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卢伟光]:亚马逊的“中国地主”


                    
  200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上,有一个名字引起了人们注意:卢伟光,39岁,上海安信地板集团董事长,资产评估价值6亿,排名第312位。更令人称奇的是,奠定他亿万财富价值的不是地产也不是股票,却是远在巴西盛产神秘和传奇的亚马逊森林。作为我国第一个在国外购买原始森林的民营企业家,他凭借在巴西买下的10万公顷原始森林的惊人创举,一举奠定了安信公司“中国地板大王”的龙头地位。
  从商业气息浓厚的温州,到中国最大的商业城市上海;从一个小地板商店主,到手握国际品牌的行业领袖,卢伟光以不同寻常的精彩人生和放眼世界的创业魄力,创造了中国财富新传奇。2006年1月,他告诉记者:“南美、非洲、俄罗斯,世界三大森林产地,我都要涉足。”
  
  初识亚马逊
  
  卢伟光,1966年生于浙江温州市。卢家世代经商,爷爷经营布匹生意,父亲将日本任天堂游戏机第一个引入国内。但是,深知经商之难的父亲事实上不愿意儿子“重蹈覆辙”,坚持要卢伟光上大学,端铁饭碗。于是,从小在算盘珠声和讨价还价中耳濡目染的卢伟光,沿着家族给他设定的轨迹,按部就班上完中学,进入大连理工大学,1988年毕业后他成为温州市渔船检验局的验船师。但是,卢伟光并不甘心生命就这样平庸度过。
  在接下来的6年里,工作之余,卢伟光常常帮助父亲把游戏卡上的英文翻译成中文,然后交给客户。随着国内电子游戏机行业竞争的日益加剧,电子游戏的利润也越来越薄。一天,一个与卢伟光父亲一起合伙做电子游戏机生意的港商来到温州。一见面,他就拿出六块从巴西进口的木地板给卢伟光的父亲看。他告诉卢伟光的父亲,像手中这样的地板每平米价格都不低于600元人民币,最高能达到每平米1200元人民币。站在一旁的卢伟光并不懂木材,只是觉得人家的地板确实不错,但价格太高。不曾想,这次讨论的结果倒是成就了卢伟光,他凭直觉嗅到了其间巨大的商业价值。1994年4月8日,卢伟光一咬牙,自己砸了铁饭碗,向父亲借来30万元启动资金,他开始下海做起了地板生意。
  就这样,卢伟光的“安信”地板店在温州街头开张了,面积28平方米,开张第一天,看的人多,却没人买。有个小伙子在店里转悠半天后,随口问卢伟光地板的优点。急于开张的卢伟光赶紧把供货商向他推销地板时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耐磨不怕烫。”没想到,小伙子立即接口道:“我正装修房子,你拿块板让我烫两分钟,如果不坏,我就买。”卢伟光心里一咯噔,实木地板不便宜,进货时自己也没烫过,行不行啊?但为了做成生意,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递上一块地板,说,“烫吧!”小伙子果然点了一支中华香烟,耐心地在地板上烫起来。10厘米左右的香烟一点点地变短,卢伟光的心里急得直冒烟。两分钟后,地板安然无恙!第一笔生意就这样做成了,卢伟光净赚了1000元。
  在创业的第一年,卢伟光就顺利地做成了第一笔外贸业务,200平方米木地板销往美国洛杉矶。1995年,初见成效的“安信”有了自己的施工队,开始自己生产木地板。1996年,卢伟光在上海青浦创建了自己的地板制造工厂,从经销商进军地板制造业。1997年,他把公司搬到上海……就在一切顺风顺水时,卢伟光的财富蓝图却遭遇了“瓶颈”:1998年,国家一纸公文,禁止砍伐森林!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卢伟光做地板的原料来源被一刀斩断。
  1999年以前,台湾木材中间商控制着卢伟光的国外原料链。虽然双方交往得再好,中间商始终未把国外供应商的联系方式告诉过卢伟光,相反,在所有进来的货物中销毁了一切蛛丝马迹,让卢伟光无从知晓。因此,卢伟光所需木材的价格和数量始终控制在中间商的手里,他们视巴西供应商的联系方式为“最高机密”。
