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我要做京城自行车大王


          
  现在京城自行车行业有很大的发展前景,自行车有着它广泛的市场
  实行的“自行车实名制”让自行车再一次成为公众的焦点。为了遏制偷盗自行车行为,人们今后买车要出示身份证,商家必须出示相应的发票,自行车钢梁上也将被打上唯一的钢号以对应买主的身份证号码。这让我们联想起20年前北京曾经发行的自行车证,还想起在眼下早已实行实名制的自行车租赁站点。为此,我们采访了北京第一个以“自行车出租”行业创业的人。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贝科蓝图和平门分站,这里整齐停放着26辆擦得很干净的自行车,所有的自行车后轮被一条锁链穿起来停放在一起。由于下雨,自行车被一条遮雨布整个遮盖了起来。站点负责看车的熊志学正在车辆周边走动等待顾客,他告诉记者:“今天下雨,所以顾客不多。平时来租车的人也分淡旺季,夏天租的人比冬天多。来租车的有不少是来旅游的人,不少外国人愿意骑着自行车游北京;还有一部分是办了贵宾卡的人,大部分是从地铁里出来推车就走,特别方便。”

  记者在和平门分站的玻璃窗上看到,这里张贴了一份“合同样本”,第一次来租车的人都需要填写这样一份合同。不但要写清楚姓名、地址、联系电话和电子邮箱地址,还要填写身份证号码。熊志学告诉记者,这样“实名”租车是为了方便管理。顾客填写完合同后,熊志学都会认真核对身份证号码。

  我有“自行车情结” 
  王勇是北京市第一个以“自行车出租”行业创业的人,目前他的贝科蓝图公司在整个北京市的地铁沿线和繁华街区有22个出租自行车点。走进他的办公楼,正面墙上是一幅巨型的北京地铁规划图。在二层办公区里,每面墙上都挂着北京各区县的行政区划图。他说:“将来要让北京市交通枢纽和繁华商业街区都有我的租车网点。”

  1993年,王勇放弃了外企高薪的工作,在赛特购物中心前300多平方米的停车场做起了自行车出租生意。“我那时生意最好的时候曾经有80多辆自行车,主要的客人是外国游客。”王勇说,过去的北京城是个自行车的城市,外国人到北京看到规模庞大的自行车队“会感觉到一种强烈的震撼”。在北京游览时,老外会要求骑着自行车逛北京,因为那样“可以让他们有一种融入这个城市的感觉”,骑自行车在上个世纪90年代来北京的老外眼里是一种时尚。

  由于经营中的一些问题,王勇在1996年结束了自行车租赁生意,把精力放在了其他行业的投资上。在2005年的9月,王勇开始重新涉足自行车出租的“旧生意”,开始了新一轮的投资。目前,自行车出租行业他已经投入了几百万元的资金,在并不赚钱的情况下他依然坚持继续投资。对于这样的投资环境,王勇的解释是:“我有一种‘自行车情结’。”由于自己人生事业的开端始于自行车出租行业,经过近10年左右的时间,他还是想把这个行业“做起来”。

  自行车出租是公益事业 
  对于目前的自行车租赁不赚钱,王勇显得很乐观,他说自己的自行车租赁并非纯商业行为:“自行车出租这个行业的公益色彩很强,自行车这种交通工具方便、灵活、又是零排放。现在社会都在倡导绿色出行,我觉得我的自行车出租虽然不敢说是缓解了北京市的交通问题,但能给市民提供方便。而且招聘看车人也在一定程度上创造了一部分就业机会。虽然我的员工不能拿到高薪,但能够解决就业问题。”

  王勇估计,在两年之内北京的自行车租赁网络会成熟起来,到时候就能赢利。对于其他自行车租赁公司的竞争,王勇也表示欢迎,他认为只有竞争才能够让市场更成熟,也能让他的贝科蓝图成熟起来。

  做成品牌不怕廉价自行车

  王勇的自行车租赁业务分为计时和包年两种,无论是哪种租赁业务,都需要先交400元的押金,同时还需预交服务费100元,计时和包年按照不同的计算方式从100元里扣除。第一次租车需要交纳400元的押金,王勇认为这400元不算贵。他说:“自行车属于我的公司财产,顾客把它租走属于一种财产的临时转移,当然需要交纳一部分押金。我公司的车大部分都是捷安特的自行车,一辆车的市场价格在500元以上,这样算来押金并不算昂贵。”

