妇还在犹豫中。2003年3月12日,老黄夫妇还在一份国家级报纸上的“两会特别报道”中,看到君临果业公司的广告,这则广告最后打消了两老的怀疑。同月17日,经过两个多月的谨慎考虑,老黄夫妇与君临公司签下60亩的投资合同,将夫妇俩毕生的积蓄18万元投入这片果园中,然后再按业务员的建议,将60亩果林转为委托给君临果业公司打理。同年8月30日,老黄的老伴还参加君临果业公司新推出的竹狸项目,这次购买了竹狸600对,付出15600元。 

  在合同签订一周后,老黄夫妇也如期拿到那本林权证,看着这本由林业部门颁发的“国家的本本”,老黄夫妇心里彻底踏实,开始兴奋计算起自己会获得多少回报。

  国家级研讨会 

  参加研讨会的投资者受到高规格接待,台上就座代表单位的名字对他们来说“如雷贯耳” 

  如今社会上骗局层出不穷,深圳市民王小姐对君临公司仍持有疑心,但她也并未拒绝对君临公司的了解。 

  2003年10月,通过熟人联系到王小姐的业务员向她透露,国家有关部门将在茂名召开一个“君临模式”的现场研讨会,极力撺掇她前去感受一下。

  10月12日,王小姐也被君临公司的专车接到茂名石化疗养院,受到高规格的接待,胸前佩戴“贵宾”字样的胸花,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人员也参与迎接。 

  在研讨会上,台上就座代表单位的名字对王小姐来说是“如雷贯耳”,国家有关部门向新闻界发布了“君临模式研究课题”报告内容,并同时召开“‘君临模式’与未来农业发展方向研讨会”。与会者提出,君临公司是“一个植根农业、富有创意和实现产业化经营的民营公司”,值得农业界研究。 

  这场题为“君临模式”与未来农业发展方向的研讨会期间,王小姐还见到茂名市的领导与黄杏建合影。黄杏建也向他们说:“这些项目是给老人们谋点福利,挣点养老钱,绝对不会骗你们。”君临深圳分公司经理周品言也拍胸脯说:“你们放心,我也是45岁的人了,也有儿有女有良心,不会骗你们,我也很恨那些骗子,我信佛,是积善德之人。”对于是否有违规的怀疑,黄杏建也当场保证:“我开公司就像司机开车,遇到红灯肯定要停,一定会遵守规则。” 

  研讨会后一两个月内,君临公司及“君临模式”开始在几份国家级报纸上频繁出现。一篇题为《君临模式:农业发展新模式》的文章称,“君临模式让人兴奋”,“君临模式有很好的参考意义”,“君临模式形成证明民企在农业产业化中大有可为,君临公司为一个植根农业、富有创意和实现产业化经营的公司”。后来又有一篇文章对君临模式进行全方位解析,对将果园、速生林土地使用权和竹狸等资源与城市民间的货币存量相嫁接所产生的经营业绩表示肯定。有观点认为,“君临模式是未来农业发展的希望”。如今上网搜索“君临模式”,都可以搜到成千上万的相关文章。 

  在此之后,茂名君临果业公司总部墙上与黄杏建合影的领导级别也升格为“国家级”。 

  在这一轮“轰炸”之后,王小姐胸中的疑虑完全被打消,她不仅自己投下20万,还将这个在她看来“完全放心”的项目推荐给自己的亲戚朋友,拉来四五个亲朋也投入20万到果园项目中。 

  来自深圳警方的报警登记显示,截至当天,仅深圳地区报警的投资者总金额达324.90万元,人数达60余人,其中一次性投入最多者达45万余元。

  大手笔:神农万寿园 

  君临很少向茂名本地人推广业务,但这次例外,而且该项目还随着果园和竹狸一起被包装到省外 

  除了果园之外,君临果业公司后来还陆续推出竹狸、山鸡等项目,今年65岁的退休干部周女士就是君临延伸服务的支持者。在君临推出竹狸项目之后,周女士投入3万元,买了每对600元的竹狸50对。“君临公司说这是为照顾老客户推出的,因为竹狸繁殖快,市场销售很旺,很多酒店都要货,签下一年的合同后,购买‘竹狸’的客户,每投入6000多元购买10对竹狸,年终可分红8000元(含本金),每季度返款一次。”周女士说。

  竹狸、山鸡只是小打小闹,2004年,黄杏建又推出一项大手笔--神农万寿园,公司称该园占地9476亩,其中含水面1880亩。黄杏建还称,要把“神农万寿园”建设成首个超大型原生态山水健康休闲旅游度假地。就在2004年12月,媒体还报道称,君临公司和美国远东第一财务信贷集团合作建设神农万寿园等系列农业生态观光旅游项目,这是一项50年投资70亿美元的项目。 

