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围剿“传销白区”


                    
  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钟攸平最近透露了我国传销泛滥的四大白区,分别是广西来宾、广东清远、安徽阜阳和云南曲靖,不久前,我们的记者王亚丹也发现了一个与这四个地方类似的传销白区,广西玉林市,这个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小城市,居然云集了8万传销大军…… 

  “玩”出来的传销 
  10月22日晚上8点钟,记者第一次来到玉林时就发现,上万平方米的文化广场已经被来自全国各地的传销人员所占领。
  玉林市清湾江三桥,同样是传销人员活动最为频繁的地方,除此之外记者还发现,民房出租屋里,楼与楼之间,电话亭内,夜幕下的大树旁,到处是非法传销人员的身影。
  江西籍传销人员:“这个小城市啊,做连锁销售的,有八万人。”
  记者:“你怎么知道?”
  传销人员:“专门有统计的。”
  玉林市大理街是传销人员密集的区域之一,在数十栋出租民房里,居住的全都是传销人员。
  江西籍传销人员陈彪:“你可以带上你的家里人,五个人,你能赚到多少个亿,你信不信?”
  传销人员在一个民房出租屋里组织上晚课,除了晚课以外,他们每天早晨6点还有早课,据传销人员透露,这样的课堂,在玉林市每天有大约2000个,而讲课的内容就是用各种谎话骗人。
  江西体系高层人员:“由于你们都是通过一个特别的邀约方式过来,那就是谎言,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挣钱。”
  大规模的传销团伙云集玉林的状况被曝光后,马上引起了玉林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一场代号为“雷霆行动”的大规模打击传销的行动在节目播出后,连夜展开,一大批传销团伙的头目在这场打击行动中纷纷落网。
  11月12日凌晨4点,距离《传销白区》第一集的播出刚刚过去六个小时,由玉林市公安局工商局等部门联合组成1000多人的执法队,分成11个小组直扑传销人员密集的地方,对传销大军开始大规模围剿。
  “是什么人叫你们一块过来的?”
  “我也不知道。”
  “谁介绍你来的?”
  “我妈带我过来玩。”
  上午11:00,在天心路的一个出租屋,执法人员捣毁了一个传销窝点,记者看到在这个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满满的坐着三四十名来自四川的传销人员,他们每天都会拥挤在这些小房间里听课,接受传销骨干分子的说服、洗脑,传授发财的本领。
  玉林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长廖斌:“说白了,你们现在从事的就是一种传销活动。”
  11月12日上午11:00,在清湾江的社区的一栋出租屋, 7名来自江西的传销人员被堵在屋内,记者在现场发现,传销人员居住的几乎都是这样极为隐蔽的房间,房中有房,一间套一间,在这个小隔间的夹层里,存放着各种传销资料和传销人员的笔记本以及大量的被褥。
  记者:“为什么想到来这里做连锁销售呢?”
  江西籍传销人员:“我们是过来玩的。”
  11月15日晚上10:00,位于玉林市中心城区的一个民宅中,4名重庆籍的传销头目束手被擒,记者在抓捕现场看到,在这个重庆帮派头目使用的电脑里,记录了数十名业务经理和已经发展的下线名单以及申购资料。
  玉林市工商局执法人员:“九月十一日,发展了四万六千七百元,九月十八日,发展了三万七千三百元。”
  公安人员发现,他们在进入这个窝点时,4名传销头目做了最后的挣扎,他们把发展下线的申购单等重要资料藏在厨房的抽油烟机的上面,试图逃脱检查,而在大量证据面前,传销头目还在做着狡辩。
  记者:“你从哪儿来,你是哪里人?”
  重庆籍传销人员:“身份证刚刚被拿去看了。”
  记者:“你是哪里人?”
  传销人员:“我是四川的。”
  记者:“到这儿来做什么的?”
  传销人员:“哎呀,看看你们玉林,这个城市有什么好做的。”
  11月16日凌晨1:00,执法人员抓获的最高级的传销头目,在玉林市东郊运通宾馆503房间,广东帮派最大传销头目――欧君君和一名安徽籍男子被擒,在他们居住的房间里,传销资料应有尽有,其中包括传销各个级别经理名单、电话号码、产品申购单、生活经营管理20条守则以及教人如何发展下线的骗人资料。
  “你从哪里过来的?”
  “广州。”
  “什么时候过来的?”
