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大学生拾破烂废旧塑料里快乐淘金


                    
  李辉坐在我对面,晒得黝黑的皮肤和粗糙的双手,全然看不出一点文化人的模样。我开门见山的问他:当初选择去收破烂,大学生的面子放得下吗?他老老实实地说:我真是丢不起这个脸。 
  跟李辉的交谈就从他被生活所逼开始收破烂那段难忘的日子开始。他告诉我,废旧物资回收再生利用这个行业是一座金山,你走进去了,准能淘到宝。
  我要成为一名富翁 
  1999年中秋节,一个团圆高兴的日子,李辉却是强咽眼泪度过。 
  中秋节前一天,李辉几个要好的朋友对他说,中秋节晚上要到他家看望他的女儿,大家也一起热闹地聚一聚。本是件高兴的事,李辉却犯了难:家里穷得只剩下3元钱,答应朋友不好,拒绝朋友也不好。李辉只好对朋友撒谎说,中秋节他们要到外边过。中秋那天晚上,李辉不敢待在家中,怕万一还是有朋友上门来。妻子说:我们不如出去躲躲吧。于是他们带着2岁的女儿,在济南大街上一直走到12点后。 
  那一晚,望着一轮明月和疲惫不堪的妻子,李辉落泪了。深深的自责和羞愧咬噬着他的心,他整夜痛苦无眠。 
  1971年李辉出生于山东济宁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走出农村摆脱贫穷是他从小的愿望。他拼命地读书,1990年成绩优秀的他考入山东轻工业学院化工机械专业。毕业时,勤奋好学、憨厚朴实的他深得一位教授的赞赏,幸运留在了济南,进了山东省化纤总厂当了一名技术员。1995年他与同在厂里幼儿园工作的妻子结了婚,过上了他梦想中的城里人的幸福生活。 
  1997年女儿降生,生活多了一份甜蜜。可苦恼的事情也随之来临。1998年厂里效益不好,夫妻双双下班。厂里不发工资,只交纳养老保险金。生活的链条突然断掉一环,没有工资来源的现实将李辉的家庭之舟搁浅在戈壁沙漠之中。大人每天可以少吃一顿饭,可嗷嗷待哺的女儿正是需要营养长身体的时候,撕心裂肺饥饿的哭声紧揪着做父母的心。为了生计,李辉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当搬运工的工作。戴着近视眼镜、身体瘦弱文质彬彬的他,哪里受得了这份苦力。抢不到业务不说,就是抢到业务,没有做过强体力劳动的他辛辛苦苦做下来,也累得半死。一个月后,他挣到500元,家里的生活有了暂时的保障,可是妻子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去用身体挣钱。 
  李辉只好再去求职找工作,找来找去,不是专业不对口,就是单位不要人。有一天,他累坏了坐在街边喘息,许久以前他曾在书上看过的一句话突然冒出:给别人打工永远成不了富翁!刹那间,他只觉得四周一片寂静,心底里发出的声音隆隆作响:“我要成为一名富翁!我要成为一名富翁!” 
  想当富翁的想法从来没有现在真实、迫切。李辉要自己做生意当老板!做出这个决定后,他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目标,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可是没有本钱,也没有熟悉的行业,做什么好呢? 
