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欣弗肇事企业原老总自杀 公司陷理赔财务危机


                    一阵鞭炮之后,一列车队从安徽华源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下简称安徽华源)院内缓缓驶出。
  11月5日上午9点,安徽华源原总经理裘祖贻的骨灰盒启程送回老家上海 ,几百名药厂职工送行。
  四天以前,裘祖贻被发现死在自己租住的房间里。此前,媒体报道对其死亡原因有多个版本,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获知警方初步调查结论显示,裘系自杀身亡,在其遗书上,他提及“欣弗事件”发生后压力非常大,所以“要与欣弗同去”。
  安徽华源正是因“欣弗事件”而为公众所熟知。今年8月3日,卫生部发出通知,因发现有患者使用安徽华源生产的克林霉素磷酸酯葡萄糖注射液(俗称“欣弗”)出现不良反应,要求紧急停用。10月16日,裘祖贻被免去总经理职务。
  在生命的最后时光,“欣弗事件”带来的理赔难题与财务危机一直伴随在他左右。
  “要去‘欣弗’同去”
  裘祖贻虽被免去了总经理职务,但厂里有一些工作还会向裘汇报或咨询。
  警方目前认定,裘祖贻死亡时间在10月31日夜间。就在这一天中午,他的妻子刚刚离开阜阳 。
  裘祖贻和妻子都是上海插队知青,此前,裘的儿子已经回到上海,裘祖贻在阜阳工作,他的妻子退休后来往于两地之间。
  裘祖贻被发现死亡后,其死因有多个版本。有媒体报道,厂方曾发布《讣告》称,裘祖贻是因“夜以继日操劳,积劳成疾,突发脑溢血,不幸于11月1日意外逝世”。
  安徽华源一车间主任说,“欣弗”事件发生后,裘祖贻虽被免去了总经理职务,但他实际上还以顾问的身份在协助新任总经理工作,厂里有一些工作会向裘汇报或咨询。
  阜阳市公安局一直没有向外公布对裘祖贻的死亡结论。记者昨日获知了一份该局出具的一份书面材料,称初步确定裘为自缢身亡。材料中称,裘祖贻的妻子和儿子对这一结论没有异议。
  据公安机关调查,华源药业的职工自今年10月31日下午起就没有见到裘祖贻。
  11月1日上午,有几个来自哈尔滨 的“欣弗”使用者到华源药业讨要说法,工厂多次拨打裘祖贻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11月1日晚上,华源公司的副总经理张文栋、刘新民和保安部经理杨中山三人找到裘祖贻租住房的房东,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间。
  进门时,发现裘已死亡。晚上23:30,阜阳公安局颍州分局文峰路派出所接到报警。
  在房间小客厅顶部的天花板悬挂下一根绳子,吊着裘祖贻的脖子,脚下还有一木凳子。
  在房间大客厅的桌子上放有裘祖贻分别写给其单位同事、妻子和儿子的遗书。其中讲到“欣弗”事件发生后,他自己感到压力非常大,所以“要与欣弗同去”。
  遗书的落款时间是2006年10月31日。
  曾使企业“转危为安”
  2002年2月,裘祖贻出任总经理一职。欣弗一度成为安徽华源盈利最强的产品。
  11月5日中午,阜阳市颍上南路一家小区内裘祖贻租住的房间房门紧锁,门口的看门老人说,以前裘总每天上下班都由公车从这里接送。
  “这么大企业的总经理,在阜阳没有房子,还要租房子住,说起来你们也许不相信。”华源公司一中层干部说,租房住这件事给裘在职工中赢得不少口碑。
  这位中层干部在1979年进入阜阳制药厂,曾与裘祖贻在一个车间工作,对裘的经历也比较了解。
  今年56岁的裘祖贻原籍上海,1968年作为知青插队到阜阳市颍东区(原阜阳县),1970年进入阜阳制药厂。
  上世纪80年代中期,裘祖贻已经是制药厂分管销售的副厂长,“当时威信已经比较高了,说话比较算话。”安徽华源药厂柠檬酸车间主任孙广涛说。
