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张茵:创业初期曾遭遇电话威胁


                    
  聚焦女首富张茵:创业初期曾遭遇电话威胁

  编者按:我们这个时代对财富这两个字相当的敏感,而当财富和女性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人们的兴趣似乎又更大了一点。2006年中国富豪榜上首当其冲的,就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张茵。
  人们对于张茵的兴趣,当然首先来自于对她财产的猜测,关于这一点,有210亿、270亿、380亿元等多种说法。在世界女性富豪榜上的大多数人,都是以继承遗产或者是夫妻共同创业和拥有财富的方式来出现在榜单上的,而张茵则不同,她是全世界最富有的白手起家独立创业的女性。
  从小就学会了谅解
  杨澜:说起来我跟张茵还真是有一段渊源。大家还不太熟悉她的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因为我们俩在政协是一个组的,所以每年都会碰上一回。我们在政协的这个组,叫新闻出版界,但张茵您跟新闻出版界是什么关系呀?
  张茵:因为我是造纸的嘛,新闻出版界用我的纸。
  杨澜:原来是这么一层关系,其实大家对你的兴趣非常之大,尤其是你独立创业的历史是非常精彩的一个经历,你能跟我们说说,你是从什么样的一个家庭出来的吗?
  张茵:我的家庭是一个军人的家庭,我们小的时候共八个姊妹。
  杨澜:你是老几?
  张茵:我是老大。我们小的时候,如果跟同学吵架,父母首先是批评我们,而不会去批评对方。所以,我们从小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很能谅解别人。
  杨澜:从小女孩到现在,不到50岁就拥有这样多的财富,这是一个很大的跨越。但据说一开始的时候,你还曾经发过律师信,说不许把你搁到这个财富榜上?
  张茵: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杨澜:三年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张茵:因为我觉得,我不是个上市公司,你难以去估计我的财产。而且对一个非上市公司,也不应该去估计这个财产。所以胡润见到我时,对我说,你记得那封律师信吗?我说我还记得,但我当时也跟他承诺,如果我的公司上了市的话,你要想专访我,我一定会接受。
  杨澜:上市了其实是非常透明的,拿股份乘上那个价格就行了。你公司的股票价格,上市的时候是3块4,今天多少钱了?
  张茵:到今天是11块多了。
  杨澜:所以今天你的财富已经不止270亿了。
  杨澜:当知道上了这个财富女性榜第一位的时候,你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张茵:说真的,我也没想到是第一。我想可能会靠前一点,但第一我完全没考虑过。那时候我的公司正在路演。那是我回到加州的第二天早上,刚开完一个会,公司人事部的经理就告诉了我被评为首富的消息。当时他看到我的表情,就很一般,没有什么感觉。
  他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说我不知道。事情发生的第一天对我来讲没有什么大的感觉,可是到了第二天、第三天,我的感觉就来了。因为整个地球的媒体都在报道。第三天的时候,我上飞机去香港,在国泰的航班上,一打开报纸都是这些东西。记得国泰那个小女孩服务员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叫我张小姐,她肯定就是根据这些报道。
  杨澜:这下可不能干坏事了。
  张茵:是啊。不过我觉得,从大的意义来看,这个百富榜是对九龙原料、造纸两大集团过去十年、二十年努力成果的体现,对九龙员工来讲,他们感到非常自豪。
  杨澜:对你个人呢。
  张茵:个人来说,我觉得今天是我,明年可能就是另外的人,我觉得是很自然的一样东西。
  大陆来的女孩胆子大
  杨澜:据我所知,在这个时期你也受到过一些压力。因为根据当时香港纸业的行规,废纸里要加20%到30%的水分。但当你进入这个行业后,却决定把水分的比例缩小。
  张茵:对。
  杨澜:缩小到多少?
  张茵:缩小到15%吧。
  杨澜:15%,也就意味着你的纸的品质会更好,但是你知道,这样实际上却打破了这个行规。好像听说当时也接到过一些威胁的电话。
  张茵:是。已经都分好了地盘,你突然进来,又是一个人生地不熟,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香港收的废纸,大部分都是20%到30%的水分。但我初到大陆造厂时,我就说能不能把水分的问题解决了,我必须要做出与当地不同的东西来,我不能跟别人做一样的东西。这个转变的的确确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你要把一个行业的品质改变了。当然,在这个改变当中是碰到一些困难的,其中就有人打电话威胁我。但我觉得,最终的结果是很好的,到最后他们也是理解的。现在香港的废纸已经做到15%的水分了,其实,当时的潮流已经要求降低水分,必须要降到15%,否则谁会去买有水的纸?
  杨澜:你当时给自己加强自卫措施没有?
