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创业新招多 女孩靠养苍蝇赚钱


                     2001年春天,河北省馆陶县的西留庄村,发生了一件令村民都感到奇怪的事情---村子里的苍蝇突然多了起来。在短短的几天里,这些令人讨厌的苍蝇仿佛从天而降,屋里房外,到处都是狂飞乱舞的苍蝇。村民们除了厌恶之外,又感到非常蹊跷,这些苍蝇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几天后,苍蝇之谜终于被揭开了,谜底让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这些苍蝇出自村子里一个叫靳任任的不满十八岁的小女孩的家里一个大姑娘家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苍蝇呢?
www.163164.cn
  要弄清楚她家里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苍蝇,还要从一张报纸说起。

  2000年9月的一天,靳任任在邯郸市一家酒店里打工的时候,客人丢在椅子上的一张报纸中,刊登的一条信息引起了她的好奇。

  靳任任:“一张《科技信息报》,在上面登了就是关于养苍蝇的,就是养苍蝇呢,利用农村里的肥料什么的,鸡粪啦,猪粪什么的来养蝇蛆,来降低饲料成本去喂鸡这一块,就感觉效果特别好。”

  靳任任的老家是远近闻名的蛋鸡之乡,她家里也养了1000多只鸡。从1998年起,由于饲料涨价,鸡蛋价格下滑,靳任任家的鸡场和村里的养鸡户们,辛苦一年,却赚不到钱。

  酒店服务员 高平:“她就问我,说你看这个项目可以吗?我说你喂苍蝇啊?我说脏死了,不行不行。”

  靳任任:“我就感觉,这个挺适合在农村去做的,毕竟当时那时候,考虑的在这个酒店当服务员的话,一辈子干下去,也没有什么前途,到最后你还得回家去。”

  靳任任辞掉了酒店里的工作,按照报纸上提供的线索,直接到北京的一家动物研究所,向专家教授请教学习养殖苍蝇的技术。之后,她拿出自己打工积蓄的800元钱,买了一笼子苍蝇种,带回家里去养殖。

  靳任任:“一开始拿回来那苍蝇种的时候,那一笼两笼就放在这里面,在这里面养着。”

  靳任任在家里养苍蝇的事,像刮了一阵风一样,在村里传开了,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谈论的热门话题。村庄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养殖户,还从来没有养苍蝇的,靳任任的举动被村民们看做离经叛道的事。

  村民:“当时吧就是有点对她不好的看法,当时感觉小女孩养蝇蛆有点不文明,蝇蛆毕竟是挺脏的东西。”

  靳任任的母亲:“都看不起她,觉得干不成,一个姑娘家能干成这个。”

  除了村里的风言风语外,更让靳任任难堪的是父母和家里人的坚决反对。

  靳任任的母亲 张文娥:“接受不了,当初她一开始干时,一看见那东西吃不了饭。”

  靳任任的父亲 靳庚臣:“她妈也不干我也不干,一个姑娘家你养苍蝇,你在那里干活干得好好的,你不干回来养苍蝇,有点反对,一个姑娘家现在你年纪小,以后你找婆家有点不太合适。说灭四害,你是养四害。”

  靳任任的二妹妹 靳秀冉:“我说她脑子是不是有问题。蝇蛆什么的脏死了,我说你还养它,我说你养它干嘛使,就跟她吵,没说两句就吵起来了。我说你要养的话,我说你别在家里养,我说你爱去哪去哪。”

  接下来发生在三妹身上的一件事情,让靳任任感到为难了。

  靳任任的三妹妹 靳秀莹:“我有时候我上学,我根本就是不敢在人多的地方来回走动。”

  记者:“为什么?”

  靳任任的三妹妹 靳秀莹:“我就怕那些同学看到我就说,说什么那个就说我的名字吧,就是靳秀莹她大姐是养苍蝇的,就是比较恶心的那种。不管上课什么的我就不敢说话了,然后下课我也不敢出去。”

  三妹靳秀莹放学回家后,一气之下放跑了一笼子苍蝇,这些苍蝇自然就飞到了村子里其他村民的家里,引来了更多的抱怨和非议。靳任任无奈之下,搬到了村外的养鸡场,用自己打工仅剩的一点钱,为苍蝇安了一个家,过起了与外界隔绝的生活。

  靳任任:“这块地方就是我刚开始从家那边,搬到这里养苍蝇的地方。”

  记者:“当时在这里养了有多少?”

