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女人,享受创业


           “原来在姐夫经营的公司里做过很久的财会,后来觉得没意思,就重新捡起了自己的专业,出来搞设计,后来又觉得特别累,又因为自己很喜欢尼泊尔的东西,就到处走呗。”鲍玲这样简述自己的从业经历。
 
  尼泊尔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南麓,北面的雪山屏障、境内陡降的海拔和起伏的山脉造成了它的交通局促以及贫穷落后,但同时也使其民间艺术得以较完好地保留,人们对宗教也有着圣洁的坚持。这是一个人神共处的国度,包容着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等宗教,四处是寺庙,绝大多数国民安贫乐道,在自己的土地上宁静地繁衍生息。出生在佛教徒家庭、喜欢民间艺术的鲍玲,好像注定会与尼泊尔相遇。

  在鲍玲看来,尼泊尔不仅有东亚最纯粹的民间艺术品,而且在那里能找到心底深处的宁静——到各地转转,拜拜佛,或者住在加德满都无所事事地晒晒太阳。尼泊尔有许多古老的宗教圣地和老王宫,但没有像我们的故宫一样被层层保护。白天,那些地方游人如织,牛、羊、鸽子、猴子行走其中,与人互不惊扰;太阳落山时,这些地方又变成了热闹的菜市场。没有人去刻意保护,也没有人去破坏,一切和谐自然。

  自2001年第一次去了尼泊尔之后,鲍玲每年都会在尼泊尔呆两三个月,她已经把去那里看作“回去”。对她来说,经营尼泊尔艺术品,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乐在其中,不觉得累。

  午后的阳光斜照进“塔美尔”,小店布满让人屡屡惊艳的尼泊尔民间艺术品,还有袅袅的尼泊尔薰香以及音乐。店主像典型的“布波族”,衣服宽宽松松,手腕手指脖子上叠加着许多饰物,一头染黄的卷发随意地用一块头巾一扎。分辨不出她是刻意搭配还是随意所为,那些衣饰像是长在她身上,很是贴切。她沐浴着阳光,修长的指间有一根燃着的香烟,她和背后的小店像是合而为一了。

  这是两年前偶然闯进鲍玲小店的印象。后来我知道,“塔美尔”是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最繁华的商业街区的名字,那个街区相当于北京的王府井、深圳的华强北。在深圳的时尚社区华侨城,除了我看到的这间,另外还有一间“塔美尔”,鲍玲说她的老家哈尔滨还开有一间。“塔美尔”是深圳最早的也是经营得最好的尼泊尔饰品店。

  “我已经十几年没有给别人打工了,人得为自己活着呀。”鲍玲没有大多都市女人身上的匆忙与焦虑,从服饰、声音到举止、作息都透露着散淡温和。熟悉她的朋友从来不在上午打她的电话,她多年来都是晚上4点睡觉,中午起床。之所以能生活得如此性情,和她经营着自己的一份事业有很大的关系。

  创业来不得懒散单单听鲍玲细细缓缓、冲淡的声音,以及她对尼泊尔深情、感性的描述,会让人有“她创业成功是偶然”的错觉。其实不然。一个女人十几二十岁时浪漫感性不足为奇,但如果这种特质还能保持到三十多岁甚至更久,那她心里一定有坚实的务实和理性在支撑着她作为女性的纯粹。

  “我在第一次去尼泊尔之前就已经把尼泊尔了解透了。”鲍玲说她酷爱民间艺术,最初是在去西藏玩的时候喜欢上了那里的民间艺术,但经过了解之后发现西藏的民间艺术已经不太纯粹了。由于西藏很多宗教艺术尤其是佛像艺术源于南亚,她开始关注印度,但是印度的东西过于分散,她终于发现了与印度紧紧相邻,且有着相近的文化、宗教传统的小国尼泊尔,那里简直就是南亚民间艺术品的荟萃之地。

  2001年10月,鲍玲花了50天在旅途中。她的旅途几乎从来都是一个人背着行囊独行,这次也不例外。她先在西藏呆了一个多月,然后从樟木入境走到尼泊尔。

  “我做事的风格就是,想做什么事情先全部准备好。去尼泊尔之前,店子的设计图纸、效果图已经出了,只欠东风。”鲍玲的准备工作早在1999年年底就开始,她曾在自己8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铺满了相关的各种资料,她就趴在地上研究比较。

