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娃哈哈:宗庆后的绝对权力


                    
  简介:
  宗庆后,1945年出生于江苏,高级经济师。1987任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厂长;1991年至今,任杭州娃哈哈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曾先后荣获“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企业家”、“中国经营大师”等荣誉称号。
  
  李南:你好宗总,听说您最近是刚刚过了六十岁的生日,古人说呢,六十而耳顺,就是什么意见都可以听得进去了,这个时候您听到最多的一些意见对您来说是什么?
  宗庆后:现在好像没听到过什么意见。
  李南:都是好话是吗?
  宗庆后:也没好话也没坏话。
  李南:就是一切都是安之若素,好像平常一样。如果要是这时候希望您跟那些想成功的想创业的青年人说几句体己话,什么经验跟他们分享的。
  宗庆后:我想要成功首先就是要勤奋,第二个我认为也是要有一个目标,没有目标的话他也不会去努力,要成功肯定是需要努力。
  资料二:
  首先要努力,然后才能获得成功,也许这种体会,从少年时起就已经在宗庆后的心理打下了深深的烙印。16岁那年,由于家境贫困,宗庆后就到浙江舟山的农村,挖盐、晒盐、挑盐,一呆就是15年。直到1978年,33岁的宗庆后才回到杭州,在此后的将近10年里,他辗转于几家校办企业,靠做推销员、卖冰棍、卖学生文具来谋生。

  李南:初中毕业,16岁下乡。那是42岁的时候,应该是八几年,那时候八五年的样子,还在卖四分钱一根的冰棍。
  宗庆后:那时候还没有卖冰棍,是做普通工人。
  李南:做普通工人,后来才承包。
  宗庆后:冰棍的时候我已经当经理了,小小的经理。
  李南:冰棍经理,卖冰棍的经理。
  宗庆后:三个人的经理。
  李南:那会儿您慢慢进城之后也会慢慢地想,我前三十几年已经这样过去了,我后面应该怎么过,也在不停地思考。
  宗庆后:那个时候也应该说刚刚回来的话,也没找准目标,也想干点事情。
  李南:给了这个天地以后,这个经理从卖冰棍起家的。
  宗庆后:那个时候确实是卖冰棍起家的。
  李南:这个经理也要自己亲自去卖吗?冲到第一线去卖冰棍吗?
  宗庆后:这个经理是一张纸,下面也没有人,白手起家。
  李南:光杆司令,还有两个人,两个退休职工跟着您干。
  宗庆后:两个退休,将近退休的老师。
  李南:四分钱冰棍一根能卖多少钱,赚钱多少钱。
  宗庆后:一根冰棍几厘钱。
  李南:我听说是骑着黄鱼车。
  宗庆后:就是三轮车。
  李南:三轮车,每天您要自己骑着它到各地送货,那时候的希望就是能够希望多卖点冰棍,然后把这个厂子怎么样。
  宗庆后:那时候我们的企业一年都在两三万的利润,那时候的目标就是一年赚十万块钱。
  李南:十万块钱在那时候也是一个挺大的目标了。
  宗庆后:在我们当时是一个挺大的目标,因为最好的时候是一年赚四万块钱。
  李南:就是之前的时候。
  宗庆后:我们也有很多小型校办企业,最好的是一年四万块钱,我第一个目标就是一年十万块钱。
  李南:后来呢?
  宗庆后:实现了。