  与大多数国有企业一样,上世纪末期,阜阳制药厂面临倒闭的困境,2000年被上海华源集团并购,成立安徽华源生物药业有限公司,裘祖贻任销售副总经理。
  后来,裘祖贻因为身体原因有段时间回到了上海。2002年2月,裘祖贻再次回到安徽华源,出任总经理一职。
  “当时公司在合并后又出现了困难,资不抵债。”一名车间主任说。
  该公司另一位中层干部也说,2002年裘祖贻出任总经理之前,工厂的平均工资还达不到当时全市的低保水平。
  “裘总回来后,先把生产搞上去了,又解决了很多欠款,建立了很多销售渠道,局面打开了,大约半年后,公司的状况开始好转。”安徽华源一名车间主任说,这也是不少工人在“欣费事件”发生之后,仍不抱怨裘祖贻的原因之一。
  今年8月“欣弗事件”之前,该厂一线工人的平均月收入已经达到1700多元,另外工厂还为每个职工每月交纳两三百元的各种保险。
  相比之下,据安徽省统计局今年6月29公布的数字,2005年阜阳市的在岗职工人均月收入不到1000元。
  而华源此次“转危为安”,与欣弗有很大关联。2002年之后,欣弗一度成为安徽华源盈利最强的产品。该厂主要生产输液与柠檬酸两大类产品,而在输液产品中,欣弗市场最好。在全厂所有产品中,欣弗销售量占的18%,但盈利能力却占到了28%。
  患者“闹事”真相
  但是,“欣弗”事件发生后,不少人还是注意到了裘祖贻的变化。“出事后,能感觉到他压力很大。”安徽华源保卫部负责人说。
  “压力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不断增多、不断上门的索赔者。”他说。
  10月16日,裘祖贻被辙职后,仍留在厂里工作,此时,摆在他面前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善后处理问题。
  11月1日白天,在裘祖贻被发现死亡的日子,又有6人到安徽华源讨要说法。
  当天上午,安徽华源药业门口去了6个男子(后来警方调查来自哈尔滨),自称是“欣弗”的使用者。他们买了几个花圈摆在公司门口,还不停地烧纸钱,口口声声地要找裘祖贻解决问题。
  后来,华源方面报了110.警察在处理过程中了解到,这6个人当中已有3个人去了上海华源总部讨要说法,上海华源答应在11月20日之前给予答复,但他们没有等到20日就到了阜阳。
  最后,警方征求了华源保安部的处理意见。“我们表示了对6名当事人的谅解。”负责处理此事的华源药业保安部负责人说,最后,6个人坐火车离开阜阳。
  事情发生当天,厂方曾与裘祖贻联系未果。如果按照警方初步结论,当时裘祖贻已经身亡。
  艰难的理赔
  公司方面认为,每个病例只能赔付几千元,患者方面则提出最低在6-7万元。
  “8月份“欣弗”事件发生后,裘总就告诉我们,对所有的患者都要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华源的保安部负责人说。
  “处理的难度非常大。”他介绍,今年9月之后,华源就开始受理要求赔偿的患者登记工作,但一直未能全面解决。
  国家药监局的认定数字是,由于劣质欣弗造成的伤害者人数大约在100例左右,但到目前为止,到华源要求赔偿,并登记在案的人数已经超过400例,而且数字还在增加,11月1日6名男子就是一个例子。
  善后的难度还不仅在于此。一位参与公司善后处理的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从来访的资料看,有些患者根本与欣弗无关,有的也只是仅凭一些主观症状就认定是欣弗造成,有些心脏病、白血病人也都提出是问题欣弗造成的。”
  “谁来认定这些案例究竟和欣弗有没有直接联系?”一位了解此事的人士表示,企业个体没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没有一个出面协调的部门,让身处其间的企业非常被动,压力很大。
