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金箔让他5千创业年销售上千万


                    
  克黄金可以碾打成0.47平方米的金箔。
  黄金一词源于梵语,意为照耀;在拉丁文中,金箔的含义是曙光。
  38岁的郭华超平静地介绍着金箔。作为深圳金箔创始人,10年前,他带着5000元南下深圳,第一年就挣了50万。当他的事业发展得如日中天时,一次投资失误让他几乎输掉了全部。眼下他自称“卧薪尝胆”,“带着5000元又上了岸”,悄然开始“二次创业”,虽然离曾经的辉煌还有着很长的路,但金箔已经让郭华超再次看到了曙光。
  4月14日,对郭华超意义深远。十年前的这一天,郭华超在深圳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经历红火,也饱尝落魄,郭华超眼下又有着十年前的感觉。“我这辈子就和金箔结缘了。”这位华箔行的老板信心十足,矢志成为深圳最响亮的“金箔传人”。
  闯深圳5000元起步
  做业务爬37层高楼
  “来深圳的时候,我买的是站票。”时隔十年,郭华超清楚记得自己的南下之旅。
  “我带来16个人,在白石洲租了套民房当作坊。”那套160平方米的农民房花去了郭华超2200元的月租,而他那时身上只不过带了5000元。
  “那时候,我没打过工,没来过深圳,没有任何关系可以依靠,而且也从未有过任何投资经历。”但他还是带着号称“中华一绝”的金箔手艺来到深圳。
  郭华超将自己的人生分成了三段。18岁以前,郭华超还只是安徽砀山的一个农家少年,18岁参军到了南京,他的一手好文章博得了“军营一支笔”的称号,转业时顺利成南京的“城里人”。先是当一名基层秘书,而后又成为一名电视台的记者,郭华超正是在记者生涯里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金箔。
  金箔据传是炼丹的产物,而前身是东晋国都建康的南京也由此被视为金箔的发源地,而南京金箔集团为全球同行之首,占据世界市场份额的30%。郭华超当时就是和南京金箔集团签订5年协议,租下了该集团在珠三角地区的经营权。
  “睡大地铺,抽特美思;喝二锅头,吃花生米。”郭华超这样描述当年的生活场景,但描述更生动的则是如何闯市场:出门跑单坐大中巴(只因省钱不打的),客户联系靠BP机(当时没钱买手机),肩挎重量级公文包(公文包就是办公室),客户考察公司只能看工地(工厂同时还是宿舍)。更令郭华超难忘的是,有居民投诉在生活区搞生产,结果派出所将老板连员工一起关了一夜。此外,郭华超在深圳的第一笔业务也是“白劳”:8000元的开门订单因为轻信他人被兼职业务员卷走了。
  但是郭华超挺下来了。年底一结算,大家居然完成了百余万元的业绩,盈利竟有50万。郭华超回忆时总忘不了那一幕:为了拿下“新闻大厦”的业务,他登门不下40次,还带着两根蜡烛、一瓶矿泉水,在没有护栏和灯光的情况下,一个人从一楼摸到37层顶楼测量工地尺寸。
  年销售额过千万
  贴金能人美名传
  很快,郭华超就被称为“贴金能人”。这和金箔手艺有关,薄若蝉翼的金箔通过特制胶水,可以让招牌、室内外装饰装潢等顿然生辉,郭华超由此在室内外装饰行业扬了名。
  站在地王大厦门前,郭华超环顾四周时总有一种自豪感:发展银行、招商银行、深圳证交所、深圳书城、金丰城、联合广尝深圳供电局等等大楼,无一不用上了自己制作的金招牌,而五洲宾馆、彭年酒店等高档酒店也用上了自己的贴金工艺。更令郭华超引以为自豪的是,在香港、澳门回归祖国这两个历史事件中,深圳市政府赠送的礼品的贴金工序都是自己负责的。
  “这段时间,我买了房和车。”掘到“第一桶金”的郭华超不断推出得意之作,比如《人民日报》、《团结报》创刊50周年的纪念收藏性金箔报,同时郭华超的公司还成为海尔、华为、康佳、中兴、大亚湾核电站等企业的指定礼品供应商,郭华超在业内的名气越来越响。这一时期,“华箔行”贴金工艺品占据珠三角同类产品份额的一半,而家具贴金更是达到了70%以上。
  郭华超在五年协议期间的营业额年年翻番,公司四次搬家,规模也随之越来越大。2000年协议期满后,郭华超开始自立门户、自树品牌。企业在鼎盛时期,华箔行拥有香港、广州、梅州、南京和北京五家全资子公司,在深圳市的15家大型商场设有专柜,在国内拥有36家区域代理商。有了华箔行这个品牌,郭华超还着眼海外,在莫斯科、多伦多和阿联酋都设立了贸易网点。“第一个五年,我是引进别人的品牌,借鸡生蛋;第二个五年,我开始输出自己的品牌。”当年接受媒体采访时,郭华超踌躇满志。
