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毕业生山村创业记


                    
  胡国平响应党的号召,山村创业,到基层发挥聪明才智,书写绚丽的人生。 
  【编者按】今年初,胡锦涛同志向大学生提出“与时代同步伐、与祖国共命运、与人民齐奋斗”的要求。本报今天报道的胡国平回乡创业的事迹,体现了这种追求。从爱父母爱亲友到知恩图报,从追求个人志趣到扎根基层回馈社会,胡国平的选择回应了时代的召唤。尽管他的创业有过挫折、目前还没有惊人成就,但肌肤与心智的历练既为个人成长积累了财富,也能为国家强盛添加基石。希望更多大学毕业生像胡国平一样,到基层发挥聪明才智,书写绚丽的人生。    2003年9月,22岁的武汉科技学院管理信息系统专业毕业生胡国平,带着同班同学、妻子李兴华,回到故乡通城县大坪乡内冲村。    胡国平的家在距武汉200多公里的湘鄂边界药姑山上。    国庆节前,在他回乡整整两年的日子里,记者从武汉出发,驱车寻访他走过的路。经过5个小时高速公路、一级公路加乡村碎石路的行程,又在杂草齐胸的羊肠山道上跋涉了近3小时,我们才到达那幢页岩片为瓦、干打垒为墙的农舍。    对从小就光着脚丫满山跑的胡国平来说,这条路不算太远。只要愿意,他随时可以踅回都市。然而,他始终没有。    “现在,我的黑山羊繁殖到了280多只,肉用兔繁殖到了600多只,我还向十来户乡亲输送了种苗和饲养技术……”药姑山上,他充满希望的述说,让人感到他回乡的心路历程,比脚下的山路更远更长。    忘不了父亲那张脸    胡金甫今年47岁,古铜色的脸微笑常驻。国平爱父亲,他记得:“小时候上学,父亲每逢下大雪都会下山来接我,不说话,总是笑……”也因此懂得了爱与回报。    药姑山海拔1261米,清代以前有瑶民聚居,大革命时期为中共湘鄂边中心县委所在地。830多米处的山寨“大风旁”,云雾缭绕,怪石嶙峋。这里虽有楠竹树木,但运输极难,加上无地种粮,20多户人家近年陆续搬到了山下,只剩下胡金甫和妻子黎金娥守在山上。这对没上过几天学的山民,把一子一女的念书看得比天大。两个孩子也争气,2000年,国平高考得了549分,两年后,妹妹美平考取了湖北师范学院。    通城是省级贫困县,大坪乡一带,农家都靠子女外出打工挣钱。国平懂事早,常帮父母种红薯、劈竹片;初中时读白居易的《卖炭翁》,他时常会想起父亲烧木炭、挖竹笋去换学费的情景。    上大学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他越发牵挂父母。大一结束后的寒假,他摸清市场黑山羊俏销的信息,要父亲养羊。父亲回绝:“山里没人养过。”“我找了资料,帮你养。”“你的出路是读书。”“不答应,我就不回学校……”    眼看要开学了,父亲拗不过儿子,只好买了5只羊羔。一年过后,5只羊卖了1000多元,家里还存栏几十只。到国平毕业时,家里还清2万多元欠款,就是靠了这群羊。    胡国平念的是专科,论成绩,他可以“专升本”,但他不愿拖累父母。当国平毕业回来说再也不走了,从没打骂过他的父亲“第一次发怒了”,但是,他这次还是没能拗过儿子。    其实,胡国平并不想重复父辈的生活。蜜月里,他和妻子朝伴云霞远眺,夜奏吉他遐思,他们改造了羊圈,设计着未来,每周还要下山到互联网上搜信息、摸行情。一个月后,他们从麻城买回10对肉用兔,又增购了40只山羊,办起了养殖场。    面对逐渐释怀的父母,国平说:“将来我也要为你们盖楼房,带你们去旅游。”    “叔叔”的恩情让爱升华    创业的路不平坦。    当年冬天,大雪封山,因为饲料备得少,羊饿病了,一下死了80多只。开春后,胡国平调整思路,到山下租了幢宽敞的旧屋养兔。几个月后,肉兔繁殖到600多只。一次,因为帮老乡医治病兔,兔舍感染了,600多只兔子几天内死得只剩下20多只。    连遭挫折,他没气馁,他给同学发去短信:“此乃天将降大任于我……”为求稳定的收益来支持养殖业,去年底,他决定到武汉开辟新业务。因为缺本钱,他想起了“叔叔”李义彪。    “叔叔”李义彪,与他无亲却“有故”。    1999年,胡国平在县城念高二时,欠下1000多元食宿费,他不忍告诉父母。一天,他走进李义彪的小店,想“批”点小电器去卖,以往来买电池,“叔叔”待他不错。