  有好几次,自己和国外的木材供应商定好了货,也谈好了价钱。但是在准备成交时,却被中间商出高价买走了。每遇到这种情况,卢伟光只得忍气吞声地从那些中间商的手里把本该属于自己的木材再花更高的价钱买回来。可买来的木材不仅数量有限,而且价格还很高,卢伟光就想越过他们,直接进口木材。尽管卢伟光知道,木材就是地板业的命根子,但是自己却没有一手原料的采购渠道。于是,卢伟光不动声色,暗中却开始留心中间商的材料来源,他要寻找属于自己的机会。
  每次安信的木材货柜到达码头时,卢伟光总神秘莫测地出现在搬运工人中间。他既不参加搬运,也不指挥搬运,而是一箱箱挨个地查看地板的外包装。他期待着能从这些木材包装里,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人们还以为他是安信公司的检验员,来检查产品有无损毁。可蛛丝马迹早已销声匿迹,尽管心思用尽,卢伟光每次还是无功而返。但他还是没有死心,等地板运到自己的仓库,他又开始寻找起来。他在一堆一堆木板上爬上爬下,忙得像一只上窜下跳的猴子。然而依然徒劳无获。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了四年孜孜不倦的查找。1998年底,卢伟光在一些刚卸下来的木材集装箱里面,发现了一条用来封木材的胶带纸印着一个巴西电话041-3237370,这个发现让卢伟光简直欣喜若狂。当时,他隐约感到这个号码对他有用,卢伟光强摁住心头的激动偷着记了下来。凭感觉,他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最高机密”。
  1999年7月,按着印在胶带纸的电话号码,卢伟光第一次拨通了越洋电话:“Hello. I am Chinese. I want to buy woods.”(嗨,我是中国人,我要买木头。),而电话那头却传来回答:“Que? Que falar eu?”(什么?你说什么?)。”回应他的一连串葡萄牙语同样让卢伟光如坠云里雾里。“哑巴”对“哑巴”,通话很快宣告结束。电话打不通,卢伟光就请人将自己的意图翻译成英语,然后再发传真过去,但传真发了几十份,一直音讯全无。他在传真中反复强调:我们中国经济很好,房子盖得很多,所以我们要买很多很多木材。可那边却依然是毫无音信。前后长达一个多月,卢伟光不顾中、巴两国间11小时的时差,也不管对方不懂英文、自己不懂葡萄牙语,他像疯子一般拨着这个号码,一个月下来,巴西木材业几乎人人知道有个“中国疯子”要买木头。
  就在卢伟光要绝望时,一天,他办公桌上的传真机突然启动了!卢伟光随手拿过一看,立刻高兴得跳了起来:巴西供应商路易斯传来了他的木材报价单!他第一次在电话里听到了巴西木材供应商路易斯的声音:“卢先生,你好,我是巴西木材供应商路易斯。”
  一看报价单,卢伟光发现上面的木材价格比他想象的还要低一大截,他粗粗估算一下,如果从中间商那里进货,自己每立方米木材就要被吃掉大约300美金。这是个什么概念?如果一立方米能省下300美金,那10立方米就是3000美金,一百立方米就30000美金……
  而安信每年要消耗多少个一百立方米?卢伟光可乐坏了,想到自己三年如一日,像个地下侦探似的,为了得到这张纸,他觉得一切辛苦都得到了报偿:有了这张纸,他就彻底的摆脱了中间商的夹击,找到了直接从国外进口木材的途径。有了这张纸,他以后就能顺顺利利、踏踏实实地赚钱了。
  最后,他一拍脑门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巴西有最丰富的原始森林资源,那只要把那些森林买下来,不是就有了自己的资源,就掌握了木材的主动权吗?反复思想斗争后,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妻子陈洁,立刻遭到了强烈反对:“什么?你要去巴西买森林,还要自己去?你知道那些原始森林有多危险?要万一出点什么事,你让我和孩子怎么办?不行!我不同意!”