  “到2001年,华箔行的年销售额已经超过了千万元。那时候,我唯一的念头就是想玩大的。”回想当年,郭华超对自己的评价是“自信心爆棚”。“我是完全白手起家,这也令我的个人英雄主义开始膨胀。”
  贪大求快自信爆棚
  一棋走错全盘皆输
  “好走的路往往是下坡路。那时候,我的助手已经开始提醒我。”郭华超表示,会计有一天告诉自己,他一个人一年的招待费就已突破70万元了。“但当我了解到账面上还有200万盈余时,挥挥手就算了。我当时想,自己辛辛苦苦拼了几年,现在可以歇一歇、潇洒潇洒了。”郭华超表示,这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在日后看来是非常浮躁的行为。
  郭华超想玩大的,于是他选择了酒。2001年,酒鬼酒高举“文化酒的引领者”大旗,而华箔行在首创贴金酒瓶的同时也搭便车喊出了“酒类包装的一次革命”。贴金酒瓶便得华箔行名声大振,酒鬼、古井、洋河、金六福、百年老店等等名酒都和华箔行建立了业务关系。
  “我当时一心想搞酒,公司专门请了两个公关小姐,每个人都有半斤以上的酒量,任务就是陪酒厂的客户喝酒。”贴金酒瓶生意做大了,但苦恼也来了。酒厂的订单很大,但支付的订金却寥寥无几,郭华超很快就感到了资金周转的困难。“订单看起来很美,却是带刺的。”郭华超一直在反思。
  2002年,中国足球队历史性跻身世界杯决赛周,而郭华超却栽了他有生以来最大的一个跟头。一家酒厂和华箔行商定制作“庆功酒”,酒厂出资2000万负责宣传推广,而华箔行出资500万制作贴金酒瓶。“那时候连米卢都请到了,我想肯定能火一把。”郭华超道出当年的“算盘”:假如中国队能进入十六强,酒厂将推出1万瓶定价2万元的纪念酒,华箔行能够稳赚500万;假如中国队能够赢一场,公司也能小赚150万;即使中国队一场不胜,只要进一个球,也能炒作“零”的突破,华箔行也能做到保本持平。但中国队的表现实在令人失望,一场未胜、一分未得、一球未进,郭华超500万元的投入已经打了水漂。
  “酒厂老板那时就在韩国看比赛。中国队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不到半小时,酒厂通知我将停止庆功酒的上市销售。”郭华超一提起这事便心情沉重:“我当时是欲哭无泪,所有的酒瓶都已经是成品了。不上市意味着这些都将成为永远的库存品。”在郭华超提供的宣传册上,酒瓶是仿照大力神杯做的,很精美。
  巨亏五百万元
  遭讨债人暴打
  “球打完了,账要结了,可我只能自己倾囊而出。”一个价值500万元的大跟头,迅速让郭华超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我那时四处找朋友借钱,少则三五千,多则三五万。当时很多朋友都不敢接我的电话。我的部下对我说,再这样打电话,你连朋友都没有了。”资金的短缺让郭华超绞尽脑汁,从朋友那里借来的20多万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于是郭华超想到了房子。
  房子是生意最火的时候按揭购买的,那时完全可以一次付清房款,但郭华超眼下却为选择按揭付出了代价。他找了七八家银行都碰了壁,而按照一些中介公司的主意,这套价值130万的房子只能拿回十来万。“虽然我当时已经付了70万,但现在即使是10来万我也认了,但中介说最快也得等两个月。”郭华超直言:“这两个月我等不及了。”
  “我当时想到了破产。其实华箔行那时已经拥有130名工人,公司营业面积都超过一千平方米。”郭华超称,由于资金问题,供货商开始停止供货,工人很快就觉察到了,闹得人心惶惶。“我最难受的莫过于这样一件事,当时一位后勤工要辞工,拍着桌子恶狠狠地要跟我结算工钱,而我当时连这几千块都拿不出来。”郭华超说自己当时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一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郭华超彻底变得心灰意冷。一天晚上回家,郭华超在门口被供货商的三个人堵住,遭到一顿暴打。多亏门口的监视器,使得警察很快便赶到现场,但郭华超已被打得满嘴是鲜血。在医院他的舌头缝了三针。“那才叫痛。因为舌头属于敏感器官,医生连麻药都没用。”郭华超清楚地记得那种痛。在派出所录口供时,郭华超没有对打人者做出任何指控,因为一手创办的企业行将结束,这才更让自己心痛。

  供应商要求先付款再交货,有技术的工人也走了,客户因为不能按期交货也拒绝付款。在苦苦支撑了半年后,郭华超第一次想到了放弃。“企业一旦没有了资金就像一个人贫血,有气而无力,心有余而力不足。又如战场上将士弹尽粮绝,等下来的只有壮烈牺牲了。”在几个月后写下的《反思书》里,郭华超冷静地写下:“融资渠道没打通,公司不但没可能大发展,相反迎来的却是大灾难,我也最终‘壮烈’了。”