  和妻子商量了许久,他决定卖水果。这个生意投资少,当天就能见效,再说女儿也多少可以吃到点水果。300元启动资金是从岳父家借来的,第一次推着批来的80斤水果到街道小区卖,李辉好似做贼一样心虚。好不容易等到有人来买水果了,怕人不买他慌得价格也不敢多叫,等到人家买了又怕秤不够,非要再添一个。这下可好,买的人倒怀疑他的水果不好,称不足,索性不要了。批来的水果总算卖完了,晚上一算账,赔了5.3元。看着他忙碌一天无功而返,妻子在一旁提醒说:“你没有算在外吃饭的钱吧?”李辉说:“我担心卖不完这些水果,从早晨起床到现在,什么也没敢吃。”妻子的眼圈红了,走到一边忍不住悄悄地哭了。 
  卖水果赚不了钱,水果当饭吃的时候倒不少,一家人的生活还是过得紧巴巴的。卖水果的同行提醒李辉,要他在秤上做点手脚,可这种坑人的事,打死他他也不愿意做。一个月后,李辉又想到投资不多、技术简单,吹糠见米的另一种行业—卖早点。可是,夫妻俩对做饭都不在行,早点生意也很快做垮了。 
  这样瞎忙活大半年,只能勉强糊口,成富翁的想法没有一点起色。李辉开始思索反省自己:再也不能这样漫无目标地盲干,自己是受过教育有文化的人,得动脑筋从市场中寻找商机。 
  放下面子收破烂 
  李辉开始骑着自行车在济南的大街小巷转。遇到吸引自己的事,就停下来去看去问。有一天,他转到一个废品收购站附近,与废品站的老板唠嗑,从老板的谈话中知道了他怎样赚钱的来龙去脉。收废品就是一个很好的生意!李辉眼前一亮。 
  他分析了这个生意的几大好处:一是城市的住房面积都不大,有点废品都想卖;二是卖废品的人一般不会计较卖钱多少;三是没有风险,几乎不需要什么投入,而且废品的利润也不低。不过最关键的一点也是最难突破的一点就是要放下面子,敢于去走街串巷收购。
  回家与妻子一商量,妻子马上赞成。而李辉虽然分析得头头道,却没勇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一想到收破烂的人布满灰尘的脸,藏满污垢的手,肮脏污黑的衣服,他怎么也放不下这个面子与他们为伍。妻子看出了他的心思,对他说:“你怕没面子,我不怕,我去!”望着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娇弱的妻子,李辉感到吃惊。他本以为妻子只是为了激发他的士气,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妻子吩咐好家中的事情,果然登着三轮车出了门。 
  这一天,李辉在家带着女儿做着饭,是在不安中度过的。晚上尘土满面的妻子回到家中,欣喜地告诉他:“今天我挣了15元钱!”望着妻子被太阳晒得通红的双颊,闪着光亮的双眼,李辉惭愧得不知道眼睛往哪里藏。以后每天妻子都出去收破烂,卖的钱一天比一天多。妻子的行动,让李辉无地自容。一个星期后,他再也忍不住了,替过妻子自己出了家门。 
  2000年6月16日,李辉一辈子都记得这个日子。从这一天起,他开始收破烂,正式进入到废旧回收这个行业。闷着头收了一个星期后,他才敢像其它人一样开口吆喝。“有废报纸废塑料矿泉水瓶子找来卖钱罗!”当这句话第一次从他口中喊出的时候,他发现并没有人注意他,嘲笑他。他不禁哑然失笑:原来嘲笑自己的人就是自己。 
  4个月后,李辉用收废品卖来的钱加上向亲戚借来的一部分钱,凑够了10000元,在济南市北郊自己开起了收购站,做起了小老板。 
  当上老板,李辉的聪明才智有了用武之地,他想出了几个扩大收购量的方法:一是提高收购价格;二是做宣传。办法很简单,每天买上几包香烟,骑着自行车到处转,见到捡废品的就递上支烟,然后介绍自己的收购站。三是到济南时报上做了个废品收购的小广告。这样一来,卖废品给他的人多了起来。李辉也将捡废品的外来人当作亲戚看待,他们生活有了困难或是生了病就关心帮助他们。一些捡废品的人对他说:“李老板,我们这些穷哥们,就是冲着你的人品来送货的!”正是靠着这支拾荒大军的支持,李辉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 
  再加工,白色泡沫塑料中找商机 
  随着收货量越来越大,李辉的收购站也越来越红火,许多需要废品的厂家和个人纷纷找上门来。 
  渐渐地,李辉发现很多人到废品收购站拉走的废旧塑料不是直接送到厂里,而是经过再加工后才送到厂里。顺藤摸瓜,他了解到塑料加工的利润很大,而且不愁销路。李辉一拍脑袋:这些废塑料我一样可以加工成半成品再出售呀! 
