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农村致富—夸下的海口咋兑现


           央视《致富经》2007年11月5日播出:夸下的海口咋兑现,以下为节目内容。
  贺振礼:“你来看,我们的枣都在树上风干了,为了提高质量,我们不用摘枣,把它一晃就行。晃到地下来看以后,沙土的温度比较高,不会烂枣。”
  贺振礼:“最大的湿枣能达到1两2,晒干了之后 ,干枣能达到7钱多。”
  记者:“像这枣能卖多少钱一斤?”
  贺振礼:“相对来看,它不一样,正常的情况能卖到100多元一斤。”
  在河北省广宗县,这片1000多亩的枣园都是贺振礼的,这块地确实给他带来了400多万元的财富。而四年前,这只是一块种啥啥不长的沙荒地。当时,贺振礼却偏要让这块地长出金元宝来。
  贺振礼:“等到2008年产量超千斤,收入超千万元。超千万元。”
  当年他夸下的这个海口,不但让家人目瞪口呆,就连附近村民也觉得这是没谱的事,大家都认为他在吹牛。
  贺振礼的女儿 贺贵慈:“所有的人都在质疑,就说那个破地他能挣着钱,不可能他能弄出来,因为原来就是个大沙丘。”
  河北省广宗县城关镇刘全寨村村民 刘兴杰:“说他和人家吹牛,
  是牛都给吹死了。”
  以前这1000亩地是河流古道,长时间干旱形成了现在的沙地,由于土壤贫瘠,当地人都不在这块地上种东西。
  贺振礼的女儿 贺贵慈:“这叫乱山岗子,原来就是一块叫官地,就是死了小孩才扔到这,一般老百姓晚上都不敢来这。”
  记者:“没有人在这种东西?”
  贺贵慈:“没有。”
  2001年3月,贺振礼不顾家人的反对硬是花了20多万元承包了这片没人要的沙荒地,他有自己的道理。
  贺振礼:“咱这个沙土地含微量元素多,就像人吃东西一样,它缺大鱼大肉,缺大水大肥。只要把大水大肥给它施上, 它比别的地长得都好。”
  原来,贺振礼早先当过一家林场的场长,那时侯在河北农大代培过,认识了很多枣业专家。他从专家那里了解到,广宗县当地的沙质土壤最适合种枣,尤其适合紫枣的种植,国内的种植面积很少,国际市场上的需求很大。
  河北农业大学中国枣业研究中心教授 彭士琪:“个比较大,是大形果,制干率比较高,就是说晒干以后,肉比较厚、核比较小,可食率比较高,含糖量比较高,颜色比较好看,制干以后不太皱褶,它是最适合制干的品种。”
  当时贺振礼想种紫枣但还有些犹豫, 2001年4月,他在广东、上海一带考察,发现紫枣的价格都在50到80元一斤。高利润的诱惑坚定了他种植紫枣的信心。
  广宗县当地就有在房前屋后种植紫枣的历史,只是数量很少,不成规模,而贺振礼要在1000亩地上规模化种植,于是他请老朋友彭士琪教授和四位枣业专家,帮他规划枣园。
  贺振礼:“正常的管理我们能拿下来,因为它是规模比较大,如果遇到疑难问题必须通过专家去解决。”
  河北农业大学中国枣业研究中心教授 彭士琪:“当时设计是2米乘4米,一亩地栽83棵枣树。当时设计的思想就是让它密植一些,加强前期的管理,让它能早期丰产,能够3年见果,4年丰产,是这么个设计方法。”
  彭士琪不仅帮贺振礼对枣园进行了规划,还告诉他要让贫瘠的土地变得肥沃,施肥的时候,先要在每一行枣苗中间挑开一条沟,再撒上有机肥。
  记者:“撒上肥之后,为啥不把沟埋了呀?”
  贺振礼:“要把它翻起来之后再埋,要把肥料和土混合了,混合好之后再埋。”
  记者:“你这样翻得翻多深?”