  张茵:我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叫怕。可能年轻嘛,我们大陆的孩子出去,胆儿都挺大的。所以只是有时候上下班的路线改变一下,今天坐地铁,明天坐车。这挺有意思的,不过我觉得这些人对我并不是恶意的。
  杨澜:结果是非常圆满的,当初对你抱有敌意的人后来也跟你做生意吗?
  张茵:有做生意的,大家都能互相理解。我的水分少,但是我的销售价格也比别人高。
  专注和定位很重要
  杨澜:全世界做过很多女性创业的统计,跟男性创业不同大概有这么几个特征:第一,是女性创业大多数是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而不一定只是为了争强好胜。
  另外,女性创业往往比较求稳,不会去冒太大的风险,往往希望稳健,所以,相对来说女性创业的公司普遍都是盈利的。但是呢,在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候,一般都小富即安。也就是说,够吃够喝了,有安全感了就行了。但我发现张茵却是一直不断地在拓展。
  能不能说说第一次拓展是什么时候?
  张茵:我要给自己定下目标。比方说,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做废纸大王。我在做废纸生意时候,真是说过一定要做废纸大王、当造纸大王的。
  对自己的定位是很重要的,当你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的时候,你会很努力去做,当你做不到的时候,也不会后悔。我觉得我的这两个定位,到目前我都实现了。
  杨澜:你那时候都没跟别人说过吧。
  张茵:做废纸大王的目标我是曾经讲过的。几年前Eric—time采访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有过这个说法。
  杨澜:创业的时候,有人老是强调怎么辛劳,怎么苦,怎么没有乐趣什么的,但我觉得你的性格特别好,没有抱怨。你在工作当中是不是经常能够收获乐趣?
  张茵:当自己能专注于一个行业时,就不要动摇。不要当你有点儿成绩就又想去改变。我觉得专注很重要,因为我们这个年代,不是李嘉诚的年代,也不是霍英东的年代,那个时候你可以有很多的选择。我们这个年代,虽然碰到中国快速发展的机遇,但是你要去专注,不能什么都去做。
  杨澜:看到很多很多机遇从身边溜走,你有没有后悔的时候?
  张茵:我没有。有的时候,有人只要炒炒楼,就可以赚几倍的钱。我也买了,也买了很多楼。但是我不是去炒,我是要用的。只要我用的楼,我都不去租,这是我的概念。在那个年代,大家都去炒房地产了,赚了很多钱。但是,可能那时候你赚了很多钱,长久来看,你却未必是个赢家。所以一定要定位,要相信自己的定位。
  尽了力就不应该有压力
  杨澜:你就没犯过错误吗,在商业的决策上?
  张茵:决策上可以说没有犯过什么错误。
  杨澜:有没有睡不着觉的时候?
  张茵:作为一个企业家,不管大的小的企业家,摆在你面前的,总是问题和困难。
  每天摆在我面前的,当然也都是困难。公司不会找到你说:张总,给你什么好的消息。这种情况实在太少了。大多情况下都是些困难和问题。有的问题可能会令你睡不着觉。比如说,如果一个好的员工离开公司的时候,这是我最难过的,可能一个晚上我都睡不着觉。我是非常重视人才的,我也是一个非常讲义气的人。这是我的个性,我父亲当过兵,他也是这么一个人。
  杨澜:很多女性不愿意去创业,而安于做雇员的工作,就是觉得不愿意承担那么大的压力。你能谈谈你对压力的看法吗?
  张茵:努力去做好,尽力去做好,尽力了就不应该有压力。这是我对压力的看法。
  企业做到今天这么大,有人认为可以超脱了。但实际,现在才是任重而道远,对不对?你还会碰到很多的压力。我觉得,一个人最重要是怎么去平衡自己的压力。首先把事情当自己的事情去做,你自己都尽力做完的时候,就不应该有压力。当你都尽力了还说有压力,我觉得是对不起自己。
  不能说丈夫在为我打工
  杨澜:过去一说女强人,基本上就是不结婚,也不生孩子的那种。可张茵的家庭呢,她是主席,她先生是CEO.相信很多人都想听张茵说说老公为自己打工的感觉。听说你认识你丈夫的时候,你已经开始创业,并且已经事业很成功了。
  张茵:对,但他也很成功。他当时是一个医生,非常聪明的一个人。早在二十一、二岁的时候,他已经有几个诊所了。当然我们当时是从贸易上认识的,他当时做钢材贸易。
  杨澜:医生还做钢材贸易啊?
  张茵:对,当医生还兼出口业务,是对巴西的出口业务。
  杨澜:是你追求他,还是他追求你?
  张茵:大家共同的。不能说谁追谁吧,不能把自己抬得很高啊。
  杨澜:你怎么说服他来给你工作的?
