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罗红胜:看不见光明看得见商机


                    
  人物档案 
  姓名:罗红胜 
  生辰:1970年10月18日 
  籍贯:黄陂六指 
  爱好:和朋友聊天信条:活着就要做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如果失去光明,你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 
  罗红胜出生在偏远的黄陂六指街兴中村,那里人烟稀少,除了一望无际的稻田,就是波光粼粼的安汊湖。湖边一栋三层楼房,便是罗红胜的家。 
  他戴着墨镜,1米76的个头,如果不是走路时表现出的不便,第一眼见到他,很难看出他是个盲人。 
  造物弄人 石灰水让他失去光明 
  19岁时,罗红胜就承包下1000余亩的安汊湖,养鱼为生,凭着年轻、能干和灵活,不到5年时间,他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水产大户。 
  造物弄人。正当他满怀信心地想干一番大事业时,意外发生了。 
  1994年9月26日,罗红胜骑着摩托车回家,由于车速过快,连人带车冲进了石灰坑,石灰水没过了他的头顶。两天后,罗红胜感到眼睛不适,眼前东西影影绰绰。在家人的陪同下,四处求医,从武汉辗转至北京治疗,可最后得到答案却是:抱歉!你的眼睛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这意味着,24岁的罗红胜,余生将在黑暗中度过。 
  在从北京回汉的列车上,罗红胜几次都想跳车自杀,都被家人和朋友拉住了。他懊悔不已,哭喊着说自己“没用了”,是个“废人”。可面对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弟妹,他放弃了轻生念头。 
  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罗红胜一直沉浸在消沉和迷茫当中,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足不出户,苦苦地回忆着那一次意外。每天只是吃喝不做事,让他觉得生活毫无意义。 
  1996年,经黄陂区有关部门推荐,罗红胜入选“武汉市首届十大杰出青年农民”称号,这一荣誉给了他莫大的鼓舞。“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有用的,自己的价值得到了社会的认可。”罗红胜回忆说,不仅如此,当时家人,还有一些朋友都在鼓励我,让我重操旧业,纷纷拍着胸脯向我保证“只要你开口,我们绝不含糊”。 
  养殖创业 湘莲丰收冲淡失明之痛 
  罗红胜想在水产业上搏一搏。眼睛失明了,只能从事自己最熟悉的行业,而兴中村有的是荒湖、荒塘,承包费用不高。他一口气承包下2000亩的湖面,养鱼。 
  凭着过去养鱼的经验,罗红胜当起了家庭养鱼技术顾问,具体的活交给父亲和弟妹做。早上5点起床,由父亲带着他到湖边转转,告诉他湖水的颜色是青还是黑,头一天给鱼喂了多少食料,根据这些情况,再决定要不要给池塘供氧,要不要增加食料等。 
  罗红胜深知传统养殖业不能丢,但想真正致富,必须发展特色养殖。“以前养鱼时认识的一帮朋友,在我后来的创业时给了很大帮助。”当时,有个湖南的朋友向他推荐引种湖南湘潭花石镇的湘莲,投入小产量高,而且有专门的单位上门收购莲子米,不愁销。于是,罗红胜试种了二十余亩,每亩投入200元,由于地肥,亩产达到300斤,比湖南的产量略高,当年的莲子米的市场收购价为6元一斤,罗红胜就赚了3万多块。 
  尝到了甜头,第二年,罗红胜一口气种下了1000亩的湘莲。 
  三年一变 螃蟹爬满千亩池塘 
  一样产品只要卖得不错,很快就有人跟风,罗红胜种植湘莲赚了钱,周边的农民也跟着大面积种植湘莲,两年下来,莲子米的市场收购价也跌了一半。 
  罗红胜说,这是预料中的事,一般特色农产品都会经历从高峰到底谷的过程,周期为三年,他也随时准备着调整方向。 
  每天早上给家人安排好一天的农活后,罗红胜就会到村子里其他养殖户家转转,找他们聊天。“我后来养殖螃蟹,就是从其他养殖户那聊来的商机。”1998年,武汉人刚刚兴起吃螃蟹,那时,螃蟹的市场平均价高达180元一斤。 
  于是,罗红胜带着他的伙伴一同前往汉川的螃蟹养殖基地考察,螃蟹的价格虽高,但产量并不高,每亩仅产20斤,养殖方便。随后,他又到大东门水产市场了解到,螃蟹最高可卖到250元一斤,价格大跌时也可卖到100元一斤,他在心底算了笔账,只要每斤螃蟹的平均价格能达到150元,就有赚头。 
