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新商机 小保姆捉“网虫”发了财


                    
  如今,子女沉迷上网无疑是令家长最头疼的一个问题。为了挽救这些迷途羔羊,家长们可谓煞费苦心,他们不惜花费大量精力,一次次地对泡网吧的孩子进行“抓捕”,希望他们能够迷途知返。但是,收效甚微。
  在长期的“拉锯战”中,很多又要忙工作,又要管小孩的家长渐渐力不从心了。就在此时,广州一位打工妹萌发了替家长“捉拿”网虫儿女的念头。如今,她将这份工作做得红红火火,不仅解决了无数家长因找孩子影响工作的难题,挽救了无数沉溺网络游戏的孩子,同时还为自己创下了几十万元的财富……
  保姆新任务:帮主人“捉拿”网虫儿子
  17岁那年,初中毕业的李萍随着几个湖南老乡来到广州打工。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今后会走上靠帮家长找网虫孩子来谋生的道路。
  那时,李萍在广州一户唐姓女士家里做保姆,主要责任就是接送唐女士正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星星上下学。因为关系十分融洽,李萍在唐女士家一做就是五年。1998年,星星念初中二年级了,这时,他迷上了上网,成绩也因此大滑坡,这令唐女士夫妇十分头疼。
  初二下学期,星星更加沉溺于上网,竟然发展到旷课,甚至整夜不归。有一次,星星整整两天没有回家,当焦急万分的唐女士在中山大学附近的一家网吧里找到蓬头垢面的星星时,发现星星不但把外套和手表等物品抵押给了网吧老板,还欠了网吧老板23元上网费。面对不争气的儿子,唐女士又气又恨,但又无可奈何。
  令唐女士愤怒的是,仅仅只过了两天,星星从家里偷拿了100元钱后,又一次失踪了。一家人几乎找遍了市里所有的网吧,也没见到星星的身影。8天后,唐女士才在一个初中生的指点下,在新港路一家隐秘的地下网吧找到了儿子。眼见儿子在网络的诱惑下一步步沉沦下去,唐女士悲痛欲绝。她把婆婆请到广州,让她和李萍对星星实行24小时轮流盯梢。
  从1998年10月开始,李萍每天早上把星星送进学校,中午再把他接到家里吃中饭,然后再由他奶奶送往学校,并在校门口守候,一直呆到放学。
  24小时的全程监护,使得星星再也没有脱身的机会,星星变得老实了许多。可是没过多久,星星就受不了了。11月的一天中午,星星借口中午回家吃饭太辛苦,就让李萍打了一份盒饭送到学校。看着他拿着盒饭进了校园后,李萍就放心地回到了家中。下午放学时,奶奶照例来接星星,可是等到学校学生走光了,也没有发现星星的身影。李萍顿时傻了眼:天哪!让这混小子给骗了……
  这一年,唐女士夫妇在与儿子的“拉锯战”中,早已筋疲力尽。为防意外,无奈的唐女士夫妇只好采取了妥协政策,在家里为儿子配了一台电脑,但规定寒暑假每天可以玩4个小时,上学期间每天只能玩1个小时,并让李萍监督他的上网时间。
  不久后的一天,李萍偶然看到星星在QQ里和网友聊天时说在家里上网很没劲,便预感他可能又要“外逃”了,于是她暗暗记下了他的QQ号。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星星便趁着奶奶和李萍不注意的时候,跑得无影无踪了。
  同样是上网玩游戏,为什么网吧会比家里更有吸引力呢?李萍百思不得其解。为了解开这个疙瘩,她自己也上网申请了一个QQ号,然后设法成为了星星的“网上好友”。李萍装成一个小美眉,用熟人的口吻和星星聊了起来:“小帅哥,听说你们家装了宽带,是不是呀?”星星熟练地抛来一个小色眼的图标:“家里不好玩耶,有一个跟屁虫盯着我,我不能泡美眉,也不能泡你呀!”如果不是熟悉星星,李萍根本就不会相信这话是从一个小毛孩嘴中说出来。于是李萍便顺水推舟地设下了圈套:“你在网吧吗?可以来泡我呀,敢不敢?”