  贺振礼:“60厘米深。”
  贺振礼没想到他在给枣园挖沟的同时也给自己挖了个坑。因为每年春天都要这样施一次肥,成本一下子增加了几倍,仅2002和2003两年就花光了自己200多万元积蓄。所以贺振礼只能四处借钱来维持肥料和人工费用。
  贺振礼的女儿 贺贵慈:“现在工人你不给人家现钱,人工也不好找。而且还要找一些懂技术的,这些人少,所以以前的关系、借过钱的,就一点也张不开口了。”
  有的人甚至还在背后给贺振礼起了个外号,叫“三胡”
  贺振礼的女儿 贺贵慈:“第一胡说八道,胡吹六拉,第三叫胡思乱想。”
  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这个“三胡”的外号就在村里传开了,贺振礼也成了名副其实的“吹牛大王”。以前借他钱的那些人心里没底也都登门来要帐。贺振峰是贺振礼30多年的老邻居了,两人的交情一直很好。2005年秋,他找到贺振礼想要回借给他的两万元钱。
  这让贺振礼很为难,于是他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和亲戚朋友缓和矛盾的办法,就是免费赠送一些枣树苗给大家,希望把还钱的事再缓一缓。等挂枣了之后,大家能和他一起赚钱。
  贺振礼:“肥料我无偿供应,药我无偿供应,技术是无偿供应,头三年收入低于1500元钱 我什么也不要,超过1500元钱 我和农民对半分红。”
  连枣都没结呢,就能赚钱吗?村民们更加不相信他的话了。
  贺振峰种棉花七八年了,也分到了500棵枣树苗,他根本没拿这当回事,就把树苗拿到地里垒成了篱笆。
  河北省广宗县城关镇贺家庄村民 贺振峰:“他给我这500棵苗子的时候,当时我思想上不重视,我就把它栽到这地边,用来挡小孩祸害庄稼,一直到现在没人管。后来不重视都枯萎了,你看都这样了。”
  贺振礼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浪费树苗不算,更加深了大家对他的反感。
  冬去春来,贺振礼顶着压力维系着他的枣园,2006年8月,贺振礼的枣树终于开了花,他预计当年就有10万斤的产量。贺振礼提前找到了做外贸生意的朋友高俊霞帮忙推销。虽然是老朋友,但是看到贺振礼的枣树还没结枣呢,所以高俊霞也不敢轻易答应,只是谈到如果枣的质量能达到出口要求的话,他们才会有合作的可能。然后暗中观察着贺振礼的枣树。
  高俊霞以前一直是做自行车配件出口生意的,当时进出口生意政策有变动,他也想往农产品方向转型。
  经销商 高俊霞:“现在农产品外贸退税其它的产品都降了,只有农产品从13%增加到了17%。”
  2006年8月,贺振礼送了50多斤枣给高俊霞。高俊霞把枣拿给外贸公司的朋友看了之后,仔细了解了国际市场对枣的需求。
  经销商 高俊霞:“他们主要提出含糖量必须达到70%以上,你就给我找这种枣。你要是说低于70%的, 我这没市场。他说大枣的个头按照最简单的说,一个大枣有这个两个大母手指头大。”
  半个月之后,高俊霞再次来到贺振礼的枣园,根据国际市场的需求整整考察了一天。
  经销商 高俊霞:“第一个从他这个产品质量上,要求的含糖量起码能达到了,78%。个头,一等品的话绝对能达到了。国外客户也注重这方面,是不是国家认证的绿色产品,有没有这样的证书,这些证书我都看了。”
  2006年10月,贺振礼的枣成熟了,他采取一摇、二拣、三晒的程序,为的是让枣自然落地后再晒干,除了保证枣的成熟度以外,还保证枣的表面不受损伤。
  记者:“这样就算晾干了?”
  贺振礼:“对。”
  记者:“这样干是百分之百晾干吗?”
  贺振礼:“不是。它的含水量是在23度到25度的范围内。”
  记者:“市场上就需要这样的吗?”
  贺振礼:“市场上就需要这样的。”
  记者:“怎么不要全干的?”
  贺振礼:“全干的不好吃,硬,吃着费劲。”
  记者:“像晾干这样的枣需要多长时间?”
  贺振礼:“5天。”
  记者:“要是时间长一点的呢?”
  贺振礼:“长一点的需要7天。”
  记者:“像这样晾干的枣一斤得有多少个?”
  贺振礼:“40多个 40多个这么大的。”
  记者:“它晾干的程度,跟湿枣的比例大约是一斤湿枣出多少干枣?”
  贺振礼:“出干率63%。”
  当年,高俊霞就向贺振礼定了10吨干枣。其中特等枣80元一公斤,一等枣60元一公斤。
  经销商 高俊霞:“你像马来西亚,他和韩国要的枣就不一样。”
  记者:“怎么不一样?”
  经销商 高俊霞:“因为他们国家二等品的比较适应,价格要便宜点。你象韩国比较有钱,人家都讲究质量,价钱他不在乎这个。”
  记者:“所以他们要的是价格高一点的一等品。”
  高俊霞:“对,主要是讲质量。我这个利润上加20%。”
  就这样,贺振礼的枣通过高俊霞就以平均 100元一公斤的价格销往了韩国和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贺振礼又把剩下的二、三等级的枣低价销售到了当地,当年就收入了100多万元。
  以前,广宗县当地农民的房前屋后都会有冬枣、酸枣和紫枣等7、8个品种,农民不是很重视。看到贺振礼赚了钱,农民也纷纷来枣园参观。曾经把贺振礼赠送的枣树苗当成篱笆种的农民贺振峰也转变了观念,他主动请求到贺振礼的枣园打工,不记报酬,只为学习技术。
  河北省广宗县城关镇贺家庄村民 贺振峰:“我现在已经转变观念了,因为他树上结枣了嘛。”
  贺振峰的屋后和地里一共有100多棵五六十年的紫枣树,他就请贺振礼在施肥和防病虫害等方面给予指导,今年贺振峰的产量达到了1000多斤,贺振礼以每斤12元的价格回收了干枣。
  记者:“你送来多少?”
  贺振峰:“5袋子。”
  记者:“一共多少?”
  贺振峰:“1000斤左右。”
  记者:“今年能收入多少?”
  农民贺振峰:“一万二三。”
  贺振峰又向贺振礼预定了2000多棵枣树苗,当地种植户也增加了200多户。今年,贺振礼的紫枣产量有75吨,距离11月份的销售季节还有两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全部预定出去了。
  县里的相关部门看到贺振礼带领农民种植紫枣已经初见规模也开始重视了起来,并且把紫枣定为了当地的主导产业加以扶持。
  中共河北省广宗县委员会书记 毕振水:“可以给一些资金的支持、 政策的扶持。首先把这个公司做大,日后通过这个公司,加基地加农户,用3到5年的时间发展到10万亩,打造基地。”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