  第一次去尼泊尔,鲍玲目标明确地买回了大量的木制、铜制品,以及布艺、银饰,然后打包,交关税,寄回来。

  在鲍玲出行的同时,小店的装修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等她人一回,货一到,“塔美尔”也就开业了。

  当鲍玲说起这些的时候,声音一下子紧了起来,很是干练果断。她否认了自己的勇于创业和家境殷实有关,她说:“这不是关乎钱的问题,是关乎于想法的问题。很多人是有想法的,但是不去做,瞻前顾后,怕这怕那。例如,如果不做了,再重新开始一次,中间的这个过程该怎么挺呀,等等。我觉得怕也是那样子,不怕也是那样子,人就是不舍不得,小舍小得,大舍大得。”这时,你会感觉到鲍玲的豁达已经不仅仅是在说生意了,更是一种人生态度。

  认真而闲适的经营之道“塔美尔”给人的印象是,这里不仅是卖商品的地方,还是一个介绍尼泊尔文化、风情、艺术的平台。鲍玲不喜欢店里拥挤着很多人,客人三三两两地来,顺便聊聊天,是她比较喜欢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她结识了很多朋友。

  在“塔美尔”之后,深圳陆陆续续多了一些卖尼泊尔饰品的专店,或者是一些卖藏饰的人也开始兼顾尼泊尔饰品。而“塔美尔”始终独占鳌头,鲍玲说,深圳做尼泊尔艺术品的多,但是做得久的不多,而真正的纯尼泊尔的东西,更是少之又少。

  “塔美尔”从来没有刻意做过宣传,但因为经营得好,顾客口耳相传,名气越来越大,深圳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曾慕名找过她,尤其是她在华侨城开的第二间店,在鲍玲看来“比第一间还漂亮”,广东卫视、瑞丽都曾报道过。而她自己因为已经成了“尼泊尔通”,还曾被人请去做相关的晚会策划、做赴尼泊尔摄制组的领队。

  鲍玲认为做这一行,“一定要对中国的工艺、尼泊尔的工艺都认识得很深,知道对比,知道精华所在,知道这些艺术品是怎样反映当地特色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一般只做我认可的、精专的、纯手工的艺术品,而且多数是那些有收藏价值的。尼泊尔很多民间艺术品的制作都是一个个家庭传承下来的,所以有很多流派,手工、用料都有很多讲究。有的东西看起来一样,但是生产在尼泊尔和印度又会各有韵致。”

  鲍玲习惯把自己店里的东西亲切地称为“我的东西”,因为这些都是她用心从尼泊尔精选出来的,有些东西她会摆着摆着就舍不得卖了。

  “店主对自己经营的东西要了解,能够和它们水乳交融,全盘把握它们,才能真正经营好。”鲍玲没有透露“塔美尔”具体的盈利状况,只说,“还可以吧。”

  鲍玲说,其实自己可以赚更多的钱,例如从尼泊尔进原料,自己加工;再例如,自己再勤奋一点。她总是说自己很懒,如果生意做得太大了,势必会牵扯她很多精力,她不希望因为生意耽误自己享受生活,她根本否认人生成功的标志就是事业。

  随着对客户需求以及不同客户群的了解,鲍玲慢慢积淀了一些认识,也逐渐将经营范围调整得越来越细,越来越有针对性。现在,她只做布艺了,而且主要就是针对几个大客户,例如好几个有名的地产商都从鲍玲这里买布饰装饰样板房。

  有了这些大客户的订单,鲍玲的经营也就比较稳定了,她暂时把华侨城的两家店关了,“如果再做的话,就打算做一家非常棒的。”按她的习惯,是会把其他所有事情都安排好后,最后考虑选址。

  对于普通饰品店来说,华侨城时尚社区、精英社区的概念是非常契合他们的经营的,但鲍玲现在决定只做精专客户,例如,布艺收藏家、设计师,她通常会花很多心思为他们选货。关于新店,她想脱离原来社区消费的模式,走出华侨城,放到中心区一个更加开放的环境中去,她说精专的客户会循着她过去的。

  “我不急着搞新店,现在就是玩的心态。我不愿意太仓促,一辈子的时间一辈子过吧,慢慢来。”当说到这些的时候,鲍玲的语调又恢复了轻缓,其中有宁静和亲切,接着话题一不小心就滑到了她6岁儿子的身上。

  有句话是说,“将事业和爱好结合起来是一种幸福”,其实,能将创业所需的干练和似水的女人味糅合得如此之好,更是一种难得.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