  远走丽江静思己过
  冷对残局从头再来
  史玉柱一直是郭华超关注的对象。巨人集团垮台后,史玉柱曾远赴青藏高原寻求解脱。
  郭华超也想“静一静”。2003年3月,郭华超带上仅剩的几千元钱到了丽江。
  在丽江,郭华超开始反思。“华箔行是我一手打造的,哪怕只剩下我一个人,华箔行也要重新站起来。”郭华超说那时候想的最多的是一个男人应有的人格尊严和社会责任感。创业时的雄心逐步开始恢复,郭华超赶忙买来稿纸,开始写下自己的创业反思书。这份手写稿的第一页就写着:创得起而守不住的悲壮。在文中,郭华超回顾了自己的创业历程,一一历数管理失误,并总结出自己的感悟。直至今日,郭华超深有体会地说:“在最兴旺的2001年,当时有14位员工主动请缨要做股东。而我却冲昏了头脑,错过了最佳机会。在企业里,只有我是老板,其他人都是打工的,出了事自然是我一人独力支撑,树未倒猢狲却散了。”
  在反思书中,郭华超写道:企业在最貌似辉煌的时候嘎然而止,看似偶然实属必然,骄兵必败嘛。华箔行在七年之痒时逆水行舟,各项指标大突破,也呈现了一派辉煌局面。但理性被眼前的顺利冲垮了,务虚不务实。经验主义、本位主义、家长作风、侥幸心理,导致公司形势急转而下,一旦失控而一泻千里。
  “大不了再次白手起家”。郭华超打定主意,准备回到深圳再干一番事业。而在这时,由于知道老板远赴云南,拿不到工资的员工开始骚动起来,管理人员开始搬起电脑,一线工人动起了生产原料的主意。
  “等我赶回深圳时,我一草一木打造八年的公司早已被抢劫一空,房子又被房东清理得空空如洗,连张纸片也找不到了。”郭华超记得那是2003年的4月15日,他来深圳创业第9年的第一天。
  东山起斗室卧薪尝胆
  华箔行白手二次创业
  再回到深圳时,郭华超不仅没了车子、票子,而且还离了婚没了妻子,变卖家产没了房子。即使如此,郭华超还是做了两件令人刮目相看的事。
  “第一件事,我给所有的供货商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我回来了。我对他们说,我是有信用的人,对以前的事会负责,而且我的手机号码将24小时开机始终不改号。”郭华超说,不少供应商听后挺感动,甚至还有人愿意出高薪请他做事。
  “华箔行不能倒,我不能倒。”郭华超这样告诫自己。郭华超对于华箔行很有恒心,这种恒心基于产品的独创性。郭华超决定重新启动华箔行,而突破口就是那些尚未履行完成的合同。在这些“烂尾”合同里,订货方已经预付了一部分订金。虽然没有资金再让原料方供货,但郭华超把订货方和原料方请到了一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借工人借场地硬是一笔笔履行了合同。
  “第二件事,我把自己的房子和家具家电都折价卖了,陆续发清了员工拖欠工资。”郭华超表示“要做生意先做人”,一个人要有敢负责任面对现实的魄力。这一举措在老员工中传开后,不少人又主动要求回来跟着郭华超干。
  一间不到8平方米的宿舍,便是郭华超目前的生活空间。房间很小,宽不过一米,只能放下一张不能转身的床,床后面便是卫生间,由于房间实在太窄,卫生间的有机玻璃门已经被他睡觉时蹬裂了。“这里不通风,不能装热水器,我现在只能是洗凉水澡。”对自己的处境,郭华超显得很淡然,他笑着说:“这叫卧薪尝胆,享过了福再来受罪。”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2004年4月,郭华超在笋岗一间装饰城里设立了自己的展厅门市,开始对外承接装饰工程。听到华箔行重出江湖,以前的老客户纷纷回头。
  “我怀揣5000元南下深圳,历经‘稳下来、走出去、旺起来、垮下去’四个阶段,又带着5000元上了岸。”在郭华超的眼里,这就是自己的“二次创业”。
  和第一次创业相比,所不同的是二次创业拥有华箔行这块业内第一的老牌子,另一块牌子是他自己,业内人都说他敢负责讲信用。年底算账,郭华超笑了,东山再起的底气也足了。“毕竟做黄金装饰的,深圳还找不出比我们更悠久的牌子。”郭华超笑言,自己今年已经接下了好几单过百万的大单。
  今年3月1日,郭华超投资数十万元,搬进了崭新的写字楼。办公室位于深南大道边的一栋知名大厦内,郭华超特意在房间门上贴着一个“龙头马”的黄金雕像。这是郭华超的创意,龙代表传统,马则是自己的属相,龙与马的结合意味着锐意。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