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63164.cn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创业妙想:"健康外包商"大有可为


          
  在麦当劳中国员工工资还没有上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听到过众多形形色色的创业想法。除了其中几位已经开始身体力行之外,大多数想法的主要功效是,用来进行自我“心理按摩”,以缓解只见GDP增长...... 
  在麦当劳中国员工工资还没有上涨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听到过众多形形色色的创业想法。除了其中几位已经开始身体力行之外,大多数想法的主要功效是,用来进行自我“心理按摩”,以缓解只见GDP增长、不见工资上调的郁闷症结。 
  或许是为了让上述的心理疗法更加见效,许多时候,我们会下意识的选择到可以沐足或推拿的保健馆内“畅想”,所以说在分众传媒刚冒出来那会,许多报道都在渲染江南春喜欢一边沐足一边谈生意时,我一点都不意外。
  倒是,大约三周之前,一位开始创业的前同事,将“推拿按摩”和“新商业模式”扯在一起的想法,让我觉得很新奇,顺带想起近来在华尔街上流行的午睡馆。
  2004年,在全球房租最贵的美国纽约市中心的帝国大厦的第24楼,出现了全球第一家商业的午睡馆,生意兴隆。
  什么是午睡馆?
  根据台湾<远见>杂志的报道,华尔街的午睡馆一般都装潢得美轮美奂,在那里,一排一排的午睡椅整齐地摆放着。客人到馆里只要支付13.5美元,便可以在特别设计的椅子上午睡20分钟。最近这段时间,午睡馆除了提供午睡椅以外,又加卖三明治,客人在睡前可点一客三明治,午睡醒后花20分钟吃三明治当午餐,然后去上班。午睡馆里的睡椅是专门设计的,据说睡眠效果优于一般家庭里的床。于是,华尔街上那些被数据整得神经紧张的交易员和银行家们,纷至沓来。
  事实上,根据美国最近一个专门研究睡眠的五年研究报告,美国人本是全球最没有午睡习惯的民族。报告里指出:全球最爱睡午觉的是德国人,他们平均每周有三天要睡午觉,而不可思议的是有4%的德国人每天要有两次小睡,英国人是全球第二爱睡午觉的民族。相反地,西班牙人本来最爱睡午觉,现在却愈来愈不爱睡了,只有7%的西班牙人有午睡的习惯。
  如今,午睡馆在华尔街上走红,也就是说,连最没有午睡习惯的民族里“最没有午睡习惯”的人群,也开始对“午睡”表示出极大的兴趣。那么这时,你基本可以判定“上班族”的睡眠匮乏状态,或者说健康状态堪忧。
  我刚才谈到的那位开始创业的前同事正在构建的商业模式,最初的想法也是缘自在中国的大城市里遍地开花的沐足馆。在他的计划里,他的公司要提供一种“保健外包”服务。具体而言,他看中的正是聚集在商业大楼里白领们的午休时间。在他看来,如今不患颈椎病和肩椎炎的白领犹如恐龙一样正在“灭绝”,这可以从沐足馆的连锁发展速度中瞧出端倪。
  而沐足馆的推拿服务有“空间”和“时间”上的天然不足,就是无法“On Demand(随需应)”,如果你要做一次足底按摩,你必须先去到一个沐足馆;其次,这里只提供以小时为单位的推拿服务。
  我的这位前同事从中嗅到的机会是:如果你能提供一种“推拿”外包服务,例如在某白领午休的1个小时内,保健医师到其工作地点提供20分钟的颈椎推拿服务,舒缓一个上午的工作压力。那么这样的“推拿”外包服务,应该会受欢迎,前提是在每个公司或者每座写字楼里都有这么一个“午休保健”空间。  基于上述的判断,他所构建的完整的商业模式是这样的:创建一个网络平台,一端聚集熟练的推拿技工和深谙保健之道的医师,另一端和不同的公司机构的HR部门或者是工会对接,说服他们在员工福利一项中加入保健服务,以保证员工日常“生产力”。按照他的说法,推拿外包服务,仅仅是第一步,他的目标是成为上海主要写字楼的“健康外包商”,在两端资源整合到一定程度之后,那么可以销售一切有益健康的产品和服务,笼统地说,就是要解决国人的健康问题。 
  从单个公司的生存发展角度来谈,我的这位前同事需要解决的问题除了运营资金、市场教育之外,还需要考虑如何迅速整合资源,进而垒起市场进入门槛。但是,从一门生意的发展前景来看,贩卖健康确实大有可为。
  毕竟,在越来越多的公司高管表态反对加班的同时,他们所在的公司却纷纷给员工配置无线网卡或者黑莓手机(Blackberry),换言之你不需要每天“坐班”,但是你需要随时“候命”(stand by)。那么绷紧的肩椎需要不时地“松下筋”。                                                       

www.163164.com

总目录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