  有了这个想法,李辉就特别留心在哪里能买到加工废塑料的机器。有一个在济南的广东人常在他这里拉废塑料,于是他找到这个广东人,去看了他加工塑料粒子的过程。这个广东人来济南几年了,挣了钱现在想回去,便提议将机器卖给李辉。机器是他从广东买来的,价值16000元,折价8000元卖给李辉。 
  有了机器,李辉的废旧回收加上了利用,生意向前延伸了一步。 
  2001年3月,李辉开始生产再生料。这台机器是利用废旧编织袋、大棚塑料薄膜和食品袋生产聚丙聚乙塑料颗粒,但是李辉做着却并没有赚到钱。李辉分析后发现,除了他经验不足外,原因还很多,一是此项加工有一定的技术性,掌握不好,原料损耗大。做下来一吨废料最多出1500斤粒子;二是机器不易操作,即便是电控温度也不好掌握;三是用水用电量大,且造成二次污染;四是虽然编织袋、大棚膜废旧原料很多,但很脏很乱很杂,加工起来很麻烦,而且出粒率低;五是市场销售情况一般。做这个的人太多,卖不起钱。 
  李辉不愿意跟在别人后面走老路,他坚信废旧塑料这个行业一定还有别的商机。果然,通过查阅资料他了解到,用白色泡沫塑料生产出的PS原料是玩具厂和运动鞋厂家大量需要的,而在废旧塑料再生产品加工中,人们都因为此种塑料体轻收购上不去量而做的人极少。经过进一步了解,李辉发现,其实白色泡沫废旧塑料的市场并不小,一个省会城市,每月的产生量在80-100吨;地级城市在12-16吨;县级城市也有4-6吨。看起来量小,但做的人相对少,商机还是存在。 
  市场的需求怎样?这才是关键。为此,李辉先用现有的机器凑和着生产了一点样品,到了福建省生产运动鞋的集中地。厂家对他带来的样品非常感兴趣,因为购买新原料的价格在8000-9000元/吨,而有着同样质量的再生原料价格几乎少一半。厂家看了他的料,试做后当即跟李辉达成协议:原料有多少要多少,而且现款结账。李辉很受鼓舞,就此又到广东考查了其它废旧塑料再生产品的需求,又发现了矿泉水瓶粉碎料的市场需求。接下来,他开始了机器的考查,但遗憾的是,以他学化工机械专业的眼光去看,南方的一些机器,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缺点。这些机器的价格偏高,一般都在12000-16000元,如果加上流动资金的投入,总投资要30000多万。而且这些机器也不太实用,做出的粒子和粉碎的碎片也不均匀。 
  一个多月后,李辉回到了济南。他开始在现有的机器上作改进。大学学的化工机械专业,这时派上了用常他相信自己一定能造出价廉物美、适合没有多少资金的人投资的机器。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改造,李辉成功地造出了泡沫塑料颗粒机。一个月内,他在济南就做了20吨原料。当第一批原料送到厂家时,对方对他的产品非常满意,亲切地称他为诚实守信的“小山东”。 
  造机器,带动一批人致富。 
  “破烂王”成了废旧塑料大王 
  从此,李辉将目光转到了白色泡沫塑料再加工中。2001年底,他跟济南市环卫部门联系,提出帮他们运垃圾,以得到更多的原料。刚开始,他每天运走垃圾环卫部门还付他10元钱,后来当发现他是在利用垃圾赚钱时,便倒过来收他的费。利用废旧垃圾赚钱,而这个人还是个大学生,这条新闻被《齐鲁晚报》的记者即时发现并跟踪。报道一出来,就在当地引起了很大反响。 
 
  接下来,李辉忙得不亦乐乎。先是身边的亲朋找到他要卖他的机器做这个项目,后是山东省内许多想创业的下岗工人也打来电话要机器。没过多久,省外的人从《齐鲁晚报》的网站上也看到了这个消息。一时间,来电来信咨询做这个项目的络绎不绝。 
  因为资金有限,李辉在收购生产之余,开始零星地为需要机器的人组装。一台,二台,十台......要机器的人越来越多,2002年下半年,时机成熟时,李辉决定投资办厂批量生产机器。 
  很多朋友、工程师都来帮忙,为他提出好的建议。很快,他就研制出了第二代的三种型号机器:A-1-40型聚乙聚丙颗粒机;A-1-60型泡沫颗粒机;B-1-80型多功能粉碎机。机器做出的粒子大小均匀,且不受温度影响。更重要的是节电,生产每吨粒子用电量150度,比生产同类产品的机器每吨节电50度;粉碎塑料每吨不超过12度电,比同类产品节电10度。价格更是比南方同类机器每台低40%。 
  2003年是李辉生意最火的一年。他在报上刊登了销售机器的广告,全国各地的人都来他厂里卖机器。为了确保每一个投资者成功,他将机器的价格降低,每台只卖8000元(除去成本,他只赚300元),并承诺客户加工的粒料全部回收。只要对方有了4吨料,他就上门回收,现款结账。 
