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我狂故我发:我在深圳“卖”沙滩


                       很多到南方打工的年轻人都有一个梦想:到海边去看看海。可大多数人到了海边,兴奋一阵后就回来了。然而,另一位爱看海的打工仔杨一峰竟意外地从中发现了一个赚钱的商机:在无人看管的沙滩上,他用帐篷撑起深圳市第一家“沙滩旅馆”,专门给那些喜欢在沙滩上露宿的“驴友”(旅游发烧友)一族站岗放哨。   果然,这位精明的小伙子靠“卖”沙滩赚了个钵满盆溢……他是如何找到赚钱的金点子的呢?   异想天开,喜欢看海的打工仔要“卖”沙滩    1978年,杨一峰出生于湖南汉寿县东岳庙村。初中毕业后,他随父亲在长沙市做小贩。从那时候起,他就有一股强烈的改变命运的想法。   后来,杨一峰终于逮着一个机会,随几个老乡到武汉当建筑工。不想,这一做就是3年多。其间,他没赚什么钱,倒是玩遍了黄鹤楼、东湖等风景区。在风景如画的山山水水中,他开始喜欢上了旅游,梦想今生今世做一个像徐霞客那样的大旅行家,足迹踏遍祖国的大江南北。但他知道,旅游需要大量的钱,而他只是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打工仔,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凑足一笔旅费。为了寻找更好的赚钱机会,他于2000年2月只身来到了深圳。   出乎杨一峰的意外,深圳根本没有什么机会等着他。两个月后,他迫于生计,只得进了一家工厂做杂工,薪水按天计算,每天12.5元钱。   尽管杨一峰每天十分辛苦,工资又不高,但他和许多南下打工的年轻人一样,心里一直有个看海的愿望。可由于工厂的管理很严,每个月只有发工资的那天才允许休息。无奈,他只得按捺住这个念头。   终于到了发工资的那天,工友们领了工资,就忙着去探亲访友或到邮局给家里寄钱。向往大海的杨一峰则独自一人坐车来到了深圳的大梅沙。因为早在武汉打工的时候,他就听说过大梅沙的大名,连做梦都想去看一看。到了大梅沙,他坐在沙滩上,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心情一下舒畅多了。那次,他还特地花10元钱,请人帮自己照了一张相留念。   此后,杨一峰利用休息时间,又到小梅沙去玩了几次。随后,看海看上瘾的他又有了一个新想法----到珠海去看海。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平时不抽烟不喝酒,舍不得花一分钱,硬是攒钱买了一部高级相机。以便到珠海看海时用。   2001年春,杨一峰终于攒足了3500元钱。正当他准备前往珠海时,家里突然来了一个电报,说是父亲患了眼疾,叫他赶紧寄钱回家。没办法,他只好留下50元钱作生活费,其余的钱则全部寄回家了。那年春节,没钱回家的杨一峰在工厂宿舍里干坐了几天。那几天,他认真地思索着自己的命运,觉得应该重新规划一下自己的人生目标,但他一时又找不到头绪…….   那年春节后,杨一峰突然感到深圳市没有什么地方可玩了。当又一个休息日到来的时候,他捧着一张深圳地图仔细看了几遍,突然眼前一亮,深圳的海岸线如此长,除了大、小梅沙外,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好沙滩了吗?是不是因为那些地方太偏远了才不出名呢?我为什么不去看看呢……   爱好旅游的杨一峰马上行动起来。他先坐车到了龙岗南澳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海边,之后沿着海岸又找到了一个海滩。没来这里之前,他还以为那里没什么人来旅游,可来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这里有不少背着旅行包的都市人。   