  靳任任:“当时在这里养了有200箱吧。”

  靳任任养殖的这种苍蝇叫做家蝇,它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的科研人员选择野生的家蝇,在封闭的环境中进行驯化饲养,使家蝇成为了一种可以养殖的生物。一般来说,奶粉和红塘是人工饲养家蝇的最佳饲料。

  靳任任:“一个小笼子里面就放一盒,然后早晨放一盒,加点海绵放些水,然后中午再给它加一次水。”

  记者:“为什么要放海绵呢?”

  靳任任:“你不放海绵的话,你看像这样的话,装一盒水进去了,那苍蝇飞的翅膀,它落下去,那个翅膀一沾点水的话,它就飞不起来,就会淹死它的。像这样拿着这个海绵以后放进去了,正好这海绵吸这个水,不显出水了。” 尽管她精心照顾,但问题还是出现了:苍蝇产卵生出的蝇蛆,生长速度很快,四天时间体重就增长四十多倍。可是蝇蛆被饲养在发酵的麸皮中,只有从麸皮中分离出来加入一些饲料,才能用来喂鸡,蝇蛆怎样才能从废料中分离出来呢?

  靳任任:“因为本身这麸皮当时给它拌湿了,跟蛆就混到一起了,分的时候不好分。分离出来以后,这个麸皮还可以进行发酵一次,还可以再养一次蛆。”

  有一天,靳任任把饲养蝇蛆的箱子搬到了室外,准备把苍蝇房打扫一下。这时候,令她惊奇的事情却发生了:在阳光下,混杂在麸皮饲料中的蝇蛆都拼命地往下钻。

  靳任任:“这样就是拿扫把慢慢把上面的麸皮从那里面扫出去,干净了它慢慢就剩下了这个蛆,就这样分离出来了,而且特别干净显得。”

  记者:“有没有人帮你?”

  靳任任:“没有,当时那时候毕竟家里面父母都反对,我们村里的那些人谁都看了,都以为这小女孩脑子有问题一样,没人帮忙,也就是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做。”

  蝇蛆被分离出来以后,加上一些饲料就可以用来喂鸡了,这是靳任任最开心的时候。苍蝇的食量非常的小,一笼苍蝇一万多只,每天只需要一两奶粉和红塘,而一万只苍蝇每天能产出1公斤的蝇蛆,能够喂10多只鸡。鸡吃了蝇蛆,产蛋量明显地提高,用蝇蛆替代鱼粉,饲料成本也降低了一半。

  父亲看到这些,观念也开始转变,帮助女儿一起照料苍蝇。而村民们还是不能接受她。然而,2001年夏天发生的一件事情却戏剧性地改变了村民对靳任任的态度。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村里的鸡开始生病,产蛋量明显地下降。尽管村民们咨询兽医,买药防治,但都没有效果,甚至有的村民整笼的鸡都难逃厄运。

  村民:“一二百只鸡当时都死了。”

  记者:“损失有多少钱?”

  村民:“当时损失的,光鸡得病损失有四五千块钱。”

  然而,使村民们感到奇怪的是,靳任任家的鸡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不但没有生病,还正常下蛋。这件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其实,苍蝇的体内有一种叫抗菌肽的物质,保护苍蝇不受病菌侵害。蝇蛆中的抗菌肽提高了鸡的免疫力。村民的思想也开始转变,有的村民也学着养起了苍蝇。

  村民:“他们能喂蛆,我们也喂蛆。 就是鸡吃了以后生病很少。”

  因为蝇蛆是活体饲料,不含任何的添加剂,喂蝇蛆的鸡蛋,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在市场上供不应求,价格也比一般的鸡蛋高出一块多钱。当年,靳任任家的纯收入就达5万多元。

  靳任任:“给我们打电话要鸡蛋的也特别多,甚至他们有的就是拿走送给他们客户亲戚吃,都感觉好,然后回头他们都到我们这儿来拿。”

  客户:“买个十几箱吧。”

  记者:“你觉得这个鸡蛋怎么样?”