  现在,除了机器生产和废品收购,李辉在济南有2家厂做泡沫塑料再加工,每月要销出去40吨粒子。此外,他还有一个矿泉水瓶子粉碎厂,每月也能销出好几吨。他的亲戚朋友有8家在济南做泡沫塑料再加工,每个人每月也能做到6-8吨。 
  让他高兴的是,今年,他的机器还销到韩国、俄罗斯,泰国。 
  对于这个行业的前景,李辉充满信心。下一步,他将在废旧塑料再生产品中有新的突破。 
  采访之后的几个问题 
  采访之前,李辉带我去参观了他的机器生产厂和三个产品加工厂。因为废品收购的环境所决定,这些厂都分布在济南市郊。凭心而论,工厂都比较简陋,连李辉的办公室也只是在机器生产厂的一隅,可是这一切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生意。机器加工厂车床在不停地转动,三个加工厂堆满了如山的废旧泡沫和矿泉水瓶子。就在我采访的两天时间里,有从河北拉来原料的客户,有从黑龙江赶过来卖机器的人,还有从内蒙古准备坐火车来考查的投资者。那个河北客户告诉我说:“他这人不作假,很实在,我当初来卖机器时,守在他这里看了他一天的生产。” 
  虽然这样,本着对读者和投资者负责,我还是将事先准备的几个题向李辉提了出来。 
  记者:这个项目的投资利润有多大?投资者能不能真的赚到钱? 
  李辉:从国家的环保政策角度来讲,这个项目的潜力是无限的。对于没有经商经验的创业者,首推的项目是白色泡沫塑料再加工。其次是矿泉水瓶粉碎。投资这二个项目,场地需选择在市郊,需要大的空间堆放原料。 
  白色泡沫塑料再加工项目效益分析(以济南市场为例):投资:机器一台8000元;租厂房500-600元/月;流动资金10000元(4吨货才可上门回收);2人的工资1500元。总投资20000万。 
  利润:原料收购价2000-—3000元/吨(原料的干净和脏污之分);耗电150度/吨(75元);上门回收粒子价格:3500-4500元/吨(粒子分干净和脏污之分)。每吨利润在1000以上。(每吨废料做出粒子基本无损耗)矿泉水瓶粉碎投资分析(以济南市为例):机器一台4000元;租厂房500-600元/月;流动资金20000元(4吨原料才上门收购);2人工资1500元。总投资25000万。 
  利润:原料回收价:2500-6000元/吨(收购价根据当地市场为准);用电12度/吨(6元);上门回收价格:7100元/吨。利润在500-600元/吨。(每吨废料粉碎后基本无损耗)需要说明的是,以上二个项目都属国家免税环保项目。 
  记者:回收是为了销售机器的骗局还是真正的承诺? 
  李辉:这个问题是投资者中关心最多的。前几天有一个佳木斯下岗工人叫亓新学,是个腿部有残疾的人,他来到我这里卖机器。一见面他就对我说:“年轻人,你千万不要骗我这个残疾人,你要是骗了我,我什么都完了。我有个女儿在读清华大学,你如果真的骗了我,四年以后我再来找你。”我听了他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市场上一些假的信息和承诺,都让人们害怕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做出了回收产品的承诺,解除投资者的后顾之忧。只要生产者有了4吨产品就会派人上门回收,自己送来的,我们也负担运费。回收一吨产品我只能赚50元,说到底也只是个辛苦的跑路费。但这样能让更多的人放心去创业,特别是一些下岗工人,他们致富了,我也从心里高兴。另外,机器的利润我每台也就只有300-500元,如果发生故障,我也是上门免费维修。 
  对于回收是否是骗局,我愿意请你们杂志监督。如有投诉,立即曝光。 
  记者:目前投资这个项目的人有没有亏本的?要实话实说。 
  李辉:我可以肯定的说,到目前为止,在我这里买了机器的回去都赚了钱。为什么呢?因为这个项目很可靠而且稳定,只要你在当地能收到原料,能吃苦,就保证能赚钱。一般情况下,一个地区如原料收购市场已经饱和,我就不会再卖机器给第二个人。比如说一个县城每个月只有4吨的容量,我就只买一台机器。做成功的人很多,来感谢我的人也很多。 
  是他们感动着我鞭策着我:做一个诚实守信的商人,是我终生的追求。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