  上当了的星星说:“怎么不敢?”李萍顺势便诱导他说:“你告诉我在哪个网吧,我马上就去,看你有没有胆量?”星星不知是计,告诉了李萍网吧的具体位置。于是,唐女士夫妇和李萍顺藤摸瓜,一下子逮住了星星。可怜的星星还蒙在鼓里,被抓住了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爽!捉网虫也能大把地挣钞票
  后来,星星又失踪过几次,李萍都用类似的办法,迅速找到了他。这样一来,唐女士一家就省了不少事,高兴之余的唐女士便经常在单位夸口,说自己家里请了一个网络神探,总能有办法找到因上网而失踪的儿子。
  当唐女士把同事们的想法告诉李萍时,李萍犹豫了,她担心这样会分散精力,毕竟自己是一个保姆,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唐女士说:“你可以利用星星上课的时间去做啊!每找到一个,人家愿意付100元劳务费呢。”在唐女士的劝说下,李萍决定先试试再说。
  不久,唐女士的同事向李萍提供了各自孩子的照片。李萍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孩子沉溺于上网。网吧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呢?网络又是如何主宰着这些孩子的生活的?为了更好地调查孩子们的行踪,李萍决定亲自去网吧体验一下。
  李萍来到客村一家网吧,发现50多台电脑前坐满了人,已经找不出一个空位。李萍找了一张椅子坐在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男生身边,男生正飞快地敲打着文字。仔细一看,李萍不禁一头雾水,只见上面写着:“848,TNND,偶8会虾米?偶98告诉你,94酱紫……”
  李萍好奇地问:“你刚才打的话是什么意思呀?我怎么看不懂呢?可以给我解释解释吗?”男生不无得意地说:“这也不知道?我是说‘不是吧?他奶奶的,我不会什么?我就不告诉你,就是这样子’。这是网游中的语言,经常玩的人都明白。一看你就没有玩过网游。”
  李萍还想问,这个男生不耐烦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老婆来了,我要和她玩了。”李萍左看右看,并没见有女孩过来。这时,她见到游戏中有一个女孩坐到了这个男孩的身边,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在游戏中打出了接吻的表情,随后,两个人又同时打出了大笑的表情。“看来你们很熟悉呀,那个女孩是你的同学吗?”李萍好奇地询问。
  男生自豪地说:“不是啊,这是我前天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女孩,不过,现在已经是我游戏中的老婆了。”
  见男生专注地进行恋爱游戏,李萍只好转身去观察其他孩子。她发现除了玩游戏,还有许多毛头小孩在浏览黄色网页,难怪孩子们会对网吧流连忘返!
  细心的李萍还发现:网吧一般都开在距离学校500米的范围内,泡网吧的孩子大多是两三个人一起去,有时候是七八个。他们喜欢和同学朋友玩互动对抗游戏,大部分也都建有QQ群聊组。看来,只要找到其中一个孩子,便能一锅端。
  接下来的几天,李萍根据家长提供的照片,在学校附近的网吧里暗访,还真的发现了他们的形踪。于是李萍便悄悄把他们加进了好友名单,记住他们进入游戏区的ID和昵称,并设法套到他们经常和哪些网友交流。为了做到套话时不露馅,李萍还跟网吧里的少男少女学会了网游专用语言。不久李萍便由一个菜鸟变成了大虾,网上网下和他们混得脸熟了,这样一来,她不但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搞得一清二楚,还打听清楚了他们常去的网吧地址及网址。
  时机成熟后,一旦发现他们在哪个网吧,李萍便通知家长,前去捉拿,一般十拿九稳。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行动都成功。在李萍的印象中,有一个叫邓勇的初二学生非常精明,李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套出他所在网吧的位置。后来,有一个网友告诉李萍,邓勇的网络女友明天就要跟别人举行婚礼了,他一定会去看热闹。然后又告诉了她邓勇经常去的游戏区和他的昵称。
  李萍登陆到该网络游戏中,在网游的世界里,她目睹了一场盛大的结婚典礼,其浪漫场景跟人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国外的婚礼仪式大同小异。在台下观看的玩家有20多个。李萍很快就找到了邓勇,只见他躲在最后一排,默默无语。李萍利用私聊的方式和邓勇打了招呼:“Hi,帅哥,是不是失恋了?天下美女多的是,三步之内必有芳草,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成为你的女友,我绝不嫌贫爱富,我不但不要你的游戏币,还可以替你充值。”邓勇只敲出三个大大的问号,李萍知道他在怀疑自己是一个丑女,就立即传了一张照片过去。邓勇收到照片后说:“嗯,你比那个靓多了。”见此情景,李萍知道有戏了。不出所料,只用一天功夫,她就套出了邓勇所在网吧的位置。当这个小男生在网吧门口眼巴巴地等着找他的美眉时,等来的却是怒气冲冲的父母。
  虽然帮助邓勇的父母找回了孩子,但李萍心里一直很不安,她从邓勇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琢磨不透的东西。后来,李萍打听到:原来邓勇的父母都是生意人,在南海开了两家工厂,由于忙于事业,平时没有太多的时间和他交流,加上邓勇正值青春期,在好奇心的驱动下陷入了网恋,并借此排遣孤独。在征得邓勇家长的同意后,李萍决定和邓勇进行交往。
