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靠空气赚钱的人


                    
  2000年6月,湖北省孝感市医院120急救中心接到一个急诊任务,患者名叫管宝兰,是孝感市卧龙乡一个普通农村妇女,鼻子突发性出血不止,病因不明。
  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因为这场怪病,她的儿子在5年后竟成了一个百万富翁。这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怪病呢? 
  这就是管宝兰已成为百万富翁的儿子张俊平,兄妹四人中,他排行老小。由于家境贫寒,母亲管宝兰为了把他们姐弟拉扯大,吃了不少苦。张俊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母亲晚年能享上福。 
  管宝兰:“他的心意是好的,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一心在外面拼命挣钱,想把妈妈接到一起。” 
  2000年4月,在北京做服装生意赚了笔钱后,张俊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孝感市区买了套房子,让母亲过上城里人的生活。 
  母亲进了城,住进了装修一新的房子,但却不像张俊平预想的那么快乐。 
  管宝兰:“就是头昏脑胀,鼻子出血,不适应那个环境,家里那个房子,空气也不好。” 
  张俊平:“因为我们这个小地方,医院的设施也不太完善,当时也花了不少钱,辗转到好几个医院去治疗。” 
  孝感市中心医院血液科医生 秦云:“病因不是很明确,本身它的病名就叫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大概可能跟环境污染 包括射线,包括病毒感染等免疫性疾病有关。” 
  医生的一席话提醒了张俊平,他赶紧花了3000元钱找当地的环保部门到家里作了一个检测。 
  张俊平:“这一张报告就是我当年在我们当地的环境监测中心站去检测的报告,从这个检测报告上面可以看出,我那个房间的甲醛 苯 氨等各项气体的指标都超标,这个是7.3倍,这个是10.9倍,还有这个是9.7倍,这就超过很多了。” 
  母亲的病罪魁祸首可能就是经过装修的新房,按照环保部门的治理建议,张俊平将房子开窗通风,但他却没有耐心等下去。 
  张俊平:“因为用环境监测中心他们的治理方式的话,最少需要3到5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很多用户都接受不了。” 
  回到北京后,通过上网查询,张俊平很快就知道了,国内几家科研单位都在生产一种快速治理室内空气污染的设备和药剂。 
  这几年北京房地产开发速度很快,有不少入住新房的人为房内装修异味犯愁。张俊平看准了这里面有商机。 
  2002年,张俊平放弃了原来的服装生意,买来设备在北京海淀区开办了一家公司,专门治理室内空气污染。可是公司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门庭若市。张俊平调查后才发现,即便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人们还是习惯于一些传统的处理方式。记者在北京街头就处理装修异味的话题随机采访了一些市民,情况果然如此。 
  记者:“装修完了你是直接住进去呢还是?” 
  北京市民甲:“新房里都有油漆的一股味道,所以我想最起码要让房子散散这些味道再住这房。 ” 
  北京市民乙:“最少得放一个月吧。” 
  记者:“敞气?” 
  北京市民乙:“对。” 
  北京市民丙:“那肯定要空上一两个月再住,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办法。” 
  北京市民丁: “比如说放一盆水或者香料什么的。” 
  北京市民戊:“用盐 放盐就可以,还可以放新鲜的橘子皮 也可以,放那儿甲醛的味道也可以就没了。” 
  到如今好多人观念依旧,2002年时,人们更是普遍用土办法来解决污染问题,加上原本就不知道还有专门的治理公司,开张三个月,找张俊平去治理的人还寥寥无几。张俊平很着急,拎上检测的仪器就跑到一些新竣工的小区,打出了免费检测的招牌,并将母亲的病例拿出来作现身说法。 
  张俊平:“当时小区里面看的人比较多,但是都对我保持一个怀疑的态度,因为我当时是把我母亲生病的案例,以这样的形式介绍给大家的,别人都以为我编了一个故事。” 
  质疑的人群中,言辞最激烈的就是一个叫于春梅的科研单位女硕士。而两年后,她辞职成为张俊平的第一个合作伙伴,当年不打不成交的事已成为笑谈。 
  于春梅:“当时给我们讲,他母亲就是装修之后没有作相关的检测,作一些净化工程 得了血液病,当时觉得就是瞎编,因为现在外面乞讨的人都是在编一个自己十分悲惨的故事,让别人同情。” 
  张俊平:“我当时非常气愤,因为我母亲生病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令我非常痛心的事情,她还这样子说我,我当时就很气愤地对她说,你不信我就跟你打个赌,我现在就到你家里去检测。” 
  于春梅:“反正也不收费,即使他骗我 说检测出来要治理,或者说怎么样,后期的事我有自主性,我觉得 检测就检测。” 
  这次打赌以于春梅的失败告终。 
  于春梅:“那房间还是超标两倍,甲醛超标两倍,当时我没有想到。” 
  当时小区的很多业主目睹了他们打赌的过程后,都开始找张俊平检测治理。 
  公司技术员:“这个原理就是把有关的药剂喷在物体的表面上,直接附着在物体表面上以后,把有害的气体覆盖在里面,它就没有向外散发的可能。” 
  记者:“就是把它封闭在里面了?” 