  资料三:  
  就是当初的三个人,靠借来的14万元,宗庆后实现了一年赚十万块钱的目标。创业成功后,他又开发出娃哈哈儿童营养液,随后,只有140名员工的宗庆后却兼并了有2200名职工的杭州罐头食品厂,这个“小鱼吃大鱼”的故事在全国引起轰动,娃哈哈的发展也从此进入快车道。1996年,娃哈哈再度与法国的水业巨头达能公司合作,而此时的宗庆后却显得更加底气实足。
  李南:后来其实我们知道当时娃哈哈在兼并杭州罐头厂的时候,当时大家还有蛇吞象的比喻,但是我们想毕竟它是国内企业而且是濒临倒闭的企业,从逻辑上看的话应该还是能行得通的,但是您在面对法国达能这样的大公司的时候,它是中国的八大饮料厂已经倒了七家,大家说的水淹七军,您和达能接触的时候您没有担心对方把您的第八军也淹掉吗?
  宗庆后:因为我们跟人家谈合资的时候,我们应该日子很好过,就是效益很好,所以也是不存在找人家救命的问题,那么实际上就是是一个大家相互合作就是共同双赢的问题,所以我们底气比较足,应该说你愿意合资就合资不愿意合资就拉倒,所以我们采取了这种形势跟他谈判。
  李南:就是说我不求你。
  宗庆后:因为他要求我,不是我求他。
  李南:那时候您找他也是希望扩大规模?
  宗庆后:我们就是感觉到靠自己这么发展可能是速度慢一点,那么寻找一个资金技术加快自己的发展,形成规模以后,在市场说就可以有竞争力。
  李南:尽管您说您当时不缺钱,发展很迅速,很稳健的,你来不来投资我也无所谓,但是还是想引一个合作伙伴进来的,这时候大家是对等的,这时候您提出钱你最好拿,事情你最好别管,他凭什么在占到51%的情况下,不介入您的管理,还放心给您管,因为你们之间并没有合作过。怎么说服他们。
  宗庆后:刚开始的时候应该说管理是我们管理,当时他也有很多的限制。
  李南:还是有限制。
  宗庆后:因为他投了这么多钱,他要掌握了解你到底怎么在经营,后来主要是在经营当中有点冲突,因为我们认为这个事情好做,他说不能做,我觉得这个事情不做就放弃机会了,我就硬做了,硬做以后成功了,几次一搞他相信我了,他什么都不管了。  
  李南:所以您现在到法国达能总部他们是要为您升五星红旗的是吗?
  宗庆后:应该是我们现在我到外面去一般的包括什么设备厂,他们也都会升五星红旗。第一次我是感觉比较自豪的。
  资料四:
  互惠互利是宗庆后对外合作的一贯原则,凭借着在儿童产业多年来建立的良好信誉,娃哈哈积累了雄厚的资金,并且不断地发展壮大,与此同时,产品多元化的开发,也为娃哈哈今后的发展找到了新的契机。2002年,宗庆后选择了与孩子们的生活紧密相关的童装业作为跨行业发展的起点,走上了多元化发展的道路,然而企业的多元化发展,给宗庆后带来的又是什么呢?

  李南:很多人也关心娃哈哈这个发展趋向,到底怎么办。您给出的答案第一就是食品保健品和药品,第二就是做所有的儿童产品是吧。
  宗庆后:这是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今后的发展方向,我们这两个方向,现在实际上我们第一步走的是食品保健品,药品,实际上我们走的还是食品这一步,保健品还没有真正开始,我们实际上也在考虑多元化经营,这个饮料行业我们是做得最大的,因为有资金,有人才优势,是在找机会。

  李南:多元化的话,当时娃哈哈童装起来的时候是多元化很典型的一步了,你们当时谈到说做一些儿童产品,儿童产业链这个是你们考虑的范畴吗?
  宗庆后:应该还是。 李南:在做童装的时候,就会明显感觉到跟以前的不论是娃哈哈的儿童营养液,还是后来的果奶还是纯净水完全是一个不一样的领域。
  宗庆后:应该说,我这个饮料的话他买去就喝掉了,这个童装一年两年都在穿,消费量不一样的。
  李南:这个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样多元化,怎么把握多元化,从这个童装里面你们有没有一些可供以后去借鉴的一些经验和教训。  
  