  也许是同龄人又是异性,邓勇很乐意与她交往。在李萍的劝诫下,邓勇渐渐意识到早恋的危害,也明白了沉迷于上网给自己和家庭带来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在长期的交往中,邓勇竟然成了李萍的“眼线”,帮助她揪出了不少沉溺网络的小网虫,有一次还逮住了几个专门向小网虫“擂肥”的大网虫。
  如此一来,李萍声名大噪,到2001年底,她接下的订单数量一下子增加到350个,平均每月都找到100余人次的网虫,月收入达到了1万元。后来,由于委托的家长越来越多,忙不过来的她只好把表姐叫来,和她一起从事寻找网虫的“事业”。
  俗话说:“花无百日红”。到了2002年6月,李萍却做得很不顺。原来,6月16日凌晨,北京海淀区一家名叫“蓝色极速”的网吧发生重大火灾,当场烧死了24人。事故的严重后果震惊了全国,继而全国各地掀起了一股网吧整顿大潮。广东省公安厅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等单位顺应这次大潮,对广州现有的3000多家网吧进行了一次旋风般的整顿。这样一来,一些网吧不敢顶风而上,纷纷关门歇业了。网吧关门,按理说委托寻找网虫的家长应该减少,可是李萍接到的委托电话却有增无减,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李萍纳闷了。
  后来,李萍才明白,因为害怕被检查部门逮住,上网的人大都转到一些地下网吧上网去了。黑网吧一般都比较隐秘,李萍根本不可能找到。李萍想尽办法从几个网友口里得知:客村和窖口一带就有很多黑网吧。然而,李萍找遍了客村和窖口的大街小巷,也没有发现。
  第二天下午5点多钟,李萍又来到客村和窖口一带转悠,正好附近的一所中学放学了,只见大批学生涌进附近的一幢住宅楼,李萍便夹在其中准备跟进去。这时,坐在门口的一个中年人拦住了她,用戒备的眼神看着她问道:“干什么的?”李萍立即装着很老练的样子说:“玩游戏的。好几天没来了,装了什么新游戏没有?”没等中年人说什么,李萍随即快步跨进了门。来到二楼,她这才发现,这是一套由两室一厅的私人住宅改建而成的地下网吧,三间房子里排满了电脑,一些背着书包的学生们正大呼小叫地玩着游戏。她匆匆对了一下,发现其中有5个孩子正是她跟踪的对象。为了不打草惊蛇,李萍装模作样地玩了一会儿游戏便匆匆离开了。
  地下网吧可不比公开的网吧。如何找到这些藏匿在地下的网吧并从中把孩子们找到,这确实是一件费脑筋的事。经过一番考虑,李萍决定发动那些在家的老年人,成立一个揪网虫的“夕阳红联防队”。一方面让他们随时向自己举报新近发现的黑网吧,另一方面她安排每两人一组,让他们根据事先发放的照片对网吧进行监控,一旦目标在网吧门口出现,她就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并通知家长。这一招还真管用,不少网虫就这样被找到。为了调动这些老年人的积极性,李萍承诺:只要在网吧找到孩子,她就付出50元的辛苦费。这样一来,老人们纷纷乐此不疲地为她做起了“线人”。
  如今,李萍已经在广州帮家长捉了6年网虫。她用挣来的钱在丽江花园买了一套房。随着业务的不断增多,她现在的月收入已经突破了万元。尽管如此,但她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因为在她帮忙找回的数以百计的网虫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父母离异而造成的。在她的脑海里,有个名叫戴竣的孩子给她留下的印象特别深。戴竣的父母离异,他随着做生意的父亲一起生活。由于和父亲缺少感情交流,他从小学三年级起就沉迷于上网,常常夜不归宿。而他那脾气暴躁的父亲,每次找到他后就暴打他一顿,但他还是照旧偷偷上网吧,还炼就了一身“反侦探”能力。李萍接到戴父的委托后,找了好几天,最后好不容易才在一家网吧发现了戴竣。只见他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十分心疼,就关心地问他:“我看你在网吧玩好几天了,身上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吧?”这句话刚好问到了戴竣的心坎上,他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李萍趁热打铁:“姐姐请你吃中饭去。”
  吃完了饭,一直默不作声地戴竣竟然啜泣着说想妈妈,李萍的心一下子震撼了。她打电话向戴父要来他前妻的电话,让戴竣跟日思夜想的母亲通上了话……事后,李萍一直在心里反复思考一个问题:家长把小孩揪回家打一顿骂一顿又有什么用?他们能够从根本上杜绝孩子泡网吧吗?如何才能在捉回网虫的同时,将孩子的心也从网吧收回来,这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啊!
  本着这个目的,李萍今年报名到华南师范大学进修,重点学习教育心理学。她准备一边抓网虫一边充电,为将来干出更大的事业做好准备。
  从事本文主人公那样的职业其实并不难。首先,必须熟悉电脑操作,不会电脑操作,即使有再大的本事,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其次,为了能从网友那里套取有价值的信息,还要求从事本职业的人员必须掌握一定的游戏技巧,以便与游戏玩家打成一片。再次,当知道了被寻找目标的具体上网地点后,应尽快与委托人取得联系,并让他们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从事这一职业,我们还给你几条建议:一是要有耐心,套取有用信息的时候很可能要费一番周折。二是该职业可能会与一些网吧老板发生利益冲突,应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
  此外,如果还碰到另外一些意外的情况时,那就得自己酌情处理了。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