  公司技术员:“对 。” 
  记者:“这样治理一次可以保持多少年呢?” 
  公司技术员:“这个光触媒喷完以后呢,可以保持长期性和永久性,当然必须是在室内不能改变现有环境的前提下。” 
  经过处理的房子5天左右就可安全入住,加上每平方米10元的价格也不是很贵,张俊平像这样连续在一些新建住宅区做免费检测的宣传,逐渐将业务铺开了。 
  为在客户中建立信誉,每次检测前后,张俊平都同步对照数据结果。 
  张俊平:“这是一个基准瓶,就是没有污染的空气,这个就是属于标准状态的纯净的空气,它表现出来的这个值是0;而这一瓶是我们收集的污染空气的瓶,拧上,把上面擦拭干净,以免出现杂质,导致数值不正确,再把它拧进去,我们再来查一查它的污染度,它上面显示了一个数值0.37。这就是两个瓶的差异值。” 
  可即便这样,还是有人怀疑数据的真实性。 
  北京市民:“假如说治理完之后呢,他再拿他自己的设备来检测的话,我觉得不是那么可信,说服力不是很强。” 
  客户是否相信治理的结果,是业务能否拓展下去的关键,张俊平就想到了让质疑的客户去找CMA权威机构重新鉴定。 
  CMA的含义是中国审计认证,经省级以上政府计量行政主管部门考核合格的检测机构,才有权使用CMA标记。 
  国家城建总公司中心试验室 米松:“CMA现在北京市总共60多家,60多家鉴定机构有鉴定资质,他们发的检测报告有一定的法律效果。” 
  如果两家检测结果不相符,张俊平承诺由他来承担费用赔偿损失,这样一来,大大提高了自己的信誉度,张俊平艰难地在这个行业中立下了足。 
  2003年5月,张俊平公司一位技术员,外出施工时遇到的一件事,让张俊平找到了另外一个商机。 
  公司技术员 郭虎:“当时很晚了 我们治理完了准备回公司,当时大妈问了我一句,她说你们公司有没有清洗空调这方面的业务,当时我对大妈说,我们公司主要治理的是室内环境,目前还没有。” 
  这件原本跟工作无关的小事,却让张俊平发现,房子里的商机无处不在。 
  张俊平:“我们给一个客户做完了污染治理后,那么我们的后续服务是不是可以跟上来,我们就想到了给他们做,例如沙发翻新 家具翻新 清洁养护的工作,这样更加扩展了我们的业务面。” 
  郭虎:“一般厂商进行清洗的时候,他只是清洗滤尘网和外壳两部分,但是作为我们专业清洗,我们主要进行的是空调的深层清洗,主要清洗的是翅片,就是蒸发器的翅片,这样,它能清洗翅片空隙的一些灰尘、污渍以及病菌。” 
  消费者:“在过去的几年里,清洗的时候都是洗一洗它的外表,里面的污染洗不到,后来我们请来了专业的清洗队伍,给我们做了一下空调内部的清洗,清洗过后呢气息也好多了。” 
  这类清洗效果立竿见影,不像室内空气治理业务那么复杂,张俊平轻而易举地把客户群扩大了。 
  由于干的是治理污染这一行,张俊平平常很注意收集关于环境污染方面的信息。2003年12月,北京平谷区发生的一起人命案引起了张俊平的注意。 
  张俊平:“当时我是在2003年12月24日看到的《北京青年报》上面,我在看报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件事情,让我感到很震惊,上面写的什么呢?就是北京的一位小姐买了一辆车,结果半年后就死掉了,就是得了血液病。” 
  震惊之余,张俊平有了新的主意。既然同样是空气污染治理,自己为什么不把业务从室内延伸到车内呢? 
  张俊平:“因为我通过车管部门我了解了一下,北京的现有车辆至少是在200万以上,就算这个比率是百分之一,就是说100台里面有1台做的话,那我们现在就有2万多辆的市场,而且我还通过车管部门了解到,每天新增车辆在1000辆以上。” 
  这一次,张俊平不再像以前那样搞免费检测了,而是将有关的报道复印成资料发给车主。这一招,可比什么都灵。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