  据说,购买“神农万寿园”股份的客户,一年期限归还本金,可从中获取8%的利润分成。业务员还称,神农万寿园项目投入10万一股,一年可以赚回100万,而且3个月之内可以退钱。

  黄杏建很少将其公司业务面向茂名本地人推广,但神农万寿园是个例外,茂名一家单位员工李明(化名)就是其一。君临公司业务员通过熟人找到李明的妻子,向她推荐这个项目,称该项目已经通过立项审批,推荐者甚至还拿出省有关部门的文件为证。这份于2003年8月19日关于茂名市神农万寿园项目建议书的批复中,省有关部门批复同意茂名市建设神农万寿园项目,主要建设林果观赏匹配、水上游览区、野营活动区、农业博物馆、综合服务区及配套建设旅游接待和道路等,首期投资为16922.5万元。批复中还特别提示,因该项目占用土地面积较大,必须按国家有关办理土地使用手续,项目建设内容也要符合国家的有关规定。 

  看到获得政府立项和相关图纸后,李明夫妇再也没有丝毫怀疑,也投入10万试试,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个项目还随着果园和竹狸一起被包装到广西南宁和江西南昌。在南宁市民族大道一大厦21楼,君临公司设立南宁分公司,以“竹狸托养”、“神农万寿园”这两个项目,专门锁定南宁市有一定经济基础的离退休老同志推广,150多名老人共投入300多万元。 

  去年1月14日,君临果业南昌分公司注册成立,黄指派余嘉诚、罗杰洲、张邦辉担任重要职务,并招聘能说会道的年轻人进行培训,很快形成了一整套严密的业务体系,并以举办门球赛、秧歌比赛为名收集他人电话,以每年8000元的高额分红为诱饵,在短短半年内非法向250余名中老年人吸收资金500多万元。 

  公司人去楼空 

  仍抱着一丝希望的黄建团受深圳诸多投资者之托赶赴茂名,查寻君临公司的行迹 

  2004年3月,约定的一年返利期限到了,满怀期望等着君临公司返利的投资者开始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 

  在迟迟未拿到合同承诺的返利后,投资者向君临深圳分公司讨要,得到的答复是今年公司经营不好,等形势稍好转再回报。后来还以董事长黄杏建的名义向投资者表示,希望给公司一点时间。 

  拉着儿媳亲朋一起投资的周女士着急了,前年10月29日,她找到君临深圳分公司,答复是公司副总还在北京,等他回来,后来又承诺一个星期就还款。但一个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去年4月,周女士再次来到位于深纺大厦18楼的深圳分公司时,公司已经人去楼空,谁也找不到。 

  此后陆续传出的消息才让投资者确信,君临公司就是一个骗子公司。去年1月28日,君临南宁分公司五名管理人员被当地警方逮捕;去年11月,江西南昌警方先期将君临公司员工余嘉诚、罗杰洲、张邦辉等八人抓获,同月8日,黄杏建也被南昌警方从青岛抓获。 

  去年12月7日,仍抱着一丝希望的黄建团受深圳诸多投资者之托赶赴茂名,查寻君临公司的行迹。12月8日上午,站在茂名市君临果业公司门前,老黄看到公司已经人去楼空,果园管理部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可看到,地上散落着大量的文字资料,二楼的会议室桌上积满灰尘。看到这一切,老黄才真正相信,君临公司已不复存在。

  君临公司的办公室租自该栋大厦另一家种子公司,该公司办公室一位老人见到老黄时说:“这个公司是骗人的,老板已经被抓起来了,他们至今还欠我们十多万的租金,我们也在找他呢。”据老人介绍,君临公司平时最多也就两三个人在办公室装装样子,只是在有人来看时,才有业务员出来接待。 

  此后的寻访更加印证黄杏建的骗局。在满坑村那片果园,一位姓陈的管理员说,果园本由一位姓阮的老板自1995年承包,期限为38年,他一直帮阮老板管理果园。2003年,黄杏建找到阮老板,以5万元每年的价格承包了这片三四百亩的果园,合同期为15年,但在支付第一年的承包金后,黄杏建除了当年派人来收果子外,第二年就基本没见到君临公司的人,他至今还被欠7个月4900元的工资,帮黄杏建收果子的当地工人也有三四个月工资没有结算。因为未获报酬,这片果园后来也没人管理,阮老板在第二年后半段就将果园收回,重新交给老陈帮助管理,但因为有一年时间未照料,这两年果园的收成下降了许多。 