问清原委,李义彪没要一分钱押金,给了胡国平2000多元的小电器。    李义彪1981年中专毕业,早先在农科所工作,他欣赏国平的朴实与倔强,但料定那会是白忙一场。几天后,国平果然一脸沮丧来退货了。李义彪说:“欠钱的事还是跟家里说了吧,你到我家来住。”就这样,他在“叔叔”家一直住到高中毕业,“叔叔”的儿子和他成了朋友,“婶婶”则常常留他吃饭。后来因填报志愿失误,他错过了第一、二批录取,又是“叔叔”托人帮他进了武汉科技学院。    这一次,他要“叔叔”帮忙贷款。在银行工作的“婶婶”很快担保为他贷款2万元,“叔叔”陪他到武汉找项目。今年上半年,他们找到了一个机会:接手经营一家小旅店,他请“叔叔”留在武汉管理,自己回到乡下。    有了小店作后盾,胡国平一步步实施自己的计划。他租下3亩地,请了一位老农种上黑麦草、苜蓿等草料,自己则“恶补”饲养和防疫技术。养殖场又有了起色,李义彪的无私相助,令胡国平视他为“亲人”,他从心底里庆幸有这位“叔叔”,他不止一次对妻子说:“将来做大了规模,我们也要搞慈善事业。”    老县长到来,成了他人生观的转折点    大学3年,胡国平没进过大餐馆,没穿过皮鞋;他做过家教,但“赚的没有被骗的多”;毕业前,他在城市里找过工作,但受不了某些人的轻慢。他那时比较消沉,但从没有动摇过要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壮志。    乡里对这位大学生很重视,党组织把他列为党员发展对象,鼓励他带动农民搞养殖。胡国平淳朴善良,尽管事业刚起步,他还是向十来户农民提供了种兔,有谁去求教,他也毫无保留地帮助。在乡干部鼓励下,去年4月,他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胡国平回乡创业,引起了一位“关键人物”的重视。今年3月26日,县电视台播报了他的新闻。73岁的罗华雄看了,兴奋得一夜没睡好,这位自1951年搞土改就没离开通城的老县长,十分关心“三农”问题。次日,他找到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吴政文、县扶贫办主任刘传龙等人,约他们去看看这个年轻人。几天后,他们登上了“大风旁”。山羊和肉兔膘肥毛亮,小伙子有头脑、肯吃苦,一行人看了很激动,罗华雄说出了心里话:“农村搞不好,不能再怪没有好政策了,现在就缺这种人领头干!我们应该支持他啊……”    几周后,县扶贫办给胡国平送来了1万元无息贷款,“老区建设促进会”送给他存放疫苗急需的冰箱,教育局赠送他一台新电脑,宣传部也帮他担保贷款了2万元。    说起见到老县长的那一刻,胡国平至今仍很激动:“他使我振作,不再只想到自己的小家,那一天,成了我人生观的转折点。”今年7月1日,乡党委批准他入党,他表示:一定要用“公司加农户”的办法,帮助家乡农民脱贫致富。    支撑的力量不仅来自爱情    今年8月6日,胡国平和李兴华的女儿———安琪,在山下一家乡镇医院里降生了。    选择这样的生活,有人说是爱情的力量。兴华的父母住武汉经济开发区,女儿毕业前,他们已托人在当地一家企业替她找好了工作,但女儿执意追随国平。返乡前,国平去“上门”,兴华和他就在当地领了结婚证。    两颗年轻的心并不孤寂。他们性情相仿,志趣相投,回乡之前,他们就在一起合计:药姑山虽然条件艰苦,但未受污染的林木草场、白云清泉,是难得的资源,除了搞养殖,将来还可以搞生态旅游。胡国平说:“药姑山上有电,山下可以上互联网,我们还有手机……要是没有这些现代化手段,我可能不回来。”    去年7月,兴华的父母惦记闺女,让上大学的儿子上山看看。看见姐姐、姐夫的事业充满希望,弟弟兴奋地说:我支持你们!在大坪中学,教过国平的老师们大都支持他的选择。同学中间,至今还没有人对他们的选择说过不是,无论是在城市工作还是在读研,都和他们保持着热线联系,或是在QQ上交流。如今,朋友间最新的话题,是分享小安琪的活泼可爱……    胡国平和李兴华的选择,是理智的也是浪漫的。社会在进步,科学日益昌明,在这个充满机会和挑战的环境里,年轻的心呵,可以飞得很远,却又与时代离得很近。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