  张茵:他原来除了做医生以外,也兼做进出口。我说,我们的业务越来越大了,你能不能放弃做你的医生?当然,他也是经过一番考虑的。我有今天的成就,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成功,除了丈夫、家庭,背后还有很多人的支持。我的丈夫可以说是个非常优秀的人,所以不能说是他帮我打工,财产是我俩共有的。
  要为孩子树立榜样
  杨澜:你有几个小孩?
  张茵:两个儿子。大的二十四岁了,小的十四岁。
  杨澜:你们成天在外边跑,平时怎么关心、教育他们呢?打电话么?
  张茵:对。我觉得教育孩子是父母的一大课题。培养孩子,不管将来是接班人,还是走向社会,都要从小去培养。
  我的小儿子今年中学毕业,要进高中的时候,把同学都请到家里来了。其中有个孩子,在学校里很不支持他,我的小儿子就坚持不请他。但我动员了三天,告诉我儿子,说你必须请他。他问我说,妈妈为什么要请他?我说你要去感动这个孩子,我还跟我儿子说,做人要有雄心,有宽容的雄心。他把这孩子请来以后,这孩子很感动,我儿子对我说,妈妈你对了。现在,他们俩进了同一个高中,关系非常好。我觉得,作为父母,一定要在孩子面前树立一个榜样。
  杨澜:在时间的绝对分配上,当你并不能够分配给他们太多的时间,你会心里有内疚感吗?
  张茵:内疚是一定有的。当一个人走向成功的时候,家庭一定会失去些什么。
  从怀我小儿子的时候,就非常艰苦。当时出差就要流产了,想把小儿子拿掉来着。但准备要去做流产手术的时候,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个小男孩走了过来。于是我就跟我先生说,这个孩子不能流产,结果出完差回美国,只有八个月,小儿子就生出来了。
  杨澜:孩子刚生出来多少镑?
  张茵:2300多克。
  杨澜:2300多克?
  张茵:对,五镑二。刚生出来有水分,但到第三天的时候,就缩成跟小猫一样了。为此,我哭了两天,真哭了两天。因为看到他,觉得作为母亲,欠孩子太多了。怀他这么几个月当中,颠颠跑跑,出生以后,还不到一个月,孩子还像小猫一样,又开始出差去了,这一出就又是三个多月。
  杨澜:我没有像你这样,一出差三个月不回来,但是我经历过,比如说一个星期,有时候最长十天,等回来的时候,孩子扑到你怀里的时候,感觉特辛酸。
  张茵:是。像我,孩子出生不到一个月,就出差了,心里很难过,真的。在飞机上我自己会掉眼泪,觉得孩子太小我就离开他了。但我这个人事业心太重,觉得我干不完活,就不回去,对自己的定位可能太高。
  追求的是一种成就
  杨澜:在我们这个社会里,人们对财富这个词都特别感兴趣,想象空间也挺大的。我们在街头和办公楼里做了一些采访,大家对张茵平时的生活有很多的想象。你能说说平时你都吃些什么吗?
  张茵:其实我平时吃得非常简单,只要是对身体有好处,就坚持吃。主要是老家的、东北的或者广东的菜,比如说鱼,吃鱼对身体好,所以我坚持吃。但我不喜欢吃鲍鱼,鲍鱼和龙虾是最不喜欢吃的。
  杨澜:平时穿什么衣服?
  张茵:我可能名牌比较多一点儿,穿的方式会讲究一些,因为我应酬也比较多。不过要说开车的话,我对车是最没有讲究的了。开奔驰,主要是为我自己的安全。我们在美国的公司,员工都在换车,我却是几年不换车的,因为我对车的要求不高。
  杨澜:你平时都住在什么地方?
  张茵:我常常住在工厂的宿舍里边。在九龙、东莞,在造纸集团里,我都是住在宿舍里边的。这样会缩短我的时间,不用浪费时间住到外面去。就算是我在外边买了别墅,我也不会去住的。因为时间会浪费在路程上,所以我住得非常简单。
  杨澜:你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像一台机器吗?特别是一旦成为上市公司后更是这样。有没有过这样的想法:觉得真的挺累的,都够吃够喝了干嘛还要这么累啊?
  张茵:如果要有这样的想法的话,就不会有今天了。这就是你自己的追求,你追求的是一种成就嘛。
  (本访谈根据杨澜《天下女人》节目节选而成)
  链接
  张茵,1957年出生,幼时家境清贫。很晚才有机会进入大学深造,之后在深圳一家企业工作。1985年,她只身带了3万元到香港开始废纸回收贸易,6年内便完成了资本积累。1990年前往美国建立美国中南有限公司,10年后成为美国废纸回收大王。
  在2006年10月揭晓的《2006胡润百富榜》中,49岁的香港玖龙纸业有限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张茵,以其拥有财富270亿元,成为中国第一位女首富。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