好奇的杨一峰主动跟其中的一拨人聊起来。原来,这拨人是深圳一家公司的职员。他们是利用休息日来海边体验野外生存的乐趣的。果然,到下午快5点钟的时候,杨一峰看到不少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野营者,开始在沙滩上支起帐篷休息,荒芜安静的沙滩顿时热闹起来。   杨一峰本来要急着赶回工厂上班,他突然想起在沙滩上露宿,不仅安全没有保障,而且因缺乏统一管理,大家都各自为阵,会带来一系列生活问题。诸如生活垃圾的处理,日用品需求等一连串的问题是都会没人管。如果自己能出面解决这些问题,在这里建个“沙滩旅馆”,让那些喜欢野营的人能够在这里安全地露宿,自己再适当收点管理费,那该多好啊……   想到这里,杨一峰顿时兴奋不已,决定马上回厂辞职,专门为野营者站岗放哨。    打造“沙滩旅馆”,我的白天从黑夜开始   回到工厂,杨一峰办了辞职手续后,就开始筹办自己的“沙滩旅馆”。他粗略地算了一个帐,开办“沙滩旅馆”至少要一万元钱。可那时,他身上只有2000多元钱。于是,他打算先帮别人站岗,每人每晚收两元钱,等赚了钱再开始创业。   第二天,杨一峰从市内买了一些篷布和其它的工具,然后租了一辆三轮车,将行李托到了海边。那个三轮车师傅不解地问为什么,他狡黠地一笑说:“我想开个沙滩旅馆!”三轮车师傅一听满脸的惊诧,以为这个年轻人精神有点不正常呢?   然而,杨一峰并没有被别人的怀疑吓退。由于他小时候就跟着父亲搭过棚架,因此,支这种账篷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他先从附近弄来几根乔木,往沙滩上一立,再把带来的帐篷往上一披,一个即简单又实用的大棚就形成了。   在搭棚的过程中,有不少的旅客都前来给杨一峰帮忙。当他们听说杨一峰想开一个“沙滩旅馆”时,都纷纷表示这是一个好点子。因为以前他们一直为露宿的安全问题担心,现在有了保护人,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其中一个人还打趣似的说:“有你在边防线上站岗放哨,我们就可以放心大胆地睡觉了!”有些人还从自己的需要出发,建议他经营一些急需的项目。   就在杨一峰搭帐篷的那天,有50多人聚到一块来露营,大家也都乐意给他两元钱的站岗费,以确保自己的安全。眼看着自己的“沙滩旅馆”还没有建成,就有了收入,他得干劲更足了。这样,他仅仅花了两天的时间,一个崭新的“沙滩旅馆”就在大海边建起来了。棚子盖好后,他用红油漆在篷布上写了一行醒目的大字:沙滩旅馆,然后还用一张小牌子写下服务项目:站岗放哨;提供餐具;零售太阳伞、帐篷等日常用品……   杨一峰原来以为只有星期六和星期日才有人过夜,可后来他发现,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前来露营。这些人大多是一些工作清闲的都市白领,他们平时极其讨厌城市的喧嚣,便利用休息时间来亲近一下大自然。这样一来,杨一峰的“沙滩旅馆”备受欢迎,每一拨人过来都会围过来参观,还夸奖杨一峰有眼光。   半个月过去了,杨一峰除了隔几天骑三轮车出去采购一些日常用品外,其它的时间都守在海边。没事做的时候,他就下海游泳,过得不亦乐乎。从收入上看,他每天大概有近百元进账,比在工厂打工强多了。   也许上天要成心考验杨一峰一下。2001年8月的一天上午,他正躺在“沙滩旅馆”里睡觉,天上忽然风云突变。等他察觉出不对劲,冲出账篷时,才发现是台风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强劲的海风把他的“沙滩旅馆”吹得七零八落。