  宗庆后:应该也有经验教训,因为当时考虑童装的话消费量也很大,所以一下子发了两千多家的专卖店,实际上也没有看清楚,这个品牌童装跟普通童装价钱差很多,中国的消费水平有没有到这个程度,这方面的问题,第二个方面没有看懂没有看清楚的,小孩子进了小学校以后都穿校服,穿了校服以后就礼拜天穿穿其它衣服,衣服的需求少了,这两点没有看清楚,第三个就感觉小孩子就是每年要换衣服,长得很快,一般的家长也不会给他买品牌童装,现在应该是通过我们品牌童装进入以后很多企业也进入这个行业,我估计过两年这个市场应该会加大。每一个行业也是几家企业做大这个,否则没有人做的话这个企业也做不大。
  李南:您在传统的,自己主营这块,饮料这一块,整个的成长率是非常好的,每年都是高速成长的,这个是不是也会放慢你们多元化的脚步。
  宗庆后:应该说呢饮料这块增长快肯定也会放慢一点。
  李南:因为这块做得很好。
  宗庆后:这个也要花精力,这边竞争也很激烈。
  李南:所以企业是越做越大了,您会越来越辛苦,无论是您现在的工作状态还是对于企业有一个人想发表一下意见,我们一起来看一看好不好。
  宗庆后母亲采访:我说他该收就收把,别把企业搞得太大了。那样会很累,太辛苦了,可他就是希望企业搞得越大,他越高兴,他不怕苦。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李南:您母亲说的,其实一方面就是慈母觉得儿子太辛苦了,太累了,年纪慢慢大起来了,另外一方面对企业的发展她有她自己的意见和道理,这个你们平常在一起有没有讨论过这个事情。
  宗庆后:应该是不会讨论,因为我现在也很难得回家,因为她实际上也不知道我在这个角度上是跟她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因为这个企业是逆水行舟的,不进则退,你不往前走就让人家竞争下来了,让人家竞争下来后来搞搞更累,你永远保持优势的话反而轻松一点。
  资料五:在娃哈哈,宗庆后大权独揽,事必躬亲的管理方式,曾引起过外界的争议,从以前批准买一把笤帚,到现在为购置一台电动车签字,宗庆后手里的签字笔始终没有停下来。那么,领导权威的价值应该如何体现,到底如何运用权威才能给予企业更多的正面效应呢?时至今日,宗庆后对他的扁平式管理依然津津乐道。
  李南:有一句名言我们也看到过,就是说不签单的老板不是好老板,我不知道您现在签单的标准放松到什么层次了,当时说笤帚要签单,电平车要签单,现在企业做到上百亿的规模以后您怎么平衡呢?
  宗庆后:实际上新的投资项目肯定是要我批过的,第二个就是我们每个月都有计划,计划是我批过的计划里面的东西就是他们自己下面负责审核签字的。
  李南:现在还是采取扁平化的管理方式。
 
