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猪肉涨价 养猪老李今年赚翻了


          
  60岁,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大孙各庄村养猪户。41岁开始养猪,从原来的“统领”几十头猪,到现在的顺义区养猪大户。
  养猪19年,经历猪价起起伏伏。他认为养猪像炒股票,充满风险,但依然有致富规律可循。今年超高的猪价让他这个老养猪人也感到吃惊。在他看来,猪价维持一个正常的水平,让老百姓有肉吃,养猪人心里才踏实。
  8月4日晚,《新闻联播》中正播着温家宝总理考察北京农产品市场的新闻。新发地市场,猪肉价格已经从5月份的十五块钱一公斤,涨到了现在的一公斤二十块钱零三毛。
  这时,李永强正坐在电视机前。看到这条新闻,他说没想到猪肉价格的事情还惊动了总理,对猪农来说,这是好事。不过,他也嘀咕,今年猪肉真是涨疯了。
  李永强属猪,养了19年猪,按他自己的话说,北京养猪顺义有名,顺义养猪大孙各庄有名,大孙各庄养猪李永强有名。
  60岁的李永强不炒股,不过,他说,养猪其实就像炒股,价高就抛,价低就收,没有什么两样。
  同时,在李永强看来,养猪又是一个“三高”职业:高风险、高投入、高收益。散户是可同情的,但是在这个充满风险的市场里,规模是一种必须。
  1989年:开户
  承包猪场当年赚6万
  李永强家客厅的一面墙上挂满了猪的照片。他指着照片说,这是大白,肉最好吃,那是伯克夏,抗病能力强。他现在不仅一眼能看出猪的品种,还能看出猪的具体天数和是否健康。
  1989年,李永强下决心包下村里的猪场时,心里并不踏实,那时候就知道一句话: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养猪充满了风险。
  当时李永强的妻子坚决反对他承包猪场。养猪之前,李永强养过鸽子,赔了一万块钱,妻子害怕再赔钱。李永强二话没说,收拾铺盖住进了大队猪场,几十天不进家门。到快过年的时候,两个孩子跪在他面前让他回家吃饺子,李永强狠了狠心没回去。最后,妻子屈服了。李永强说,他是靠对家里人不讲理才养成了猪。
  他还记得,当时猪场里只有8头未孕母猪,另外还有大小不齐的78头猪。开始没有任何经验,只是请了一个懂行的朋友隔三差五来看看,他就在旁边学。
  光是处置猪尾巴这个事情,就伤了他不少脑筋。猪之间总是互相咬尾巴,咬坏了就变成了残猪,卖不出好价钱。
  李永强开始是把猪尾巴连根剪掉,可是剪掉之后,猪一直在流血。后来,他摸索着把尾巴从尾骨那里用钝剪子掐断,让尾巴自己脱落。这下,就一举两得了。
  李永强说,他看猪特别注意尾巴。有一次,儿子的一个朋友画了几头猪,大家都夸画得好。李永强看了一眼,觉得这猪别扭,仔细一看,哦,尾巴不对,本来该上翘卷曲的尾巴,被画成耷拉了。
  承包猪场第一年,那时候一斤猪肉,国家收购价是一块八毛六。小试牛刀,当年李永强就赚了6万块钱。他把这归因于在顺义上养猪学习班时学的口诀。诸如优良品种、最佳饲料这些话,李永强觉得只要照着做,细节上不出错,就肯定没问题。
  从1990年开始,猪场的猪一年年递增,最多时到了7000头。1997年毛猪肉价格达到了一斤五块一,李永强给大队盈利了210万。
  李永强和大队开始签订的合同是10%的收益。大队有人和他说,如果这样算,李永强的工资要比镇里书记挣得还多,这不行。于是,李永强决定甩手自己干。
  2002年:跌停
  猪价高进低出赔掉房子
  “公认的胆子大,他敢往上冲”,大孙各庄村的村支书张书印这样评价李永强。
  就在李永强开始单干后,2002年,他遭遇了一次危机。
  那时,李永强的猪场已初具规模。小猪有了200多个床位,床下还有电褥子取暖。他琢磨出来了,养猪就像养孩子,不同阶段,喂的东西也不一样。断奶小猪、肥猪、母猪的饲料都分得很细。猪也越来越金贵,原来的猪不听话,李永强还可以拿大棒子敲两下。现在的进口猪都要小心伺候着,生怕出点意外。
  李永强在高价时进了一批猪,最后猪价下跌,赔了不少钱。他的猪场那一阵子成了“猪吃猪”,先把小猪卖了,买饲料给肥猪,把肥猪卖了,买饲料给母猪。最后实在没钱了,他打起了村里自家房子的主意。李永强说,自己“连打带骂”逼着妻子卖了房,几万块钱几天就被猪吃光了。
  好在最困难的时候,饲料厂肯把饲料赊给李永强,帮他挺过了这一关。但到现在,李永强除了猪场里的房子,再也没有在村里盖过房。妻子说自己也想通了,说不定哪天为了养猪,又把房子卖了,还不如不盖。