  客户:“反应还是不错,经常到聊城济南走亲戚,反应还挺好。”

  2004年6月的一天,一位养殖黄鳝的重庆客户找到了靳任任的养殖场里,这位客户的到来,让靳任任看到了养殖苍蝇的更大市场。

  重庆客户 查小美:“我就从一个朋友那儿听到,河北馆陶西留庄村那个靳任任在养那个苍蝇,就来她这里来看了。”

  靳任任:“她就问了,说我们想养这个蝇蛆,我就问她,我说你养这个蝇蛆做什么?她说我们这里养黄鳝。就是养黄鳝可以用。”  重庆客户 查小美:“她当时很吃惊,也就是说我们只是发展到用蝇蛆养鸡,好像还没有想到用蝇蛆去喂黄鳝。我说这是我实现过来的,我当时我就说在野外吧,收集了一些蛆喂那个黄鳝,觉得黄鳝吃了很好的。”

  靳任任:“那时候也是第一次听她们说拿这个蝇蛆养黄鳝什么的,我就感觉这还挺好的。”

  后来,靳任任又了解到,蝇蛆除了可以喂鸡和黄鳝之外,也是许多动物优良的活体饲料。这种广阔的市场空间,增加了靳任任扩大苍蝇养殖规模的信心。2005年6月,靳任任在城郊办起了一个苍蝇养殖示范农场,养殖规模比原来扩大了两倍还多。每天到她这里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

  靳任任:“就是接的卵嘛,然后倒到这盒子里来。把料加满了,一次加够。”

  河南客户:“一次性加够。”

  靳任任:“对,你别到时候今天加点,明天再加点,你这样蛆肯定长的就小,你一次性把料铺够了,给它加够了,这样蛆就会长的很大,显得这个头什么的基本上要一样,就看得要齐一点。”

  在靳任任的苍蝇农场里,苍蝇和蝇蛆已经不再是原先令人厌恶的东西,它们成了浑身都是宝的可爱精灵。

  记者:“你像这个蝇蛆长多长时间了?”

  靳任任:“这个蛆是已经4天了。”

  记者:“这个蝇蛆从卵最后到成蛆,要多长时间?”

  靳任任:“差不多要15天。这个蛆,时间长了摸着也挺好玩的,你看像这个蛆全部分离干净以后,搦起来,抓到手里面,好像这个蛆要蹦起来的那种感觉。其实有时候摸着确实挺舒服的。”

  记者:“一抓不就抓碎了吗?”

  靳任任:“不会的,你看你这样抓起来以后,搦到手里面,这个它搦不死的,它还是活的,因为活蛆有弹性。”

  苍蝇农场副厂长 孙巨堂:“咱们现在养这个鲜蛆吧,不但说炒着吃上了餐桌,但是咱们呢,也可以活吃,这个鲜蛆咱们就可以活吃,那怕啥?这是无菌的。”

  记者:“好吃吗?”

  苍蝇饲养员:“好吃。”

  记者:“什么味道?”

  苍蝇饲养员:“有点咸。”

  记者:“有点咸,你吃的什么味道?”

  靳任任的二妹妹 靳秀冉:“反正感觉硬硬的,就是一种肉的味道。”

  记者:“你怕它吗?”

  靳任任的二妹妹 靳秀冉:“不怕。”

  记者:“平时喜欢吃吗?”

  靳任任的二妹妹 靳秀冉:“喜欢吃。”

  刚满22岁的靳任任,在苍蝇养殖业中正逐步地走向成熟。更加令她欣慰的是,不仅父亲全身心地投入到她的苍蝇农场中,而且,当初极力反对她养苍蝇的两个妹妹也来到农场里,当起了普通的苍蝇饲养员。

  记者:“不再担心别人说什么了?”

  靳任任的父亲:“我也不担心。就到到村里,这个村民一看到你养苍蝇发财了,回来了,我心里就感到有个高兴的念头。也不是以前养苍蝇,不成功,有的反感的那个念头,不一样。”

  现在,在靳任任的苍蝇农场里,不仅生产鲜蛆,供应各地养殖户们的需要,同时,她又和一家外贸公司联合,将蝇蛆烘干后销售到国外市场。短短几年的时间,22岁的靳任任就创下了100多万元的固定资产。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