  在黄杏建接手期间,这位管理员印象最深的是开始不断有中巴上果园来参观,尤其在2003年春节前后更为频繁,有时甚至一天上下几趟车,去年以后上来的人就少了,也有来参观者获悉果园已不姓黄后就离去,如今只剩下山顶上未来得及取掉的”君临果业名优水果生产基地高州区第五分区”的牌子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满坑村委邓书记一开始就对黄杏建抱有疑心。“当时荔枝的市场行情并不好,果价跌得厉害,承包果园根本不赚钱,所以听到阮老板说黄杏建以五万元每年的价格承包果园时,我就怀疑他是个骗子。”他对本报记者说。

  按照规定,承包果园采摘果实时,需另行向满坑村委支付1.4万元的山头承包费。按寻常惯例,满坑村一般在八月十五之后才收取这笔费用。但据邓书记介绍,2003年6月,君临果业公司派人上山收果实时,他派出村里的治安员在山上截住他们,直至交清村里这笔费用后,才让他们将果实运出山。“现在看来,这一招做对了。”在获知黄杏建涉骗被抓后,邓书记不无得意地说。
  去年12月8日下午,记者站在离茂名市区约30分钟车程的“神农万寿园”故地,这里看不到丝毫动工的痕迹。“这里是青年湖,没听说过有个神农万寿园。”附近一家商店的人说。“这个湖早在1995年就被他人承包了30年用作养鱼,承包期未满,没有湖面,黄杏建拿什么来做神农万寿园?”陪同记者前往的一位茂名本地干部说。 

  林权证应是真的吧? 

  国家机关颁发的证件转瞬间成为一张废纸,令投资者们的最后一丝希望化为泡影 

  林权证是国家林业部门的权威证件,这不会也是伪造的吧?带着这个疑问,黄建团在去年12月8日下午来到高州市林业局,当时办证的一位刘先生正好上班,拿到黄的林权证复印件时刘脱口而出:“这是假的。” 

  当黄建团表示自己就是林权证上所载林木所有权人后,刘先生进入电脑系统,查询到确有这份编号为000738的林权证上记载属实,林权证属于老黄。 

  但在黄建团和许多投资者眼中神圣无比的林权证,在这位刘先生描述中却只不过是一纸证明。据刘先生介绍,只要持有关于果园、林木的承包合同,有林地所有权人的证明材料,只需要花费5元的工本费和相应的调查费用,就可以办到林权证,对土地上的林木拥有所有权和使用权。 

  这种说法让黄建团看到一丝希望,他询问道:“也就是说我承包后,可以支配这些林木?”但这位刘先生的答复当头给他浇了一盆冷水:“那要看上一份合同的情况,比如黄杏建与别人签下承包合同,他提供相应材料后,我们也可以给他办理林权证,现在他将承包的果林转承包给你,林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也转给你,但如果他不向承包的人交纳承包金,上一份合同即无效,你与黄杏建的合同自然属无效合同,你受到损失只能向黄杏建追讨。” 

  在赴茂名期间,黄建团还留心到水果摊点以及向接触的人询问荔枝、龙眼的行情,他还计划即使不能追回投资,也可以联合深圳的投资者接手果园,聘请专业人员管理,争取能挽回一些损失,但这最后一丝希望也化为泡影。

  国家机关颁发的林权证转瞬间成为一张废纸令黄建团颇为愤怒,质问刘先生林业部门为何不加强监管,刘先生的答复是:“这如同办理工商执照,他提供注册资金证明申办公司,我们有义务给他办,但他开公司后去做坏事,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 

  “这是我这辈子栽得最大的一个跟头。”高州的寻访后,彻底心凉的老黄说。 

  行骗模式一脉相承 

  黄杏建所谓的“君临模式”并不新鲜,茂名市下辖化州市的三大庄园非法集资案就被列为国务院和广东省委督办的要案,惊动温家宝总理作出批示。追寻黄杏建的发展轨迹,记者发现,黄杏建曾在三大庄园之一的龙汇公司担任副总。或许,这就是他另起炉灶营造重演骗局的灵感来源。 

  提出经营新概念 

  在君临公司网站上公开的资料中对黄杏建作出如下介绍:黄杏建,男,汉族,1963年5月出生,高级农艺师,1983年毕业于华南农业学院。1995年5月任茂名市经纬作物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1998年提出创建了一套适合现代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新农业--新健康--新生命”的农业经营新概念,提出了”市场农业、文化农业、休闲农业、旅游农业、品牌农业”五位一体经营模式,2002年3月创建并任茂名市君临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对黄杏建所获取资本来源的描述称:黄杏建原来是君临公司前身--茂名市经纬作物开发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经纬公司组建于1995年5月,合股投资承包2万余亩荒山,承包期限50年,其中黄杏建占8000亩。1998年下半年,黄杏建正式出任经纬公司总经理。一年后,提出改组公司意见,要求控股,拟任董事长。改组意见没有被采纳。2000年底,黄杏建以600万元收购经纬公司,买断原经纬公司全部股权,申请更名为君临公司。 