  “前天。”
  11月19日晚上10:00,在玉林市开发区的一栋民宅,根据线人的举报,那里聚集着大批传销人员,但是当记者跟随执法人员赶到现场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大门被传销人员反锁,任凭怎样叫门,楼内的传销人员就是不开门,查抄窝点的行动一下子陷进僵局。
  这个僵局大约持续了2个多小时,被反锁的大门终于被执法人员打开。
  “那个小姑娘把脸转过来,你们是哪里的,先把你们的身份证都拿出来检查,把身份证放在手上。”
  在这栋6层民宅里,记者看到,20多名来自甘肃的传销人员,男男女女混居在整栋楼里,年龄最大的五六十岁,最小的只有十几岁,记者发现,每个房间里都散落着传销书籍、和用于传销的西服和皮包,而在进行检查时,执法人员却发现,每个传销人员都无法提供身份证,而大量的通讯录、银行卡和传销资料却不知去向,在经过严密的搜索之后,执法人员终于发现了隐藏在房顶上的秘密。
 
  课堂上的千姿百态 
  躲藏在出租屋里的传销团伙被一个个清理了出来,仅从11月12日凌晨到13日上午,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玉林市就捣毁了传销窝点125个,发现传销人员3500多人。然而,到了13日中午,随着政府遣返传销人员的工作逐步展开,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11月13日,是雷霆行动第一次大规模遣返传销人员的日子,这次要遣返的上千名传销人员,将从火车站遣送,在浩浩荡荡的遣送队伍中,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次被遣送的传销人员两手空空,有的传销人员还向执法人员打着飞吻,对着镜头做着“v”字形的手势,嘴里还说着“明天见”,丝毫看不出被遣返回家的迹象。
  廖斌:“比方说有些说我明天再回来,或者有些确实又到了半途又下去了,这个情况有。”
  11月19日,玉林市公安局和工商局联合为部分传销人员进行遣返前的反洗脑教育,共有50多名传销人员参加,在这次讲课中记者看到,尽管执法人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耐心讲解,可在座的传销人员就像没听见一样,玩的,说话的,伸懒腰的,睡觉的,做鬼脸的比比皆是。
  记者:“过来做什么的,也是做连锁销售吗?”
  传销人员:“他们过来叫我玩的。”
  这样的回答几乎出自每一个传销人员的口中,他们好像被驯化好一样,说着同样的话,要么是刚来的,要么是旅游的,要么是出来转转的,可是当他们走出课堂时记者发现,这些刚刚还说着出来旅游的人,却抱着两床厚厚的棉被,说着出来转转的人,手里却拿着油瓶子。
  在火车站,记者发现,尽管工商、公安人员严格把守,被遣送的传销人员还是不停地与外面进行联络,漏网的传销人员乘坐出租车赶到车站试图帮助他们逃跑,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
  打击传销的横幅在玉林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但是很快记者却得知,这些横幅能挂出一个星期完好无损,竟然是一个奇迹,其重要的原因则是,传销人员抗拒执法。
  廖斌:“这些横幅,有时候挂一个礼拜,有时候几天,或者几个小时在晚上,他们把它扯下来,或者把它销毁的也有。”
  传销人员抗拒执法远不止销毁宣传标语这一个行为,在查抄传销窝点时,他们抗拒执法的行为屡见不鲜,即使在大量证据面前,传销人员仍然予以狡辩,万般抵赖。
  从11月12日开始,玉林市公安、工商组成的执法队,给各个传销体系予以重击,部分帮派体系几乎瘫痪,但是记者很快又发现,除了一些被遣送回乡和自愿返乡的传销人员以外,仍然有相当一部分传销人员四处躲藏,公园里,大树下,距离市区30公里以外的佛子山水库,甚至火葬场附近的草地上,都成了传销人员和执法人员捉迷藏的地方,只要靠近他们,就会听到传销人员相互之间通话的内容。
  廖斌:“这部分传销人的心态,恐怕他们以为我们这个打击过了,清理过了,恐怕就不理了,不管了,这是这里面涉及我们一个长效机制的问题,一个巩固的问题了。”
 
  传销 一个经济“邪教” 
  记者手里拿了一份玉林市政府打击传销的文件,上面有这样一句话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说传销在当地是“打而不散,遣而不走,愈演愈烈”,看到传销人员的顽固不化,对传销窝点的恋恋不舍,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玉林会成为“传销白区”,其实,对传销欺诈的本质最清楚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那些传销帮派的大头目。
  这是今年以来,玉林市捣毁的一个规模最大的传销组织,汤素英是重庆体系的大头目,今年3月10日凌晨4点,她正在给下线的大经理发钱时,被警方当场抓获,当时她还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而当记者在玉林市看守所再次见到她时,汤素英却没有了原来的威风,当场哭了起来。
  说传销是经济邪教,不仅是因为这场金钱游戏的荒诞,更在于它控制了传销人员的心理、思维、甚至是自由,如果不从根源上铲除传销生存的土壤,光靠打击、遣返,可想而知,结果还会是事倍功半,我们希望玉林能够从此走出传销的阴影,也希望更多的传销人员打破幻想,走出迷梦,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老张是来自陕西宝鸡地区的一名传销人员,在11月12日播出的《传销白区》中,就是他向记者讲述这个所谓的连锁销售如何令人一夜暴富的。
  记者:“这本来就是传销啊?”
