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农村致富—“失误”的投资赚千万


           央视《致富经》2007年11月2日播出:失误的投资赚千万,以下为节目内容。
  每天清晨,浙江省台州市石塘镇的海鲜交易码头都会停满大大小小各地的渔船。石塘渔港久而久之的也成为了浙南海产品主要的集散地。可就在这海产品交易的港口中,有个专做另类买卖的人,他叫粱剑凌。在海产品的集市偏偏不卖海鲜,经营的却是来自于3海里外二蒜岛上的三黄鸡。但正是这些不起眼的鸡和曾经荒无人烟二蒜岛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让他有着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创业经历。
  粱剑凌原本是石塘镇一个普普通通的渔民,在他26岁的那年,由于渔业资源的匮乏他弃船上岸,第一个大胆地做起了海产品暂养出口日本的生意。
  粱剑凌:“海上有风,海产品相对应的就要受到影响,如果在没风的时候把这个货收回来,在有风的时候卖,价位又要增加。”
  利用气候和时间差,两个月的时间粱剑凌足足赚了40多万元。不出一年的工夫,他的个人资产就超过了百万,成为了石塘镇的名人。就在他生意一帆风顺的时候,石塘镇作为祖国大陆新千年曙光、新世纪曙光的首照地举办了曙光节。粱剑凌也邀上了哥哥一起出海观光,就在他们准备返航的时候,哥哥突发奇想的非要看看荒芜人烟的小岛,就这样粱剑凌阴差阳错第一次登上二蒜岛。
  粱剑凌的哥哥 粱剑强:“当时我们回家的时候,到海岛上面去看一下,看一下感觉这个海岛环境也比较好,自然条件也比较好,感觉有开发经济价值。”
  哥哥的一句话,触动了梁剑凌。回到家后他仔细盘算,二蒜岛占地350多亩,距离海岸也只有3海里。海上休闲旅游及岛屿开发镇里都还没有提到议事日程,如果捕捉先机包下海岛发展旅游,准能赚上一笔。
  粱剑凌:“因为当时我们石塘镇千年曙光,在旅游方面投资还是蛮有潜力的,欣赏太阳,欣赏曙光的人特别多,所以说我根据当地的发展的话,包下这个岛肯定会升值。”
  当时正值渔民转业,粱剑凌试探着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镇政府,没想到立即就得到了镇领导的支持。
  石塘镇原副镇长 阮云彪:“那个时候也没人过来经营这些荒岛,没人经营,他第一个过来,感觉到跟我们镇政府提出来的那些思路对得上号,我们就是有支持他的意思。”
  2003年3月28日,梁剑凌和石塘镇人民政府签订了《二蒜荒岛旅游开发合同》,镇政府将二蒜岛及其周边海域以每年4000元的价格承包给梁剑凌开展经营。自此,粱剑凌成为温岭乃至台州第一位“现代岛主”。 粱剑凌明白要想搞旅游首先就要有过硬的基础设施,可当他采购了第一批建筑材料后就发现,自己最初估算的投资与实际开销竟然是天壤之别。
  粱剑凌:“那个时候一块砖是2角8分,但是到岛上算起来,从砖厂里拉到码头,雇人工上下,从码头上再装到船上,用小船运过来,运到我那个码头,一块砖是3块砖的价格。”
  成本陡然增加了3倍,这是粱剑凌始料不及的。原本想50万元就能完成的基础设施,结果100多万元投入进去也只是建造了一个小码头、一个小型水库和五间石头屋。海上运输成本无疑成为了制约发展海岛的障碍,粱剑凌一狠心变卖了汽车找到船厂,制造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船。