  宗庆后:我觉得失去控制力就很麻烦,像我们现在在全国八十来家公司,有四十几家销售分公司,你控制不了漏洞大。
  李南:您的直接下属多少人。
  宗庆后:我的直接下属比较多的,至少部长总经理,有时候我直接管我们各个省的销售分公司的总经理,一百来个人。
  李南:这一百来个人,每一个人您是几天跟他们打一次电话呢?
  宗庆后:那也不需要,一个是一方面通过制度,一方面通过通报这些都可以,要了解了解就打个电话。
  李南:有人说您是商业超人,其实有些国外的管理人会说了,说一个人的直接下属好像不应该超过十个,这样很难沟通,管理是要沟通的,那么觉得这种扁平化的管理带给您直接的是什么好处呢?
  宗庆后:这些人是企业一步步发展,一步步召集起来,一步步培养起来的,很熟悉他们的个性能力我很清楚,所以我能管这么多人,国外的企业也是这样的,外面来一个空降兵当个总经理要管一百多个人肯定有问题,对我来讲一个局部带起来的,都很熟悉,这个应该说还是比较好管理的,扁平化我觉得主要是反应快,动作快,执行力强,一声令传下去,到后面传的就不像样了,我这个直接就到了前线。
  李南:你也说领导一定是要专制而开明,这两者不是那么好掌握平衡的。中国企业目前一定要强势?  宗庆后:说得好听点就是严爱结合,严格的管理,要关心员工,爱护员工,所以严爱结合,现在的话你是没有一个统一的意志没有统一的行动确实企业搞不好,一盘散沙怎么搞得好。
  李南:不能靠制度和组织吗?目前中国企业达不到这种程度吗?
  宗庆后:目前根据我们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还没有完全建立的情况下规章制度是有,但是没有很具体的执行,还是需要强势领导进行管理。孙中山说军政训政宪政,就是说要经过一个首先是军政,再后来是训政,再后来是宪政有个过程,我们现在中国还达不到宪政这个程度就是,因为它还没有自觉的一些法制的观念,遵守规章制度的概念。
  资料六:
  虽然宗庆后的扁平化管理一直受到外界的非议,但是娃哈哈的持续发展却是不争的事实。截止到2004年底,娃哈哈已经累计完成销售收入582亿元,而宗庆后本人在胡润百富榜中的排名也从2004年的第48位上升到2005年的第8位。对于已有的财富,宗庆后非常坦然。
  李南:娃哈哈走到今天这个资产应该是有将近百亿了吧,产值早就超过了一百亿,您自己福布斯排行榜上逐渐上升这个位置,您说您生活得特简单,衬衫恨不得就几十块钱,那财富对于您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宗庆后:人不能没有钱,没有钱的话生活都生活不下去,生活比别人差一点也不怕,钱一多的话也不是自己的,也是社会的,现在实际上我实际上消费没有员工来得厉害。
  李南:我冒昧地问一下您一身西装价值几何。
  宗庆后:这个价值还是比较贵的。
  李南:这还是名牌,因为要出国。
  宗庆后:平时我很随便,我只要穿的舒服方便就可以。
  李南:几百块钱的也无所谓,几十块钱的也穿。
  宗庆后:真的是也无所谓。而且我穿的哪怕 再便宜的人家也不会认为很便宜的。
  李南:因为是您穿的,您成了服装的品牌了。
  宗庆后:也不是,人家想想你总是穿得比较好的,不会太差的。
  李南:您的工作时间就是我们在街边看的便利店的感觉就7 11,七到11,所以对您来说财富对您这个阶段来说?
  宗庆后:体现人生价值,这个实际上我的压力也很大的。一个是一万八千名员工,如果万一太小了他们就没有生计,第二个的话你在社会上有这么个名气,到时候又倒掉了,我认为这个也是辛辛苦苦做了这么多年,毕竟也十八年了,总想它越搞越好。
  李南:这个情况下您反而压力更大了,怎么能够再上一层楼。
  宗庆后:对,你的影响也是大的,人总是要面子的,你现在搞得好,过两年又掉下来,这个我认为这是没面子的,这也是体现人生价值。
  李南:您觉得您目前面对的最大的难题是什么?现在目前企业经营过程当中。
  宗庆后:你说大的难题也没有。关键是我觉得企业规模大了,就是确实来讲你的精力不够了,我们现在在分级授权,把一些管理责任把压力弄到每个员工身上去,分解下去,不要把压力都弄到自己身上,那不是越来越麻烦了。
  李南:别把猴子背到背上。
  宗庆后:逐步逐步把压力分下去。
  李南:在企业当中您是一万八千名员工的头,老板,同时在家里面又是儿子,是父亲,是丈夫,您觉得哪种角色您感觉到您做得最好。