那块硕大的帆布在沙滩上打了几个滚后,就被卷到大海里去了……还没容他看清楚,他所有的家当就在他的眼皮底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沙滩上只剩了几根桌椅腿儿。最后,全身淋得湿透的杨一峰好不容易抓住一棵树才没被台风刮起走。等到风停雨歇,,他孤零零地站在沙滩上,真是欲哭无泪。   这次意外,尽管让杨一峰什么都没了,但已经尝到了“沙滩旅馆”甜头的他没有放弃。这时他忽然记起,一个在深圳盐田集装箱码头上班的旅客曾给他留过电话。他想,如果能找到此人弄一个旧集装箱来,就不怕台风了。   杨一峰马上赶到了盐田,找到那位旅客说明了自己的情况。那人把他带到了后勤部,费尽了口舌,才让他以低价买了一只废旧的集装箱。   杨一峰租了一辆车,把集装箱托到一个修理铺,他借用店里的工具,自己动手对集装箱进行了一番改造,并用沙布把集装箱上的锈打掉,涂上了一层黄色的油漆。等他把集装箱托到沙滩边,付完车费后,他身上只剩下12元钱了。但他并没气馁,反而坚信自己一定能挺过去,也一定能重新把“沙滩旅馆”办起来!   由于那段时间天气恶劣,来沙滩上野营的人一下子少了,杨一峰也急了。但他并没有坐以待毙,他找到深圳市一些旅游公司,向他们报告了暴风雨后的沙滩海景。而这时,一些旅游公司正愁找不到“卖点”,便利用他的信息借机炒作了一番。   旅游公司的炒作算是给杨一峰免费打了一个广告。三天后,沙滩上一下子来了60多位游客。其中一个姓黄的旅客在深圳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他是随朋友第一次来海边野营,对杨一峰的“沙滩旅馆”很感兴趣。当他听完他的经历后,十分感动,便打算出资帮他重新修复“沙滩旅馆”。 几天后,黄老板果然没有食言。他亲自开车送来了床、桌子、椅子和货架,还有一些旅游用品,诸如背包、铁锹等,总共投资了近万元。杨一峰不知如何感激黄先生,就提出以后慢慢还他。不想,那位黄先生哈哈大笑说:“年轻人呀,我最欣赏你这种有创意的人,以后,我来这里露营,你负责我的安全就行了!”   杨一峰听了,感激不尽。最后,在黄先生的指点下,他增加了“沙滩旅馆”的经营范围,除站岗放哨外,还新添了租赁帐篷和寄存货物等。   从此,杨一峰的“沙滩旅馆”逐渐走上了正轨,碰上生意好的时候,每天晚上能赚1000多元,月收入高达两、三万元。2001年10月份,他感到一个人忙不过来了,就招聘了三名保安,真正做起了老板。    赚钱又好玩,我是“驴族”大总管   进入12月份后,随着天气的转凉,前来沙滩上野营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时,杨一峰就把“沙滩旅馆”交给其中一个助手看管,自己则徒步从云南沿着滇藏公路到达西藏拉萨。一路上,他除了欣赏沿途风景外,还直接针对沿途的旅游者为自己的“沙滩旅馆”打广告。   2002年3月,深圳的天气又热起来了,像候鸟似的杨一峰又开始回来经营他的“沙滩旅馆”。 这时候深圳出现了一个新型的名词,叫做“驴一族”,即一些旅游发烧友自发组织的“都市边缘自助游”,这已以成为都市时尚的象征。很快,深圳周边一些人迹罕至的沙滩野岭就成了“驴友”们聚集的地方。可是,杨一峰还是苦于信息闭塞,一时没办法把这部分游客吸引到“沙滩旅馆”来。   如何让更多的人来“沙滩旅馆”呢?杨一峰请教了不少“驴友”。有人建议他改变这种守株待兔的经营模式,主动出击,以多种方式招徕更多的“驴友”前来露营,而其中最快捷的方式是通过网络联系。   那时,杨一峰莫说对网络,就是对电脑都一窍不通。为了突破创业路上的瓶颈,他决定从头开始学习。那段时间,他每天骑着自行车跑到20多公里外的小镇上学习电脑。之后,他又学习了上网,并在深圳热线上发布了贴子和邮件。   不想,这一招还真灵。杨一峰的帖子发出后,果然不少“驴友”按图索骥在找到“沙滩旅馆”这里来了。那年5月,他干脆买了一部手提电脑,一有空就上网跟“驴友”聊天。