  这次“冒进”留给李永强的教训是,禁得起赚,也要禁得起赔,猪价每年有起伏很正常,关键是要守得住,只要把规模守住,就肯定有赚钱的时候。果然,到2004年,猪肉价格转好。2006年:割肉
  猪生病养猪户趴倒一片 

  李永强一提起自己的猪场,爱竖大拇指。
  猪场位于村西,10多个猪圈都用笔标上了名称,“公猪舍”、“仔猪”,产子的母猪每头都有自己的编号。一进仔猪圈,几百头小猪在一个长几十米的大铁栏子里,不停钻来钻去。李永强说,看着小猪一天天长大,是心里最舒坦的时候。
  可是,他没想到,养了十几年猪,2006年差点挺不过去。当时闹猪蓝耳病,小猪仔突然成片成片死亡,最多时一天死40头。一看到猪的耳朵、肚皮变蓝变紫,李永强就知道这头猪保不住了。一头头地死,一头头拉出去深埋。李永强本来就认为,养猪的经验就是一头头死猪攒出来的,但看着猪这么个死法,他说惟一庆幸的是,自己没有心脏病,“有心脏病非背过去不可”。
  猪价低,又不能一直养着,饲料每天也要1万多块钱。去年上半年,李永强卖一头猪赔100多块钱,他卖了5000多头猪,赔了60万。就是这样,猪还经常卖不出去。
  李永强最后能坚持下来,他说是因为自己没有外债,房产设备是自己的,再遭受怎么沉重的打击,也能挨下去。他一直有个念头撑着,这么低的价格撑不了多久,肯定有翻身的那天。
  但是很多人并没有等到曙光的到来。2006年的时候,李永强所在的大孙各庄村还有80户村民养猪。一年的风浪过后,现在只剩下10多户村民养猪。
  2007年:涨停
  卖猪的开价不带还价的
  “果然,我2007年就翻身了”,李永强说这话时,颇有点自豪。
  7月20日,李永强心急火燎地等待一头难产的母猪产子。在他看来,母猪比什么都金贵,母猪就是生产力。他算了一笔账,今年养的4000多头猪,盈利能达150万。再仔细想想,他笑了,“这还是保守估计”。
  今年的行情让李永强有点得意,用他的话讲,今年卖猪的和买猪的终于翻了个个儿,卖猪的成了“爷爷”。
  李永强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自己拉猪往城里运。一个月运几百头过去,那些企业根本看不上。每次去,他都会拿一条烟。开始时他还不好意思给,结果收猪的人自己一把拿过去,把烟塞在棉大衣里。李永强一看,那棉大衣一侧的棉花已经被掏空,烟就顺着进去,收猪的人一甩,烟就甩进了棉大衣的后面,“就像一个大绵羊尾巴一样”。
  今年,李永强说,总算当了几天“爷爷”。猪贩子到处拉着人问,有猪吗?有猪言语一声。原来是猪贩子开价,现在是卖猪的开价,都不带还价的。猪贩子一还价,李永强就会说,“你别拉了”。猪贩子立刻就不吱声了。
  一谈到猪,李永强就声音洪亮,爱用斩钉截铁的口气。
  现在一头猪能卖1500元,是去年春天3个猪的价钱。他认为猪价涨落是一个常态,今年之所以如此特殊,只因为是全国性的两拨疫情,再加上去年猪价过低,淘汰了一批养猪者。
  李永强有获取信息的土办法。他喜欢和各个饲料厂的人聊天,问饲料的销售情况。
  他认为今年猪肉价格不会跌的依据就是,饲料厂说现在饲料卖不动。饲料卖不动,猪怎么会多呢?
  未来:调控
  希望能成立养猪协会
  政府和媒体今年对猪价的关注,在李永强看来有些纳闷。“多了砍,少了喊,不多不少没人管”,李永强说,猪价贵了有人管,但当年便宜的时候,谁在乎过猪农的利益?在他嘴里,时不时会冒出“市场”这个词,他觉得,为什么不让市场去自己选择呢?对于大孙各庄村的其他养猪户来说,今年的价格让他们且喜且忧。价格上涨是好事,但是他们的猪圈空了。村东的9家养猪户,有两家已经放弃养猪。
  去年李志河家的几十头猪都低价卖掉了,赔了4万块钱。今年还剩下七八头猪养在猪圈里,700块钱一个猪仔的价格在他看来,实在没有能力去买来补栏。他看着空空的猪栏,艳羡李永强的资金雄厚,“那是能人,我们比不了”。他现在的希望是,政府能给养猪户一些母猪,由他们来养,这样猪农能挣钱,猪源也有了保障。
  而李永强对政府的盼望要宏观得多。他希望政府能搭把手成立养猪协会,有了协会,就有了规模,联合起来的力量要大得多。进饲料、防疫都会省一笔钱。关键是,碰到大小年,各户资金短缺的时候可以互相扶持一下。这样猪肉一便宜,很多猪场倒闭的情况就会少些。
  “说实话,我也不愿意猪价涨得这么高”,李永强说,他心里也不踏实,希望猪价能一直维持在一个中等的水平上,那样,猪农能赚钱,老百姓也吃得起肉。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