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地道的重庆崽儿炒菜炒出豪华轿车


                    
  “不管白猫黑猫,会捉老鼠就是好猫”

  邓小平最早在正式场合阐述这一重要观点,是在1962年。在讨论到包产到户问题时,邓小平明确地表示了支持态度。他说:“恢复农业,群众相当多的提出分田。陈云同志作了调查,讲了些道理,意见是好的……现在是,所有形式中,农业是单干搞得好。不管白猫黑猫,在过渡时期,哪一种方法有利于恢复农业,就用哪一种方法……总之,要实事求是,不千篇一律。”后来,这话广泛用于经济建设,只要有利于经济这个中心,“白猫黑猫”都行。 

  1984年,邓小平在深圳登上国际商业大厦楼顶,眺望建设中的罗湖新城区。

  “他缔造了特区创业神话。没有邓小平,就没有现在的深圳。当然,也没有现在的王勇。”借着酒兴,王勇斗胆甩出这么一句。

  王勇,38岁,地地道道的重庆崽儿。

  2007年2月9日的深圳,阳光灿烂。王勇穿着衬衫,和一帮闯荡深圳的重庆人,聚在深圳一家酒店。他们,为自己新的一年,举杯祝福。

  当年,他们以打工者身份,闯荡深圳。如今他有了自己的“奔驰600”。

  炒菜炒出豪华轿车

  “我就是个厨师。”虽然已在玩车了,但王勇一点也不否认,自己最初就是个“炒菜”的。

  18年前,也就是1989年,王勇带着铺盖卷,去了深圳。

  那时候,他最拿得出手的,只有一样东西:一级厨师证。

  在深圳的第一份工,就是在深圳的重庆酒家炒菜。摸爬滚打几年后,1994年王勇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轿车:丰田佳美。“当时价值40多万。”王勇说。

  从1994年到现在,王勇频繁地换车。“佳美3.0”、“宝马728”、“奔驰600”、“奔驰320”。王勇的朋友说,他现在喜欢开吉普车,紧跟时尚。至于奔驰、宝马,都在家里闲着。

  据王勇说,1989年离开重庆时,他在重庆当厨师的月工资是100多元。一到深圳,马上就变成了600多元。

  去深圳就为当老板

  “说实话,从重庆来深圳,看中的是深圳的创业气候好。”王勇当年到深圳,最初是投靠厨师界的师兄。“你不晓得,一到深圳,就觉得深圳的商业氛围浓得很。”

  连在深圳的重庆老乡都说,王勇是个爱折腾的人。就拿炒菜来说,1989年到1992年的3年间,他从深圳折腾到清远、惠州、东莞。

  那时候的广东,有两种菜最流行:粤菜、川菜。在广东任何地方炒菜,王勇都赚大把大把的钱。

  但在1992年,他最后选择了深圳。而且在两年后,把父母从綦江老家,也接到深圳定居。

  “邓小平南巡过后,我就从东莞又跑回深圳。我想,机会肯定更多了噻。”王勇这个精明的重庆人,再一次作出了正确的抉择:刚回深圳,就有老板找上门来,请他去主厨,月薪2500元。

  那时候在重庆,一个刚毕业的大学本科生,在事业单位干,月薪不到200元。

  王勇说得很清楚,打工绝不是到深圳的最终目的。他的目标,是自己给自己打工———当老板。

  1993年8月,月薪5000元的工作,被王勇辞了。川菜馆“龙岗重庆酒家”开张,王勇终于在闯荡深圳4年后,当了老板。

  20万元的投资,不到5个月就收回来了。

  深圳的标本价值

  “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对于邓小平25年前所说的这句话,深圳大学教授、深圳特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东斌总结认为,邓小平的初衷决不是简单地立足于中国南方一个小镇的发展前景,深圳是作为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试验地”而创立、是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特殊“窗口”而存在的,它的辐射与带动功能要影响整个中国。

  从建立经济特区起,小平就赋予了深圳“窗口”和“试验田”的使命。原深圳市委书记李灏在解读小平寄语深圳“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要敢试敢闯”、“你们要搞快一点”时说,这些话不仅是对深圳讲的,也是对全国讲的。

  深圳人按照邓小平“敢闯”的思想,实现了“三天一层楼”的建设速度,在深圳创业之初的头十年里,深圳创造了300多个“全国第一”,成功地走出了一条高速发展经济的新路子。

  改革开放前20年,深圳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深圳速度”随即被内地多个城市所效仿。本报记者郎清相

  一个厨师的深圳印象

  说起到深圳的第一印象,王勇用9个字描述:空气新鲜,商业味很浓。

  但那时候的深圳,还只有罗湖区,“远远比不上重庆繁华。”王勇说。现在,深圳成了漂亮的花园城市。

  中巴,曾经是深圳的一道特殊风景。

  1992年在深圳龙岗打工时,王勇住在罗湖区。中巴是当时最主要的交通工具,而且在王勇当时看来,都是又破又旧。

  从罗湖区到龙岗区,他当时乘坐的中巴车,要在乡村小道上,颠簸至少3小时。出南山区,坐车也要1小时。

  但也正是从1992年起,深南大道、北环路、滨海大道等,陆续开工建设。“现在从罗湖开车去龙岗,25分钟。坐公共汽车去,40分钟。”在深圳18年,王勇经历了深圳的一场巨变。

  曾经让王勇“印象深刻”的深圳中巴,早已在深圳消失。取代这些中巴车的,是空调公交车和地铁。

  回家以后常找不着北

  “经常回重庆吧?”

  “一年多回一次。”王勇回家乡,最直接感受到的变化,是主城到綦江有了高速公路,原来2个多小时的车程,现在30分钟就解决了。

  “可能有感情的因素在里面,但我确实觉得重庆的交通网络,比深圳还要好。”王勇说,跟1989年他离开重庆的时候比,“完全是天上地下”。

  所以,王勇回家,即使是在他很熟悉的人民公园附近,也会迷路。当年,他可是在重庆警备区当了3年兵。

  回到重庆,王勇现在觉得最麻烦的,就是在主城区开车。“好多路原来都没得,有一次在解放碑附近,转了好几圈还是没找到地方。”后来,王勇索性把车停了,打的。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