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一位华人企业家在德国遭遇陷阱


                    
  一位华人企业家在德国遭遇陷阱记者郑汉根2000年,36岁的中国商人周坚曾拥有的净资产达2000万欧元,他在德国投资1100万欧元,提供了200名职工与150个临时工的就业。柏林市长说,欢迎这样的外国企业家在德国投资。短短4年后,他却不名一文。造成这一切的,是一个预设好的陷阱。
  上世纪80年代,周坚从上海到德国留学。之后,他成为德国股市里的弄潮好手,赚了不少钱。随后他开始经营私人公司,当他准备做大业务的时候,厄运也开始了。
  遭遇家族黑手
  经中间人介绍,周坚与柏林一家叫“普鲁塔”的家族零售集团的负责人结识。这是一个从事园林百货销售的企业集团。在中间人和普鲁塔家族的极力劝说下,2000年,周坚和他的德国妻子决定向普鲁塔投资150万欧元,与普鲁塔家族成员共同经营。
  巨大的创业热情使周坚决心扩大业务。在普鲁塔的旗下,夫妇俩又开了一个独资的园林百货中心。由于对普鲁塔家族的信任,周坚请该家族的汉斯·普鲁塔与他的大儿子卡尔斯腾·普鲁塔担任经理。
  周坚的投资当时在柏林引起不小的轰动。1100万欧元的投资提供了200名职工与150个临时工的就业。柏林市长在园林百货中心开张典礼上说,欢迎周坚这样的外国企业家在德国投资,创造就业机会,柏林政府也将为外国企业投资提供支持。据周坚介绍,该中心2002年3月开张后,头10个月就盈利近100万欧元。
  与普鲁塔家族开始合作后不久,周坚就发现运作过程中的很多可疑之处。细心的周坚后来在清查公司问题的时候,获得了大量证明公司运作中许多不法行为的重要文件。
  总经理卡尔斯腾·普鲁塔除了不断将合资公司账户上的资金转到自己私人账户上外,还不断大笔提钱给他的母亲。另外,他用合资公司的钱经营了一个土地开发公司,但盈利却没有交给公司。从记者获得的现金转账记录等文件来看,周坚投资的150万欧元几乎全被普鲁塔家族成员以各种非法的形式拿走。
  卡尔斯腾·普鲁塔还在周坚独资的园林百货中心上打主意。担任经理的普鲁塔以拿几十万欧元的回扣为前提,将建筑业务交给某个建筑公司。此外,他又人为抬高百货中心的建筑成本,抬高的钱则汇给毫不相干的第三方。周坚发现漏洞后,向该建筑公司的上层检举求证,不法行为被证明属实,承建百货中心的负责人也因此被总公司开除。
  周坚在发现这些不法行为后,将卡尔斯腾·普鲁塔赶下了总经理的位置,由自己亲自担任。
  审计事务所推波助澜
  普鲁塔家族劝说周坚投资的过程,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后来发现的有关文件表明,这个家族企业在周坚进入之前,已经处于亏损状态。该家族人员人为篡改了1999年的企业年度报表,从账面上把一个亏损企业做成前景非常乐观的企业,以吸引周坚放心投资。
  卡尔斯腾·普鲁塔指使一个女秘书人为提高库存量。周坚后来询问这个秘书,获得了她书面的证词。记者获得的证词上这样说:“在盘点结束之后,普鲁塔先生告诉我,‘这项数字需要进行改变,……需要提高到466万马克……’最后我重新做了清点报告单。”在新的报告单上,这位秘书按要求凭空加上很多项“库存商品”。
  此外,报表中还有风险坏账及其他虚假的账目。比如,普鲁塔的一个分店需要拆迁,拆迁的风险达上百万欧元,却没有从报表中显示。另外,该集团投资的一个公司已经濒临破产,但在年度报表上却是一个经营状况正常的公司。有明显漏洞的财务报表,获得了负责审计的“巴德”审计师事务所的批准。耐人寻味的是,“巴德”审计事务所正是这个事实已经濒临破产的公司的股东之一。
  在巴德事务所审计通过了财务报表之后,卡尔斯腾·普鲁塔写信给有多年交情的该事务所负责人巴德先生,感谢他“在准备(与周坚)合资的合同以及1999年的集团财务报表上的良好合作”。
  周坚说,当初根本没有想到会有这些骗局,出于对德国合作伙伴以及审计机构的信任,他放心地开始投资。
  银行落井下石
  作为经理的卡尔斯腾·普鲁塔的不法行为使建筑成本大大超标,周坚夫妇独资的园林百货中心的资金流出现困难。另外,柏林政府当初承诺要提供给周坚100万欧元的投资补贴,却始终没有兑现。周坚不得不向银行申请贷款。
  以柏林州银行为主的3家银行答应联合向周坚提供贷款。但是他们提出前提条件,必须由银行向公司指派审计事务所、股份托管人及业务总经理,并要周坚以自己的财产做担保。急需流动资金的周坚答应了。
  但是,银行指派的经理上任后,经营方式明显有问题。一方面公司采购不足,一方面有大量流动资金闲置不用;后来,该经理还采用预付款采购的方式,使流动资金迅速消耗怠荆公司很快转盈为亏。该经理还违反公司的报酬发放规定,刚5个月就批了审计事务所以及自己的工资达28万欧元。
  周坚虽然也是公司的经理之一,但根据贷款合同被剥夺了主要权力。面对银行派驻的经理这些明显的问题,周坚多次提醒和抗议也没有效果。后来他要求银行撤换经理,遭到拒绝。
  周坚说,他逐渐发现,银行并不是为了帮助他的公司,而是等公司破产之后好接手并拍卖。果然,银行派驻的经理不久申请企业破产。根据当初贷款合同,银行接手破产后的企业,拍卖所得的770万欧元全部归银行所有。
  这件案子使人想起柏林州银行前几年曾发生的一起闻名的丑案。由于贷款给房产投机商,该银行形成巨大呆账。业内人士认为,该银行因此急需资金来填补亏空。
  漫漫艰苦上诉路
  多数在海外的华人吃了亏之后选择忍气吞声,但周坚没有。他已经向普鲁塔家族提出诈骗和贪污等多项控告,并准备对有关银行也提出控告。
  但是,检察院在立案两年多后,对普鲁塔家族人员的一项刑事调查却因“人手不够”而暂时中止。
  周坚先后写信给联邦德国政府的经济和司法部长,请求他们亲自过问。周坚的案子也得到中国大使馆的特别关注。驻德大使向德国有关机构发出照会进行交涉,要求尽快公正处理该案件。
  另外,周坚也对他请的德国律师感到失望。他说,其中一个律师向他索要高出正常水平好几倍的律师费,而这位律师拿了钱,却迟迟不起草控告银行的起诉书。周坚说,已经没有钱再请律师了。
  据周坚介绍,在他调查和控告普鲁塔家族不法行为的过程中,曾遭到该家族成员及不明身份者的人身威胁。他多次收到匿名恐吓,汽车也多次遭到破坏。
  经济上陷入困境的周坚,需要司法援助才可以继续打官司。但是,柏林市法院前不久拒绝了他的司法援助的请求。周坚还要重新上诉。他说,要继续打官司,“直到最后一口气”。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