  可是卢伟光已经“走火入魔”了,任凭妻子再三落泪,任凭亲友们有众多不理解,他还是上了飞机,这是他第一次踏出国门,没想到第一个猛子,就扎到了巴西。
  
  掘金亚马逊森林 

  
  2000年,卢伟光闯进了亚马逊丛林。上海到巴黎,12小时,巴黎到圣保罗,14小时,然后再坐小飞机,再坐长途汽车,足足折腾了40个小时,这才见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亚马逊原始森林。
  顾不上歇口气,卢伟光就找了一个当地向导和一个翻译,准备往原始森林里闯,翻译是个年轻的巴西女孩,她一直劝卢伟光放弃这个想法:“卢先生,亚马逊森林是波澜壮阔的世界,也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丛林里有蟒蛇、毒蚂蚁、食人蚁、美洲豹、毒蜂、毒蛇、毒蜘蛛;水中有食人鱼、鳄鱼等,很危险,无数物种在这里演绎过一幕幕生与死、繁衍或淘汰。如果你真的要去,还是等等看,我帮你找找看,看看是不是有人能够带我们去。”
  不曾料想,一听完这话,平时文温尔雅的卢伟光的“疯狂”又发作了:“我来巴西是买森林的,不是看风景来的。如果你们不愿意去。我自己去。”看到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血液中却流淌着一种野性。没办法,向导和翻译只好同意前往。但是,他们告诉卢伟光,那看上去很美的原始森林,其实处处暗藏杀机。要真正购买森林,必须得到原始森林里的印第安人部落同意,他们才是森林真正的主人、真正的守护者。在跟热带雨林中的印第安人接触时,要做好提前的准备工作,了解他们的渔猎生活习俗和文化,避免与他们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在走进亚马逊森林之前,卢伟光也听从了巴西人的安排。他们告诉卢伟光,原始森林内险象环生,闯进去的人命若蝼蚁,先得收起“人是万物主宰”的架子,好好应付恶劣的自然环境。戴帽子要把整个头都包进去,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帮助卢伟光全身抹些防蚊子的药水后,他们还找来医生为卢伟光打了预防针。看到巴西人这种夸张而严密的防范措施,卢伟光想:有这么邪乎吗?不会是巴西人小题大做吧?就这样,卢伟光全身武装,只留一双眼睛还能与自然界直接接触。他一步一步往里闯了,他要接触那些有生命、会呼吸、能思考、有情感的树木们了。越往里走,卢伟光越感到危险就越靠近他。一路上,他看到许多人的白骨零露在路的两旁。
  在进入亚马逊后的第三天,发生了一件让卢伟光想起来就害怕的事情。因为帐篷比较小,每次到了晚上露宿时间,卢伟光就把裤子脱下来随手挂在旁边的树枝上。一天早晨,他睡醒后,起来去穿自己的裤子,穿上裤子才发现,裤腰上的皮带不见了。他看看周围,也没有什么行迹可疑的人。要么是被偷了?要么是被谁拿走了!最后,他找来找去,才在树下找到一个皮带扣。这时,向导突然问卢伟光:“卢先生,你的皮带是不是真皮的?”“是呀,是我从中国带来的。”“告诉你,就是你皮带的真皮味道吸引了一种蚂蚁,这种蚂蚁来时不是一个二个,而是上万只或者几十万只,他们几分钟过来一趟,如果不是你那条裤带救了你,你就葬身在“蚂蚁军团”腹中了。听完向导的话,卢伟光忍不住冒出了冷汗。
  几天后,当卢伟光第一次靠进印第安人的部落时,他才明白,要在巴西买森林并不是那么简单。在巴西,原始森林是属于印第安人的地盘,他们世世代代住在这里,是森林的保护者,他们有自己的法律,有军队保护,一般外人进去如果没有经过军队或者印第安人酋长批准的话,即使被杀也得不到法律保护,所以本地人也不敢轻易接近他们。而卢伟光要买森林,就必须得让印第安部落的酋长点头。但是,当卢伟光提出要购买森林时,印第安部落的酋长断然拒绝了他的要求。