  宗庆后:企业的老总。
  李南:还是老总。做得最不好的是什么?
  宗庆后:其它几个做得都不怎么好。
  李南:要是打分的话您给老总这个角色打多少分。
  宗庆后:这要人家打分,自己感觉还可以。
  李南:其实在您的背后,您夫人、孩子、母亲都给您很大的支持,您刚才说可能不一定能经常回去看母亲。我们看看老人家对您的期望是什么?
  宗庆后母亲采访:最近他经常咳嗽,我叫人给他送了咳嗽药,他现在年龄越来越大了,最大的希望是他能注意自己的身体,少抽烟。不要每天老用脑子。
  资料七:宗庆后坦言,在自己扮演的众多角色中,只有企业老总这个角色他是称职的,一年365天,他有近200天的时间都是在市场一线考察。从生产、销售到消费人群,每一个环节他都了如指掌。但岁月无情,曾经意气风发的宗庆后,如今已经进入耳顺之年,寻找接班人的计划,悄悄地开始实施了。
  李南:儿行千里母担忧,最担心的还是您的身体,您企业是越做越大,您的年纪是越来越大,以前坐飞机还会看看书,现在坐飞机就会睡觉了,现在很多传言说您怎么考虑接班人,也在用和您一样的薪金招聘总经理是这样的吗?
  宗庆后:现在应该是从内部培养接班人为主,娃哈哈这个长期以来18年也形成了自己的企业文化,一下子空降兵到我们这里可能也不太习惯,他的团队精神确实很厉害,下面有点排斥外来者,所以我们现在这个招聘人的话我们也是专门关注,怕他待不住。
  李南:目前培养和观察一直在进行当中,但是还没有。
  宗庆后:我想我们主要是想培养一个团队出来,你说培养一个人是全面接班的话可能是难度大一点,首先把一个团队培养出来,在团队当中一个带头人,这样的话成功的希望大一点。
  李南:您对您目前这样一个团队心里有底吗?感到满意吗?
  宗庆后:心里是有底的,不是太满意,过去我做的事情太多,所以他们依赖性比较强,相对脑际少动,我现在宁可慢一点也让他们做一点,现在你想我们有很多动作都慢起来了,要让他们先做,做起来以后再一点点的改,现在我也比较改了,以前我是感觉你做不了我自己下去做了,跟你说了半天还不如我自己做得快,现在我想还是要让他们去做,否则你到时候他永远成长不起来,所以现在稍微有的时候就慢一点。
  李南:这个交替有一个时间表吗?
  宗庆后:我现在身体还可以,花个四五年时间,逐步培养成熟,因为以前的竞争也很激烈,有的时候就是命令下去不管你懂也好不懂也好,就执行就行了,现在就是让他们先去弄,弄完以后拿上来再修整,一步一步做。
  李南:媒体把这个称为后宗庆后时代,很多对这样的一个后宗庆后时代您有一个什么样的这种预期。
  宗庆后:我认为这几年还是把它的规模做大做稳。
  李南:您觉得还不够稳吗?
  宗庆后:稳还不够稳,再把里面规范一下,就是把人编的法制一些,就是这个形成规矩就应该这么做,其它的就是要考虑创新的问题,把这些问题解决掉以后就相对来说比现在稳得多了。
  李南:您觉得现在自己最想做的事情除了工作之外是什么,您说您没有什么爱好,就是抽烟喝酒不耽误时间,每天基本上都在工作。
  宗庆后:当然现在的话确实也没有空余时间考虑什么东西,我想我这个人也比较喜欢学习也比较喜欢那个,他们说我退休没有事情干,我认为有很多事情干,时间很快打发掉的,运动运动,看看你们的电视,看看书,很快就打发掉的,而且自己烧烧菜弄点自己认为好吃的东西。
  李南:您会烧菜,只是现在没有时间烧而已,手艺荒疏了,准备重新捡起来。
  宗庆后:还是比较充实的。
  李南:到那时候就是过一个乐哈哈的晚年了。今天也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娃哈哈也一路地这样乐下去,谢谢您。
  
  宗庆后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的商科学习,但是却有无数科班出身的专家学者在研究他的战略原则和商战技巧。宗庆后坎坷的人生经历和丰富的商战实践,使得他超越了一个又一个阻碍,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合作上大显身手,在使娃哈哈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的同时,也使自己成为中国企业界不能被忽略的人物。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