  网站在介绍黄杏建时,还用如下语句进行描述:“在完全控股经纬公司之前,曾在多家果业公司做过职业经理人。既在赫赫有名的龙汇果业公司担任过常务副总经理,也在以'投资果园'出名的荣汇公司任过职。”

  赫赫有名的龙汇果业是个什么公司?这需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粤西北的化州、高州刮起了一股庄园经济热,各种庄园公司横空而出,打着发展”三高农业”旗号,以当地盛产的荔枝、龙眼为招牌,以“绿色银行”、“优厚回报”作诱饵,在全国各地开始了大规模的招商集资。数年过后,几千名北京投资者被骗,化州三大庄园骗局惊动中央。 

  事后的调查表示,龙汇公司先是上北京卖果园,后又称办加工厂,还推出温泉工程、办兔场、卖酒罐等种种手段,以高额的回报吸引投资者不断追加投资,非法集资达1.1亿多元。 

  君临公司的骗局几乎一脉相承。君临公司在宣传册上自称有”万亩果园”,记者调查获悉,黄杏建在高州通过类似与阮老板签订的协议,然后到林业部门办理林权证的果园有2000余亩,在化州市,他同样以此种方式获得7800亩的林权证,作为诈骗资本。 

  在君临公司的网站还列举了黄所获的荣誉。2004年3月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要参》聘为高级调研员,事实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下只有一份经济要参并无高级要参。 

  资料还称,2004年7月黄被评为中国优秀企业家,入选《中国百名优秀企业家奋斗史》。在这本奋斗史的编者公布的一份资料中,也注明普通入编企业需缴纳宣传及会务费13800元,包括荣誉证书、食宿、出版、会议资料、人民大会堂巨幅合影、高档礼品及盛大晚宴等费用。 

  多针对中老年人 

  君临公司行骗对象多集中在中老年人,首先用高额的回报且不用操心吊起投资的胃口,再辅媒体的不实广告,或称其项目被列入国家某某计划,借助媒体公信力提高自己的可信度。最为关键的是,君临的骗局多利用亲友的亲情关系牵线搭桥,通常利用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关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办君临公司之前,茂名从来没有听说过有黄杏建这号人物。”对茂名社会各界非常熟悉的投资者李明(化名)说。但自2003年,君临公司开始进行急速膨胀期。公开的资料称,在这几年间,君临公司的资产达到2亿元。 
  君临公司如何行骗?曾在“君临果业”南昌分公司任职的阿明(化名)揭出其中内幕。据阿明介绍,公司的设置比较简单,有一个行政总监,下面有四五个业务经理,业务经理又分管着数个业务主管,业务主管下面就是业务员。他们都没有固定的工资,但不少人很快都能成为”万元户”。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发展业务获得提成,所谓的提成就是老人的投资款。 

  阿明称,一笔投资款到位后,业务员至少要提走8%、主管分3%,经理也要拿3%。投资资金汇入茂名总公司的只有一半左右,其余的都被分掉,或者作为南昌分公司的活动经费。公司两个项目的回报周期为一年,7个多月过去了,公司很可能会在短时间内更加疯狂敛财,然后卷款逃跑。 

  骗外也骗内 

  不仅在外行骗,君临公司甚至对员工的薪水也是能拖就拖,曾应聘进入君临果业公司的三名员工投诉称,他们于2003年10月18日进入君临果业做业务员,后分别被派到佛山、中山等地开拓业务,当时公司领导让他们先垫费用,一回到公司即时办理一切报销费用,但君临果业至今拖欠三人工资各1000元,差旅费约合6000元,多次向公司讨要被一再搪塞,如今也追讨无门。 

  ”黄杏建已经骗到精了,他的手机号就先后换了14个。“茂名投资者李明拿出黄杏建的名片,细数了一下上面他用笔记下的手机号码说。”他就是典型的拆了东墙不补西墙,再继续拆南墙,拆了南墙也不补北墙,等到四面墙都拆光了,他的人也不见了。”李明如是形象地描述。 

  黄杏建被南昌警方抓获后,深圳警方也派人赴南昌提审黄杏建。“他拒不认罪,认为自己是按合同在办事,只是因为经营不善,合同未及时兑现而已”,熟悉情况者介绍说。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