  虽然习俗迥异、语言不通,在短短的几天里,卢伟光还是感觉到了对方的真诚:在那些矮矮的、破旧的木头房子里,那些身上插着很多羽毛,看起来长得有些特别的人,鼻子里塞着一个羽毛片子,热情地围着他跳舞,这让他感到害怕又有些好奇。在详细询问了印第安部落的情况后,卢伟光决定先把买森林的事放到一边。
  从1999年开始,卢伟光就这样一直通过印第安人基金会资助着印第安人,他买了土地送给他们,让他们有更广阔的栖息地;他买大量的药品和医疗设备,缓解他们的求医难;他还买车改善他们的交通条件。就这样,卢伟光和印第安人交上了朋友,印第安人的纯朴、善良和快乐,也深深地感动了卢伟光。卢伟光更加坚定地掏出自己的心,与巴西人、与印第安人交朋友。他在巴托格罗索州库亚巴市办起了“木材学校”,请中国11位林业专家编写了一本20万字的木材加工技术教科书,免费给巴西所有木材供应商授课。他投入巨资,研究开发当地人不使用的树种,研究成果与巴西人共享。他更是花费了50万美元租用美国GPS卫星,对“相中”的1000平方公里森林进行遥感测量,“我对每棵树动什么手脚,通过卫星巴西政府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他还给每一棵树都建立了档案,规定不砍水土容易流失土地上的树木;不砍影响动物生息、鸟类传播树种的树木;只砍树龄在60年以上、树径大于50厘米的树。他还把森林分为25块,每年砍伐一块,同时保证当年仍有幼树生长,25年后仍可长成一片参天大树,如此周而复始,可以循环更新。卢伟光只想传递一个信号——中国人不是资源掠夺者。
  就这样,一句葡萄牙语都不会说的卢伟光,他用他的真诚和真心获得了一种比买到森林更可贵、也更让他珍惜的东西——友情!也正因如此,2002年,当他向印第安部落酋长提出自己想买森林时,酋长竟然什么都没有说——答应了。在得到了酋长的肯定后,2004年4月和11月,卢伟光分两次分别收购了150平方公里和850平方公里原始森林,面积之和相当于一个崇明岛。他由此成为第一个在巴西拥有原始森林的中国人,也是拥有巴西森林最多的一个外国人!             
  亚马逊的“中国地主” 

  在巴西木材界,只要一提到卢伟光这个名字,任何巴西商人都会翘起大拇指:“卢伟光,中国人好样的!”在这个响当当的名字下,却是卢伟光曾经亏损1500万人民币的故事……
  2000年,印度尼西亚金融危机,那里的木材价格也急剧下跌。看到这种情况,好多已经在巴西订了木材的人都和巴西的供应商解除了合同涌向了印尼。这样一来,巴西人可傻眼了。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卢伟光却反其道而行之出现了。他对巴西的商业伙伴们说:“患难见真情,我怎么说的我就一定坚持去兑现。”
  那是对卢伟光最严峻的一次考验。当时正好是春节前后,中国人基本上不装修房子,地板销售不出去,卢伟光手里没有流动资金。由于时间很紧,他立刻让太太和弟弟坐飞机回温州老家,一天内借到100万人民币,随后,他们用麻袋装着,用飞机运到上海。就这样厚着脸皮东借西借,卢伟光终于按时付清了木材款。有人说,卢伟光这样的做法太愚蠢了,太不像一个商人了,但是卢伟光自己却说,做生意虽然很重要,但做人更重要。
  从那时起,巴西就开始流传开了一句话,一传十十传百,都说你看上海安信,在这种环境下,明明知道会亏本的,或者大家都在拒绝接付的时候,只有他能承兑,甚至不止承兑合同,连口头上说的都承兑了。不论卢伟光走到哪,背后都会粘上钦佩的目光。他就凭这种执着和“疯狂”,为自己树立了一面金灿灿的招牌:一个可以把“情”放在“金钱”之上的中国商人!
