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这等好事!交1万加盟费每年赚8万?


                    
  柳州市的刘女士半年来陷入了痛苦和疑惑之中,她听信一则消息,盲目加盟了西安的一家凉皮店,最后亏了3万多。 
  诱人的“致富信息”   
  去年11月底,失业在家的刘女士看到一篇文章,介绍西安下岗女工贾某靠500元起家卖凉皮致富的经历。文中说,贾某现在成立了“陕西捷××凉皮公司”,资产已达200多万。她准备在全国各地开分店,有意者只须每两年交1万元的加盟费,就可以学到她制作凉皮的独特技术,然后挂“捷××”的牌子经营。“捷××凉皮每家分店每年赢利8万元至12万元不等”,刘女士于是产生了加盟的念头。 
  根据文中提供的线索,刘与贾通了电话,贾热情地邀请刘到西安看一看。于是她东挪西借,几天后就揣着1万多元钱坐上了去西安的火车。 
  初识“捷××”心存疑虑   
  然而,刘女士在西安看到的捷××公司,和她想象的完全不同。大约40多平方米的店面里,摆着11张桌子,偶尔有一两个人光顾,食客最多的时候加起来也就五六个。贾的丈夫王某对此的解释是,现在是生意淡季,过两个月就好了,到时候人家都是排着队来吃的呢! 
  刘女士还发现,所谓的“凉皮”就是柳州人所说的“切粉”,只不过前者要厚点、硬点而已,吃的时候用陈醋、辣椒油等调料凉拌,再洒点芹菜、豆芽就行了。她心里有点动摇:这种东西会有销路吗?王某说,“捷××凉皮”配方独特,已荣获“中华名小吃”称号,销路好得很。 
  两小时掌握凉皮“技术”   
  前后到达的还有10多位有意加盟者,他们分别来自广东、包头、西宁、兰州等地,和贾某夫妇谈起了加盟事宜。贾也承诺对分店悉心指导,还会根据各地的口味研制新配方,一直到把分店搞烘为止。刘女士见他们信誓旦旦,就交了1万元的加盟费,后来贾又收了她2000元“管理费”,双方签定了一份“特许经营合同书”。 
  当年的12月22日,首批加盟者开始接受培训。所谓的培训就是教大家怎么磨米浆、蒸凉皮,每人真正花在学习上的时间不到两个小时,然后都“毕业”了。学习的地点只是一个20多平方米的小作坊,与文中说的“两层总面积为600平方米的厂房”相差甚远。贾某夫妇的解释是,那个厂房是不能让人参观的,否则会泄露商业机密。
  柳州分店越做越亏   
  “捷××”对分店的要求是:由总公司统一提供生产工具和制作原料,按照总店的样子统一装修,挂“捷××”的招牌。于是,刘订了6000多元的货,包括蒸锅、炉子、调料等。她曾提出不要总店提供大米,但王某说“那我不敢保证你做出的凉皮质量”,她只好订了半吨。谁知回到柳州后,总公司发来的大米足足有1吨半,害得她又多花了上千元钱。 
  在“捷××凉皮柳州店”装修好后,总公司派了两位“师傅”来协助开业。刘一见那两个人,心里顿时比凉皮还凉:一个是40多岁的农村妇女,一个是十七八岁的小男孩。果然,开张后两人蒸出的凉皮黑黑黄黄的,吃惯了米粉的柳州人怎么咽得下?由总公司提供的调味料和在西安尝到的大相径庭,很难吸引顾客。期间刘多次打电话和贾联系,对方开始还说要亲临指导,最后干脆说买不到火车票不来了。 
  更滑稽的是,按照合同“师傅”要在分店帮忙一个月,两人来柳州几天后那中年妇女居然哭哭啼啼说想家了。贾也从西安打电话来催他们回去,说还有别的分店开张要帮忙,刘女士只好出钱送他们走。此后,她和家人根据从捷××学来的“技术”,又撑了一段时间,但生意一直不好,每天只卖得出几碗凉皮。今年3月中旬,刘女士将门面转让,“捷××柳州店”的寿命还不到两个月。 
  “凉皮”当“牛皮”乱吹   
  刘女士和其他分店联系后,才知道各地加盟者都遇到了同样问题。其中包头的郭先生还凭着北方汉子的冲动劲,逼得贾的丈夫不得不到他的店里商量解决办法。他说,王某尝了发给包头分店的调料后,承认味道有问题,至于怎么解决,双方还在协商中。 
  加盟者的疑惑很多:说是培训10天,为何最后变成了一两天?说是店面统一装修,为何不给分店提供任何装修的资料?说是派3名师傅到新店帮忙一个月,为何只派两个而且说走就走?贾某说要光临分店指导,实际上也是口惠而实不至…… 
  令加盟者们苦恼的是,上面说的大多是口头承诺,要追究她的责任还真不容易。柳州红盾律师事务所的莫晓丹律师看过刘女士手中的“特许经营合同”后,说其中所有的条款都是对加盟者的约束,而对“捷××”违约后该承担什么责任不置一词,这种“不平等条约”还是不签为妙,加盟者要懂得规避风险。刘女士听罢直叹自己对法律懂得太少。 
  现在,刘女士依然失业在家。算起来,她半年来花在这个凉皮店的费用达3.7万多元,却一分钱也赚不到。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