一段时间后,很多喜欢野营的朋友都知道了“沙滩旅馆”,杨一峰就干脆用这个名子作为自己的网名,以便扩大影响力。 这样一来,“沙滩旅馆”的生意越来越好。为长远之计,杨一峰便主动找到当地的村领导,提出每月给他们一些管理费,以便让自己的经营合法化。村长到这时候才知道杨一峰在自己的地盘上“卖”沙滩,便大大咧咧地说:“小伙子,不错。过去,这里的垃圾成灾,你这一来,不仅把垃圾清理了,还把一块死地方变活了。再说,那地方对于我们来说也不值钱。你继续干吧,只要你保持这里清洁卫生,我们不收你的钱。”   村长不收管理费,但杨一峰害怕别人眼红,还是跟村领导达成了一项协议,以每年一定数额的租金租下了那片沙滩,而且在协议中规定,这个地方不准再租给别人。 杨一峰果然有眼光。不久,真的有一个眼馋的打工仔也准备在沙滩上办一个类似的“沙滩旅馆”。村长知道后,按协议约定没有答应。结果,那人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为了把“沙滩旅馆”管理好,杨一峰十分注意保持沙滩的卫生。他每天早上起床的每一件事,就是把沙滩上的各种垃圾清理干净,然后带到很远的地方烧掉。平时没事的时候,他就带领员工把沙滩上的一些大石块捡走,经保持沙滩细软如缎。为了旅客的方便,他还在距离沙滩不远的半山上。修建了一个灵龙别致的厕所。不仅如此,他还想方设法给前来露宿的人提供一些温馨的服务,比如,他在“沙滩旅馆”配备了一个药箱,以便“驴友”们应急时用。正是由于如此细心的服务,很多“驴友”由衷地说:“你真是我们的大总管呀!”   2002年7月的一天晚上,一位女旅客忽然腹部剧痛,同行的人都急得火烧火燎的,但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距最近的小镇有20多公里,而且晚上又没有车,根本没办法把她及时送进医院。 杨一峰知道后,二话没说,就蹬着他那辆平时用来进货用的三轮车,载着那个女旅客出发了。一路上,他翻山越岭,以最快的速度把病人送到了镇医院。   经检查,原来那个女旅客因吃了山上的野果中毒,才导致生病。事后,那一拨“驴友”都十分感动,提出拿500元酬谢他。可他憨憨地一笑说:“你们不是说我是你们的大总管吗?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们是我的衣食父母哩!”   正是靠这种真诚服务,杨一峰的“沙滩旅馆”越做越火,人气也越来越旺。也正是靠这种对顾客负责的态度,他还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哩!   一天,杨一峰正在帐篷外“巡逻”,猛听的海浪里一阵响声。他连忙跑过去,只见一个黑影在水中一沉一浮。他借着月光才知道有人跳海了,急忙下海将那人救了起来。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叫阿杰的女孩是因为被恋人欺骗,一时想不开才跳海的。在他的耐心劝助下,阿杰不仅打消了自杀的念头,还和杨一峰相恋了。   后来,阿杰见杨一峰的“沙滩旅馆”办的红红火火,便也辞掉工作,跑到海边来跟他一起打理生意。没事的时候,两人就躺在沙滩上看满天的星斗,浪漫得很。如今,杨一峰又准备在龙岗大鹏镇开辟一个“沙滩旅馆”送给女友,作为今年10月1日他俩的结婚礼物。而这样一来,他俩的月收入就可达3万多元钱,成了深圳令人羡慕的白领一族。   相信很多打工者都到过海边,那望不到边际的沙滩,在很多人眼里也许只是一堆沙子。但这些在杨一峰的眼里,竟变成了一堆“金沙滩”。他的成功故事告诉我们:想像力、创造力绝对是帮助人们成功的一大法宝。因为,它能帮助你在别人看不到商机的地方,发现璞玉,发现宝藏…… 看了杨一峰的故事,你不想开始练练脑吗?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