  粱剑凌:“那个船老板说你这个要6、7万元钱就可以了,但是6、7万元钱造什么,只能造船的壳子,里面的机器啊,电器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要配套上去啊,这样一搞的话,搞了10几万。”
  面对巨额的开销,粱剑凌哄骗妻子拿出了家里仅存的20万元。但这对于一个荒岛的开发无异于杯水车薪。粱剑凌建造休闲基地的计划只能被迫停止,经营海岛旅游也成为了泡影。投资的失误就像股票里的熊市,让粱剑凌最终陷入了绝境,所有的工程都处于了停滞状态。海岛上只剩下粱剑凌一个人独自的身影,陪伴他的只剩下最初为了给工人改善伙食的几只鸡。没想到就是这几只满山奔跑的鸡,给粱剑凌重新带来了希望。
  粱剑凌:“当初就是玩玩的,但是我问了一些亲戚朋友,他们买过去以后,小贩子那个鸡买过去,大家都说好吃,特别香。”
  二蒜岛上淡水和草资源充足,散养放牧尤为合适。粱剑凌决定放弃旅游,改行搞养殖。跑市场作考察,粱剑凌购进5000只鸡苗在山上散养了起来。在他的精心地照料下,这批三黄鸡逐渐适应了海岛的生活,茁壮成长起来。正当粱剑凌盘算这批鸡该何时出售的时候一场风暴悄然袭来。
  粱剑凌:“那天下午2、3点钟的时候,风力发电机转得很厉害,我说哎呀哎呀不行不行了, 一下子风过来把我的鸡棚也打倒了,我几个小工说,哎呀老板不行啊,我们先把鸡抓走,我看看不行了,风越来越大了。我说,算了那个鸡就放在里面好了,我们先把人退回来。”
  巨大的台风将整个二蒜岛打得千疮百孔,刚刚建好的码头轰然垮塌,费尽了三个月修出道路也被泥土覆盖。整个鸡棚被刮得七零八落,几千只鸡全军覆没。
  粱剑凌:“全部死鸡啊,死鸡我给它埋掉了,那个鸡就是说再过10几天就可以卖了。”
  粱剑凌怎么也没想到灾难降临得这么突然,霎时间就让他赔得精光。要想恢复海岛的生产最少需要几十万元的投资。无奈之中粱剑凌只能以低价变卖了自己船,又瞒着妻子跑到信用社去贷了款。吸取了经验,粱剑凌还专门挖了三个大窑洞。只要刮风下雨,这里就成为了鸡群的避难所。可六个月过后,当梁剑凌兴冲冲地将鸡运进市场时,大家却看到他又做了个赔钱的买卖。
  石塘镇原副镇长 阮云彪:“如果是和市场上一样的东西,市场上卖1元,他也卖1元,肯定赚不到钱,这里的成本高,这里和规模化养殖不一样的成本。”
  由于运输成本的增加,饲料的价格比别人贵上了一倍,第一批运到岸上的鸡梁剑凌以相同的价格出售,反倒贴了几百元。看着山上的几千只鸡,粱剑凌一筹莫展。听说了这件事,专做鱼饲料朋友王爱军专程来到了二蒜岛,还给他带来了一个新的主意。
  粱剑凌的朋友 王爱军:“我想到这个饲料鱼水貂、貉子、狐狸这些动物都能吃,我也跟老梁商量了一下,能不能咱们试验试验看。”
  粱剑凌琢磨,小鱼小虾在海边每斤的售价只有几角钱,成本只是鸡饲料的三分之一。如果将小鱼小虾当作饲料不但会使成本下降兴许还能打造出海岛养鸡的特色。
  粱剑凌:“人家什么虫子鸡啊,什么七七八八的鸡都有,那么我们靠海边嘛,小鱼小虾吃起来就是海鲜鸡。”
  有了想法,粱剑凌马上实施了起来。不料吃惯了五谷杂粮的三黄鸡面对这些新鲜的海味根本不感兴趣。为了这事梁剑凌还真费了一番的周折。
  粱剑凌:“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把它切碎放锅里配一些饲料给它吃吃,鸡大了以后,就是用刀子给它搞碎再喂它,再大了,大一点可以卖的时候,就整条鱼,小鱼小虾,就不管它了,就撒在山上,它就抢。”
  二蒜岛上的三黄鸡专吃海鲜,这下成为了温岭地区最大的特色,梁剑凌也借此打出了海鲜鸡这个新的概念。当地的酒店都争相定购,很快就成为了抢手货。 
  酒店经理 杜同贵:“他每个星期都喂一两次海鲜,小鱼小虾的。喂出来的鸡和别人的肯定不一样,客人都是慕名而来,因为这个鸡。所以我们把他的鸡基本上都垄断过来,独家经营。销量很好,客人因为这个鸡的肉感好来这里吃。”