  记者问,现在二手车市场上买一辆自行车只需大约50元左右,400元一辆的成本是否显得贵了许多?王勇立刻反感地说:“就是有这样一部分图便宜的消费者才导致销赃市场的增长,我的公司不用低档自行车,要把自行车租赁做成品牌,就要注重自行车的质量,有了好的质量就不愁没有顾客。”

  自己公司的自行车如果被盗怎么办?王勇说这个不必担心:“我的自行车都有公司的logo,而且上面都打着‘非卖品’的标识,如果有人偷了我公司的车去卖,一眼就看得出来,除非小偷把车运到其他省市去销赃。”

  天儿好爱骑自行车上班

  身为多家餐饮企业的老板,王勇对自行车的情结一直都没变。他告诉记者,自己就有一辆性能非常好的自行车,价值5万元。“好的自行车会比汽车还贵。我喜欢自行车,天儿好的时候我会骑自行车上班,骑着自行车感觉很舒服。”

  王勇还特意推出两辆他公司的样车展示给记者看,红色女车的车轮上附有太极的标志,象征这种车虽然速度不快,但安全性能良好。而蓝色女车的车轮上的旋风标志则代表了这是速度型的自行车。王勇还骑上蓝车在胡同和大街上骑行了一段,他告诉记者:“目前北京市每天在街上运行的自行车有几千万辆,我的公司现在有四千多辆车,我的梦想是将来发展到3万到5万辆,到时候我就是北京市的‘自行车大王’了,北京自行车的历史上应该会记得我。”

  自行车实名制历史 北京自行车证的近20年历史

  大概在20年前,北京的自行车就是实行的实名制。

  “北京自行车牌证的变迁过程差不多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历程,就像是机动车牌证一样,这自行车牌证几乎也是每10年就要换一次式样。”崇文队的高聚发说到。

  崇文交通支队的高聚发民警是北京非机动车牌照档案室的见证人。西单交通队的交警钟向东曾经在西城交通支队负责自行车的管理工作,他的心中也有一本自行车牌证的“老皇历”。

  1991年 红牌换黄牌 
  由于两位民警今年都是50多岁,俩人所经历的自行车牌证的变革也就是近20多年间发生的。钟警官告诉记者,“我记忆中自行车的牌证曾经有过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还有黄色的。1991年自行车牌从红色换成了黄色的,而之前都是红色牌子。”

  老高还提到:“1991年,北京的各个交通支队都设立了非机动车牌照档案室。我当时就在这个档案室工作,每辆自行车来上牌的时候,都要出示车主的户口本、车辆购买证明等一系列证件,车主的个人信息、家庭住址等我们会详细地记录在案。”

  对此,钟警官也是记忆犹新。“那时候,我们在档案室值晚班的民警可辛苦了,经常是通宵达旦地协助派出所的民警查找自行车档案。”老钟介绍,由于当年没有电脑网络,因此所有的档案信息都是纸质的。“当时,我们西城记录在案的自行车就有八九十万辆,每次都得靠人工逐一查询。”

  两位警官还提到,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北京大街上还经常能看见卖自行车税证的站点。“那时候每年的税款是4.5元,我们车管站也有缴税窗口。”

  2002年 一次性自行车钢牌 
  离目前最近的一次自行车换牌,是在2002年的4月。当年,北京市地税部门与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联合为市民换发2002式自行车牌证。根据交管部门当时的统计数据显示,那时本市共有1020万辆非机动车辆需要更换新牌照。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所换发的牌证增加了更多的科技含量。交管部门介绍,2002式车牌采用了多种防盗和防伪技术。

  北京交管部门在换发2002式自行车牌照的同时还声明,2003年,市民骑自行车上路必须带上行驶证,因为交警随时会在路面对自行车进行检查,从而确认车的合法性,以遏制自行车丢失问题。

  2002式自行车牌一直使用到2004年,此后,新自行车就不用再上牌了。

  恢复实名制很有必要 
  两位老民警回忆,上世纪90年代,北京也有偷窃自行车的现象,但远远没有现在这样猖狂。“那时候的自行车牌照起到了很好的管理作用,而且当时生活水平所限,自行车还是挺值钱的财产,家家户户看得也紧。”钟警官说致富网 创业网 中国创业网 致富经 创业 致富 致富网 致富项目 如何创业 大学生创业 大学生创业项目 热点新闻 。

  恢复自行车的实名制是否有必要呢?两位民警回答都是肯定的,“早就应该恢复,这个事做起来并不难,以我们现在各方面的技术,应该更容易做到。”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