  老张:“不是,你用做一份的钱,可以挣到的钱,是你三倍花销。”
  为了说服记者加入他们的传销组织,老张当时还用了现身说法来感化记者。
  老张:“我妹夫投入11份,现在一个月就能赚到两万多,三万。”
  老张说,他的上线是他的妹夫王志魁,那么这个王志魁又是何许人也呢?记者10月23日在一个秘密据点,见到了王志魁。
  王志魁:“我们这个连锁业,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是年满18岁的,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要有一个推荐人。”
  一个月能挣2、3万,听起来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那么果真如此吗?11月17日晚上9点,玉林市地毯式打击传销的第四天,记者在清湾江三桥又见到了老张和他的妹夫王志魁,他们还在拉人入伙,11点刚过,一直尾随老张后面的执法人员直扑他们的住所。
  记者:“还认识吗?”
  老张:“认识。”
  记者:“谁介绍你来的?”
  老张:“朋友。”
  记者:“什么朋友?”
  老张:“我最亲的朋友啊。”
  老张住在开发区一个出租民房里,这栋楼共有7层,里面住着陕西帮派20多名传销人员,老张的屋子堆满传销资料,桌子上和墙上用毛笔写的传销标语笔墨未干,他的妹夫王志魁就住在隔壁的房间,老张却还是在撒谎。
  记者:“那天在新疆餐馆里面,来检查我们证件的那个人,现在在那个屋子,他和你什么关系?”
  老张:“我不认识。”
  随后,老张和妹夫王志魁以及其他20多名传销人员被押上警车,记者看到,此时的老张还笑嘻嘻,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而第二天当记者来到看守所时,曾经信誓旦旦说着自己发大财的老张和妹夫王志魁,终于说出了实话。
  王志魁:“因为家里人没有钱了,回家也没有钱了。”
  老张:“我想我对不起我的家人,对不起我的儿女,对不起我的媳妇。”
  记者:“这回知道什么是传销了吧。”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在玉林,这些看似平静的传销大军,实际上已经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给当地居民带来心理压力,而更可怕的是,由传销人员引发的犯罪案件呈上升趋势,玉林市政府已做出决定,严禁将民房出租给传销人员,一旦发现违反规定,将处以5-50万元的罚款,以彻底铲除传销人员的生存土壤。 
  玉林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李克民:“一定要把玉林市这个比较猖狂的传销局面控制住,把这个传销人员禁止住,在这么样一个情况下,一个我们加大打击的各种力度,加大教育力度。”
  在严查出租屋的同时,玉林市政府还紧急出台了彻底清查传销的条例,要求所有传销人员在遣送之前必须经过反洗脑教育,在清醒地认识到传销的危害之后方能遣返回乡,同时,对传销头目和要犯实行重罚重判,使其倾家荡产。
  廖斌:“我们想除了法律政策要跟进之外,我们具体一线的,就要从他的脑子,房子跟票子来入手,应该给他们进行深入实质的思想工作,政策的教育,感化的教育,给以更多的人生关怀,然后让他们真正能够迷途知返。”
  从11月11日《传销白区》节目播出之后,短短的一个星期里,由玉林市公安和工商等部门组成的执法队,在这次代号为“雷霆行动”的打传行动中,共出动执法人员7000人次,取缔传销窝点448个,遣送遣返传销人员近万人。
  在清远,仅从今年1到8月,全市就捣毁462个传销窝点,遣散传销人员2821人次,但非法传销并未消失,传销分子不但活动越来越隐蔽,有的甚至还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在阜阳,仅从2004年到2005年,全市工商系统就查获传销窝点102个,遣散传销人员3000余人,但由于外来人口大量涌入以及传销手段的复杂化,打击传销的形势到现在依然不容乐观,在曲靖,今年以来,全市共查禁传销窝点1163个,查获传销人员14178人次,但从目前来看,曲靖境内从事传销及变相传销的人员还有一万人以上,他们不仅没有收敛,反而不断变换手法继续从事非法传销,使曲靖成为全国范围内的另一个传销白区。 
  我们不能和影子作战 
  传销分子大多数是年轻人,他们当中的不少人还有不低的文化,是什么原因使这年轻人没有走上创业的正道,而成了一场欺诈骗局的受害者?
  20多年来,中国人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不少人在这个历史上少有的盛世里抓住了机遇,改变了自己的经济命运,但是,中国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地区差异极大,很多人没有分享到社会发展的成果,这些人占有的社会资源极少,他们没有机会接触中国经济生活的主流,在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这些人对经济运行和创造财富的基本规律几乎一无所知。
  正是这样一种现实的差距造成了一方面一些人成了经济的弄潮儿,而另外一些人却成了主流经济生活的局外人,要把参与传销的人从经济邪教中解放出来,我们就必须有办法给他们机会,给他们资源,给他们知识,让他们也能分享到中国经济成长的成果,让他们能够把握自己的经济命运,换句话说,我们不仅要揭露经济邪教的欺诈本质,更要帮助传销的参与者找到真正的创业机会,让他们看到现实生活的希望。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只有让社会资源分配更公平,才能给传销这个经济邪教以毁灭性的打击。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