  过完年,在同伴的陪同下,罗红胜乘飞机到上海进螃蟹苗,当时一斤螃蟹苗就卖280块,他买了200斤,进行小面积试养。9月份,螃蟹上市,产量不足1000斤,当年的市场批发价为180元一斤,罗红胜的螃蟹卖了18万元。 
  2000年,莲子米的价格一跌再跌,罗红胜转战螃蟹,将1000亩的湘莲塘毁掉,变成螃蟹池。 
  多元发展 菜藕端上港人餐桌 
  在罗红胜看来,投资水产养殖,最大的风险不是市场,而是天灾,一场大水,可能将所有的投入都冲走,最后落得颗粒无收。从种植湘莲起,罗红胜每年都会投入近10万元的资金用于加固堤坝建设。 
  一条腿走路,让罗红胜觉得步伐太慢,2002年,他开始尝试特色农产品多元化经营的路子,一边发展精养鱼池,一边养好螃蟹。同时,他还在琢磨着搞点新“东西”。 
  一日,收音机里介绍华农最新的农产品项目——菜藕种植,这种菜藕在泥底一尺左右生长,比传统的莲藕更易采挖,每天每人的采摘量可达到1000斤,约是传统莲藕采挖量的6倍。而且产量高,每亩达到5000斤。“就算每亩的产量仅3500斤,按市场最低价5角钱一斤计算,也有赚头。” 
  经打听得知,已有安徽人在东西湖农场率先引进菜藕种植,效果不错。于是,罗红胜心里盘算着,自己有地,如果找安徽人合作,自己也不用为种植技术操心。于是,他找到东西湖的安徽人,谈起合作条件,他出地,对方出技术,每人投入50万元,赚了钱大家平分,风险共同承担。两人一拍即合。 
  两年来,罗红胜的菜藕已远销香港。今年,又是产业结构调整的一道新坎,“听农业局的领导介绍,小龙虾养殖有赚头,明年打算试试。”罗红胜又盘算着新计划。
  他评罗红胜
  “眼睛”李四桥:他比明眼人心里还亮堂 
  采访过程中,黑黑瘦瘦的李四桥始终陪伴在罗红胜的身边,扶他走路,帮他倒茶水。 
  李四桥说,在罗红胜的帮助下,他走上水产养殖路,现在家里盖起了四层楼的大房子,一家四口都买了保险。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都跟在他身边,我就是他的眼睛。”李四桥说,从出意外到现在,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在他看来,罗红胜虽然看不见,可心里比明眼人更亮堂,“他谨慎、有魄力,非常有生意头脑。” 
  李四桥举例说,今年5、6月份,有人主动上门邀请罗红胜到麻城去投资,上千万的工程,说得十分诱人,不过事先需交2万元的介绍费。罗红胜带着他到麻城去考察,坚持要到对方公司去坐坐,得知办公室里只有几张桌子和椅子,其他办公设施全无,心里便产生怀疑;随后,又让他到周边的副食店打听该公司的情况,最后识穿了骗局。 
  罗红胜在村里的口碑相当好,大多数村民在他的带领下从事水产养殖业。每年村民都会从他这里购买鱼苗,他开的价比其他地方都要便宜。因为看不见,客户们反倒更信任他。当然,一些客户会事先到村里来打听情况,见村民们有口皆碑,当然就愿意跟他做生意。 
  他吃了太多苦头 
  李四桥说,因为看不见,他吃了太多苦头。他虽看不见,却不爱呆在家里等信息,他喜欢到现场摸情况。走路非得靠人牵引。开始,牵他的人没有经验,进入一个家门的时候,他个子太高,脑袋撞到了人家门角上,鲜血直流,因为离医院太远,只好忍着痛。还有一次,牵他的人喝多了酒,倒在水田里,罗红胜扯着嗓子乱喊,但湖塘几里都没有人,最后摸索着打手机,才搬来救兵。 
  行动不方便,一些事情只得请家人朋友帮忙去办,时间长了,他们有时敷衍,有时不耐烦,事情没办好,罗红胜免不了伤心,有时暗自落泪。 
  妻子丁元莲:他是最优秀的男人 
  “在我眼里,他是最优秀的男人。”妻子丁元莲这样评价罗红胜。 
  他们是初中同班同学,两人自由恋爱走到一起。1990年结婚,罗红胜出事时,儿子3岁,女儿才2岁。原本幸福的家庭遭到沉重一击,丁元莲悲痛欲绝:“这么年轻,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啊?” 
  更可怕的是,失明后的罗红胜变得异常暴躁,时常无端地发脾气,人也变得非常消极。丁元莲默默地忍受着,她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在身边照顾他的衣食起居。 
  丁元莲回忆,后来在家人和朋友的劝说下,罗红胜重新开始创业,心态也转变了。“他时常对我说,他要比眼睛好的人做得更好。”丁元莲感慨:他真的做到了,现在他的事业已远远超过了以前的水产生意。 
  因为两个孩子要读书,丁元莲不得不搬到黄陂城关陪伴他们,“现在老公基本上由父母兄弟或他的朋友照顾着”。十多年了,罗红胜已习惯了黑暗中的生活,很多事情都能自己处理。周末,他会坐着自己的桑塔纳,由弟弟驾驶送到城里一家人团聚。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