  2005年3月的一天,位于马托格罗索州的印第安巴克里部落,在早晨四五点钟天还未亮时就醒来了。酋长欧迪带着成年的印第安人来到河边洗澡,然后大家开始捕鱼。这些捕到的鱼就是他们的午餐,他们有时也吃种植的稻谷和自己驯养的牲畜。下午,是他们制作手工艺品和服饰的时间。一到晚上6点,安装在村落中央广场上的大喇叭就开始响起来了,人们头顶佩戴五彩缤纷的羽毛,脸上绘着艳丽的油彩,腿上画着神秘的图案,脚上系着白色的麻绳,三三两两来到广场,围着篝火跳起欢快的舞蹈。原来,印第安人基金会的秘书长萨迪那哈带着卢伟光来到了部落,他们找到了酋长欧迪,发出了东方的邀约——请他们前往遥远的中国做形象代言人。
  除了酋长,巴克里部落的印第安人从未走出过家园,而这次将有5个人被邀请到中国访问,所有聚在一起的印第安人都显得好奇、兴奋和激动。大家七嘴八舌,相互讨论着到底推选谁去比较合适。经过推选,酋长欧迪、巫师马尔西迪、舞蹈社老师马赛尔和部落中两位最漂亮的未婚姑娘月亮、星星,最终被确定为来华人选。
  对古老的印第安人来说,这同样是一个天方夜谭般的故事,世世代代从未走出过神秘热带雨林的他们,在常年摄氏35度的气候中,至今还睡在吊床上,不知道被子是何物;靠生火照明,不知道电为何物;靠赤脚走路,不知道高架桥和街道为何物。2005年3月22日至5月28日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穿着独特的民族服饰,踏着卢伟光的安信地板唱着,跳着,传达着与卢伟光之间的深厚友情。他们用他们独特的方式,在25个省会城市开始了印第安文化全国巡演的序幕,这一举动使全国掀起安信热潮。
  在巴西买下1000平方公里的原始森林也使卢伟光“一夜成名”。根据巴西法律规定,卢伟光拥有这片1000平方公里原始森林的所有权,包括地表的所有动植物,及地下的矿藏,“安信”也拥有优先开采权。在收购巴西亚马逊河畔850平方公里原始森林时,卢伟光得知这片森林中,居住着一个原始印第安人部落。他决定把50平方公里原始森林无条件赠送给这个部落。以保持这个部落的生活状况和文化习俗,使他们免于迁徙。
  10年时间,卢伟光经营的小公司,已经成为中国实木地板第一品牌的民营企业。他本人也荣获“2004年度中国民营经济十大风云人物”称号。传奇般的经历也使他跃居2005年中国富豪福布斯排行榜。此间,他还在巴西投资开办木材加工厂,不论白领还是蓝领,全部聘用巴西本地人,给许多的巴西人提供了就业机会。2004年11月9日,卢伟光还作为中国民营企业家代表随胡锦涛主席出访了巴西。巴西总统卢拉还曾亲切地拍着他的肩膀说:“一万个巴西家庭与你息息相关”。
  2006年1月,他告诉记者:“南美、非洲、俄罗斯,世界三大森林产地,我都要涉足。”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