  此前的“齐二药事件”中,国务院出面协调组织,由国家药监局和卫生部组成的联合专家评估组负责处理善后工作。但在“欣弗”事件之后,并没有类似的机构设置。
  善后的另一个难题与药品定价制度有关。
  安徽华源药业一车间主任说,就算是要给患者赔偿,应该按哪个标准来赔偿,目前也有争议。他介绍,出事的“欣弗克林霉素”成本在两元左右,出厂价为2.7元,按照物价部门的限价,医疗机构卖给患者时最高价格可达38元。
  按常规,“欣弗克林霉素”参加药品集中招标的竞标价格应在20元至25元,但在药品批发市场上3元多就可以买到。
  但是,很多患者找安徽华源索赔时,是要求按照购买药品时的价格进行赔付,“但我们药厂的获利没有那么多。”
  10月18日,安徽华源人员在北京 中济律师事务所与黑龙江来京的17位患者或亲属进行了集中会面,但双方对赔偿金额分歧极大。公司方面认为,每个病例只能赔付几千元,患者方面则提出最低在6-7万元,最高六七十万元的要求。
  阜阳市政府一位官员表示,8月10日,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曾表示,对“欣弗”事件关联性评价的工作正在进行中,但时至今日,无一权威机构对关联性评价的相关标准、程序宣布结果。
  财务危机
  由于公司实际净资产几乎为零,如果再把赔偿列入负债,企业已经是资不抵债了。
  裘祖贻死亡后,关于自杀原因猜测有多个说法,除了关于患者的索赔压力之外,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公司拖欠职工的大量集资款。
  小章是公司柠檬酸车间的工人,2004年,厂里对职工称要扩大生产,需要向职工集资,小章和爱人单位的几个人一共集资了14万元给厂里。
  去年,华源药业又增加了一个塑瓶三车间,同样面临资金难题,再次向职工集资,不过方式与上次有所不一样,这次除了向本公司职工集资外,还向“买工”的人集资:就是谁拿出15万元就可以到厂里上班,三年后全额退款,但没有利息。
  “车间建成后,需要增加四五百工人,而且由于华源的收入高于当地其他企业,想到华源工作的人还是挺多的,很多人都是亲戚凑足了15万元后到厂里上班的。”小章说。
  安徽华源药业一位车间主任也证实去年新增车间集资的事情。
  职工中间一个普遍的说法是以前集资了2000多万元,去年集资了5000多万,一共是8000多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11月3日报道,公司高层透露,安徽华源的财务压力主要来自两块,一块是超过7000万的银行借债,另一块则是一笔8000万的企业集资款。
  目前,上述数字尚无法得到证实。但在“欣弗”事件之后,华源面临财务危机却是不争事实。
  华源生药在提交有关部门的报告中称:“由于我们公司原来是一个多年亏损的企业,实际净资产几乎为零,如果再把赔偿列入负债,企业已经是资不抵债了。”
  华源的内部权威资料表明,“欣弗”事件发生后,安徽华源生物药业全线停产,2000员工停工在家,企业受到重创。10月23日,柠檬酸线恢复生产。但是这唯一一条生产线,同样面临巨大难题。
  该公司一位高管表示,迫于欣弗对公司诚信带来的压力,他们决定在柠檬酸生产系统进行改革试点,推行事业部制,以降低成本,严格监管。
  “如果我们这项改革顺利进行的话,当月即可盈利。”但这位人士忧心的是,安徽华源现在已经没钱再去购买生产原料了。一般来说,柠檬酸生产周期需要45天。眼下的资金有可能使他们熬不到盈利那天。
  一名企业中层说,就在柠檬酸车间恢复生产之前,厂里还就下一步发展征求了裘的意见。而他的自杀,使这个企业的前景更加难以预料。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