  市场上供不应求,让粱剑凌吃了一颗定心丸。短短的一年时间,他就将海鲜鸡的规模迅速发展了起来。还定出了每斤30元的高价。
  粱剑凌:“一般我就是这个价,你要么拿走,不要么拉到,我就是这样,人家吃了好吃,他还是过来买,没事啊,只要你品质好就行啊,你鸡不好吃,你牛皮吹得再大也没人问你买。”
  找到了特色走对了路,粱剑凌有了稳定的收入。这也让他也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又打上了兔子的主意。
  粱剑凌:“野兔它的繁殖能力又强,不花饲料,不花什么东西,成本小。”
  宁静的海岛,漫山遍野的野草,又没有天敌,这样的野生环境兔子一定能快速的繁殖生长。粱剑凌打定了主意,批量买来了三百对种兔。谁想到这看似精明的注意,一个月后就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烦恼。
  粱剑凌:“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拿些料喂它,它就回来,喂喂喂,后来我们不拿料它还是会回来,到以后它就越跑越远,到后来我们饲料也不用喂了,同样不回来了。”
  有了大自然的庇护,兔子恢复了原有的生活习性,很快就消失在了山林当中。几个月后虽然满山都能看到到处奔跑的兔子,但要想抓回来可是难上加难。眼看着生意找上门粱剑凌也不得不放弃。
  粱剑凌:“有的人是宾馆买过去吃,有的人就是买过去做种。有几个人跑到我这里,我和他说我现在抓不到,我小工抓不到。他说,没关系我自己过来抓。他后来自己跑过来看看,还是抓不到。”
  就在梁剑凌错过了很多商机的时候,石塘镇兴起了渔家乐,1380元的海上一日游让粱剑凌看着眼热。曾经让他跌倒的旅游,又一次引起了他的兴趣。可毕竟岛上的硬件设施还相对缺乏,如何才能将游客吸引到二蒜岛,粱剑凌想来想去,几天前工人围山抓兔的情景,让他开了窍。
  粱剑凌:“那个小工都是专业的,他们都抓不到,游客他能够抓得到,肯定也是抓不到的,但是至于抓不抓得到兔子,最重要的是参与到中间的乐趣。”
  海岛探险,围山抓兔,成为了他最抢眼球的金字招牌。眨眼之间,投资的失误变成了粱剑凌竞争的优势。既能撒网打鱼,体会渔家乐趣,又能山林围猎,享受农家风情。梁剑凌把自己的资源这一打包还真就吸引了一批批的游客。
  游客:“网鱼钓鱼,还有捡那种贝壳,这些都挺有意义的,就是说现在人,整天在都市里面,到了海岛上面,心情应该说是放松。”
  游客:“游客就是这样的心态,这边去看看,这个蛮好玩的,看看那边也蛮好玩的,就是说这个心情就不同了。”
  即能吃好又能玩好,运气好的话走的时候还能带上免费的海鲜和兔子。每人300元的海岛游又为粱剑凌又带来了一笔可观的收入。
  游客:“我第一次到这里来,觉得玩得很高兴,用一句话可以说,叫乐而忘返,我想下次还要带好多的朋友到这里来玩。”
  随着二蒜岛的名气越来越大,梁剑凌的野心也更大了,他正在积极争取相关部门立项,寻找融资加快开发建设,早日使二蒜岛被列入省级休闲渔业示范基地。回想往事,就连他自己也感叹要不是当初冒失的投资,也不会捡来今日不可夺得的资源。
  粱剑凌:“现在我们海岛的话,就是按照国家政策里的杂地,一亩起码要2万到3万块钱征用费,那我350亩就要700多万了,700多万加上我现在投资180多万,那就实际投资差不多将近900万,再加上我二蒜岛的品牌效应,我起码有1000万元的价值。”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