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农村致富—一个价格卖石榴


          
  现在石榴的价格非好;正因为石榴价格好所以才要去开展种石榴
  央视《致富经》2007.11.6 播出:一个价格卖石榴,以下为节目内容。 
  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的石榴有2000年的栽培历史,在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植石榴,眼下正是收获石榴的季节,对于今年的价格,大伙还是比较满意。
  李展志:“最近这几年可以。”
  记者:“你像这个石榴能卖多少钱?”
  李展志:“这个零卖的话就是2元来钱,批发也就是,大一点的3元多,4元钱。”
  临潼丽山街道办胡王村的李展志有八亩的石榴园,他种植的这种叫做“临潼净皮甜”的甜石榴,是临潼特有的一种石榴品种。
  李展志:“临潼这个石榴就是,一个特点就是红的红的很,白的白的很,你要白的,白皮白籽,要红的,红皮红籽,酸的酸的很,甜的甜的很。”
  临潼石榴的种植经过了当地农户几十年的摸索,技术已经很成熟,石榴种出来果个大,颜色鲜艳, 
  临潼的自然环境本也很适应石榴的生长,然而就是这样的石榴,在几年前却经历了卖不出去的窘况。
  2003年,临潼石榴改良品种,石榴进入丰产期,种植的石榴太多,临潼区包括周围的市场都基本饱和,卖不上价钱,临潼区秦陵街道办的村民孙公田,石榴丰产却卖不出去,于是他拉了一车石榴到上海卖。
  孙公田:“那个上海,当时听人家讲当时那个价格好的很,商贩来了以后呢,就是说是,他在那边,从咱这边收的3元,3元到3.5元,精品果,到那边听人家说是,那会儿商贩挣钱的很,要卖七八元钱。” 
  谁想到孙公田去上海的消息,很快传到村民的耳朵里。当时临潼本地的石榴才卖到一块多元,一听说上海的石榴一斤卖七八块钱,很多村民都合伙包车,成群结队到上海买石榴。
  房树轩:“大家都出去了,以后外面大家都出去了,出去了以后,因为这个生产者他的心里没有底,到底卖多少钱,没有底。”
  孙公田:“越到外地去的人多了,越多,互相排挤,咋互相排挤呢?你卖3元钱,我想2.5元把它就卖了,我回家以后我屋里还有,结果弄的,到市场反而没有人要了。”
  蜂拥而至的结果,导致在外面的价格还不如本地价格的三分之一,一斤石榴才卖几毛钱,临潼的石榴的价格也被压得很低,农户在本地卖不上价钱,在外地卖还不如本地市场。
  就在村民痛心于石榴的低价格,却束手无策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在找解决的办法。
  柏永耀是临潼区石榴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合作社负责临潼区70%以上石榴的种植和销售。看到村民那么好的石榴卖不出去,柏永耀很着急,通过网络上对临潼石榴进行宣传。
  临潼区石榴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柏永耀:“建了一个网站,有很多的经营者可以通过网站来了解我们,另一个就是我们通过媒体去宣传。”
  等了一段时间,市场有了反应,一家武汉的经销商给柏永耀打电话,想要定临潼石榴,柏永耀组织五户农户上武汉卖石榴,没有想到这次却是让客商退了回来。
  临潼区石榴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柏永耀:“结果拉去以后,咱们这个包装里边,包装的产品是奇形怪状,是形形色色,也有不够标准的,也有质量很差的。”
  几个种植户把石榴凑成一堆拉到武汉,质量好的好,差的差,拉去的石榴仍然卖不上价钱。
  这次柏永耀着急了,原本以为找到客商,谈好价钱就万事大吉了。
  在临潼,几乎家家户户有石榴,但是一家一户基本上都是两三亩地,每户农户的石榴产量本来就不多,如何才能达到客户需要的量,同时又能保证品质?柏永耀犯了难,情急之下,他想到了可以把农户的石榴集中起来,然后按不同的等级分开进行销售。 
  临潼区石榴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柏永耀:“大果还是卖的价高,按照咱们现在搞这个果品分级标准来讲,就是二级果以上的,二级果、一级果、特级果,明显市场形势很好。”
  柏永耀通知村民想要收购石榴时,很多村民却并不乐意这么做,孙公田心里也有自己的算盘,合作社收的都是果面没有疤痕的石榴,自己剩下的石榴卖到哪去?
  孙公田:“当时要求标准太高了,检验的太严了,你要求一高的话,咱生产者还是达到率太少了,不愿意给你。”
  刚开始,都没有人把石榴交给合作社,柏永耀有些灰心,就在这时,与孙公田同一个村的杜菊爱却把自己的石榴卖给合作社。
  杜菊爱:“咱自己比较方便吗,咱顺便在园里采下来,直接送来,他一收购,就不像我们拿到外地去,你想要车费呀。”
  杜菊爱为了省去上外地的麻烦,把石榴卖给合作社,合作社给的价格让她感到很意外。 
  杜菊爱:“最大的就是一斤多,一斤多也就是3元钱吗,下来就是八两往上的,那就是2.5元钱一斤。”
  虽然合作社检验标准比别的地方高,但是每个收购价格都比市场要高,所以农户愿意把石榴买给合作社,柏永耀根据不同的石榴品种制定了不同的收购价格。
  临潼区石榴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柏永耀:“比如说你拿到外面市场能卖2元钱,那我就地就收3元钱,那你愿意拿出去卖就拿出去卖,你不愿意拿出去卖,你愿意交给我,我还要看你这个产品,是不是按我标准生产的。”
  石榴在本地市场上的价格当时只有一块五六,而交给合作社的话,能比自己卖最少多五六毛钱,陆续有村民把石榴卖到合作社。
  杜菊爱:“他给的价格比市场价格高出六七毛钱吧,所以大家也喜欢卖。”
  孙公田:“这个地方肯定价高,为什么呢,这个地方就现在的价格,比市场价都要高过0.5元钱。”
  合作社接一个订单,就开始向农户收购, 收购来的石榴进行分级,包装,并且在每个包装箱上都有信誉卡,写上石榴的重量,品种,产地等信息。形成统一的品牌,卖到上海,北京等地,卖到了更高的价格。
  另外,合作社也想了新的销售办法,好的精品石榴通过网上预定,用邮购的方式直接到达消费者手里,这种包装一级石榴卖到了六块钱一斤。
  孙公仓:“就是在这” 
  记者:“上面写什么?”
  孙公仓:“比如这是一级石榴,就是在这儿写个一级,这是会员编号,每个会员都有编号,这是检验者的。”
  农户达不到收购标准的石榴,通过合作社协调,卖给附近的果汁厂。
  记者:“这个是到果汁厂是吧?这边收的有多少吨?”
  收购商:“我现在可能能收500吨。”
  记者:“就今天呀?”
  收购商:“今天收不到,今天就是10几吨。”
  现在农户基本上不用到外地就能卖石榴,价格上去了,农户的收入也比原来要多一倍。
  张军社:“那个时候一亩地下来就是2000来元钱,那时候2000元,现在可能一亩地就是4000元钱。”
  整个临潼区目前栽培石榴12.6万亩,年产鲜果8万多吨,现在临潼的石榴卖到全国各地,今年更是把生意做到了欧洲市场。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